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五顺的下落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21 字 | 编辑本页

“下一步您得赶快离开这里。”门多萨警告道,“竞价要买你的那个澳洲元老特别仇恨白人,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当然,我想马上就去马尼拉!”玛丽娜忙不迭的说,“可是我没有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

“让兰度先生送您去吧。”门多萨叹口气说,“兰度先生因为买下了您,他在这里也待不下去了。”

玛丽娜感到有些内疚,低声道:“太感谢您了。”

“哪里,挽回一个西班牙贵族女子的清白是我的荣幸。”兰度先生捻着自己的胡子说道,“我在这里也呆腻味了。正好换个地方。这样的话,我们一周后就出发——有一艘中国人的商船会去马尼拉。”

“我的两个女仆怎么办?”

门多萨小姐低下头,伤感的说:

“她们几天前就被卖掉了。托洛萨太太卖给了一个澳洲人贵族,去当西班牙语的家庭教师了,两个女仆大概也卖给了澳洲人的贵族。”

“能赎取女仆吗?到了马尼拉我会一起付钱的。”

“恐怕很难。”门多萨小姐说,“澳洲人喜欢白人女奴。”

玛丽娜知道门多萨说得有理,只好暗暗打算等以后再设法赎取她们了。自己先从这个可怕的地方逃走要紧——她恨不得插翅就逃。

“这位贵族小姐还有点良心。还能想到自己的女仆。”一墙之隔,正在暗室里监听他们之间谈话的情报局的大明处的头头李炎评论道。

兰度下榻的“临时寓所”,正是东门市商馆里一套装有全套监听设施,配有监听屋的豪华套间。在对外情报局的策划之下,兰度的马尼拉渗透计划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这你可就不懂了,这位千金小姐远隔万里去嫁给一个陌生人,陪嫁的女仆等于就是她的亲人,怎么会不重视呢?再说不还有一位托洛萨太太吗?”江山喝着薄荷口味的弹珠汽水,仔细的听着他们的对话。微笑着说道。

“她故意漏掉了?”

“也许。”王鼎说,“精英总是自认为是天赋高贵的,其他人不过是草芥罢了。托洛萨太太显然不是个讨她喜欢的人。”

“托洛萨太太呢?”李炎问,“真有人买她去当家庭教师?”

“她当然还在检疫营里,在办公厅的管理之下。”江山似乎在评鉴最新口味的汽水,玩味着说道,“托洛萨太太只不过是打扮得像个老太婆一样而已。”

“门多萨小姐和兰度真是二位天才的演员。”李炎赞不绝口。“兰度这家伙我知道,没想到门多萨小姐的水平也够专业的。真说得情真意切了。”

“她不是演戏,是真情表露啊。”江山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假作真时真亦假,门多萨小姐现在就是这个境界里——不过也好,这样可信度才高嘛。”

“有这小妞开路。兰度的工作就好做多了。”李炎虽然是大明处的头头,但是实际工作是不分彼此的,这次渗透马尼拉的方案他也出了不少力,“不过我得去给萧白郎压压惊。”

“他这是故意捣蛋。”江山不满意的说,“这件事明明和他们都打过招呼:竞标这西班牙小妞只能适可而止……”

“我觉得倒是好事,现在一样是假戏真做了。效果多好!简直和拍电影似得!”王鼎很是得意。这把玛丽娜弄去竞拍的主意就是他出的。

“下一步就看兰度的了。”江山说,“看看马尼拉的西班牙人到底有什么秘密。”

时袅仁从拍卖现池到总医院他的办公室里。点着了一支雪茄。桌子上是刚刚送来得这批女奴们的体检册,厚厚的几大本——他决定过几天再去翻阅,这东西看得他头疼,以后得培养几个研究生专门帮他看这种玩意,说起来河马倒是有信件来要他承诺带郭芙做研究生的事情。

“研究生!你的郭芙水平打肿了也就是中专生的水平——还得是速成班的那种!”时院长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也知道眼下归化民医务人员中郭芙也能进前五名了。不培养她也没什么人好培养了。

拍卖现场的气氛让他见识到了元老们的“雄心”,这让他对未来临高总医院的妇幼保健工作忧心忡忡。他打开最新一次的元老精子活力抽检表,整体精子活力度又比上一个季度上升了若干百分点。

