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作用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93 字 | 编辑本页

冈萨雷斯看着正在躺在床上,烂醉如泥,发出巨大鼾声的范·德兰特隆,不由得皱了下眉头。房间里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酒臭,熏得人无法入睡。

“没有酒量还要酗酒。”冈萨雷斯抹了抹自己的小胡子,他喝得也不少。在巴达维亚这个鬼地方,酒既少又差,价格还很贵。最大众化的饮料是荷兰人经常饮用的啤酒。这玩意对习惯了葡萄酒的南欧人根本不喜欢,称之为“尿”。

招待会上,供应的是朗姆酒,还有薛子良等几个酒类爱好者在示范农庄自己酿造的果子酒。临高这里虽然不能种植酿酒专用的葡萄,农庄里和各公社推广种“十边”和庭院化经济,还是种了不少水果,这些水果除了供应给军队、学生和工人之外,余下的就多半用来酿酒来。薛子良在美国的时候,自己酿酒是一种业余爱好,家里还有专门的小型发酵设备,对工艺流程很熟悉。

这种小打小闹得酿酒作坊生产出来的果子酒种类繁多数量少,基本上是元老和酒宴使用,少数作为特别供应品在商店出售给归化民中的高等阶层。

冈萨雷斯当然没有放弃这难得的豪饮机会:西班牙大兵在喝酒上是不逊色于任何人的。他相继干掉了几瓶苹果酒、菠萝蜜酒和野杂果酒,然后又一口气喝了许多朗姆酒下去,依然面不改色地去和充当翻译的门多萨小姐攀谈——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祖国的女人”了。尽管这位迷人的女人说的西班牙语有很多他听不懂得词汇,还带着口音。冈萨雷斯猜想她应该是来自美洲殖民地的土生西班牙人。当即十分热络的大献殷勤。尽管看得出对方对他也颇有好感,但是总是在他凑得过分近的时候会避开他。这让冈萨雷斯很是纳闷。

门多萨小姐虽然对能够看到一个同样说着西班牙语的欧洲人感到亲近。但是这西班牙大兵身上散发出的臭味是在令他作呕。冈萨雷斯其实就卫生习惯来说胜过同时代大多数同胞——在巴达维亚这种地方服役,不经常洗澡是很难活下去。到临高之后,入住水手旅社之后又被强制洗过澡。

酒会结束之后,他和特里尼回到了下榻的房间——尽管商馆有单人客房可以提供,但是范·德兰特隆唯恐花了太多公司的公款,所以坚持要求入住三人房。按照 17 世纪的旅店标准,这三人房间堪称豪华舒适了。但是房间里多了这么一个酒醉的家伙,屋子里就变得有点难以忍受了。意大利人也有些受不了这荷兰人散发出的臭味。

“我们去外面再喝一杯怎么样?”冈萨雷斯用意大利语问道。作为西班牙国王的士兵,他曾经在意大利服役,袍泽中也有很多是意大利人。

“当然。我非常乐意。”特里尼的任务是绘图,多走多看本身就是他的任务。他想了下,“可是我们没有翻译。”

“用不着翻译。”冈萨雷斯掏出一个里亚尔,“这就是翻译。”

“万一我们迷路了怎么办?”

“他们会把我们找回去的。”冈萨雷斯满不在乎地说道,“难道你就不想找个女人?”

“荷兰人好像对这次谈判的结果比我们还要高兴。”酒会结束之后,殖民和贸易部的一干人集中在办公大楼的会议室里。从香港临时调回来参加谈判的驻香港商务代表洪水尹说道。把他调回来是因为元老中德语最好的徐天琦已经去了大陆,能流利得用德语沟通的人只剩下他了。

“当然了。荷兰人给郑芝龙耍得苦了。好不容易遇到我们这样的实诚人,怎么会不高兴。”司凯德很是高兴。几天前与荷兰东印度公司签署的贸易协定在元老院经过三读得到了批准。尽管大家对荷兰人不甚感冒,但是这个协定对临高政权来说实在是太有利了。

“我还是提议把香港列入转口港。”洪水尹再次提出他的设想。

荷兰人需要的大量大明商品,目前主要是通过漳州湾贸易进行的,也就是说,货物主要从福建启运,这条贸易通道目前被郑芝龙控制。并非荷兰人不愿意到广东来贸易,广东的贸易主要被葡萄牙人所垄断。其实就供货的便捷性来说,广东作为出口产品的供货地较之于福建要更好。

