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待遇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56 字 | 编辑本页

“是,是,我完全明白!”玛丽娜在一瞬间已经知道,她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现在,按照我说得话去做,”门多萨安抚着她,“不要怕,她们是来服侍你洗澡的。这里的规矩就是如此。”

玛丽娜强忍着恐惧,勉强点头表示服从。

“我会在门外等您。”门多萨接着又说了一句让她害怕的话,“请您自己把衣服脱光。相信我,你的拒绝不会有任何用处,尽量顺从她们的所作所为,这会让您好受些。”

玛丽娜把这视为过来人的忠告,然而这其中包含着的意味让她知道接下来会受到的屈辱。她眼里噙着泪,默默地点了点头。

门多萨消失在门后,四个女仆围了上来,其中一个把一个藤筐丢到她的脚下,指着筐子说了几句,她猜想大概是要她把衣服脱下来放在这个筐子里,显然,如果她不愿意自己脱衣服的话,她们是毫不在意立刻把她剥个精光的。

即使是同性,玛丽娜也从没在女人面前脱衣服的经历——修道院里沐浴的时候,她们这些“女学生”会穿上一件棉布的大罩袍,在罩袍下把衣服脱光,再穿着罩袍进入浴池,每个人都在罩袍下清洗自己,除了脸和脖子之外,绝对看不到自己和别人的一点肉体。

显然海盗们并不打算提供罩袍,虽然她已经下定决心听从门多萨小姐的忠告,但是她实在无法自己脱下衣服来:奢华的服装是靠着女仆帮忙才能穿上去的。她自己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脱不下来的。

四个女仆显然按捺不住,她们立刻动手开始脱她的衣服:动作粗鲁而有力。玛丽娜微微的挣扎了一下之后就不再动了,任由她们摆布。心中默默的向着自己读到过的殉教圣女们祈祷自己能承受一切苦难。

当所有的衣服被全部脱下来之后,玛丽娜发觉女仆的脸上露出了惊讶和鄙夷交织的神情,随后她被带到浴室的一张木凳子上坐下,一个女仆开始动手解开她的头发——显然和脱她的衣服一样,海盗女仆们并不熟悉欧洲发型,免不了依靠蛮力又拉又拽,疼得玛丽娜几乎要哭出来。好不容易才将她的一头浓密的长发完全解开。

一瞬间。女仆们脸上露出了嫌弃的神情,一个女仆打起一桶热水,兜头浇了下来。接着是大块的肥皂,接着她们用那种尖利又坚硬的东西梳刷她的头发——显然,这能除去头蚤。

热水,肥皂和让她头皮刺疼的梳子反复的折腾着她的头发。玛丽娜抱着一种殉道者的决心忍受着。

接着她们又开始用热水肥皂和一种粗糙又有弹性的物体来折磨她的身体。她被粗暴地按倒在凳子上,甚至翻来覆去地又冲又洗又刷。

饱和着污垢的肥皂水流淌在洁白的地砖上,犹如一道道灰色的小溪。

最后,当她几乎就要为这热气和粗暴的沐浴折磨得昏过去的时候,这古怪的洗浴终于结束了。女仆们用一种柔软得不可思议的织物擦拭着她的身子——瞬间就吸干了她皮肤上的水分。

女仆们仔细的打量着她的身体,似乎是在鉴定自己的工作成绩。终于她们满意了,给她披上了一块白色的柔软的织物。

随后,门打开了,门多萨小姐走了进来。

她的神情似乎显得十分抱歉。她走到她的面前停了下来,仔细的打量着她。

“请把毛巾取下来。”她说道。

她先向后避了一下,有些踌躇地放下了包裹在身上的毛巾。她的身体完全展现出来。全裸的,十几年来一直被严密包裹和戒备,即使她自己也未曾好好看过的身体,如今所有的部分都真实地显现出来。

现在肮脏的污垢已被全部洗净,层叠的服装也消失了。这位西班牙小姐的身材看起来不算太好。身材不高,体型也不健美——显然不是个经常运动的女孩子。显然,这个时空的女孩子是不可能意识到身材的重要性的。

门多萨小姐走向另一处墙边的木制橱柜,打开一个。里面紧密挂着一排外套,看上去非常柔软、华贵。她把这些外套拉出来:是袍子。

她取出一件来递了出来。玛丽娜迟疑地接了过来——料子柔软而细密,似乎是最好的棉布做的。

“您穿上这个。”