按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多久元老的精子活力水平就会恢复到正常状态,考虑到元老们大多是是青年,少部分是壮年,D 日之后过得又是无比健康的生活,所以精子质量必然比旧时空更好,而且他们激素水平高,性欲很强。女仆又接近了全覆盖的水平,第二次婴儿潮会比第一次来得更快更猛。

他清楚的记得“元老子女登记薄”上的数字:五十一个,登记在册的孕妇则有三十五个。这么多的孩子和孕妇,仅仅妇幼保健这块已经让总医院忙不过来了——更别说妇幼保健部门还有对外的门诊和接生:产前检查和到院生产这两块是非常占用人手的。

他怎么算也觉得,现在正在培养中的医护人员不够用,必须扩大招生规模。

“真是伤脑筋啊。”时院长想到自己又得腆着脸上企划院去要额外的拨款和人员的时候,不由得长叹一声,看来邓铂鋆的广州创收计划还是有些必要性的:起码这块可以自收自支。不用事事求人。

正在考虑中,有护士来敲门:“宁大夫请您去会诊。”

“哪里的病人?”时袅仁问道。

“是从济州岛送来得,烧伤科的特护病人。”

“我知道了,马上就去。”

时袅仁要去会诊的病人正是金五顺。冯宗泽发了狠心要救她的命,执委会听说这一事迹之后也指示总医院要尽量救她的命,让她作为一面旗帜,一根标杆活下去。

有了执委会的指示,各方面自然是不惜工本。当时就从香港专门开出了一艘 901 炮舰,全速前往济州岛。船上搭载着医务人员和必须的药物器械——其中还有一位元老大夫宁静海,他原本是要去台湾巡诊的,这次也被直接派往济州岛了。

船只抵达济州岛之后,金五顺就被以最快速度送上船,船上已经在来自临高总医院的人员的指导下,在船上安置了一间专门的隔离病舱,进行了严格的消毒工作。此后的几周航程,医务人员将在这里,照护元老院的英雄,让她病情平衡,能够安然抵达临高,得到来自澳洲首长,如同神仙显灵一般的救治。

按照宁静海的诊断,金五顺的烧伤虽然重达二级,但是并没有伤及肌腱。可根据宁大夫医学院念书时候得来的知识,她的创面组织仍有进一步坏死加重的可能。现在,金五顺虽然不必急于考虑植皮或皮瓣修复——当然本时空有条件进行这种治疗的地方只有临高总医院,根本不可能在济州实施手术——但是在漫长的旅途中,金五顺仍然需要坚持清创、换药,待有新鲜肉芽组织生长后进行皮片植皮术。

虽然金五顺烧伤的皮肤已经被冯宗泽切除,从理论上讲新的皮肤可以完全自己长出来。可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此时金五顺失去皮肤保护的创口是对各种病原微生物门户大开的创口,需要一个替代原先的皮肤的保护伞。

因而宁静海在出发前就制定了使用经过特殊处理的深海鱼皮进行异种皮移植,对进行创面保护的方案。随着金五顺新生皮肤组织的长出,完成历史使命的异体皮会自动脱落的。

在医学不发达的原位面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利用动物皮肤抢救烧伤患者,曾经是一项广泛运用在烧伤科的技术。在元老院领导下的新国家,各种工业行业安全生产依照旧时空的标准都不靠谱,各种事故层出不穷。为了抢救因为各种工业事故造成烧伤烫伤的工人,元老们限于条件,把这一方法又重新捡了起来。卫生部的药械厂使用新鲜的大型深海鱼的鱼在经过去鳞片,消毒、浸泡,再放在用于杀菌和皮革鞣制的戊二醛中,浸泡去除抗原性。然后保存在冷库里,视情况再取出剪裁使用。船上为此特意在底仓堆满了从香港的冷库里取来得冰块作为压舱物,以用来冷藏这种鱼

901 炮舰启航了,对于抢救小组的考验开始了。根据宁静海的医学课本中烧伤治疗观点:严重烧伤后病人要过三关:休克关、感染关和植皮关。在烧伤刚刚发生的二、三天,安全度过休克关是非常关键的。因为烧伤后创面大量体液流失。

这一关,金五顺在冯宗泽不惜工本地动用私货和精心护理之下已经在济州岛安然度过了。那些天,除了严密观察她的血压、脉搏、呼吸外,对补液问题,元老和当地幼稚的归化民卫生员,都本着他们朴素的生理知识,主张要打破常规,适当地多输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