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问题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49 字 | 编辑本页

听着听着,她的兴趣来了。当然了,李梅的兴趣不是在保护妇女权益这块上,而是从中发现了新的商机。

李梅的本质是个商人,所谓商人就是会抓住一切商机,哪怕是最不合适的时候。前五分钟她还在为自己的合作社会不会被群众“共产”而发愁,财产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她已经在打主意从饥渴的宅男身上捞钱了。

这五百个男人的需求也不小啊,李梅暗自思量,娱乐业的钱很好赚。在另一个时空这行里需要的投资太大,里面的水也太深,还要顾忌媳妇的前途,所以她连想也不敢想,但是本时空就不一样了。

她的心里飞快的打着算盘,想着规模大概要有多大,装修得是什么风格的,投资要多少,投资怎么来?……

杜雯见她神情凝重,还以为对自己说的话起了很大的重视,没想到接下来李梅对在本地开设一家夜总会之类的机构产生了极浓厚的兴趣,问了杜雯很多问题。

显然,在杜雯发觉了李梅的真正动机之后,谈话就变得不融洽起来,直到李梅谈到对合作社的前途感到担心的时候,杜雯才再次找到了切入点。

“男人今天对妇女合作社下手,明天就会对整个妇女群体的利益下手。”杜雯循循善诱道,“这种阴谋已经一步一步地逼近过来了,什么生活秘书、女仆,不就是变相的小老婆吗?作为妇女同志,我们中的很多人居然没有觉醒,要知道我们退一步,敌人就会进一步啊!”她接着提出,穿越集团中的妇女同志们要团结起来,在这次全体大会上“发出女性的吼声!”

李梅没吱声,她感兴趣的是如何保住合作社,而不是什么妇女权益。见杜雯说了半天没有实质性的内容,已经没了兴趣。

最后李梅推脱自己一家人都是拿临时身份证,恐怕开全体大会的时候没有资格提案和投票,把杜雯给哄走了。

杜雯当然知道这个“老资本家”没什么诚意,根本目的就是为了保住合作社。心里不由得暗暗愤恨,心想开大会的时候不如借机炮轰合作社,让执委会彻底把合作社给“共产”掉。转念想到当初李梅还许诺给妇联 5%的股权,真要倒掉了就太吃亏了。

杜雯不傻,知道马督公和她说得话是什么意思。她一个人默默的在文澜河大堤上的柳树下坐了很久,直到董薇薇来叫吃午饭才反应过来。

董薇薇和杜雯现在都在邬德的民政委员会属下的社会工作办公室上班,自从她们搭伙在十三村地区打开局面之后,民政委员会把十三村地区作为基层政权的试点地区,而杜雯更是把道禄村当作大竖特竖新农村建设的旗帜,三天两头就跑一趟,闹得村长刘四不敢怠慢,天天忙于应付她的各种指示,直到最近邬德下了道指示,叫社会工作办公室的人过年前后不要再下乡,让当地干部休息休息,才空闲下来。

董薇薇没杜雯这么高的参政议政热情,不下乡不开会的日子里她每天在院子里练练自己的点钢枪,顺便写写社会调查报告,对杜雯到处串联维护妇女权益的事情很不起劲,看到杜雯又在一个人发愁,劝她:

“怎么?你还在为生活秘书的事情犯愁?”董薇薇一脸见到杞人的模样,“男人么,就是把下半身看得比什么都要紧。这么多单身汉,都有个女人不是好事?起码我洗澡的时候还觉得放心点呢。”

“小董啊,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杜雯摇头,“这不是一夫多妻制度的反动回潮吗?生活秘书就是小老婆,你不会看不明白吧?”

“是一夫一妻多妾制,”董薇薇开始掉书袋起来,“妾和妻不是一回事,在家庭权利和人身依附上有很大的区别……”

“二奶还是非法的呢,不也一样。”杜雯说。

“现在是解决多数单身汉的生活问题,总不能说因为你们以后有包二奶的嫌疑,现在就不能有女人,这太不讲道理了吧。”

“你看着吧,”杜雯没精打采的说,“这是迟早的事情。”

董薇薇又劝了她几句,要她去吃午饭,杜雯以不饿谢绝了。

正一个人在文澜河边发呆的时候,有人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从眼角的余光看,这是个男人,而且是个穿越众,但是她不认得,显然是个基本群众甲乙丙之类的。

