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规划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77 字 | 编辑本页

冯宗泽俯身注视着沙盘,在上面用小旗插来插去。朱鸣夏兴致勃勃地看着他。

监营外面的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声不断的传来,不时还夹杂着慷慨激昂,高亢到近乎泣血的女声的口号——不过冯宗泽听不懂,是用朝鲜话喊得,他唯一听得懂的就是“满赛”、“满赛”。

监营外面的广场上正在召开斗争大会。几天前从水原洞押送来得俘虏正在被“斗争”。

在寨外击溃义兵主力之后,薛子良乘着各处一片混乱,命令各部直趋庄园,不理睬城外的营寨,任他们自行溃散。

果然,拔刀队的狂热“猪突”下,城外的营寨不占而乱,纷纷溃散,拔刀队直追到庄园门楼下,经过几分钟战斗就夺取了门楼。

白马队随即冲入——在对待同胞上比异族的拔刀队要更为凶残。拔刀队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不伤妇孺,不杀俘虏是基本的纪律。但是完全由济州最底层百姓组成的白马队胸中充满了对整个李朝体制、权贵的仇恨。当他们冲入金老爷的宅院的时候,手中的长矛和砍刀连妇孺、猫狗都不放过,整个庄园里一片哭喊惨叫之声,屋里院内,到处横卧着尸体,血流满地。有人甚至开始放火。薛子良不等不派出济州挺进纵队冲进去接管宅邸以免造成更大的破坏。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算是恢复了秩序。

水原洞庄园拿下之后,济州的第一地方豪强金万镒的势力就宣告土崩瓦解了。不过战利品令薛子良稍稍失望。虽然根据被俘的管家口供和抄获的账本说明他名下马牛土地无数,但是浮财并不出众。不过是他们在海南打掉的几个豪强地主的水平:其中还包括了相当一部分本地依附于他的地方豪强寄存的财物。

抄来得钱财总共只有三千两银子,四万贯各种成色的铜钱。另有六百匹各色绸缎。

民生物资上,缴获了粗细棉布、麻布五千多匹,另外有一千多石各种粮食——大部分是本地的大麦、荞麦之类的杂粮。

不过,在畜牧产品上的缴获却非常的丰厚。仅在庄园里就抄出硝制好得各种牛马牲畜皮七八千张,还有大量的角、筋、蹄、毛、鬃之类的副产品。另外,还搜获了许多牲畜的咸肉、干肉。薛子良估计总量可达三四吨。薛子良问了俘虏才知道,老爷们是不吃这些的肉——牧场上凡有牲畜倒毙,专门供牧奴当伙食用,吃不了的再做成干肉咸肉。

庄园内的老爷们大部分被活捉,一部分挺进纵队抢救不及时被白马队活活的剁了。薛子良对他们不感兴趣,交给企划院的“特别搜索队”去“搜刮”。他们在“询问”技术上是受过周洞天的专门指导的。

薛子良按照计划,就以水原洞庄园为自己的行动基地开展“治安强化”。由于岛内的豪强大部分都聚集在水原洞,基本被一网打尽,下一步就是尽快对这些人的庄园进行接收和清查。

就在他在忙活着下一步计划的时候,冯宗泽带着一批归化民干部来到水原洞,召开“斗争大会”。

冯宗泽眼看着薛子良一上手就打了漂亮仗,心中很是捉急。为了充分表现自己的“能力”,他决定把自己“善于群众工作”的特点发挥到极致,充分的“发动群众”再者,他还要公报私仇——因为这金老爷在城中的布局搞得自己灰头土脸。

冯宗泽带着工作队在水原洞搞斗争,“诉苦”、“挖根子”,“挖浮财”,轰轰烈烈的折腾了七八天,充分“发动群众”,最后把俘虏“斗争”死了一批,接着带着他们的脑袋和另外一半已经吓得半死的俘虏带回济州来继续“斗争”,以便继续教育济州的百姓。

冯宗泽搞群众运动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如何配合薛子良的治安强化运动来进一步推进济州的“民政新示范区”计划。