门多萨花了几分钟时间教会她穿着胸罩和内衣,然后给她穿上一件短袖的蓝色连衣裙。这是夏天归化民女职工中的高级人员常穿着的服装,裙摆到膝盖下一点,是用松江棉布做的,样式简单到极点,附属品除了背后的扣子之外就是可调节腰围和胸围的腰带了。她用一根发带把玛丽娜浓密的长发扎了起来。

“您的头发真美。”门多萨小姐夸奖道。

玛丽娜却觉得自己穿得像个奴隶——或许她现在就是个奴隶了。短袖还好,但是这样肆无忌惮地露出小腿,就是妓女都不会这么穿着。

光着小腿和脚丫,露着胳膊的她感到一阵战栗,似乎自己一丝不挂一样。她为一种巨大的沮丧笼罩着,默默地穿上了为她准备的草编鞋。

“来吧,到这里来。”门多萨温和地说道,把她从这间“阿里巴巴的浴室”带了出来。

意志已经接近崩溃的玛丽娜被带到了检疫营的“特别房间”,就在她刚才洗澡的小楼的二楼。这个院子是为身份比较特殊的俘虏和“客人”准备的,在这里可以享受单独“净化”的优待。

“这里就是您的房间。”门多萨说道,“在没有最新的命令前您就住在这里。”

房间不大,墙壁粉刷的雪白,地面是木板的。家具很简单:一张小床一个柜子一张圆桌和四把椅子。屋子里一尘不染,没有一点杂物。玛丽娜觉得这房子有点像西班牙小客栈,只是要明亮干净的多。

窗户开着,只是外面是装着铁纱的笼框,似乎在提醒她这里不是客栈,而是囚禁她等候发落的地方。

“可以把我的行李衣物还给我吗?”她试着提出要求,试探着门多萨的底线——她对她很同情,她不是一个冷漠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在这里,她大概是唯一她能够打交道的带着善意的人。她说,“您看,这里除了床单和摊子之外什么也没有。”

“您的行李是元老院的战利品,不过我想发还一部分衣物是可以的。”门多萨客气地说,“我一定想办法。”她碰了碰她的肩膀让她放心。

现在的每一件事都让她为难。,她的思维犹如一团乱麻。门多萨小姐让她在椅子上平静下来。“我给你泡一杯茶吧。”她说。

“什么是茶?”

“一种中国饮料,类似,嗯……类似马黛茶。”

她知道马黛茶,不过在墨西哥城很少有人喝这个,它来自遥远的拉普拉塔区,只有那些耶稣会的教士们才去喝。

玛丽娜的眼睛扫过整间房子,每一件事物的模样都让她感到茫然——她一样就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它们和她见过的任何同类事物都不一样。

从某种角度说,这些家具用品都简陋得惊人,几乎谈不上任何装饰,也没有绘画和雕刻,似乎是最拙劣的木匠简单的用木材拼凑起来的产物。但是它们摆放在那里,却是那么的协调美观。家具的每一条边都是整齐的,每一个角度都完全一致。木料的表面光洁而细腻,露出美丽的木纹。简洁不但无损于它们的质地,反而平添了一种特殊的美感。

门多萨给她端来了茶——用的是中国瓷器!晶 莹雪白犹如白雪的细腻瓷器上,绘制着美丽的蓝色花卉和草木。中国茶的微微的黄色透过薄薄的瓷壁,映射出一种柔和的光芒。

一块雪白方正的糖放在碟子上,精致的令人难以取用。

茶是临高发酵的福建茶制成的红茶,配上糖块。这种喝茶法是最近贸易部门竭力向欧洲人推销的消费方式,为的是可以同时出口两种大宗商品。

她小心翼翼的端起碟子,按照门多萨的指引放入一小块糖,用茶匙轻轻的搅动。甜蜜的茶水安稳了她的心,她注意到门多萨脖子上的十字架吊坠——这是当初她身上的比基尼之外另一件来自旧时空的物品……

“您是一位主的信徒。”她欣喜的说道。

“是的。”门多萨点头。

“这太好了!”玛丽娜的情绪顿时好了许多,如果她是一个改宗的异教徒,那么就太可怕了,这些人比真正的异教徒更令人恐惧和憎恶。

“您是西班牙人?”

“不,我是委内瑞拉人。”门多萨习惯性的说道。

“哦,您不是‘半岛人’。”

这个词让门多萨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对了,本时空是没有委内瑞拉这个国家的,只有新西班牙的委内瑞拉省。

“不错,我不是‘半岛人’。我生在委内瑞拉。”她迟疑了一下想自己应该叫做“梅索蒂斯人”还是叫“克里瓦奥人”?

“您为什么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玛丽娜急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