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口贸易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091 字 | 编辑本页

司凯德对此秘而不宣,只是表示,只要东印度公司愿意签署长期贸易协定,临高方面完全可以供应他们所需要的任何大明商品。包括荷兰人最感兴趣的生丝和丝货。至于价格,比郑芝龙和刘香的价格都要低,司凯德提出的最好的“南京丝”在琼州的离岸价为 110 两/担。而荷兰人在大员买到中国商人运来的南京丝,价格高达每担 145 两。

这个价格让范·德兰特隆非常满意,如果能在临高装运到足够的生丝,那么从巴达维亚启运的船只就毋须在临高卸货后立刻返回巴达维亚。一部分船只可以直接北上大员港,从大员转运到日本。从大员运来的日本出口的铜和白银也可以运到临高用来支付交易货款。从贸易线路的安排上就比过去要灵活得多,船只的运力也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效率。

范·德兰特隆当即表示愿意签署这一贸易协定。双方就转口大明商品签署一个专项贸易协议的草案。殖民和贸易部将向荷兰东印度公司出售生丝、丝货、茶叶、瓷器、药材、杂货。双方议定了相关的价格。具体为:生丝 2500 担,每担 110 两;精白糖 5000 担,每担 4 两;丝绸 10000 匹,每匹平均价 1.2 两。其他杂货若干。荷兰东印度公司为此将预付 10 万西班牙里亚尔,以确保临高在 1631 年度能够稳定供货。

荷兰人在贸易中是不吝惜于提前付款的,正是靠着预付定金的方法,在任何市场环境波动下,东印度公司都能获得价格低廉又充足的商品,使得竞争对手们无利可图。

因为事关重大,范·德兰特隆无权正式签署这样一个协议,所以双方只是草签了这一协议。当然,光这个协议就让范·德兰特隆乐得找不到北了。这个协议比几年前驻大员的总督纳茨和郑芝龙签署的那个未能实现的供货协议要优惠的多。不但价格下调,而且在东印度公司一直感到苦恼的供货数量上也有了增长。

仅仅这个协议的签署,就能让范·德兰特隆轰动整个巴达维亚。要知道这可是荷兰东印度公司一直梦寐以求的直接打开中国贸易的大门。现在居然被他这个小小的低级商务员办到了,怎么能不让他喜形于色。

当然,协议能不能执行还有待于观察。但是范·德兰特隆并不怀疑这伙“澳洲人”有能力办到。如果整个协议能够执行下来,他范·德兰特隆的在公司内就堪称前途似锦了。甚至用不了多久就可能称为荷兰东印度公司驻巴达维亚评议会的一员。

范·德兰特隆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镇定,不至于让自己在谈判桌上就喜形于色。随后,司凯德提出了几项特别商品要求。

具体来说,就是马匹进口。

在整个东南亚、东亚,马匹都是稀罕物,不但品种差,体型小,而且数量也嫌不足。尼克向企划院提出报告,要求设法扩大马群的数量,以提高繁衍效率。但是他瞧不上可以就近搞到的滇马,滇马过小的体型和悲剧性的挽力使得它在临高的工农业和军事上都无多大的用处,蒙古马虽然作为还算堪用,但是第一无法大批获得,第二大家也实在有些瞧不上。军队和农业部门都强烈呼吁能够尽快获得品质较好的骑乘马和牵引马。

显然,靠着尼克带着徒弟和帮工在高山岭自力更生的搞人工授精,就算一匹公马一年能给 200 匹母马配种,但是马匹的基数摆在那里,靠自身繁殖得很多年才能供应得出足够的马匹了。大批外购马匹显然是唯一的途径。而且目前他们的种马资源也不乐观,除了一对铁岭挽马,就是一匹退役赛马。

尽管元老们垂涎的各种名马几乎全在地球的另一面,但是农业部属下的生物部门还是确认,在波斯和印度都产符合元老需求的马匹:可以用作目前急需的骑乘马和挽马。

经过农业人民委员会属下生物部门的研究,认为可以通过荷兰人引进几种马。

一是日本的南部马。这是日本本土产的“再来马”系统里的小系种,产于本州北部,成年马肩高可到 150cm 左右,比起平均肩高 120-130cm 的蒙古马要高大健壮的多,用来做骑乘马或者牵引马都可以胜任。这种马曾经在二次鸦片战争中为联军所购买使用,成为联军炮兵和辎重部队的用马。当时联军在东南亚和日本购买了几千匹马用来补充部队,对南部马的评价最高。这是距离临高最近,又能够一次性提供较多马匹的马种。

