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90 字 | 编辑本页

魏八尺原本不叫八尺,这个名字是 D 日之后自己取的。他还一直说:“请叫我的字:近南”。模样微微发胖,加上长期在建筑总公司当过一线的施工员,便成了一个壮实的黑胖子。

魏八尺过去从事的是管理咨询业,自己是经济学硕士,了解管理学,城市规划,建筑设计,尤其擅长商业模式设计,但是他的志向却很奇怪。在一次组织处就元老个人的就职意向做得调查中,魏八尺填写的居然是劳动营管理总局局长,并且非常热心的提出自己愿意到第一线去工作。还写了一段抒情式的自述:

“……帝国的无限光彩之下,隐藏着无尽的黑暗,反对帝国的人时刻在增长,时刻蠢蠢欲动。帝国的司法系统在不断地镇压他们,耗费了帝国大量的资源。劳动改造营管理总局,就是要从他们身上最大程度地榨取价值,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同时支持帝国的发展。管理总局的管辖范围遍及世界各地,从西伯利亚的荒原,到东南亚的橡胶林,从美洲的矿山,到非洲的农场,管理总局支撑着帝国的扩张,是帝国建设的急先锋。我魏八尺愿意为这一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当然在魏八尺秘不示人的日记里,他描绘了更宏伟的蓝图。当然他的想象力并没有超越全苏内务人民委员会。在他的日记里,他理想的管理总局本身也是一个帝国:有自己的武装,法律,工厂,农场,社会组织。而他魏八尺,帝国元老,是管理总局的总设计者,建设者,管理者,维护者,管理总局秩序的守护人。冷酷而无情的决策机器,严格的管理者……

由于组织处根本就没打算设立这一显赫的职位,加上自述中的勃勃权力欲。于是魏八尺就继续在临高建筑总公司当包工头。不过,在使用“强制性劳动力”的时候,更多的任命魏八尺去充当组织者了。发动机行动一开始,魏八尺的技能加上包工头经验的双重作用,被任命为高雄市长,组织对高雄地区的开发。

之所以任命这么一个人去当高雄市长,主要目前指挥部对高雄的定位使然。目前来说,高雄基地的首要目的是进行人口净化和转运。从山东、苏北和浙北运来的大量难民将集中在此地净化检疫,然后再将其中的大部分难民转运到海南去填充元老院的学校、农场、工厂和建筑工地。

魏八尺的首要任务除了管理好难民营,还要充分挖掘难民们在检疫营里的劳动力——企划院不喜欢有人白吃饭。所以在难民们等候检疫和转运的日子里,魏八尺还要安排他们去劳动,开发台南平原——元老院对这一地区的农业抱有很大的希望。

这个任务有很大的难度,首先难民们的死亡率很高。明末战乱瘟疫频繁,天花、霍乱、伤寒……只要想得到的各种传染病,在难民营都有发现。特别是烈性天花,通过呼吸道传染,死亡率极高。鉴于天气转暖,各种传染病开始进入爆发期。为此卫生部规定在收容点收容的难民必须在收容当地进行前置隔离检疫,满 12 天才能登船。即使这样也不能完全隔绝传染病的传染。其次是运来得难民大多筋疲力尽,身体虚弱,要想让他们能干活需要相当时间的恢复。而当难民们终于安全的度过检疫期,身体素质也有所恢复的时候,往往也就是要离开台湾的时候了。

所以魏八尺管辖下的总人口虽然数字很大,实则可用的劳动力并不是太多。特别是能够用来进行重体力劳动的人不多。相对来说,只有从济州岛难民营转运来的难民在体力上能够充分役使。这使得魏八尺要进行的许多台南开发工程严重迟滞。

站在凤山顶上的瞭望台,魏八尺可以看到从海岸线一直延伸向内陆,气派不凡的连绵不绝的木屋,看上去煞是唬人,里面的常住人口,根据每天更新一次的精密表格来看,很少有低于四万人的时候

魏八尺却知道这些人目前能为元老院做出的贡献少得可怜,而难民营里的损耗比率也相当惊人。

检疫营地里每天都要转运十几人到隔离区,一旦被送到隔离区就很难再出来。隔离区按照不同的传染病被分为各种病区。那些最可怕,传染性最强的隔离病区被单独建在沙洲上。隔离区死去的人被运到一个荒芜的沙洲上火化,就是隔离区本身,每隔一段时间也会纵火烧毁,然后再建新的。

