胜利会师

第七卷「大陆」粤北平定卷 | 吹牛者 | 约 3171 字 | 编辑本页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原本因为围攻多日已经疲惫不堪的李三九部立刻陷入了混乱,这几天南岗排的日子不好过,在山下围攻的他们也不见得轻松,特别是几次攻石关失利,连死带伤超过百人。许多伤员无法救治,只能被抬到一边等死。哀号哭叫之声扰得众人经宿无眠。一场大火虽然烧得南岗排节节败退,但是在山下的放火的烟熏火燎也好不到哪里去。

澳洲人突然杀来,李三九半点戒备也没有,房元武在青阳谷不论胜败都会有消息过来,他多少有个缓冲的余地。没想到澳洲人居然从山沟沟里突然就冒了出来。直扑他的营地。他原本还想组织抵抗,奈何兵力太少,被澳洲人兜头一排乱枪,又是一排“掌心雷”,打得人仰马翻,顿时全军崩溃。李三九见大势已去,赶紧在十多个亲信的掩护下逃命。

阵焕率领队伍一路冲杀,势如破竹。很快便冲进了山下大营。马-军两排的联军败退之时已经放了一把火,烈焰冲天。营寨内的敌军已经全数溃散,本地人地形熟谙,又善于走山路,此刻一哄而散,遁入山岭之中,跑得干干净净,只丢下几十个行动不便的伤员。阵焕一面命令士兵将俘虏和缴获的物资抢运出营寨,一面不顾烟熏火燎,瞪大了眼睛搜寻,希望能亲手抓住李三九。

见不远处山坡上一伙武备精良的兵丁正簇拥着着一个人逃走,心知这必是李三就,他挥着霰弹枪大吼道:“莫要跑了李三九!”说罢带着十几个士兵追了上去。

李三九原以为爬上山坡就没事了。却听身后传来隐隐约约的吼声,回头一看,十几个澳洲兵已经追了上来,钻山爬坡,和本地瑶、俍不相上下。眼瞅着就要追上,他身边一个头目立刻带着几个兵丁返身迎了上去。

双方狭路相逢,当面互射,羽箭和霰弹乱飞,混乱中,一枝羽箭。射穿了阵焕的大腿,趁着追兵抢救主官的当口,李三九带着剩下的亲信逃之夭夭。

“连长,你没事吧。”几个士兵把阵焕扶了起来,这支箭射入很深,让他的左腿完全不能动弹了。

“快 TMD 去追!”阵焕急得直嚷嚷,然而这片刻的耽误,李三九他们已经逃入密林,溜之大吉了。

无奈之下,阵焕只得叫士兵们抬着自己回到山下,这边从寨子里下来的南岗排丁壮和诸瑶老也到了。双方在李三九的营地外胜利会师,南岗的诸人一番苦战,几乎遭了灭顶之灾的。如今得了援兵相救,一个个都有死里逃生之感,见到山地连的士兵,只觉万分亲近。唐有禄抓着阵焕的手,良久说不出话来,半天才道:

“多亏了你们!大恩大德,永志不忘……”

“哪里,”阵焕不觉得疼痛,却无法起身,只能坐着答道,“我们是一家人。分什么彼此!”

唐有禄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句话不是什么冠冕堂皇的话语,却十分贴心。

“……再说这回能来得这么快,也全靠了盘重成――要不是他领着我们走小路赶来,这会我们大概还在青阳谷呢。”

正说着话,黎大德、符庆和教书先生这“工作队三人组”也来了。黎大德看着阵焕,仿佛亲人一般,顾不上旁边士兵拦阻,一把拉住他的手哭了起来。

“可把你们给盼来了……我还以为这会要死了,我还有老婆孩子……”

阵焕哭笑不得,只好抚慰了众人几句。又令大家赶紧灭火,清理战场。

战后清点,敌人弃尸大约有五十具,另有近五十人被俘,其中多数是行动不便的伤员。有些儿已经奄奄一息,大约几天内就会死去。清点战利品却却没有发现多少粮食。可见他们的存粮十分困难――这大概也是李三九会孤注一掷猛攻南岗的原因,毕竟各排中南岗不但有刚收下的秋粮还能从三江圩购买到口粮。

从遗留的武器看,李三九的队伍装备颇为精良,远非一般瑶民武装所能有。显然是得到了某种外援。这也并不出乎他的意料,因为敌情通报上早就说过明军武器的流散问题。

因为不知道李三九是否还有后手,打扫完战场之后阵焕命令全连退到山上石关后设营休整,等待黄超的主力。

又过了一天一夜,黄超率领的主力才抵达南岗。和南岗诸瑶老见面,少不得又是一番唏嘘。听闻阵焕中箭挂彩,不由暗暗皱眉――阵焕是他在连阳的左膀右臂,如今受伤不能行动,岂不是断了他的一条胳膊?

