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出价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40 字 | 编辑本页

玛丽娜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门多萨。门多萨小姐的脸正在一片阴影中,看不见她的表情。但玛丽娜可以看见她的双手绞扭着放在胸前,下巴上一颗汗珠晶莹闪亮。玛丽娜迅速地在胸口划了个十字,然后把目光转向台下,希望能找到门多萨指给她看过的大好人特里尼先生。

玛丽娜看见一名女仆提着明亮的玻璃灯,从后面慢慢走到一张桌子前停住,然后把灯举高好照亮桌子。玛丽娜看见,灯下照着的正是特里尼先生。他坐在桌前,好像手捧着什么文件。他的身后站着四个鞑靼男人,全都俯身看着他。玛丽娜注意到,特里尼先生的手在战抖。过了一会,他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又闭上眼睛好似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拿起笔飞快地在文件上写着什么。那四个男人看来很满意地拿走了文件。

玛丽娜隐约知道特里尼先生刚签署的是什么东西,但她不敢多想。特里尼先生把牌子一把抓到手里,抬起头来,正好和玛丽娜的眼神对上。玛丽娜看见他大汗淋漓、脸色苍白,眼睛里满是疲惫和惶恐。

“四千流通劵!”特里尼再次喊出了新得价格。

“五千!”萧白郎面不改色。

何方回不得不停下了拍卖,派出一个工作人员去询问萧白郎:他是否能拿出这么多现金?

“我用不着。”萧白郎很是傲慢的拿出了三张入场券,“够不够?这西班牙洋马老子要定了——虽然屁股不大不小——就是不给那荷兰小白脸!”

何方回想他这是铆上了——事关“民族尊严”的事情萧白郎是肯定要来劲的。

喊价又重新开始,这会是价码跳到五百一次,而且萧白郎每次都是直接把特里尼的报价直接加一千。

当价格上涨到九千五百元的时候,现场响起了一阵议论声,大多数元老都认为这太荒谬了!何方回原本很镇定的面孔也开始不自然了。

而特里尼的面孔已经完全痉挛了,他的扭曲在一起,看样子似乎马上就会崩溃。

“一万流通券!”何方回终于喊出了这个今晚不可思议的价格。

特里尼再也支撑不住了,晕倒在地。

“一万第一次!一万第二次!……”

就在这紧张的一刻。从后排站起来一个人,他穿着黑衣,披着黑色的大氅,带着黑色手套,连脸上都戴着黑色的天鹅绒面具。他一点也不在乎旁人诧异的眼神,大踏步的走上台去。

何方回慢慢的将木槌放了下来,但他并没有敲,似乎早就料到此人会出现一般。

“您对拍卖有什么异议。伯爵阁下?”

“最后的拍价是多少?”

“一万流通券。阁下。”

“我是这里的客人,只有一张入场券,喊价有限制吗?”

“只要您有足够的流通券现金能够支付——银币或者金币也可以。”

这个被称呼为伯爵的人看了一眼快要昏过去的玛丽娜,说道:

“我加倍。二万流通券。”

何方回有点做作的惊讶的张了嘴巴,“二万元?”

“不错,就算是二万比索的现金我也可以拿出来。”来人气壮如牛的说着。

“混蛋!谁允许他胡来的……”萧白郎暴跳如雷,刚刚站起身来想表示反驳,就被两个人一把摁倒在椅子上,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人给他嘴里塞了一支雪茄。

没有人再喊价,何方回拿起木槌在台子上轻轻的敲了一下:“二万元流通券成交!”

玛丽娜看着这位身材高大的男人向他走来,他脱去天鹅绒面罩,露出一张拉丁男人的俊朗又不失粗犷的面容——正是那位送药的耶稣会教士。她吃惊的叫了出来。男人的黑色大氅一飘。就裹住了她的身躯,然后不费吹灰之力的抱起她,让她横躺在他强壮的臂弯里。

“您不要害怕,”男人用意大利语小声说道,“我是萨丁尼亚贵族,愿为您效劳!”

