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赋(十四)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28 字 | 编辑本页

出路的事情,周七不是没想过。不过苟布里这话一出,顿时警觉起来。不由得看了一眼对方。试探地问道:“不知道有什么出路?”

苟布里至此不再隐晦,悄声道:“难道你就不想有朝一日,当本县的书办?”

周七刚想说师父有三个儿子,再怎么都轮不到自己,马上意识到以苟布里的资格,他有什么本事说这样的话?必然是有人自爱幕后指使。

事情关节重大,周七慎重起来:“人往高处走,怎么会不想!”

“只要你有这个念头就好。”苟布里当下悄声把澳洲人想让他出任新的户房书办的意思透露给他。

“这怎么可能!”周七听了连连摇头,“你不知道户房书办说到底就是要有鱼鳞册?师父不肯把册子传给我的话,当了书办也没用用!”

“这事情,你不用担心。澳洲人的本事大得很,这点小事你觉得他们会办不了?”苟布里的小眼睛眨巴着。

周七点点头:“澳洲人没这么好心,平白无故的让我来当这个书办,总有什么条件吧?”

苟布里笑着点点头:“七哥痛快!其实也没什么条件,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临高是澳洲人说了算,总希望把衙门里都换上自己的人,这样使唤起来更容易不是……”

“我哪里算他们自己人——”周七疑惑道。

“呵呵,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苟布里的眼睛闪闪发亮,“要不是澳洲人对征粮、鱼鳞册一窍不通,会轮得到你当户房书办?眼下正是一个机会!你可不要错过了!”

周七默然。澳洲人的到来的确是个机会!眼下在县里只要往他们那奇怪的半腰布靴前一趴,卖身投靠,肯定多多少少能捞到好处。现在是他们主动来招揽自己,开出的户房书办这个位置是在是太诱人了。

但是周七不敢答应,第一是自己这么干“背师伤道”,在胥吏里就成了罪大恶极的人物。其二,以师父这个人的个性,要他自己退位让贤是不可能的,必然是被澳洲人逼迫着让位。以后肯定还会有许多的是非。

“你放心好了。”苟布里似乎知道他害怕什么,“你师父,到时候自然就会愿意”,他做了一个不怀好意的动作,“你是他的大徒弟,由你接他的位置大家不会有话说。”

周七怦然心动。当胥吏第一件事情就要把良心泯了,所以师父会遭遇什么下场这事情对他没起什么感情波澜。所担心的不过是后果而已。

“他还有儿子,如何轮得到我?别忘记刑书张十可是他们的舅舅!”他连连摇头,“再说了,师父手下的粮差很多,未必都会服我啊。”

“能不能服你,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不然澳洲人要你做甚?澳洲人又不是你亲爹。”苟布里赤裸裸的说,“至于张家兄弟的事情,你不用管,自然会帮你料理。”

这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澳洲人会“罩着他”,张家兄弟再狠也狠不过。

周七迟疑了一下,才很小心地说道:“苟兄!咱们是都是本乡本土的,说句不见外的体己话——你觉得这澳洲人能不能待得长远?”

苟布里一笑:“他待得长与不长,你做的是大明临高县衙的‘户书’,有什么相干!”

周七心里顿时豁然开朗。不错!这不是什么“伪职”,而是正经的“经制吏”。澳洲人在也好不在也好,还不是一码事!自己只要抓紧机会这几年利用澳洲人的势力好好的经营,把碍眼的人清理干净了。就算官军卷土重来他还是一样稳稳的坐着这个位置!

自己若是烂泥扶不上墙,到时候自然只能乖乖滚蛋。但是周七不觉得自己比师父差到哪里去,他一直觉得陈明刚不过是仗着自己是户书世家出身,才能混到这个地步。自己不过是吃亏在出身上面。

不过,此事事体重大,自己还得好好的考虑一番。当下拱了拱手:“苟兄,请你回去和澳洲首长说一声:此事还得容我想想。”

“好,你且好好想想。”苟布里并不催促,“过几日再给我回音不迟。”他接了一句,“每天早晨我都要楼下喝茶。”

妇女合作社酒楼也象后世一样搞了个“早茶”买卖,虽然缺面粉,暂时只能做些简单的米粉点心,也让这里每天一早门庭若市了。

周七再也无心吃喝,自顾自的去了。苟布里一个人继续在单间里吃喝,少顷,只见门帘一挑,周伯韬走了进来。他打扮得象个有钱的商贾,苟布里把刚才的谈话内容一五一十地做了汇报。实际上周伯韬在酒楼的窃听室里已经听过了,但是两人说得是临高话,他不是听得很明白,回去要交给专门的人翻译整理。

“……周七动心了,可是他怕同道不能容他……”

“同道?”

