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船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5236 字 | 编辑本页

“信誉呢?你要知道你在海盗那里是没有信用值的——这些人凭什么信你?”

“我重点争取施十四,再通过他去串联其他人。”

“我没法同意,几乎没有成功率。”

“有的。”林佰光显然胸有成竹。

冉耀还是觉得没有什么把握——在他看来林佰光的全套计划冒着极大的风险,只有坚信自己有“主角光环”的人才会去干。

“我会见机行事的,本来敌工工作就没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他坚持己见。

“好,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冉耀说,“如果诸彩老要求你说出澳洲人的来历,讲出大铁船和快船的秘密,或者诸如此类的一些敏感问题,你打算怎么回答?”

“当然是根据《被俘手册》。”这种由马千瞩倡议的手册目前在政保总署的主持下已经修订到了第七版,在原有的框架上不断丰富各种细节,还参考了很多土著们关于他们的传闻,使得可信度愈来愈高了。

“如果他不相信呢,再说得恐怖一些,他打算严刑逼供——”冉耀观察着他的反应,“你能坚持?”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何况我是去谈判的代表——他既然有求于我们就不至于做这种事情。”林佰光很有把握的说。

“好吧。”冉耀同意了,“我批准你去。不过你要知道,你死在海盗手里的可能性极大……”

“这我知道。”

“很有可能你刚到南日岛就会被他们杀掉,你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那就算我倒霉好了。”

冉耀想话说到这个份上也算仁至义尽了。

“你还需要什么支持吗?无线电台,武器……或者请求海陆军、特侦队的配合……”

“不需要。请军队配合行动只会增加协调的难度。电台我也没法子藏在口袋里。手枪,在几千人里有和没有还不是一回事——一旦有事哪怕给我一支 AK 我也冲杀不出来的。”

这小子倒是豁达的很,不过也看得出野心勃勃。

林佰光走了之后,冉耀给执委会主席文德嗣打了个电话,刚刚汇报了林佰光的计划就被文德嗣打断了:

“这件事情就由你们政保总署直接负责好了。细节不必汇报。需要协调的事情我会给你们打招呼的。”

冉耀放下电话,回味了几分钟下文德嗣的话。然后开始动手起草榕工作的计划实施纲要了。

施十四听说澳洲人不肯直接接受老大的条件,而是要派人直接去南日岛和诸彩老面谈,很是有些踌躇,不过他还是答应了。马千瞩的判断不错,对方现在的确急需援助。

“你要去见诸大当家,我不拦着你。可是你得想明白了:最近他气不顺。你们去年又很搞了他一家伙,到时候不一定有你好果子吃。”施十四在这几天来已经和林佰光建立了基本的友谊。

“我是去诸大当家谈事的,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到时候还得仰仗你施大哥多指点啊。”

“只要兄弟帮得上的,一定尽心竭力!”施十四拍了胸脯。

许诺在另一个时空已经无足轻重,但是在本时空,林佰光相信还是有价值的。

“没错,这是一艘现代渔船。”周韦森爬上考察船的甲板,一把拉掉了脸上的浮潜面具,气喘吁吁的说。

“这乐子可大了。”白国士面色凝重。

舢板上的几个人一言不发。落潮的时候他们已经用舢板靠近桅杆仔细研究了一番。在上面发现了焊缝和螺母。除了临高,本时空的制造的任何东西上都不会有烧电焊的痕迹。周韦森只不过再次确认了一下。

“什么船?”

“看样子就是美国的远洋渔船。”周韦森对林传清说,“外形,结构都象,船舷号码看不清,好像磨掉了。”

“这不可能,船舷编号是很要紧的——”林传清忽然住了口,他想起自己当年当蛇头搞偷渡的时候,所用的船的船舷号也是故意搞得看不清楚的。

这样看来,这船还真是有些来历不明了。

“船上有什么东西吗,进舱了没有?”

“下面有四五米深,船就沉在礁盘上,位置很正。可是用浮潜装备进舱太危险了。”周韦森摇头,“得用水肺潜水。”

进入沉船的内部进行探索,这在潜水运动中属于相当专业的活动了。周韦森是个潜水老手,虽然他从来没搞过沉船潜水,四五米深度的一艘小渔船他还是有信心试试看的。但是设备却不大争气。

周韦森个人和计委仓库里都有潜水装备。从最简单的浮潜到最常见的水肺潜水一直到笨拙的重装潜水装备应有尽有。除了周韦森自己带得八个容积大小不等的气瓶之外,计委仓库里有好些个大大小小的压缩气瓶,足够潜水使用的。

穿越者没有能力制造氧氮混合气,但是普通的压缩空气潜水也能应付不超过 70 米水深的潜水作业了。制造压缩空气这点技术对工能委来说还不成问题。

周韦森刚才就只是用浮潜设备直接憋气下去探查。他在水下的时间也就只有区区二三分钟了。能看清楚是什么船就很不容易了。

“你休息下,这次我下去。用水肺潜水。”林传清说。

“鲨鱼又多起来了!”高晓松注意到清澈的海水里又有十来条鲨鱼在巡弋了,“你得穿防鲨服了。”