因为急着要给阵焕治伤,黄超在南岗并未逗留太久。再给他们留下了自己带来的粮食等补给品之后,他立刻率领全军押着俘虏返回连州城。

南岗一战,使得原本暧昧不清的八排瑶的局势完全明朗化。由于李三九的进攻,原本对待其他各派态度暧昧的州属三排南岗、油岭、横坑现在彻底的倒向黄超,成为可靠的盟友。

县五排中恐慌的情绪不断蔓延。大掌和里八洞两排原本对进驻的工作队的事情颇为抵触,不愿意接收编户,此刻却主动派人来表示愿意接收编户。只是请求黄超暂时不要派工作队过来,也不要征发壮丁去打其他三排。

大掌、里八洞两排由于投奔的时间较短,对元老院缺少足够的了解。对招抚心里有顾虑。现在澳洲人打垮了马箭、军寮,他们不得不顺应时势。但是也不愿意公然和马箭、军寮做对。毕竟他们相距不远,不像州属三排。顾虑重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因此黄超并不强令他们必须接收工作队,但是相应的,他也拒绝签发居民证给这两个排。不过他暗中指使州属三排,可以转卖少量粮食和盐巴给他们,维持生计,避免因为陷入绝境铤而走险,投奔李三九。

马箭、军寮两排在李三九的大冒险中损失丁壮极其惨重,包括被俘在内,两排一共损失了丁壮六百多人。大批的子弟伤亡被俘,使得李三九在两排声名扫地,一时间群情汹汹。

然而李三九靠着幸存的少量亲信部下和拥护者,依旧牢牢的控制着两排,因为丁壮损失惨重,两排实际也无力反抗。

最后,只剩下火烧排了,他们原本已经表示愿意接受招抚,然而这会却忽然回绝了编户登记,也回绝了李三九的招揽。算是“武装中立”。

李三九虽然控制着两个排,却并不藏身于寨中。除了不时流窜“打粮”之外,他和他的同伙现在隐匿在群山之中,时分时合,很难摸清楚具体的隐匿地方。

原本他还可以继续折腾下去,但是今年因为稻瘟的关系,各排水稻都有大幅度减产。秋收之后粮食依然有很大缺口。李三九筹粮愈发困难,而且他还遇到了更严重的缺盐问题。在黄超一天紧似一天的秋调封锁下,能通过封锁线的盐巴愈来愈少,价格也愈来愈贵。

没多久,从军寮、马箭逃回的本地被俘汉人提供消息说:两排目前的存粮和盐巴很匮乏,李三九还不断需索,排中百姓困苦不堪。对李三九都有极大的怨言。

显然,李三九现在的局面已经非常困难了。他只能靠着武力强行逼迫县五排的排冲为他提供粮食和食盐。这进一步加剧了他和本地瑶民之间的离心离德。黄超知道,收拾李三九的机会就快到了。

消灭李三九和他的手下,还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黄超的目标是一劳永逸的解决连阳地区的瑶乱问题,将排瑶归入国家秩序之中。

不过以他目前的兵力和部队素质来说,要完成这最后的一步还有难度。好在现在全粤各地的骚乱已经随着治安战的推进渐渐趋向平息。原本各处军力吃紧的状态有了很大好转。黄超的请求增援的报告终于被送到了了全权指挥两广国民军的北炜的办公桌上。

一番图上作业之后,国民军两广总指挥部给出了一支堪称豪华的援军:五个国民军中队和一个中队的拔刀队,全员南洋式装备。同时还拨给他一批足够装备四个中队的南洋式步枪用以改装现有部队的改装和替换前阶段作战的损失。

黄超计划等援军一到,就开始推动下一步行动。计划是依托州属三排设立第二道秋调封锁线,同时用新到的部分取代加强部分封锁线原本由乡勇负责的卡口。一来他们未必可靠――通过贿赂,仍然有少量的粮食、食盐和铁器能流入瑶区;二来长期征发对各村庄来说都是很大的负担。不宜持续太久。

这么一来,他就能彻底断绝禁绝粮食和食盐的流入;同时,杜绝再次发生对州属三排和辖下各冲的进攻,以确保这些接收招抚的排冲的安全。

原本大明的秋调到入冬就结束,但是这次秋调他打算一直实行到明年春季,一冬的消耗和封锁足以压服县属各排,到时候他们若能诚心接收招抚,协助他们消灭李三九,那自然是最好。如果不行,他就兴兵进攻。到时候不论是县五排还是李三九,都已经十分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