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多萨小姐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26 字 | 编辑本页

唐娜玛丽娜•德•阿雷利亚诺百无聊赖地等待了很久,直到她感到浑身都开始发酸才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女人。

玛丽娜打量着这位年轻的“夫人”或者“小姐”,很难说这位妇人的真实身份,如果这里是一个海盗的窝点,那么来者必然是个身份卑微的女子,但是她身上的衣着和她的容貌又似乎说明她出身高贵,也许是某位贵族小姐或者妇人。

她的身后跟随者两个亚洲面孔的年轻女子,穿着“海盗”们那种短小简洁的棉制衣服。用腰带束腰,她们腰里都挂着一个土黄色的近乎三角形的硬质皮袋——和许多男性海盗们腰里挂的一样。

玛丽娜的估计是以女人的衣着为基础的。对她来说门多萨小姐的衣服的设计十分古怪甚至可称轻浮,但制作精美且所用的特殊布料令人眩目——既非棉布亦非丝绸,或者说,即使是最好的意大利、法国和中国丝绸也没有她身上的那种衣料特殊的质地和光泽。

来的女士惊人的美丽——即使按照贵族的标准看,她的容貌也堪称罕见:一头漂亮浓密的褐色微蜷的长发,大大的杏仁色的眼睛……不过她那深色的瞳仁和略带深色的皮肤都说明她很可能是个克瓦里奥人,年龄可能有二十多岁。

但是她所认识的克里瓦奥人——即使是那些二代三代的克里瓦奥人,从他们开始混血的那一代之后没有再掺入一点印第安人的血液,她们的容貌也无法与眼前的女子相提并论。她简直混合了黄白人种的所有优点。

她比玛丽娜更高,甚至比起很多男人都要高。她站得很直,步态轻盈又不失庄重。浑身上下无处不跃动着健康与活力的火焰。她举手投足间充满着自信。她的站姿,她的神态。甚至她抬头的方式——所有的这些都在无声地向这个世界宣告:我是个大人物,血管里流淌着高贵的血液。

然而她又为何在这里?一个克瓦里奥的贵族女子身陷在这海盗窝里,玛丽娜小姐不由得有些怜悯起她来了。

门多萨小姐因为在俘虏被俘和初到临高的时候都充当了翻译的角色,是玛丽娜比较熟悉的人,而她的西班牙语又是母语,于是便受领了对外情报局的任务:带她去净化,陪伴她,设法从她口中尽可能多地套取资料。

“我估计从她口中得不到太多有用的资料。你只要尽量把她自己的背景和此去马尼拉的目的套取明白就可以了。”

“如果你们认为我得到的资料不够,你们会审讯她吗?”门多萨小姐紧张的问道。

“每个俘虏都要审讯。”李炎用一种令人宽慰的笑容说道。

“我的意思是……”门多萨小姐迟疑着,“你们会对她……嗯……用刑吗?”

“迪亚娜!”陪同她来情报局的周韦森紧张的叫了一声。

“没事。”李炎继续微笑着。“不会。我们是不赞成使用这种原始的手段的——要人开口有很多办法。”他接着说道,“当然,您做得工作越好,她越配合我们的工作,就越没有必要采取某些审讯上的技术手段——请您放心,这技术手段不是‘委婉说法’。”

于是门多萨就怀着复杂的感情来这里“为元老院服务”了。

克瓦里奥贵族女子朝她做了一个手势,用西班牙语说道:“请您随我来。”

玛丽娜迟疑地站了起来。坐了这么久,她也的确有些想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托洛萨太太赶紧站了起来,似乎要继续履行她的义务,门多萨小姐摆出一个“婉拒”的手势:“请您在这里等待。”

托洛萨太太紧张地说:“这是我的职责。”

“在这里您还是听从我们的安排比较好。”门多萨小姐不愧是语言学专业出身,西班牙语说得优雅委婉又不失权威,“您是我们的俘虏。”

托洛萨太太似乎猛然被警醒,立刻顿住了脚步,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护卫的小姐被带了进去。

门多萨小姐领着她走进一条走廊,走廊里不时有一道门,在转过几个弯之后,这位女士打开了其中的一道门,出来的时候她们已经在一个院子里了。院子的墙壁和西班牙一样,刷得雪白。院子中间有一栋外观简洁的双层红砖小楼,其屋顶是某种不知名材料做的。一根根的圆形管子铺满了整个屋顶,闪亮耀眼,就像金属一样,但看起来光泽比较柔和——莫非是玻璃么?