执委会已经决定,将济州岛建设成“新行政示范区”。这个示范区内将完全按照元老的理想状态进行民政体制的配置。

具体说来,就是在全岛推行“标准村”。

在临高和海南的其他州县已经建设了一部分由移民组成的标准村。但是整个行政区域完全按照标准村进行建设的还没有过。

台湾岛也是“新行政示范区”选择的地点之一,但是台湾目前的开发度极低,自身的经济和产业几乎还是空白,所以最终执委会选择了济州岛作为示范区。

冯宗泽知道,执委会对这个计划非常感兴趣。文总更是这一计划的积极鼓吹者。济州岛前委已经接到办公厅的电报:文总将在近期来济州岛“慰问和指导工作”。

文德嗣是标准村的方案的制定者,而且他还有一整套“新示范区”的行政设置,运作模式的草案。显然他来到济州岛指导什么样的工作是不问可知的。

济州岛前委几天前在水原洞召开了第二次扩大会议,尼克也出人意料的参加了——当然也不算太出乎意料,因为水原洞庄园附近的牧场和大量的马匹早就吸引着他了。

会议的主题就是如何因地制宜推行标准村。虽说文总是方案的制定者,但是他只在纯架空的环境下搞过方案。具体到每个地区都必须有相应的方案。而且这一方法还必须和企划院的济州岛经济发展规划相吻合。

经过讨论之后,前委取得了一致的意见:济州的经济将以畜牧业为主,标准村的建设将围绕“畜牧业”进行建设,换句话说,大部分标准村将是“畜牧专业村”。

按照尼克的想法,济州岛的畜牧业将采取“农户牧场”的模式。既元老院作为地主,将大片牧场出佃给专业农户,只收取少量的地租。每家农户经营较小规模的牧场,每个牧场畜养 400——500 匹马匹。

农户只管畜牧饲养,在每个畜牧区设立兽医站,负责马匹、牲畜的保健、治疗、防疫和配种工作。另外在兽医站所在地设立种马牧场。农户的母马不许私下配种。

每年,对各农户的牧场进行一次马匹甄选。合用的马匹将以现金收购或者收取“马税”的方式征集到国有牧场进行集中饲养调教一阶段,再分拨到各处。

不过,尼克也承认,这个方法仰赖于有经验的畜牧户和足够的畜牧技术人员,就以目前的济州岛牧奴的水平来说恐怕是难以达到良好的效果,所以他认为第一步是先利用现有的设施建设几个国有的大牧场。第一是保证现有的牧群规模,其次能够起到示范教学作用。

“但是这些牧业标准村的布局应该考虑到以后家庭牧场的设置,包括马圈占用面积、配套牧场和水源。”尼克说道。

牧场之外再开发一部分土地,设置农业标准村以种植柑橘、大麦、荞麦、燕麦和土豆。这些作物除了作为饲料之外,也可以养活一部分人口。特别是土豆:产量很高。虽然土豆的热量不足——四公斤土豆才能顶一公斤大米,但是维生素含量丰富,是很合用的救济口粮。另外,元老们对炒土豆丝、土豆饼、牛肉烧土豆等等的土豆菜也心仪已久了。

在这个方案的背后,还有一个与之配套的复杂的人口重新配置方案。具体来说,就是将一部分山东移民留在济州岛,而济州岛上的朝鲜百姓将大部分移往台湾和海南。从而彻底的改变济州岛的人口结构。形成在南朝鲜地区的汉族移民聚居点,成为元老院在朝鲜半岛的重要跳板。

不过,这些日子以来在目睹了当地带路党的表现之后,朱鸣夏决定向执委会进言:不要大量运送朝鲜百姓南下——毕竟这济州岛上的朝鲜百姓满打满算也就四五万人。移入五万山东、浙江难民就已经是对半分的比例了。

朱鸣夏的建议是从当地朝鲜百姓中大量招募朝鲜治安军,运往台湾和越南执行任务。日本人部队虽然表现很好,但是人数毕竟有限,目前来说也很难进一步的扩大日本治安军的数量。相对人口较多的朝鲜人就是最好的选择。

朝鲜人和性格上与日本人颇有共同点,都有类似的“岛国性格”。只要有充分训练,在作战上的表现都是可圈可点的。相比之纯属雇佣关系的日本治安军来说,济州岛上的朝鲜百姓属于“苦大仇深”一类,受过元老院的大恩,忠诚度更有保证。

朱鸣夏估算了下,从济州岛可以招募一千名治安军,组成十个连。这些连队用在台湾或者越南都可以充分的缓解目前元老院军事力量紧张的状况。朱鸣夏从电报中知道的消息是两地的局势都不大稳定,急需治安部队增援。

“动员招募工作要尽快展开。”朱鸣夏自言自语,“现在我们太缺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