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溥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14 字 | 编辑本页

“以你老兄现在在社中的声望,只要温习下一下时文,今科必定高中。”他笑着说道,张岱知道赵引弓这秀才来得不正——平日里言谈就感觉得出,这位赵老爷虽然学识渊博,但是四书五经上却稀松的很。

“小弟正是弄不来时文……”

张岱笑了笑,压低了声音说道:“即是我辈中人,何需这骗人的玩意?只要文理通顺就是了!”

赵引弓对复社操纵科举的事情早有所闻——这在江南士林中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复社自从金陵大会之后声势浩大,特别是东林派各级官员的加意扶持,使得加入复社成为科举的一条终南捷径。到张溥去世前复社声势最为显赫的时候,不但可以确定谁人可中,连名次都能事先安排。

明末许多以气节著称的清流,在这方面却是毫不顾忌,连文震孟这样素来以正直著称,连皇帝都十分敬重的讲官,大学士都曾经接受过张溥等人的请托,暗中安排复社士子的名次——很显然,赵引弓认为东林这批清流之所以愿意如此,首先还是受到了“争权”思维的影响。

朝堂之上,仅仅有气节是不能立足的,不要说自己的政纲贯彻实施,就是自保都很困难。东林和复社从天启年间激烈的党争之中已经看清了这点,要刷新朝政,首先要朝廷和地方上有足够多得“自己人”。而操纵科举是最容易达到这一目的的。复社的主要成员是士子,就科举文章来说要达到科举合格的标准是不难办到的。

赵引弓心中一动,他对自己的秀才功名早就有些不满了——应酬起来总觉得有点低人一等,特别是那些举人和在乡的进士,虽然对他很是客气,但是一听说他只是个“青衫”,未免就有看轻的意思露出来。

不过,这事情大约也是要花银子的,而且赵引弓还没加入复社,从工作的角度来看,他加入复社也不合适。

赵引弓道:“小弟还不是复社的一员呢……”

张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知道赵引弓的“真才实学”,要真入社恐怕“二张”是不能答应的——那真要闹出笑话来了。

不过他眼睛一亮,又说道:“不碍事,赵兄可以为社友嘛。”他潇洒的把扇子一合,“你这个社友如今也是名动江南了,让天如帮忙更上层楼也没什么不妥当的。”

二人说说谈谈,一帆风顺的到了太仓。

太仓是直隶州,是弘治年间从昆山、嘉定、常熟三县分出地方新设的。太仓地处长江边,地多沙土,地势又相对高亢,所以多半种棉花。

从清代开始,太仓就是相当富裕的地方,就算是三年困难时期,当地的不少农民也有商品粮吃——靠得就是棉花。但是在明末,奇葩的财政体系使得这个棉花产地变得穷困不堪,原因是此地产粮极少,每年的税赋却又要用粮食来缴纳,当地百姓不得不卖棉之后购买外地粮食来缴粮赋。如果外地粮食便宜,负担还不算重,一旦外来粮食价格腾贵,负担就变得极其沉重。

这两年江南的棉纺织业很是萧条,连带着太仓的棉花种植业也受了很大的打击。沿途的村庄都显得很是萧条。

船到张溥家的河埠头。房屋很新,并非老宅。门前的进士及第的旗杆还是新立的,油漆硕新,透着股喜气。

赵引弓知道张溥虽然出身是典型的“富二代”、“官二代”,少时的生活却很艰难。他的伯父曾任南京工部尚书,父亲是太仓出名的大地主,但他在兄弟十人中是唯一的庶子,不但被家族里的人轻视,连其伯父的奴仆也瞧不起他,甚至对他的父亲也毫不在意。张溥的父亲一过世,十五岁的时候他就和母亲搬出张家,靠其母纺纱挣得学费。

单从张溥的身世来说,这段从被鄙夷的豪门庶子到名闻天下的文学盟主,不但是成功学的典范,就是写成小说也是个精彩的题材。

赵引弓关照蔡实投帖,自己和张岱在岸上等候。他知道张溥选为庶吉士之后,因为在翰林院锋芒毕露,不为温体仁所喜,就以照顾亲人为名告假回家,自此一直在家闲居,到去世也没有重回朝廷。

不过,他的影响力却在他在家的这段日子里日益膨胀,一度甚至到了通过复社在朝势力具有了左右朝局的程度。

赵引弓心想,张溥的想法实际就是幕后操纵朝局——毕竟作为一个官僚来说,他和张采的年龄太轻,资历也不够,想要实施自己的政治纲领,只有通过那些资望深厚的高级官僚们:周延儒就是他的选择。