卖给荷兰人的大陆商品,包括生丝、丝绸、杂货、药材等等,其实都可以在香港站直接与荷兰交易,减少一道中途转运储存的环节,这样可以解放出大陆与临高之间原本用于装载与荷兰贸易的大陆商品的运输力。而荷兰人竭力推销的香料,也可以在香港贸易,由香港站购买下直接本地出售或者交给广州站出售,赚取差价

通过与荷兰人的贸易,如同旧时空一样使香港成为一个转口港,扩大香港作为贸易港口在大陆的影响力,为帝国控制华商去巴达维亚贸易航线进行造势。

“另外,我们还可以利用荷兰人的空舱位。我们目前是指定一半的货运量。假定荷兰人的船只一半运了稻米,一半运了香料。他们的船只在临高卸下稻米之后,还要再去香港卸下香料。那一半已经卸空的舱位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将我们需要需要转运到香港和广州的货物交给荷兰船只去承运。”

这个提议让司凯的很是动心——要知道现在殖民和贸易部最头大的事情就是运力不足的问题。现在不但能够节约运力,还能利用荷兰人的运力,洪水尹的建议是够吸引人的了。

司凯德连连点头:“嗯,这个思路很不错。”

“实际上,三亚反倒不急着开放。”洪水尹说道,“除了奴隶之外,荷兰人运去的大部分商品在本地都是没法消化的,得由我们自己运回临高或者香港,而三亚那边卖给荷兰人的货物也主要靠临高运去。等于平白多一番手脚。”

司凯德被他的话打动了。把三亚建设成一个国际贸易港是元老院的规划,现在国际商人来了,又否决掉似乎不大妥当。他想了想,决定反正三亚的规划是“长期性”的,现在把精力放在香港也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香港到现在还在建设中,真要开放了你们那里行不行?”

“荷兰人又不会立马就派船来的。我看怎么着也得到下半年才会派出第一批船只吧。到下半年我们的基本建设也搞得七七八八了,广州站的工作也恢复了。荷兰人最多来 2……3 艘船,能应付得了。”

司凯德点点头,他想了想,这样的话就得和海关的关长季安商量,在香港新建一个海关,直接在当地通关以便简化手续。

“这样你就可以大展宏图了。”他说。

“是啊,不然我这个商务代表在香港做什么?”洪水尹毫不掩饰地说道,“香港这地方发展的潜力还是有限了一点。不过作为广州的外港还是不错的。”

因而在最终的贸易协定稿中,在开放的贸易港口中又增加了香港。

不过,在开放的各港口中,只限在临高派遣领事。而派遣谁去巴达维亚充当领事成为一个新问题。

洪水尹坚决回绝了这个机会——尽管他是目前元老中德语说得最好的人。但是他不想去,便推说懂西班牙语或者其他语言的人也可以去巴达维亚干这个工作。没看到荷兰人的随员就有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

元老院对派遣一名元老到荷兰人的地盘去当领事感到迟疑不决。因为元老很少,每个元老的知识和技能都很宝贵,把一个元老放到数千公里外的潜在敌人的地盘到底会有什么收益是件说不清的事情。派去的元老水平又不能低,他必须懂一门能够和荷兰人交流的外语,得有相当的交涉能力,身体也得足够好。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元老院对他完全是鞭长莫及。

对派遣领事最感兴趣的就是对外情报局——这是一个可以公然派出情报人员的机会。但是其中的风险比派遣到大明还要大,而且巴达维亚目前也不是主要攻略目标,所以情报局对此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热心来。

但是不派遣领事似乎又很亏。毕竟对方能够在临高派遣领事,而派遣领事还能把澳洲人的影响力扩散到巴达维亚的华人中去。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对外情报局的王炎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派遣领事到台湾的大员。

比起巴达维亚来,台湾攻略就是最近几年的事情。一名情报人员在大员比在巴达维亚有用的多,而且万一有什么事情,从海南到台湾的距离还要近得多。

“但是这说不通。”在会议上,司凯德提出了质疑,“我们的贸易协定是和巴达维亚当局签署的,除非他们把与我们进行贸易的管辖权转移到大员的评议会,否则我们很难提出派出领事到一个不相干的港口去常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