被驱鲨剂赶走的鲨鱼又慢慢的在环礁里巡游起来。对在东沙岛外的这条快帆船毫不在意。甚至开始不断的环游到他们四周来。

“告诉你们别往海里丢垃圾的,你们这群废物!”林传清用闽南话和英文混杂着叱骂着船上的土著水手。

“我看我们还是一起下去比较保险。多个照应。”周韦森说,“鲨鱼问题不大,我看了下这里没有攻击性强的鲨鱼。安全起见到时候放一包驱鲨粉好了。”

“没事,就几条鲨鱼游游泳。”

林传清口中说没事,其实心里很是发虚。鲨鱼这东西,总是让人头皮发麻,更不用说就在你身边游泳了。

他们下到船舱里,从里面取出两套水肺潜水的装备,两套都是周韦森自己带来的,计委仓库里也有好几套,周韦森看不上眼,只从里面带了几个气瓶和二套象链子甲一样的防鲨服,套在潜水湿衣外面穿得。这东西穿着相当笨重,周韦森考虑再三决定不穿这东西,沉船里面空间狭小,万一被挂住就惨了。

林传清没他这么淡定,还是穿上了这玩意,除此之外,还带上了沉船潜水所必须的绳索和网袋,后者是用来取东西的。

“要真有什么事情,就用这个,”周韦森给了林传清一支强力潜水鱼枪,二氧化碳气体推进,有效射程 20 米,“不得万不得已最好别用。”

最后是每人一柄潜水刀作为随身防护。两人商定由潜水技术比较好的周韦森进入船舱,林传清则在外面负责守护。

“好,出发!”

抛入海水中黄色的驱鲨粉在海水中渐渐散开,鲨鱼们再次游远了。

周韦森摸了摸放在腰间的刀,转一转腰带,罩上了氧气面罩,打开了开关。一个翻身下了水。他一边调整,一边慢慢地往前游,呼吸也渐渐正常了。

他继续往下沉,大约下沉了四五米,离海底的礁盘只有一米多了。这时他看了看潜水表,正是中午十二时十分整。他带来了两个 15 升的气瓶,各带独立供气的系统,对充其量不到 10 米的潜水来说备份做得已经有 200%了。但是他一点也不敢大意——沉船潜水的危险系数极大,里面空闲狭小,光线又黯,万一被困在船舱里,根本就指望不了半吊子水平的林传清能够救助他。

他将身体放松,两脚伸展开来,有节奏地晃动着摆动脚蹼调整着自己的姿态,海底的光线充足,水体透明度虽然不如他去过的那些潜水圣地,也相当不错了。

阳光透过水面细碎的波浪,照着下面灰白色的海底。海底是珊瑚礁的礁盘,枝枝丫丫的,东沙岛就是这些珊瑚礁地露出部分。那艘来历不明的沉船就在不到二十米外的礁盘上,沉得端端正正,好像水族箱里放得沉船模型一样。

他忽然觉得有人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原来是林传清。他带着面罩,看不清神情。拿着鱼枪。

他冲他向上翘起了一只大拇指,意思是一切 OK,可以行动了。两个人并肩的向前游去。

橡皮潜水湿衣让人感到又热又粘。氧气筒里吸进的氧气,也似乎充满橡皮气味。周韦森很熟悉这样的感觉。他正专心致志于保持着平均的步调,平稳地向沉船的珊瑚礁盘游去。

海底深处尽是珊瑚沙和礁盘,被阳光反射着,一闪一闪。平沙里偶尔夹杂着一片片的海草。鱼类在礁盘周围游动着。周韦森非常小心,珊瑚礁里不但有鲨鱼,还有一些更可怕的鱼类,躲在礁石空隙里的海鳝更是一种恐怖的东西——这玩意体长能有三米多,满口利牙,在他看来比普通的鲨鱼要可怕多了。

他们游过礁盘,前面出现了一大块珊瑚礁岩。它的形状有点类似一个巨大的盘子。沉船就在这股“盘子”的边缘。前面的珊瑚枝杈越来越多,周围挤满了成群漂亮的小海鱼。周韦森手脚动作放慢,用左手做了个暂缓前行的信号。周围没有鲨鱼的迹象,不过也很难说。他谨慎的远远的围绕沉船游了一圈。

从水下看,这艘船的保存状况堪称良好。主要结构全部完整无缺。甲板和船壳上附着的海草在水中飘荡着,这船应该已经沉在这里相当长一段时间了。根据上面附着的沉积物、贝类和海草来看,起码也在半年以上。船只四周的礁盘上没有散落下来的物品,看起来它不象被一场风暴送入海底的,倒象是有人打开了通海阀自沉下去的。

