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村并屯(一)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82 字 | 编辑本页

文德嗣站在水原洞的庄园前。

天气很好,堪称风和日丽。十多天前的战斗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除了庄园前刚刚铺设好的道路两旁的一排人头。那都是十几天前水原洞大捷后砍下的脑袋。其中大多数是白马队人员砍下的。薛子良觉得既然已经砍下了,不如都这么摆出来震慑一下潜在的敌人。

元老们对人头已经很漠视了——象文德嗣这样的元老,只觉得人头还太少,形不成一条真正的骷髅大道。

十几天前,执委会已经秘密下令给大图书馆和卫生部,让他们设法收集迄今为止元老院所征服、击败的敌人的重要首领的头骨骷髅,进行防腐之后妥善保存。

文德嗣穿着细帆布的猎装,一只手插在胸前的衣襟里,眺望着水原洞牧场——此处将建设第一个标准村,作为“国有济州第一畜牧场”的附属村落。

第一畜牧场的场部就设在原先的水原洞庄园所在地,这里有现成的建筑可以暂时利用。尼克和薛子良都把他们的总部搬到了这里。薛子良认为在这里指挥讨伐队比较方便。

山坡上的牧草丰茂,春天正是牧草繁茂的时候,三三两两的马群正在牧草间悠闲的漫步吃草。一派田园牧歌的美好场面。

文德嗣对养马不是很感兴趣,但是他对骑兵非常的迷恋。加上济州岛这里又是第一个完全按照他的计划设置标准村的地区,所以他才会亲临此地。一个人能够实施自己的狂想曲的中的某一部分是很难得的事情。

当然了,某些狂想曲是注定不会被元老院的大多数元老所接受的。想到这里,文德嗣在内心又一次地叹了口气。

他刚才已经听取了薛子良的“治安强化”行动的具体报告。讨伐队大致完成了对全济州岛三分之一的居民点的“肃正”,目前,这些居民点的百姓已经逐步迁徙到在全岛设立的包括水原洞、济州三城等十个临时营地内。在这十个营地内,百姓将进行民事登记和“净化”。

“这样会不会造成难民营不够用?”文德嗣很赞成这种“彻底打散重来”的思路,但是考虑到岛上可有几万朝鲜百姓,这么一来等于是凭空为净化工作增加了四五万人的工作量。文德嗣身为执委会主席,虽然不抓具体工作,但是最终层层反馈上来得问题还是要到他的面前的。每次执委会会议都是要拿出具体的解决办法来的。

冯宗泽赶紧补充道:“不要紧。我们打得是时间差。”

他解释到目前第一批山东难民已经结束了净化检疫期。难民营有一定的空余床位可以吸纳一部分岛上的百姓。下一波大规模的山东难民到来之前正好可以利用起来。

欠缺的主要是净化所需的消毒药品和服装。

“粮食呢?”文德嗣想这不是凭空多了几万张吃饭的嘴了吗?

“每家每户都有一定的粮食存量,我们都进行了登记,然后发给他们粮卡作为凭证。”冯宗泽说这些百姓的存粮都是不够的,大多数人依靠给地主、牧主干活发给的口粮。

“……现在这帮地主牧主的粮食都成了我们的了,我们就是拿朝鲜地主的粮食救济朝鲜百姓而已,用不着额外的支出。企划院要额外支出的主要是药品和服装——这两者我们缺口比较大。”

“服装和药品的缺口一时半会很难给你们解决,我在会议上提一下,重点给你们解决。”文德嗣一边听着一边注意着马场上的马匹,他的眼光被一匹马吸引住了,这匹马的身高、个头都明显在其他马匹之上:它的身高有一米五十,浅黑的毛色,修长的脖子,十分的神俊。在平均身高还没有一米二十的马群里简直是鹤立鸡群。一名牧人骑着马专门照看它。

“那匹马好漂亮!是什么马?”

