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赋(十五)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07 字 | 编辑本页

但是黄禀坤这个人很不好对付,他不是无知小儿,打过仗,杀过人,又是秀才,家里又是临高的土豪。有文有武有财势。拉拢他不吃,威胁他不怕。过去双方一直是抱着进水不犯河水的态度,过得去就完事了。

这次陈明刚要借着澳洲人的势把大户们压服以榨取更多的好处,黄禀坤要借着反“丈田”的事要澳洲人难堪,两者就这样对上了,而且开始一步一步的升级起来。

就连亲手掀起这个波澜的邬德自己也没料到,原本打算让陈明刚“恶贯满盈”的一个计划,会激起全县方方面面的反应,最终形成一个他自己也始料未及的局面。

陈明刚立马叫来轿子,自己去东门市拜访邬德去了。不过他扑了个空,门口的警卫很客气的说邬首长“出远门”了,有什么事情留个口信,小事情的话,首长的秘书会来处理的。陈明刚知道这所谓“首长的秘书”是个通房丫环,这么大的事情肯定做不了主。他就无法直接利用澳洲人的力量,陈明刚眼珠一转,让人写了一份书启,把黄禀坤“联络粮户,意图抗征”的事情禀了上去。随即吩咐人回去。路上他盘算了一下黄家和澳洲人之间的关系,以及干掉黄禀坤之后的结果。

干掉黄守统的儿子绝不是小事,在临高,能够这么干而且还平安无事的只有澳洲人。一旦黄老头子发起疯来,自己这伙人根本不是对手。陈明刚的如意算盘是让澳洲人出面狠狠的惩治一下这小兔崽子,最后连黄家象苟家一样灰飞烟灭才好。但是现在看来澳洲人并不打算来当这个恶人——至少眼前不想。

“既然这样,就干脆让这小子好好的闹一闹。不由得你们不出面!”陈明刚回到下处,已经打定了主意。当下吩咐人把手下的几个亲信叫来,如此如此的吩咐了一番。当然周七也被叫来了。

周七一来,陈明刚把脸一沉,先喊了声“跪下!”接着又赏了他几个大耳光。把周七打得懵了。他自认自己最近没做错什么事情——连秋红家附近的监视差最近都是别人去干的。

“哼,你自以为是干得好事!”陈明刚沉着脸斥道,“老子还没到七老八十的要要死的时候,你急着放什么交情?”

周七听得师父窥到了他的秘密,心中大为骇,但是他不敢承认,只是辩称自己已经照着吩咐去做了,不敢有违师父的关照。

“一家二家也就算了,你经手的粮户,每家上报的都是按照最低的下线,以为师父是傻子不成!”陈明刚咆哮道,又赏了他几个耳光,打得周七眼冒金星,“马上给我狠狠的去再勒逼一番!”

“师父,事情都已经谈妥了,再去谈——”周七捂着脸小声道。

“是你和他们谈好了,不是我。”陈明刚冷笑一声,“想卖乖讨好?等我死了再说!去和大户们说:澳洲老爷不满意,至少再加一成。快滚!”

周七狼狈的逃了出去。陈明刚把在屋外看热闹的粮差们都叫了进来。

“好了,这事现在得让姓黄的小子好好的闹一闹才行。”说着他对手下一个满脸横肉,屠夫样的人说道,“老张,你专门带几个人去刘大霖家的那些亲戚朋友家——他们都有诡寄的田,给我好好的闹,明白么!”

“明白了!”老张兴奋的摩拳擦掌。

“还有县学的那伙秀才们,也帮着各家好好的料理料理。”陈明刚道,“让小黄能把人都给发动起来。”

下面有个人不安地问道:“真闹大了,澳洲人会不会要我们好看啊,刘大霖他们可是澳洲人很看重的……”

“你们放心好了。”陈明刚给他们持定心丸,“澳洲人有待大户,是为了让他们不闹事,乖乖的缴粮。他们又闹事又不肯缴粮,还会给好脸色看么?”