传染病始终是压在魏八尺心头的一颗定时炸弹。而企划院发来的土地开垦与水利建设统计表更让他愁眉不展。

更要命的是从临高来的每一班船都带来了各部委办文件、通知、统计表格。魏八尺发觉自己陷入了可怕的文牍大海之中。

魏八尺现在对自己当“台湾总督”已经不那么欢呼雀跃了。虽然他手下的“臣民”最多,武力最强,但是面对的局面也最为复杂。想到办公桌上一堆文件和正在进入港口的某艘船上装得满满的上锁的“机要公文箱”,魏八尺发出了绝望的呻吟——他已经好多天没兴趣让生活秘书进卧室了。

“刀不磨,很快就会生锈。”他嘀咕着,看着正在进入港口的护航队。他好几天前就接到了办公厅的电报,通报了有元老要到高雄来进行若干项目的工作。

“还要搞什么灯塔。嫌我事情不够多吗?”魏八尺心情愈发不好。

高雄港的炮台冒出一股白烟,炮声轰鸣。这是在为欢迎元老的到来鸣放的礼炮。魏八尺站了起来,整理下自己的棉麻混纺热带制服,戴上藤盔帽,快步走向“西班牙妓女”靠泊的栈桥走去。身后一批生活秘书、随员纷纷跟上。

魏八尺和柳正等人不过是在年会和元老院大会上有过数面之缘分,工作上并无多少交际,相比之下钟利时他就很熟悉了,钟利时的太白天文台就是魏八尺指挥劳改营的囚犯们修筑的。

几位元老在栈桥上客套一番。钟博士又叮嘱了一番卸货的时候必须万分小心。随即在随员们的簇拥下坐上了魏八尺的“公务车”——托济州岛攻略之福,从济州运来了一百多匹马。李赤骑和洪部长立刻就将库存的若干“公务用”马车全部报请办公厅分拨各处使用。魏八尺这里因为涉及到与荷兰人和其他外国人的交涉外交事宜,所以分配到两辆。

钟博士在上车前看了一眼刚刚建好的高雄海关大楼。双层的红砖建筑上照例又造了钟楼——这回它可以不用空置了。

马车启动之后沿着煤渣铺设的道路疾驰起来,高雄作为海军的军港和加煤站,堆积有大量的军舰用下来的煤渣、煤灰,道路硬化工作做得比较好。大路两侧是新树立起的电报杆。穿着背后写着“临高电信”工作服的工人正爬在杆子上铺设电报线路。

马车沿着新铺设的“元老院大道”一路驶向“市政厅”——同时还是魏八尺的“市长官邸”。这座建筑出自临高建筑公司的张兴培之手,看上去和旧时空欧美小镇的市政厅没什么两样。张兴培最擅长木结构预制材建筑。,因为组装迅速,房型又美观实用,所以在新区开发中得到了广泛的运用。上到高雄市政厅,下到难民营的宿舍长屋,都是这种建筑。

市政厅建在半人高的石建屋上,外面涂着白色的石灰,在阳光下显得既气派又漂亮。即使按照元老们的眼光来看这官邸也相当不错。当然这个市政厅也少不了一个钟楼。

市政厅前是高雄市政广场,广场的地面已经有一半碎石铺砌。一条深深的大沟从中间穿过。工人们正在沟底砌上砖块。沿着广场周围已经用竹竿和白石灰线划分了地块,准备陆续修建各种公用和商业建筑。有的地块上已经矗立起了临时的竹棚,有的则已经在开工建造。石子、水泥、黄沙和石灰堆得到处都是。临高来得专业建筑工人和劳动队穿梭来往,蒸汽打桩机和劳动号子此起彼伏的呼应着。

“这是大排水渠。新城市要从地底下就做扎实了。”魏八尺原本情绪低落,但是这一切到底是自己一手搞出来得,不免要在元老们面前吹嘘吹嘘。于是便不时地指点着正在建设的工地,“这地方雨水很多,排水不搞好要出问题的。”接着他又指点着周围的建筑,介绍着各自的功用。最大的两个建筑地块是为农委会和海军准备的。海军和农委会在这里都开设有办事处。目前来说高雄本地的建设主要是围绕这两个部门而进行的。

这两处地块上,已经修建起临时竹棚,树起了“办事处”的牌子,归化民军官和干部进进出出,不断的有通讯员带着文件来到这里,看上去十分的忙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