他正在观察,林传清游了过来。周韦森示意:靠近了再围着船游一圈,近距离看看船只的状况。

到船尾的时候,他发觉螺旋桨已经歪斜了,船舵也损毁了一部分。看起来似乎是在礁石上撞击过得。整体看,船壳上除了底部有些和珊瑚礁刮擦的痕迹之外没有损伤的痕迹,船壳上的白色保护漆看上去还很新。甚至连驾驶台的玻璃也有不少还保留完好。

最后,他们回到驾驶台旁,降落在前甲板上。周韦森示意了下林传清——他要从这里进入船只。对方点点头,比划了下二氧化碳鱼枪——这东西在二十米距离上足够杀死一条大鲨鱼,只是这种杀戮只会引来更多的鲨鱼而已。

他小心的用潜水刀清理掉破损的驾驶台窗户边的玻璃,先是双腿,然后是身体,最后才是头部。林传清一手把住舷窗,一手把潜水灯递了进去。

他选择勘探的第一个目标是驾驶台——要搞清楚船只的身份,这里是最要紧的地方。

船舱里已经成了海底生物的乐园,一只受惊的小章鱼如同喷气式飞机一般从他身旁掠过。周韦森定了定神——不知道这船只里有没有遇难者的遗体,如果有的话,或许可以从他的随身物品里找到些端倪。

但是驾驶台里什么也没有,他没有找到航海日志这个最关键的东西,也没有找到诸如船籍注册、港口文件之类可以证明它身份、来自何处的资料。

周韦森只找到了一些海图、潮汐表之类的航海必须的资料,其他完全是一无所获。

他把绳卷的一头固定在驾驶台上,这是用来指引回来路线的保险绳,是进行沉船潜水时候的必须装备,否则在船只内部的迷宫中很容易迷失方向。打开潜水照明灯,继续向深处游去。

船只的内部整齐干净,除了一些海生物在水中漫游之外,没有一丝扰动过的痕迹。船体内没有结构性的破坏,也没有到处散乱的物件,可见船只下沉的时候并没有经受过剧烈的冲击和颠簸。

舱壁上,固定着应急箱,他注意到靠近驾驶台的舱壁上的应急箱已经被取走了,而深处则依然保存完好。他来到甲板下的第一个舱室,门关着。他试着推了一下,惊奇的发现居然是锁上的。接着他进一步的探索,发现遇到的每一个舱门都是锁上的。这真是咄咄怪事,难道弃船的时候的还需要锁门吗?

疑云愈来愈多,而且最让他感到怪异的一点是,船上没有任何地方标记了这条船叫什么,和它的登记港——原本这些在船上的很多设备上都会有的。现在这些地方都被仔细的打磨掉了或者是覆盖了一层油漆。显然,船主是处心积虑的不希望有人知道这条船的真正底细。

三十分钟之后,是一网袋的物件挂在绳子上提出了水面,接着两个人浮出了水面。

网袋里,是周韦森从船舱里捞出来的一些物件。包括一些航海资料、一个原本固定在舱壁上应急箱,一柄消防斧,还有些罐头和酒瓶。几个人蹲在甲板上翻看着这些水淋淋的出水物品。

从这些小东西上,林传清再次确认:这是小型渔船应该是在美国建造的。

“没有任何可以说明它身份的东西,”周韦森脱下装备说,“不光没有航海日志,任何航海文件都没有,船钟也没了。连工具和设备上的铭牌都给去掉了。就算是当偷渡船也不带这么神秘的。”

“这船干得不是正经事。”林传清打了一桶从东沙岛水井里提来得“半淡水”,往自己的身上冲洗着。

“当然,这么处心积虑的掩饰身份——肯定不会是打鱼,再说船舱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捕鱼工具。”

“干得大概是非法勾当。”高晓松归纳道,“会不会是走私船?”

“还不是一般的走私船。否则没必要在隐匿船只身份上的干得这么绝。”林传清扒掉橡皮潜水衣,湿淋淋地坐在甲板上点着了支烟,“看这模样,不是走私毒品就是走私军火的。”

“靠,难道有伙毒贩来了大明?”

“要是军火贩就好了,那不得满满一船的武器啊!AK47!机关枪!RPG!”白国士兴奋起来。

“那我们不就惨了——”

“到底是毒贩还是军火贩不好说。得把船捞起来仔细搜索才能知道。”周韦森说,“我没潜得太深,不过看起来这船沉没的时候应该是处在航行途中。”

船舱里找到了许多给养,有许多罐头和酒类。上面的标签已经泡烂了,不过看起来密封还没有坏,应该是可以吃得。

“这罐头是哪里产得?”高晓松问。

“美国产的。”

“这么说船上的人还是美国人了。能估计的出时间吗?”

“没问题,看这个应急箱好了。”

周韦森打开箱子——这种航海应急箱密封性极好,里面完全没有进水。箱子里装着海上遇难时候必须的食品、药物、信号筒之类的东西。保质期表明,时间和他们出发的时空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