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41 字 | 编辑本页

护航队连续航行八天,除了钟博士严重晕船,卧床不起之外,一路无事。

“西班牙妓女”的排水量小,船只的稳性也就比较差。海上稍有风浪就会颠簸。钟利时从 D 日起就没怎么出过海,很不适应,幸好钟小英不晕船,一路照顾。因为钟小英也上了船,柳正和方敬涵觉得不好意思和钟博士再合住一间,虽然小英再三声明不要紧,他们还是搬到船员的大统舱里睡吊铺去了。

到了第九天上午的时候,舰队开始格外紧张起来。从旗舰传来信号:要求所有舰船进入戒备状态。

守在炮位上的炮手和瞭望的水兵都增加了。“西班牙妓女”本身就很小,一旦开始临战准备舱室里就更加骚动不安起来。来来回回的士兵和水手,搬运炮弹和火药的哼哧声,士官们装模作样的吼叫。

柳正早就在舱室里“闷出个鸟来”,听说可能有武戏看,今天又是风平浪静的日子,便约着方敬涵和钟博士上甲板看看。

钟博士出海几好天,在义女的悉心照顾下已经适应了航海,听说海上有警,他原是不想上去的,但是想到这小破船即没有装甲,又不是厚达数英寸的橡木船壳,在甲板下也不见得有多安全,自己若是给这两个皇汉看扁了,以后在台湾开展工作多有不便,当下装作若无其事的也跟着上来了,只是脑袋上已经戴上了元老专用的钢盔一顶。

值更的军官没有阻拦,他们很顺利地登上了甲板。甲板上,水兵们各就各位,炮衣已经揭下,只是还未装填弹药。从甲板上可以看到整个护航队的船只正在破浪航行。轻快的双桅巡逻艇接着风势快速的穿梭在船队中。

虽然护航队的规模不大,但也足以让第一次见识到元老院的海军编队海上雄姿的钟博士兴奋起来。他手扶舷墙,贪婪地看着海面上的一切。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双桅巡逻艇已经不是临高出发的那些了,几天前在香港以东海面,临高的海岸警备队派出的护航队已经脱离编队返航了,现在是海军第一舰队的巡逻艇在护航。

柳正和方敬涵对这些已经不感兴趣了,他们拉着钟博士上了后艉楼,船长正拿着望远镜观察。

这船是配属给远程勘探队的,所以柳正和船长很熟悉。船长叫陈嵩,是个白胡子老头。他是跑船多年的老火长,下过十几次南洋,也去过台湾、暹罗、日本等地,给商人驾过船,也干过没本钱的买卖。海上情况很熟悉,原本已经退休在广州乡下了。澳洲人炮打广州之后,他眼见投靠澳洲人的海上好汉一个个都混得人模狗样,自己家中虽然有些积蓄,到底还是觉得家底太薄,有几个儿孙也没有成器的,便再作冯妇,全家来临高投靠澳洲人了,没多久就因为海况熟悉当上了船长,因为年龄偏大,不适合队列服务,海军就把他编入预备役,当了“西班牙妓女”的船长。

这老头虽然年过六十一把年纪,身子骨却还格外健朗。一见到柳正等人,便用他那暴雷般的嗓门问候道:“我这船怎么样?伺候您老还舒服吧。”

“还成,就是和你一样,有点老……”

“老的好,败火。”老头子眯着眼睛嘿嘿地笑着,他穿着一件邋遢的海军制服,戴着预备役海军中尉的军衔。军服倒是规规矩矩的穿着,只是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松开了,敞着胸。露出了里面的土布小褂,没穿制式的海军衬衫。

“怎么,有敌情?”

“没有,”陈嵩放下望远镜,“我们很快就要到打狗了,这里是航线最危险的地方。如果郑芝龙或者红毛鬼要拦截我们,这里就是最有可能的一段航程了。”

这一带是前往大员、笨港和高雄航线的必经之路,这半年来元老院的船队穿梭不断,如果敌人有心要拦截,这一段航程就是最适合的地点。

为此每一个批次的护航队航行到这里都会提升戒备状态。

钟博士知道这不过是例行公事,原本有点慌乱的心情顿时安定下来——这时候觉得自己戴着钢盔十分的突兀,而且阳光火辣辣地晒着,钢盔很快就变得滚烫。他赶紧悄悄地摘了下来。

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他问道:“郑芝龙和荷兰人有过什么举动吗?”