她懒得问对方为什么要在她身边坐下来,更不想搭理他。没想到对方说话了:

“怎么?已经灰心丧气了。”

杜雯奇怪,这态度好像认得自己一样。她侧过脸去仔细地看了看对方——一点印象也没有。

来人三十岁上下,看上去身体健壮有力,肤色黝黑,显然 D 日之后不是个“干部”,再说干部她全认识,绝没有这个人。

“你是谁?!”女性的自卫意识让她下意识的往后退缩了一步。

“你是杜雯吧?”对方毫不在意她的态度,从口袋了摸出一包“圣船”,叼出一支点着火抽了起来。

“没错,你是谁?”

“呵呵呵,”男人忽然笑了,“怎么样,妇女工作不好做吧?”

这话一下子打中了她的心思,她赶紧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再次问:“你是谁?管这事干什么?”

“我给你条建议。”男人自顾自的抽着烟,“与其搞这种没效果的串联,不如去参加第二次全体大会的筹备工作,想想要提什么案。”

“这不需要你来提醒我,别装世外高人。”杜雯不甘示弱,提案她当然想好了,自然是提案成立妇联组织,光靠她一个人这样奔走不行,得有个组织,把妇女们团结在身边。不仅是穿越众,还有土著妇女。

“你要提案妇联,百分之百会在讨论阶段就被枪毙。”男人似乎知道她的想法,“男人可是占大多数,谁会给自己找麻烦成立个妇联。再说,就算成立了,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他咳嗽了一下,“你的提案目的性太强了。”他不待杜雯提问,弹了下烟灰:“我看不如这样——”

经过几轮会议、投票之后,看守内阁定出了第二次全体大会的日程,同时建立了第二次全体大会的筹委会。

筹委会由文德嗣担任主任,马甲担任副主任,具体的经办人员大多来自法学俱乐部,差不多和女仆对策委员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

当然,为了平衡各方面的反应,更广泛的体现民意,筹委会从各个专业口分别吸收 1……2 名专业人员参加筹委会。

提案从 1630 年的 1 月 10 日 0 点开始,到 1 月 15 日 24 点截止。每个穿越众均有提案权,每人提案件数不限制,提案全文发表在内部 BBS 上的专门版面上,所有人可自行浏览,每个提案必须有全体穿越众的 5%的人连署才能生效进入具体讨论阶段,每名穿越众可以连署 5 个提案。

从 1 月 15 日开始到 1 月 25 日为讨论阶段,讨论形式不限,BBS 或者分组讨论可以任意选择。讨论结束之后提案必须有 10%的人连署,才能进入到会议的公开辩论和投票表决阶段,每名穿越众同样限连署 5 个提案。

1 月 10 日到 1 月 25 日之间属于预备阶段,各人照常工作,休班的时候才进行讨论和提案工作。

从 1 月 26 日起正式召开全体大会,会议为期五天,会议日程包括第一届执委会的述职、对提案进行公开辩论和投票表决。除了极少数不便召回的驻外人员之外,穿越集团所有的外派人员全部召回,因为工作需要不能来开会的人员,通过电报和电话来通报提案和投票。

考虑到提案可能会很多,在会议上来不及一一进行辩论和投票表决,因此将对进入大会讨论的提案进行分级,涉及到穿越集团未来发展、立法等重大事项以及连署超过 50%以上的提案将作为一级提案优先讨论。

这个方案一公布,穿越集团中的各种有心人士纷纷都在私下召开小会,讨论自己的提案。有人的提案还没公布就在到处拉人头找连署了,裔凡更是起劲的每天审计之余伏案写提案到深夜,光他的提案就装订成了一大本子。

马甲和手下的几员骨干除了白天办理筹委会的事务性工作,每天晚上空暇的时候还组织俱乐部的全体人员挑灯开会,制订着各式各样的法律提案,准备提交到大会上去审议。

看守内阁的成员们有的在四处串联谈话,有的躲在办公室里伏案写作,只有萧子山显得很悠闲。每天除了等因奉此的办理各项事务,维持着穿越集团的正常运转之外,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抓女仆工作,把此事落到实处。

“临高来电报了!”张宇辰从电报房里钻了出来,把报文送到了正等着临高最新通知的广州站的其他几个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