从保周延儒,打温体仁这个角度来说服他,至少有七八成的把握。

“我家老爷请二位相公书房相见。”已经在门前迎候的门丁行着礼说,随即引着二人经过门厅,从天井里向右一拐,进了一道小门,沿着回廊曲曲折折地走了一阵,来到一处幽静的庭院。庭院里,是一明两暗的三开问书房;沿着墙根莳着些花木,西边角上还有一方水池,围着碧瓦栏杆,池中立着两片姿态奇古的石山,绿竹森然。

赵引弓无心细看,他匆忙地整理一下衣巾,等院子通报之后,就低着头,拱着手,放轻脚步,从院子揭起帘子的那扇门走了进去。

翰林院庶吉士张溥已经在屋里等着他了。

张溥很年轻,只有三十岁,和赵引弓是同龄人,颔下已经留了三缕清须,显得很是老成。赵引弓注意了下,觉得他的神情面容是个颇为宽厚之人,但是眼神中偶尔流过的熠熠神采,又说明此人意志坚韧,处事果决绝非单纯的无用好人。

据说张溥少时因为伯父家的豪奴陈鹏、过鲲曾经欺其父,又多次鄙视于他出身微贱。他便写里血书发誓要报仇,后来科举发达之后果然通过路振飞,将两名奴仆拘到崇明县,由县令判决后秘密处死了。

见他们二人进来,张溥已经面带微笑的迎了过来。双方作揖行礼,张岱先将赵引弓介绍给了张溥。双方又客套了一番。

“今日来见天如先生,实不相瞒,有事相求。”赵引弓开门见山地说道。

“学生已经略知一二,”张溥看着他的眼睛,颇有摄人心魄之力:不愧是高踞文坛盟主,能幕后影响朝政之人,“莫非为孙火东之事?”

“正是。”赵引弓不由得暗暗吃惊——他的打算虽然向张岱说过,但是张岱此人对这类事情并无兴趣,不至于专程派人先去向张溥禀告。张溥一见他来就知道来意,可见其自身亦有情报网络。

“不错,正是为孙火东之事。”赵引弓点头道。

张溥并不说话,似乎正在考虑什么,半晌说道:“先生何以为学生有如此之能,能帮得里孙火东?”

“先生没有,复社、东林有。”赵引弓用极肯定的语气说道。这也是一种拍马术,充分表达“大任舍你其谁”的意思。

张溥说:“孙火东是徐阁老之子有儿女之亲,何不求助于徐阁老?”

“正因为如此,徐阁老不宜多言。”赵引弓说道。

对方又是一阵沉默,赵引弓知道,他虽然身在太仓,朝堂的形式却知道的一清二楚。此时他必然是在斟酌利弊。他想了想,用极真诚的口吻开口说道:

“朝堂之上,孙火东不过是个小小的棋子。如今要穷究孙火东的,莫不是冲着周相去的……”他停顿下,以便增进对方的印象,“倒下一个孙火东,周相恐亦不能久立于朝堂里!”

能打动张溥的,就是周延儒的去留。周延儒对现在的东林和复社有多重要,想必张溥自己也得掂量掂量。

“先生何出此言?”对方紧紧地盯着他。

赵引弓就这个问题是做过功课的,他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后世关于周延儒、温体仁和东林之间的纠葛的研究资料很多,各方面的史料亦不少。论及材料的掌握的全面和深度可能要比当时的人还要强一些。因而他从钱龙锡案开始谈起,一直谈到最近薛国观指使御史弹劾周延儒当主考,安排吴伟业中一甲的种种斗争。不但各方面的材料详实,而且分析的头头是道。特别是各方之间的纠葛和利害,梳理得条理分明。

张溥一直很注意的倾听着,眼中却不时露出讶异之色。直到赵引弓的这篇论文说完,才说道:“想不到先生身在广里,对朝堂之事却知道的如此清楚!”

赵引弓只得报以一笑:这话太敏感了。

张溥站起来踱了几步,转头问道:“先生真得认为:孙火东一倒,周相亦不能久留么?”

“是!”赵引弓说得十分干脆,“孙火东与周相的关系,举世皆知。此次登州大变,孙火东若不能将功折罪,周相又何以自处?”他紧接着又添了一句,“周相一去,徐相又是风烛残年之身,其余阁臣哪个是温相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