“最近半年我跑了这里好几次了,的确偶然有几条船靠近过。不过都没什么举动。”陈嵩满不在乎地说道,“他们也得敢啊,荷兰人就不说了,船小还像点模样。郑芝龙那几条船,破烂流丢的,一炮打过去还不得立马散架。”

几个人都没言声,显然郑芝龙也好,荷兰人也好,都不愿意显示出敌对的态度来,侦察的时候都用旧船小船,显然有避免擦枪走火的意思。

钟博士借此机会问起目前海上方位测试的效果来。

由于航海钟的开发滞后,所以目前海上的编队主要采取领航船领航的模式,有一艘装备有旧时空石英表的船只担任领航船,旗舰也装备钟表,作为后备。

对于那些比较重要的船只,则船长直接配发一块旧时空带来的机械手表,不过,这仅限于极少数船。

但是这一方式并不可靠,机械手表可能会停走,领航船只在风浪中或许会失散、沉没。因而对于元老院指挥下的大多数船只来说,测定经度采用的是“月距法”。

简单来说,就是使用六分仪观测月亮和太阳之间的距离,来判断船只所在的经度。

1514 年,德国天文学家约翰尼斯·沃纳(Johann Werner)通过观测发现,月亮在天空中的相对位置每时每刻都在改变,大约每小时移动一个月亮直径的距离。他假定地球上观察到的月亮行为都是一样的,只要在两地分别观测月亮,准确记下它移动到某个位置的时间,就能算出两地的经度差。

但是这个“月距法”需要准确而又完整的星表。在旧时空,这是天文学家花了几十年才观测绘制出来的。不过,对于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元老院科技部来说这不成问题。借助现有的天文资料和计算机、天文软件,钟博士很容易就拿出了精确的南北半球的星表,接着又计算出了从 1631 年开始每一年的《月距表》。于是科技部在 1632 年出版了《航海年鉴和天文星历》,把 1632 年整年的月距和经度的关系列举了出来,还附有一把专用计算尺。海员利用计算尺和年鉴,可以在 20 分钟的时间内计算经度,至于精度也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不过陈嵩对这一方法却颇有微词——因为月距法需要相当的数学计算能力,虽然钟博士推出了专用的计算尺和数表,大大简化了计算难度,但是对大多数是文盲出身的船长来说实在是有点难。幸好目前大多数船只走的都是传统航线,对精确测算经度的需求不大,勉强也凑合了下去。前往台湾和济州岛的船只则都配备了海军学员来充当航海长,担任计算领航的任务。

陈船长正在抱怨,这时候信号兵来报告,从旗舰发来信号,有一艘“未识别船只”正在距离编队三海里外航行,护航的巡逻艇已经去临检了。

钟利时拿起自己的俄罗斯望远镜,顺着船长指点的方向望去,果然海面上有一艘孤零零的大福船,附近的双桅巡逻艇正迅速朝目标靠拢过去。

对方显然没有抵抗的打算,很快就落了帆。巡逻艇上的海兵登上了福船,开始临检整艘船只。

穿上的水手都是大明百姓的打扮,开出口是地道的闽南口音。海兵上士打量了一下出来迎接的船主,看上去都是明朝人。

盘问之后知道这是一艘从泉州前往大员的福船,船上运得是福建的靛蓝和砂糖,还有二百多名福建移民——荷兰人为了获得劳动力,增加税收,对运去移民的船主开出了不错的奖赏条件。

检查下来也证明船老大并没有说谎。除了贸易商品和移民,船上还携带了一些日用杂货。虽然也有几门用来自卫的土炮和火药铅子,但是并无任何异常的情况。因而巡逻艇在临检之后就让他们离开了。

点头哈腰的船老大目送着巡逻帆船掠过浪尖,迅速的赶上已经远去的船队,眼睛里露出了一丝光芒。

“西班牙妓女”在拖船的牵引下缓缓进入高雄港——打狗的名字未免太过“低俗”,政务院已经下令按照原时空的地名改为“高雄”。

台湾的这个桥头堡,原本元老院常委会在会议中建议在高雄成立“台湾州”或者“台湾省”,但是政务院认为眼下对台湾的控制仅限高雄一地。整个台南尚未统一。直接设立“州”或者“省”为时过早。

最终决定只在高雄设“市”。这个市的“市长”,是个叫魏八尺的元老。

此时,他正坐在码头的海关廊檐下准备迎接元老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