“就是衙门里的书办们。周七怎么说也是个外人。如果是陈明刚明明白白的把位子给他,大家自然没话说,首长就算力挺他上位,他的位置也坐不稳。”

“这个位置,本来就不能来得太容易了。”周伯韬面带笑容,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是,”苟布里不知道首长打得是什么算盘,但是显而易见居心不良,“……还有就是担心张家兄弟的态度。这兄弟俩对他没好声气,又是陈明刚儿子的舅舅,要他好看他就吃不消了。”

周伯韬好像对此不感兴趣,又问:“你觉得他和秋红有没有关系?”

苟布里笑了:“打死他他也不敢!老八这个人在女人的事情上一点不含糊,动他的女人就和动他的祖坟一个样。周七敢这样做早就死了十七八回了。”

黄禀坤的禀贴的事情终于有了眉目,他在城里和县城附近的大户费了一番唇舌,在知道刘大霖愿意出面去和澳洲人交涉之后,各家的家主胆气壮了不少,只要有人愿意出头,国人还是很乐意跟着一起起哄的,更何况这是事关自家利益的事情。大伙纷纷表示愿意联名上书。黄禀坤在言谈里又试探了下大户们对髡贼的态度——多数人对澳洲人“用人不明”表示不满,但是其他的却谈不上。黄禀坤借机在话语中暗示:陈明刚不过是走卒棋子,利用丈田大搞盘剥的其实是澳洲人的本意。没想到这话说上去,对方要么左顾而言他,要么干脆沉默不语。没有比较激动的表示出来。这让黄禀坤很是失望:以往县衙里每次要做些大小事情,总有大户竭力反对。前几年为了修一下常平仓,县里的几家有力的大户还闹出一番风波来,逼得最后此事不了了之。

“这会就这么听话了!真是些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黄禀坤暗暗骂道。不过总算说动他们肯联名,已经是很好的成就了。

他忙完了一天的事情,回到县学里。为了办事方便,他没有住有杂役伺候的学斋,而是住在“射圃”的院子里。射箭是《周礼》的“六艺”之一,所以县学也附设这一设施,不过早已荒废了许多年。黄禀坤就带着两个僮仆住这里。

刚到下处,李孝朋就来找他了。他说自己又说服了十来个同窗,愿意为这次的事情联名。

“这几个,原本就对澳洲人看不惯了,但是家里管束的紧,不敢随便应声。”李孝朋说,“现今我说有刘先生出面,他们家也不会置身事外的,才答应了。不过要打发人回去请示才成。”

黄禀坤道:“待小弟我这几天再上他们家去拜访一回,自然就都能允了。”

“还有几个穷鬼,”李孝朋道,“不过是贪图澳洲人的几张流通券,我也就许了他们些好处。这才松了口只要大家肯一起联名,他们也会跟着署名。”

黄禀坤原以为李孝朋不过是个纨绔子弟,没想到认真办起事情来还真有点本事。自己口唇生烟得说了半天没结果的事情,他不过半天就有了这样的成绩,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好,这事情还得请你多多出力。”黄禀坤道,“刘先生是我们的后盾,你让大伙不要怕——澳洲人也是极敬重刘先生的。”

黄禀坤暗中串联大户们要上书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陈明刚的耳朵里。

“哼,这伙秀才真是吃饱了撑着。”陈明刚愠怒道。

怒虽怒,事情却得应付。生员是有功名的人,一个二个的穷酸秀才不算什么,集合起来就很难对付,更别说他们还去拉了刘大霖做大旗。

刘大霖最近在澳洲人那里行情看涨,要是他出来代表粮户们说话,再加上一群起哄的酸子,澳洲人就得作点姿态出来才行——这岂不是要坏自己的事。

刘大霖他是不能也不敢对付的,陈明刚很清楚这点。但是刘大霖没有活动的能力,不过是尊菩萨被人搬出来而已,事情的关键还在黄禀坤身上。

蛇无头不行,只要让黄禀坤不再为此奔走,这个联名上禀贴的事情就会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