“嗯,嗯。”众人一起点头。

“我们是帮着澳洲人干活的,没有我们,县里的粮食能收得上来?”陈明刚给他的手下打气。

自然事情闹大了,澳洲人肯定要对大户们有个交代,要陈明刚一伙拿个替罪羊出来惩治一番以平息民怨。这个替罪羊不难找,反正多许些银子再保他不死就是——澳洲人也未必会要他死。

事情一闹大,为首的黄禀坤自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首恶必办胁从不究,哪朝哪代对付百姓闹事都是这么处置的。黄家自此之后就是澳洲人的眼中钉了,就算不马上收拾他们,黄家在县里完蛋的日子也指日可待了。

再说了:黄家和澳洲人之间有血仇。陈明刚觉得,澳洲人多半不会对此泰然处之的。

周七捂着红肿的脸狼狈的从茶馆里出来,一路上的人不由得瞠目结舌,还有人在指指点点,顿时颜面扫地,但是他一点也不敢发作,只好先回自己的下处,打了盆冷水好好的擦洗了一番,发觉自己的嘴唇都麻了。

“下手这么狠!他娘的!”周七愤愤的骂道。心里满怀怨恨。此刻他想立刻就去找苟布里,说自己愿意出来当这个“户书”,听候澳洲人的差遣。

但是他们毕竟是二十年的师徒。周七倒不是对陈明刚有什么感情,只是长期在师父的淫威之下,早就被吓破了胆子,现在要他立刻下决心背叛师父,着实是有点害怕。思来想去很久也没拿定主意。

外面却是已经满城风雨,随着陈明刚的指令,粮差们再次出动口称“澳洲人不满意”要粮户们再多拿报更多的土地和耗米,原本已经谈好了条件的粮户们陷入了极大的恐慌和愤怒中,到张有福家诉苦的人顿时激增,连张有福都被吓了一跳:怎么一下去变得群情汹汹了。赶紧安抚一下大家,马上去找初雨汇报去了。

刘大霖家更是闹翻了天。亲戚朋友纷纷跑来哭诉,诉说粮差们的蛮横无理——他们什么时候遭到过这样的草民的待遇;粗鄙下贱的差役直入中堂,翘脚而谈。一有言语不对的,立刻拍打桌子破口大骂的。

“这日子过不了,你可得为我们想想办法啊。”亲戚朋友们纷纷来哀告。

“我们这样的门第,什么时候受过如此的羞辱啊!”一个刘大霖的远方族叔哭诉道,其实他不过是个乡下小财主罢了。自从刘大霖的爹当官之后,就“抖”起来了,也算县里有点身份的人,被几个粮差如此羞辱,立刻来找这个族侄来求救兵了。

刘大霖无可奈何,只好好言相劝,一边赶紧找黄禀坤,要他尽快把禀贴的事情办好了,自己好去求见澳洲人。

黄禀坤的工作也顺利了许多,原本有些觉得没必要再生事的粮户们,现在也主动要求参加联名上禀贴的了——这样出尔反尔,也太欺负人了!

陈明刚从手下人那里知道黄禀坤等人上蹿下跳十分起劲,心里暗笑:你就等着澳洲人来收拾吧。

双方的这番举动自然全部都落入了领导小组的眼中,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有点让大伙始料未及。也让他们见识到了临高县里错综复杂的种种关系和人情百态。

不过,总的来说事件的发展还是朝向他们预期的方向。只是陈明刚在农村乱来的消息,让领导小组里有人沉不住气了。

“我们好不容易和大户,还有知识分子搞好了关系,被陈明刚这么一搞,会不会眼中受损?是不是适当的警告一下,要他们适可而止。”

“不必。”邬德看着从各方面送来的报告,“大乱之后才有大治。陈明刚闹得越凶越好。闹得越凶,收拾胥吏才有足够的理由;其次也把大户们的精力消耗消耗,这样下一步我们自己搞丈田的时候他们就没精力再来折腾了。”

“万一闹出人命来怎么办?”

“杀人偿命么!”邬德平静的说,“不管是谁杀谁,死掉的不外乎胥吏、大户还是读书人,无关紧要。”

“靠,你这是挑动群众斗群众啊。高,实在是高!”

“我们要搞社会改革,不把本县的这伙实力人物好好折腾折腾,怎么能推行的下去?”邬德说,“一场变乱之后自然人心思定,只要有利于安定团结的,做什么都不会太大的阻力了。”

“没想到我们的计划里还套着计划,阿德你藏私货啊。”

“没有的事!”邬德矢口否认,“计划就是原先的计划。走到现在这步,多少有些机缘巧合,也是人心使然。”他说,“我们利用陈明刚的一点算计,陈明刚知道的很清楚。他何尝也不是在利用我们。他只是算错了二点,一是我们掌握有超越时代的科技和管理水平,不需要他那套视为瑰宝旧体制。第二,他不清楚我们的野心是在社会体制改革,而非简单的聚敛。这实在怨不得他,因为他不可能有这样的见识。”他吁了口气,“这大概就是时代差异的带给我们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