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波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4148 字 | 编辑本页

马甲谦虚的表示大家一定都想到了,只不过自己是搞法学的,对这方面更加敏感一些,不足为奇,并且表示自己“做得还很不够,希望以后要更好的为群众服务,为穿越集团服务”。

“我的腰好,还可以挑更重的担子。”马甲诚挚的说。

萧子山连连点头,表示对马甲的愿望的支持。至于他自己,萧子山觉得以自己在群众中的基本人望,继续混个执委级别大约不成问题。只要在女仆分配问题上不翻船,这届看守内阁就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自己将来的政治前途就有了保证。

邬德和马甲也就在民政领域推广民事裁判的问题进行了交流,表示如果下届民政人民委员也由他担任的话,将会致力于推广这一体系。

当晚,有关女仆分配和召开第二次全体大会的帖子就在 BBS 上发布了,为了照顾某些不上网的人,在宿舍区和食堂门口也张贴了相关的告示。

大家对这两件事情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不论是在 BBS 上还是在宿舍、食堂和咖啡馆里。文德嗣提出的每人七个的方案出乎意料的不大受人欢迎——大家对现阶段的土著女子质量不抱多少幻想,谁也没兴趣养一堆恐龙当后宫。多数人的意见是有一个解决下生理问题就可以了,至于真正的后宫还得以后自己慢慢调教的好。

但是选秀权的概念大家觉得还是很能体现出公平的,就这个问题还引发了热烈的讨论。随之而来的又是对现阶段生活秘书进行再教育和对未来的生活秘书从小抓起进行培养的大讨论,气氛极其热烈。

相形之下,有关第二次全体大会的讨论就显得冷情的多。这个事关大多数人利益的重要会议,参加讨论的人却少得可怜。

示范农庄咖啡馆里,灯光依然是这样的幽暗,今天照旧是座无虚席,轻柔的音乐袅袅的在若有似无的环绕着,不过酒馆的柜台上已经挂出了新的牌子:“酒水食物请先付款”。

成默坐在咖啡馆的一角,这里是棋类娱乐区。为了给大家提供休闲娱乐,减少用电的压力,办公厅在咖啡馆里放置了好些棋类、纸牌和桌面游戏之类,不过玩得人不多,下棋的人多半不爱说话,这里就比较安静。除了他这一桌之外,只有一桌子人在玩战锤 40K,其中一个正是要去三亚当卫戍司令的席亚洲。

成默看着席亚洲极其投入的指挥恶魔王子突击,好像他自己就是四大邪神之一了,不由得冷冷得“哼”了一声。坐在他对面的人说:“怎么了,继续下棋。”

“没什么,”成默有点焦躁的感觉,“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别着急么,”对面的人微微地笑了下,煤气灯下看得出他不算很年轻,是个三十左右的男人,“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慢慢来。”

“可惜没把握好机会……”成默还是心有不甘。

“把握的不错了,唯一的意外是跳出来个单良,”下棋的人慢慢的捻着手里的兵,“风头的一大半都被他抢走了……”

“他是一时冲动,给马甲煽动起来的。马甲这厮,不愧是干法学出身。”成默还是有点不甘心,“这下他和他的狐群狗党要上位了。”

“这也在意料之中,”下棋的男人说着把自己的兵挺过了河,“搞法学的人搞政治是行家里手,你看米国的政治家,差不多个个都是律师出身。”

两个人默默无语的又下了一会棋,成默的棋渐渐地被逼到了死角,他有点没有心思了,说:

“这次的全体大会,不知道会开出什么新花样来。”

“会给大家许多可以立刻兑现的好处,”对方说,“执委会要下大力气维稳了。”

“总算也给大伙争取到了不少好处,闹一闹也值得了。”成默说,“不过看样子,执委会这批人会换个马甲继续当权啊。”

“没错,他们占据了先机,现在要班底有班底,要人望有人望,重新选举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下面多半会增加很多新的机构和位置来安插闲散人员。”

“这好处不是给单良拿去了?执委会肯定会收买他。”

“这倒不见得。”下棋男说,“给单良职位,不就是告诉大家要闹,越闹越有官做?执委会绝不会这样的。”

“那就是要扑街了。”

“更不会了,除非执委会的人脑子里装得是豆腐渣。”下棋男把兵推了一下,“吃你的相!你想想看,单良‘为民请命’扑街,群众不是傻子,马上就会起来造反。执委会本事还没大到能指挥枪干任何事情的地步,所以单良最多有个玻璃天花板,该有得待遇一样不会少,真正要扑街的是独孤求婚。”

“他也够胆大妄为的,居然拉着警察队想进城来镇压我们。”成默想真要冲进来,这事情就真没法收场了。

“独孤求婚闹出这一出来,他的东门市派出所所长兼百仞城外围警备司令的职位是完蛋了,督公就很被动了。”

“应该提醒下大家:独孤企图用土著来镇压穿越众,好好的给他一次惩罚,”成默想了想,“这种恶劣的行为必须消灭在最初的萌芽状态里!”

“不用你提醒的,自然有人会去提醒。我觉得这事情上要适当的拉独孤求婚一把——他明显是被人当枪使了。”

“你的心还真是软。”成默说,“不过怎么拉呢?这罪名,想写辩护词都不好写。”

下棋男嘿嘿地笑了下:“大家都是同志,又不是什么不共戴天的敌人,以后还要一起共事的。我们的目的是让穿越集团变得更为均衡,不是什么你死我活的敌我斗争。”他把棋子拈来拈去,“我说得拉他一把不是这个意思——独孤自己是罪不可赦,一撸到底了,而是这事最好就到他身上为止,不要挖根子,找背景,搞扩大化。”

“嗯。”成默点点头,“要不要拉单良入伙?”

