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太仓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99 字 | 编辑本页

高玄喝了粥,吃了两根的油炸桧,又恋恋不舍地瞧了瞧旁边黄老爷的那根,黄老爷一贯只吃一根,另一根要留到下午就着茶当点心吃。

高玄到底年轻胃口好,光一根总觉得顶不住,于是只好把萝卜干多落了几根,用纸包上准备下午就茶用。

仆役们伺候他们吃完,收过家伙。各人就忙碌起来,审稿的审稿,写稿的写稿。高玄是作为创作写手招聘来得,他的工作是专门为《山海经画报》编写小说——而且还有专题,赵引弓指定他专门写志怪类的。要按旧时空的分类就是玄幻小说。

高玄没写过小说,不过编辑部设有图书资料室,收藏有唐代以来的各种说部,大多是赵引弓派人从南京等地的书坊买来得,也有一些很罕见的是从临高印刷里运来的。

最让高玄感兴趣的是几个上锁的书柜,这个书柜里藏得都是外面看不到的“澳洲珍本”,这些书都不许外借,只能在资料室阅读,摘抄要专门打申请。

其中最吸引高玄的是一个叫还珠楼主的人写得剑仙小说,让他简直放不下手——以至于每天的午休时间高玄都要赶去图书资料室“学习”。书柜里还有许多专写鬼狐故事的笔记小说。这其中他最喜欢的是纪晓岚、蒲松龄两位“澳洲大儒”的作品。不仅如此,高玄还经常从他们的作品中汲取养分。实际上高玄现在写得所谓玄幻小说不少都是用这些简短的故事发挥开了改写、扩写。

总得来说就《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子不语》之类的充当题材,而《蜀山剑侠传》、《青城十九侠》之类的充当写作素材和教材。

高玄铺开本社专用的方格稿纸,开始写稿子。他的任务是每天三千字,一个月六万字:杂志的需求量很大,而且他写的文不仅可以在《山海经画报》上刊登,还能用来印刷小册子。天水社不定期出版一种叫《故事会》的 16 开小册子,专登各种市井新闻鬼怪故事,通篇用白话文俗体字,很受市民欢迎。

“高先生,明天就是这一期的截稿期了。主编先生问您的那篇《僵尸三打后花园》的稿子中午能出来了吗?”一个专门负责为编修们跑腿传话的孩子过来问他——赵引弓在各层楼之间安装的粗竹筒做得传声筒用来传递简单的消息。不过到部门就得靠人力传话里。

“你告诉主编,中午前把第一集给他,我觉得这项目可以弄个连载。”

高玄打发走了孩子,继续他的僵尸大战。正写到僵尸冲入花园,青豆侠到得了连发草,一次可以发出四枚飞剑来,将僵尸们打得落花流水,忽然外面一声大吼,犹如炮响一般,从墙外来了一个红眼巨怪……

他边写边叹气——虽然写这个他并不讨厌,而去靠这个得到了不菲的收入,第一次靠着文字养活里自己和家人,到底觉得自己干得这个低人一等,“有辱斯文”。

相比之下他很羡慕隔壁的“时文部”的“编修”们,顾名思义,时文部的老先生们都是八股高手,不但八股文写得花团锦簇,试帖诗也是合辙合韵。这些老先生虽然“观场”若干次依然是个秀才,但是论及对时文的写作评论都有高明之处,因而赵引弓聘请他们来专门编撰时文集,从童子试、乡试、会试到殿试,各种卷子都搜罗来,归他们编撰点评。

赵引弓对这批老先生做了指导性讲话,当时编撰时文集的名家很多,这批人固然高明,到底比不过进士、举人出身的人编撰的有号召力,因而赵引弓建议大家独辟畦径:不仅仅是简单的编集和点评那些中了的卷子,也要把没中的选一些,分析为什么会没中。再将一些大家认为好,应中却没中的卷子也挑出来,单独出集评论。每次有府学有考试,考完之后《天水周刊》也会出一集时文评论专辑:有考题分析、主考生平、背景环境分析等等。

这批老先生平日里就是靠这个吃饭,但是知名度有限,收入亦不高。如今有人提供专门的地方,好吃好喝的让他们干这个,自我存在感大为增加,干劲十足,每天都可以听到他们在那里之乎者也的诵读那一篇篇时文。