唐娜玛丽娜·德·阿雷利亚诺又一次的晕了过去。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个布置奢华的大房间里。黑衣骑士正背对着坐在一张精美的书桌前书写着什么。听到她醒来的声音,他站了起来。向她走了过来。

他可真壮!又高又大!玛丽娜很少见到这样高大健美的拉丁裔的男子:宽阔的胸脯,结实的双肩,肌肉饱满的胳膊,在这幅健壮的躯体之上,是一张即沧桑又俊美的男人的脸庞,象征着上等人的打鬈的头发垂落着——堪称一位少见的美男子。

“您醒了,”他说,“要不要喝杯酒?我这里有上好的葡萄酒。”

玛丽娜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她的确感到唇焦口燥。

男人从床头柜上取来一个雕花玻璃杯,里面已经斟满了红色的酒液。

玛丽娜喝了下去:

“这里是哪里?您不是神父大人吗?”

“不,我不是神父。我是为了进入检疫营地才伪装成那些可敬的神父的。”男人优雅地鞠了一躬,“我是森佐·兰度·德·范那诺华。萨丁尼亚的范那诺华伯爵。”

“这里是什么地方?”玛丽娜环视四周。

“您现在正在我的临时寓所里。此地叫做临高。”

“临高?”

“不错,就在中国的边上。是一个岛屿——此地是澳洲人的殖民地。他们在这里夺取了一个城市。”

“他们是中国的海盗吗?”

“不,他们不是海盗。”兰度说道,“他们是很好的商人和工业家。”

“您为什么会在这里,您想把我怎么样?”玛丽娜忽然起了警觉,她早就听人说过,并非基督徒就会对自己的教友发善心,巴巴利海盗里信奉基督教的人大有人在,他们对待基督徒的船只同样是毫不客气的。

而这位自称萨丁尼亚的范那诺华伯爵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来的气质都说明他不是一个真正的贵族。而且她知道萨丁尼亚作为西班牙的副王统治下的意大利小王国,此地的贵族爵位的授予并不严格,至少骑士头衔花钱就能弄到。

此人很可能是一个在东亚的海面上搞非法的勾当发了财的意大利冒险家!

玛丽娜想着,突然一阵颤抖。

对方似乎非常敏感,他已经注意到了她的不安。

“您不用害怕,我原本对您根本不感兴趣,”他拉过一把椅子在她对面坐下,“是门多萨小姐的求助才使我最后出价买下您的——否则您也不用被特里尼那个废物吓得魂不附体了,真没想到他这么穷!”

“门多萨小姐?”

“是的,她一会就来看您。”他说着拍了拍巴掌,从门外进来一个东亚面孔的女仆,抱着一包衣服。

“您先把衣服换一下吧,穿着这身衣服也不够体面。”他微笑着说道,“希望我挑选服装的品味不会让您讨厌。”

女仆把衣服摊放在床上。玛丽娜认出这是她随身行李里的服装!

“我把您的行李赎了回来,遗憾的是您的银器和首饰没能赎回来——他们拒绝了。”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兰度先生解释道。

“谢谢您,阁下。”玛丽娜低声的说道。

“您先换衣服,我一会再来。”

玛丽娜在女仆的服侍下换好了衣服。重新穿上自己的衣服——虽然累赘又勒得她喘不过气来,但是让她反而觉得安心了许多。从这位兰度先生的说话的内容来看,自己脱出这个可怕的处境已经有了很大的指望。

这时候门多萨小姐来了,在小声地祝福她获取自由之后,玛丽娜来不及表示感激之情,不由得扑到她的怀里失声痛哭——这一次,如果不是门多萨前后帮助救援,她一定和其他可怜的女奴一样落入这帮澳洲异教徒之手了。

“您不要这样,你要感谢兰度先生还有特里尼先生。”门多萨说道,“兰度先生为您花了差不多三万元流通券——至少也有几千比索,如果没有他的慷慨大方,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挽救您了。”

她详细说起了自己是如何向兰度去求助的:兰度先生一开始并不愿意出面,因为他和这里的澳洲人有生意的往来,不愿意惹恼他们,因而商量请特里尼出面。没想到有人会和特里尼先生竞价,而且远远超过了他准备的款额——

“……特里尼先生为了能凑到足够的钱赎您不得不临时签署的一个苛刻的借款协议。”门多萨叹了口气,“结果还是不行!我只好急急忙忙跑去向兰度先生告急了。”

“你们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玛丽娜感激的说道,特别是对兰度,更是感激涕零——她知道今天要不是兰度的慷慨,她此刻就落入那个黑皮壮汉手中,不知道要受到什么样的淫虐了,“不管用了多少钱,我都会请我的未婚夫和父亲双倍偿还你们的。”

兰度微微一笑,做出一个大度的手势:“您还是尽快还给可怜的特里尼先生吧——他的借据会让他不出二个月就会破产的。可怜的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