从那种稀奇古怪的设计和材料她马上能看出这个房子是最近才建好的。从建筑里突出来并延伸到天空中的铁皮管子依旧闪亮,还未曾被时间与天气所侵蚀。

克里瓦奥贵族小姐打开了门——这使得她十分吃惊,因为两个海盗女仆明明站在身边却并不抢先上去开门。由此她不由得产生了几分对门多萨即怜悯又蔑视的感情。

“您请进来。”门多萨不知道她心中的复杂感情,因为这位贵族小姐在多年的修道院贵族女子教育下对如何掩饰自己的感情已经有了充分的学习,表情堪称平静如水。

“请教您的尊姓大名?”

“我叫迪亚娜·门多萨。”

没有“唐”,没有“德”——虽然门多萨这个姓氏在美洲颇为显赫。这么说对方是个出身平民的女人。玛丽娜想,不觉流露出倨傲的神情来。

进门进去,又是一道走廊。走廊里是一道又一道的门。地上是陶土烧制的方砖地,缝隙里似乎还透着水渍。灿烂的阳光从玻璃窗上投射进来。

门多萨看着门上的金属牌,随后用钥匙打开了一道门,请她走了进去。

门里是一座奇怪的房间——非常奇怪,玛丽娜不管在新大陆还是西班牙都没见识过如此的房子。房间不大,这里的墙壁和地面都是用一种晶莹剔透,比最好的大理石还要光洁美丽的材料所覆盖。材料上是美丽的花纹和图案,有点象她在西班牙时候随同父亲去过的那些摩尔人留下的豪华宅邸,但是比起摩尔人的马赛克和彩色陶土砖,这种材料更为迷人,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瓷器!

那些西班牙和新西班牙的达官贵人们,总是收藏着一些来自中国的瓷器,用来夸耀他们的豪富和艺术品位。

她忽然明白了,她正站在一间用瓷器铺设的房间中。

想到这里,她差点要晕厥过去——难道这里是阿里巴巴故事里的海盗之岛吗?

“请您在这里洗澡,”门多萨小姐说,“如果你想方便一下,左面的门进去就是……厕所。”门多萨迟疑了下,没有使用洗手间这个委婉的现代说法。

洗澡?这真是太可笑了。她是一位尊贵优雅的女士,每天都洗脸洗手,晚上还洗脚,内衣即使是在船上不便洗衣,半个月也会换上一次。

洗澡这种习惯,是犹太人才有的。而且医生和教士们都说,经常洗澡容易得黑死病。

“您不用客气。”玛丽娜优雅地说,“我在船上每天都洗手和脸。”

门多萨小姐遗憾地摇摇头,她没有说话。然而,门忽然打开了。从门后走进来四个亚洲女人。她们个字矮小,却十分的健壮结实,挽着袖子,手中提着藤编的小篮和木制水桶。

玛丽娜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氛,畏惧地退后了一步,大声说道:“请不要这样!”

“我也不希望这样,”门多萨小姐礼貌地回敬道。

玛丽娜忽然意识到,她是落入了阿拉伯奴隶贩子之手了!她听几个从北非赎身回来的人说过那些阿拉伯和土耳其后宫的故事,几乎每个伊斯兰显贵的后宫都有巨大的浴室,女奴们每日在其中洗澡、香薰、按摩,等待着主人的临幸……

她尖叫起来,转身就想逃走。然而她身后的门已经被紧紧的锁上了,无论她如何用力,也无法打开。

对了,即使打开又能怎么样呢?门外一定还站着两个女海盗。

她转身面对着门多萨——这个能说西班牙语,气质高贵的女人忽然成了她的全部依靠,她向她伸出双手来,哀求的叫道:

“看在上帝的份上,救救我!”

门多萨制止了跃跃欲试准备上去“净化”的女工作人员们,接住了她的双手。

“您不要害怕……我们不会害您呢,但是您要听从我的吩咐,否则……”

“是,是,是,”玛丽娜惊恐万状,一想到落入异教徒后宫为奴的可怕的前景,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不由得语无伦次地说道,“请您告诉您的主人,我是西班牙贵族之女,我的父亲有足够的金钱来支付赎金,请不要把我卖给阿拉伯人……请给我时间,我会写一封信到马尼拉,到新西班牙……”

“请您冷静,”门多萨说道,“您现在是元老院的俘虏,您的命运必须由元老院决定。在此之前,您得完全服从于我,我说的您是否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