大致就是另一个时空的高考习题集或者申论辅导材料

不过,再有辱斯文总算也没落到给人代笔书信那么惨,至于自己在天水社里编写什么,大可避而不谈。

整个天水社正在忙碌着开始一天工作的时候,赵引弓已经坐上了前往太仓的船只。虽然复社的主要人物都在江南,而且时常在杭州相聚,但现在是正月里,除了张岱,和完璧书坊关系最好的方以智回里桐城老家,孙淳也在南浔自己的家中。幸好,他从张岱口中知道张溥新年期间从北京回来,正在太仓的家中。

赵引弓赶紧乘热打铁,请张岱引见去见张溥。

张岱原是个疏懒的人,正月里更是懒得动弹。但是平日里经常去完璧书坊里消遣聚会,觉得抹不开面子,便叫了自家的座船,和着赵引弓一起往太仓而去。

张岱的座船极尽考究:他是极重享受之人,就是身边的一草一木都有一番精心。船上不但铺陈讲究,伙食精美,连伺候的婢女僮仆也是俊俏出众之辈,善解人意。然而赵引弓心中有事,哪里还顾得到这些。

张岱见他一路上面色凝重,似是心事重重,船泊半途叫人上岸办了一桌酒席,与他饮酒消愁。

他是个极聪明的人,虽然平日里在完璧书坊见识到赵引弓的种种“澳洲式”的享用——那真是皇亲国戚都比不上,但是骨子里,这位隐隐约约自称赵宋后裔的赵老爷是个极简朴的人,恐怕也不是生在富贵之家。

“引弓兄,此事急不来。”张岱大约知道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帮孙火东,劝慰道,“天如对徐相一贯是很敬重的,孙火东又是周相的人,想必他一定会帮忙的。”

赵引弓强笑着点点头——张溥帮忙的可能性的确很大,但是他是否真有左右舆论的能力?即使有,左右舆论能不能改变目前的朝议?这全是未知数。当下叹息道:“我也是尽人事罢了。”

“正是,只要尽到人事,天命不可违。”张岱笑道,“孙火东的前程,自有天命。我等不过是凡夫俗子,如何能窥得造化之秘?还是先喝酒!”

赵引弓将他的话回想一遍,觉得自己的心情大为不同了。与其为任务能不能完成而焦虑,不如放开心情。自己只是个穿越者,并不是上帝。开着作弊器也不见得能无往不胜。想到这里,原本一直觉得有块铅压在心头,沉重得做什么都没兴趣,此刻却轻松起来。看着窗外正在缓缓倒退的江南冬日风景,酒兴也勃然而发里。

“好,喝酒,”他心情一松,语气也轻快起来,“不知道有什么好酒?”

“自然有兰陵酒……”

“这个不好,”赵引弓笑道,“我带有葡萄酒。”

“好,好。”张岱对葡萄酒也很喜爱——明代已经有里葡萄酒,不过是少数人享用的舶来品。即使是张岱也很少弄到。

当下赵引弓关照奉华,将自己随身带上船的葡萄酒拿出来。

葡萄酒装在玻璃酒瓶中,殷红的酒液在玻璃瓶中流光溢彩,张岱在完璧书坊就喝过,知道这是最高级的“澳洲葡萄酒”,其实就是薛子良闲着没事的时候在农场和吴南海合伙酿制的。

临高种不出酿酒用的葡萄,用的就是水果葡萄,口味偏甜酸,比较适合当时人的口味。

丫鬟见拿出了葡萄酒,马上就取出一套“澳洲水晶杯”给他们斟酒。这套杯子还是张岱特意托人从广州紫珍斋买来得。

“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下酒的?”赵引弓说道。

在旁伺候的丫鬟赶紧回到:“有鸭子。”

说着便安设杯筷,先送上下酒小碟。接着又上热菜:一只小瓷缸,里面隔水清炖的鸭子汤,鸭肉鲜嫩滑腻,鸭汤清香甘醇。一碟糟蒸白鱼,不见酒糟,但是糟香扑鼻。鱼身上还有几片子姜,入口鲜嫩无比。做得十分高明。果然世家的享用就是不同一般。

两人边饮边谈,谈及的多是复社中事。张岱不喜议论朝政国事,但是谈起社中人事却颇有兴趣。赵引弓有意要多搜集复社的资料,也不打断他的话头。

从张岱嘴里,他知道了许多复社成立和举行大会的细节,以及复社中只要人物的政治抱负、性格和关系。这对他以后展开朝廷工作是极其有用的材料。

张岱喝了几杯,已经有微醺了:农场葡萄酒因为是水果葡萄酿制的,所以放入不少白糖作为辅助发酵,上口容易但是酒精度不低。

问及赵引弓今后的打算,张岱便劝他设法在江南冒籍参加乡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