“不要,单良还是当他的独立异议人士比较好。马甲的法学俱乐部不是一天到晚抱着‘纯学术’的牌子不放么,单良也会抱着‘为民请命’这牌子不放得,不过我们可以和他‘交朋友’。”

“这事就让我来吧。”

“好,将军!”下棋男把兵推了一步。

这时候,在执委会大院的 1111 室,法学俱乐部的几员干将正在汇总整理大家提出的各种分妹子的方案。在文德嗣的提议下,女仆对策委员会的成员就由法学俱乐部的成员来担任。

方案无奇不有,但是对分配本身并没有多少新的思路,大多提议摇号,抽签的,也有提议标买的——所有的女人按照相貌、身材、年龄等先估价,定出底价来,大家公开投标竞价购买,价高者得,不愿意花钱可以买别人不不要的。

还有人提出,某些岗位特别辛苦危险,应该获得优先选择权。还有许多人根本就不喜欢在自己身边搞个女人,而赞成搞个“夜总会”:“洗洗桑拿,按摩按摩,再看光屁股女人跳舞,最后来一炮。”这是某人的在提案。

大多数的方案实际上是对如何获得女人在提意见。从提案来看,许多人对最容易获得的两广一带的女子不感兴趣,有人提议立刻派人去苏州驻点收购女子,不管苏杭佳丽、秦淮脂粉还是扬州瘦马一律搞来,还有的指明要秦淮八艳。

“真是搞笑,你们不知道秦淮八艳都是小脚么。”马甲评论道。古代的美女标准和今人差别实在太大,比如这穿越集团里人人垂涎的几头大洋马,在本时空的中国人看来都属于奇丑无比。

文德嗣虽然是委员会的头,但是很少来这里,偶尔才会来看看汇总好的提案,顺便发表几句不着边际的评论。萧子山倒是经常来这里表示下“关怀”,还不时送来点香烟茶水之类的“慰问品”,但是对具体措施不发表看法。于是这个委员会的具体的实施权落在了马甲的手里。

安熙提议这件事情由他来负责主办就好。

“马院,这事情虽然事关民生,到底格调不高,你亲自办理是不是有点……有点……”安熙想不出形容词,“……对将来的发展说不定会有影响。”

“没关系,这样的任务既然给了我们法学俱乐部就应该竭尽全力的办好。”马甲说,“这是考验我们的时候,我还是亲自负责为好。”他心想连文总都要来挂这个名,可见格调高不高没关系,“事关民生”才是最要紧的。

说着他又抽出了下面的方案:有人提议去日本、越南收购女人,甚至还有人提出愿意亲自出马去一趟欧洲,找土耳其人买一批斯拉夫大洋马回来。

“等你把大洋马买回来,恐怕这里早就爆发第三、第四次女仆革命了。”马甲评论道,就算这趟环绕地球半圈的买女人的旅行能安全地活着返回临高,船上的斯拉夫大洋马至少也得死掉一半。

马甲说着在下面写上否决的原因。因为只要 5%的人连署就能通过,很多这种一看就是异想天开的提案都能进表决案,女仆对策委员会的任务之一就是它们剔除掉。

“你们这些人,一天到晚就知道 KUSO,不知道好好的利用自己的权力。”马甲暗暗慨叹,KUSO 似乎成了宅男们的一种政治表达方式了,提案人大概也没把自己的提案当真的。

虽然是 KUSO,马甲等人也不敢怠慢,还是一五一十的把否决提案的原因一一写明公示,这会是敏感时期,保不定有人会借机跳出来。所以马甲再三关照手下人,就算是提案胡说八道,语无伦次,只要有 5%的人连署,否决也得写明理由。

至于去日本或者越南,倒是容易办到。不过这会日本的女人又矮小又单薄,和 AV 上的日本女人根本不是一码事,越南女人他没见过,估计和两广这边的土著也差不多。他想了下,还是把这份提案放到了表决案中。文德嗣说了要充分发挥民主,反正就算大家选择这个方案,去越南日本也花不了太大的代价——最多事后大骂 AV 骗人罢了。

马甲正忙得晕头转向,忽然听到办公室里有人在争论,原来几个经办的法学俱乐部的人正在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马甲仔细听了下,原来有人在置疑这次买奴意向的公平性,焦点在于这件事情对女性穿越者和不大可能参与分配女奴的家庭穿越者来说是否公平。

只听姬信在说:“就这个买奴意向来说,不公平的地方很多:第一、穿越者有男有女,既然要用公款买女奴,那么是否也要用公款买男奴?第二、穿越者里有情侣,有家庭,既然别人可以享受公款,他们怎么办?这福利不就成了有人能享受有人不能享受了吗?”

“不是说了吗?愿意享受的人享受,不愿意享受的人可以放弃么。”安熙说。

“就理论上来说这话没有错,实际上这是不公平的,特别是对女性来说。虽然文总说什么发给七个精壮男人之类的,但是这个福利在本质上是纯男性向的,所谓的同样待遇没有意义。”

“可以考虑用其他福利来弥补,比如以后在分其他东西的时候有优先权之类。”董时叶说,最近远程勘探队没什么事情,正在休整为三亚开发做准备,他也兴致勃勃的参加了女仆对策委员会的活动。

马甲暗暗想这姬信可够迂腐的,正要叫他们不要云山雾罩的乱讨论了,姬信倒来叫来他了。

“我有个提议,你看是不是合适?”姬信随后提出了他的看法。

既然发妹子是一种福利,是从公款里开销的。为了对有家庭的或女性身份的穿越者体现公平性,可以用按人头发现金补助的形式来发放——不发实物发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