另外一种是印度的马瓦里马。这种马匹据说是亚历山大军队使用的战马杂交的后裔,据说有土库曼马和阿拉伯马的血统。在印度演化出一种能在干旱贫瘠地形很好生存的马种,在印度次大陆上作为军队和贵族的骑乘用马使用广泛。最大的优点是这种马能在印度次大陆被广泛的使用,显然在适应海南岛的气候方面要比其他马种来得有优势。

范·德兰特隆对贩运马匹的事情不是很有兴趣。在跨海越洋的货物中活物是最不好运输的,马匹是很敏感的动物,在海运中很容易受惊伤亡,对饲料的要求高,还需要大量的饮水。马匹又非常占据货舱空间。所以马匹尽管在东亚价格昂贵,东印度公司对贩运马匹依然兴趣或缺。

当然,荷兰人既然是“海山马车夫”就不会拒绝任何客户需要的商品。东印度公司还在东南亚运输过大象——当然不是荷兰需要。现在既然承诺会为他们打开金光闪闪的对华贸易的大门的澳洲人需要马匹,东印度公司当仁不让,赴汤蹈火也得弄来。何况司凯德已经明确说明对马匹的“给价从优”。

“这件事,我一定会竭诚为阁下办到。”范·德兰特隆恭敬的表示道。

贩运南部马暂时有困难,目前平户的商馆正处于关闭状态。但是贩运印度马却没什么问题,公司原本就有前往印度的贸易线路,在印度也有商馆。另外,他还可以要求波斯的商馆收购一部分马匹。当然了,这两个地方的马匹价格都不便宜。

“当然,当然。”司凯德点着头,“当然,除了这几种马匹之外我知道欧洲有许多优秀的马种……”

“时间会很久。”范·德兰特隆说,“如果您需要欧洲的马匹的话,至少要三年半到四年之后我才能向您交付马匹。而且恕我直言,恐怕价格会高得令人无法接受。”

“的确。”司凯德遗憾地叹了口气,“不过我还是希望得到一些欧洲的好马。”说着他提交了一份种马的名单。

范·德兰特隆接过来看了一眼,吃惊的注视了他几分钟。上面罗列了欧洲常见的优秀马种。罗列得非常齐全。轻型、中型到重型;温血和冷血都有,有很多范·德兰特隆自己也不知道。

“上帝!”范·德兰特隆小声的嘀咕了一声,“您对马很有研究。”

“我们很喜欢马。可惜这里缺少足够的好马。”司凯德哈哈一笑,“您只要把马活蹦乱跳的给我运来,价钱好商量。对了,我可不要阉马,所有的马都得是年轻的,不能超过 2 岁。有生殖能力的。”

“我将竭尽全力为阁下服务。”范·德兰特隆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我是阁下的忠仆。”

在当晚司凯德举行了招待酒会,祝贺双方的贸易协定。司凯德满面春风,达成与荷兰人的贸易协定对临高来说非常有利。首先是有效的缓解了物资供应上的缺口,其次是对方自运,送货上门——这对于严重缺乏运力的临高来说就是最好的收益。而转口贸易这一招,他认为是从根本上解决了“外汇”问题。更不用说荷兰人还允诺首先支付 10 万里亚尔的预付款。当然,司凯德关于转口贸易的设想还有很多。

至于和荷兰人达成了购买马匹的协议这事虽然得到了农业部和军方的大力赞赏,司凯德反而觉得无足轻重了——这毕竟只是个锦上添花的小细节,没有马匹也不会造成发展停滞,可是没有粮食木材这些指定目录商品,影响的就是全局了。

范·德兰特隆在装点一新的商馆大厅参加了酒会。电灯发射出来的璀璨光芒和宴会上使用的大量精美的玻璃器、骨瓷器令他目瞪口呆。尽管酒宴的场面不大,但是作为一个东印度公司的低级商务员,受到对方元老院九人委员之一的高级官员宴请,这位泽兰省的小贵族依然觉得荣幸万分。要知道他在巴达维亚连出席总督的小宴会的资格都没有。范·德兰特隆在酒壶酒会上狂饮了大量的加了糖和果汁的朗姆酒,最后不省人事的被抬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