“是阿阑驰的儿子‘黑太子’,”尼克用一种充满了柔情的语调说道,仿佛这马是他的儿子,“用得是冷冻的英纯血精液。”

由于阿阑驰已经超过二十岁,作为种马来说最好的繁殖年龄已经过去,如果不尽量利用它仅存的繁殖能力很快就会变得毫无价值。

所以尼克这几年费了很大的功夫来为它进行人工授精。精液来自液氮罐子里冷冻的英纯血的精液。良种牲畜的特性一般都来自父本,用良种马的精液来配比较差的地方原种母马也能得到很好的马匹,但是以劣质父本配良种母本则没什么价值。特别尼克的意图是保持培育英纯血的种马。

培育英纯血当然不是为了赛马或者摆阔气,从遗传学来说英纯血的遗传学特别强,用来改良其他马种,提高速率上特别有效。作为马匹育种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种马。所以他不遗余力的为阿阑驰进行人工授精,这几年先后产下了几匹小马,但是产下的英纯血马不是母马就是因为临高的过于炎热潮湿的气候原因死掉了——英纯血是非常“娇贵”的,对水土适应性差。公马好容易就存活了这么一匹,尼克给他取名为“黑太子”,现在刚刚一岁。济州的形势一稳定,他就把这些马都运到了济州,放牧在这得天独厚的山区马场。

“真漂亮!”文德嗣赞叹道,想象着上面骑着披着华丽的短斗篷的骠骑兵。冯宗泽的咳嗽声把他的注意力又拉了回来。

“文总,您看是不是让企划院再给我这里批一个被服厂?我们这里有足够的女劳动力。仓库里还缴获了许多布匹,完全可以自产自销。将来还可以向其他方面供应……”

文德嗣考虑了下,说:“这要求也算合理。不过你这里有个问题:济州岛不产棉花,更没有棉布。朝鲜和日本也不产。没有棉布的供应链条,在这里搞了个被服厂,还得从外面运来棉布进来。有点多此一举。”

冯宗泽不肯放弃这个想法,他接着说道:“文总,济州和朝鲜、日本虽然不产棉布,但是济州距离松江很近,松江那边有大量的棉布,完全可以从松江运送过来。赵引弓想在那里搞棉纺织。他纺织的布总不见得能够全部消化,完全可以分运一部分到济州岛,再说现在临高的被服厂一样是用从印度来的棉布嘛……”他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以后执委会不管是在大陆展开行动还是北上辽东、朝鲜,东进日本,济州岛都是重要的中转基地,在这里设立被服厂可以就近补给。”

文德嗣点点头:“你说得也有道理。你打个报告吧。我们讨论讨论。”

冯宗泽听他松了口很是高兴。当下又介绍起其他的配套工作了。

为了满足在济州和台湾大规模开发中的基建工程所需的建筑材料,企划院打算在济州和台湾岛各投资建立一个建材综合厂。每个综合厂设有砖瓦厂:配备蒸汽机驱动的自动制砖机、搅拌机、大型连续窑、石灰窑和水泥立窑;一个木材加工厂:台湾本身的林木资源很丰富,济州岛的林木资源虽然谈不上如何的丰富,但是朝鲜半岛和辽东都有足够的林木资源可供开发。

但是这些设备是赶不上新行政村的进度的,因而暂时就临高派来的工程队为核心,吸纳难民中的木工等建筑工人组成的本地施工队正在拆除一部分多余的房屋用来回收建筑材料。

“集村并屯”的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废弃居民点,这些居民点的建筑物都可以拆除之后回收建筑材料。济州的建筑物,不论贫富贵贱都大量使用石料——此地有大量的火山碎石可供建筑用。回收这些石料和木材,配合从临高运来的建材就可以满足第一批标准村的建设需求了。

水原洞这里的拆除工作也在进行中,在拆除的行列中许多是新近编入奉公队的队员,拆毁旧房子要住新房子的宣传已经在他们中间传开了:首长们要让每个人都住进宽敞暖和的新房子。

原本他们还不太相信——这种善事做得也太大了,但是看到从事官们真得来宣布了消息。

“看哪!这就是要发给大家的住房的图!”一张在临高印刷出来的建筑效果图被打开了,上面画着棋盘一样的田野和住房。

住房是按照在临高已经修建过的标准住宅建造的。不过由于第一批村落全部是畜牧业村,所以在结构上稍做调整。

“看,这就是准备给大家建设的村子。中间是住所,四周是田地,田地外面是牧场。这就是给大家的住宅。所有的房子围成四方形的,一共分 38 户。每户有有 12 米半见方的两层,四角的角楼一层还有公用厕所!大家可以把马粪也倒进去,就能变成沼气煮饭吃!中间还有水井——不能打水井的地方用蓄水池。住宅外面是公共马圈,还有专门的马用饮水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