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工作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5177 字 | 编辑本页

当然,领导叫他来不是听他说有多困难,而是要他办事的。但是办事之前,不妨先重点提困难。免得领导总觉得事情是很好办的。

再者他说得也是实情。穿越集团对海盗的内情所知不多。要招降纳叛,就得在敌方内部有关系,否则根本无从着手。

现在穿越集团手里有一批海盗俘虏,他们有的补入了海陆军,有的当了公社的劳工,还有的继续在劳改队当苦力。林佰光认为,即使已经加入陆海军被认为是“可靠”的人,参加“革命”日子尚浅,对穿越集团的忠诚度还不够高,“革命意志”也不大坚定,要他们重新深入敌营,出生入死,去搞“打进去,拉出来”的敌工工作是不适合的。

“可行的做法,还是利用现成的关系突击一下。”

林佰光说的现成的关系就是施十四了,此人不是诸彩老的嫡系人马,从审俘中他们知道海盗集团是很看重血缘关系的,核心团体的成员几乎全是亲戚关系,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也是奴仆或者养子之类的带有强烈人身依附的关系。施十四这些全都沾不上。

“诸彩老的核心人马,我们很难拉过来——拉过来之后也有后遗症。所以我的想法是争取似施十四这样的外围小头目的人马。第一他们的规模小,我们容易消化吸收;第二他们处于集团的中下层,到我们这里来不会有地位上改变的落差感。”

这种外围的骨干,即有对集团的依附情绪,但是也不会死心塌地,类似现代公司的员工,船要沉的时候他肯定会跳船走人的,相对来说争取起来要容易拉一些。

“你打算怎么办?”

“先容我对施十四的具体情况做一下了解。”林佰光说,“我想请执委会让我当谈判代表。这样我可以有理由直接接触施十四,和他多谈谈。继而了解他的想法,再拉拉关系,为下一步工作做准备。”

“这事没问题。”反正执委会本身也没打算和诸彩老和谈,让林佰光去虚与委蛇正合适。

于是第二天林佰光就成了谈判代表。他首先请保卫总署技术处的处长乌佛过来,要他布置一间“窃听屋”。

“这事容易的很。”乌佛是个貌似忠厚的腹黑中年男,电子工程师出身,对电子监控有着狂热的爱好。现在可以在这里光明正大的干本行——窥视他人的秘密让他每天都青春焕发。

“窃听的对象是……”冉耀说明了任务的情况。

“对方对录音没有概念的话就简单了:设备不需要太高级,用简单的麦克风拾音,录音带录制就好了。”

乌佛之所以热衷于录音带,是因为相比之精密的录音笔、电脑之类的数码设备,录音机和录音带更适合未来穿越集团的生产力和技术水平。

于是施十四就被安排住进了一间商馆里的豪华房间。这是商馆里最高级的房间,陈设用具舒适豪华自不用说,屋子里装有麦克风和一个摄像头。这是专门用来招待土著的贵客的。由于本时空没有这玩意,掩饰工作做得很简单。在这间屋子的一旁有间小小的密室,有专用的秘道和楼梯连接。里面安装有录音设备和一台监视器。可以两人同时监听。

接着林佰光又从“参加革命”的原诸彩老团伙里的人中找来一个和施十四关系比较熟悉的人,要他这些天先陪着施十四吃饭逛街,叙叙旧。

“你的任务就是陪他吃好玩好,明白吗?”林佰光抬起眼皮看着这个穿着海军制服的人——因为突然被政保总署召见,此人的脑门子上正沁出汗珠——谁不知道这伙穿得花花绿绿,领口上却绣着蓝色领章的家伙就是澳洲人的锦衣卫。

“费用是每天 100 流通券。不要怕花钱。”

“是,首长!”来人来了个立正敬礼。

“他有什么想法,说了什么话,每天晚上来我这里汇报。”

“明白了,首长!”

“去吧!”

对方敬了个礼,赶紧退了出去。林佰光又给独孤求婚打了个电话,同时在 OA 上发送了一个邮件——里面有施十四和派去的人的数码照片。独孤作为东门市派出所的所长,掌握着暗探和兼职的眼线。

“明天开始 24 小时监视这两个人。每天出一次监视报告给我。”

“你谁啊?!”独孤求婚的口气很不耐烦。

“我是政保署的林佰光,有问题吗?”

“噢,噢,是政保署的,没问题,没问题。”

“政保署,拽个屁呀!”独孤求婚撇了下嘴,心里这么说。

施十四乐颠颠的在东门市享受着贵宾待遇,他从小出身贫苦,当海盗虽然很发了些财,也很少有地方花,偶然登陆可以花天酒地一番就算不错了。来到东门市这个花花世界,顿时眼睛都有看不过来之感。恨不得把没见过没吃过的都享用过一遍。陪同的人也尽力的敷衍,只管花钱。晚上街道上的沼气灯、电石灯全部亮了起来,施十四坐在酒楼的大玻璃窗后面,看着灯火璀璨的街道,满面如痴如醉的神情。

可惜在夜生活的丰富方面,东门市还是极度的落后,这里的站街女的素质被施十四鄙视了。鉴于妓院可能带来不稳定因素,而目大伙对当妓院老板这事还是比较忌讳的,东门市在这方面暂时还处于初级阶段的水平。

根据各处的汇报,施十四对东门市流连忘返,对澳洲人充满了好奇心——上次被俘的时候他只是感到害怕而已。这一次再到临高已经是今非昔比,堪称翻天覆地的变化了。施十四对他看到的每样事物都觉得新鲜。

言谈中提及诸彩老的状况,施十四也不隐晦,透露出兄弟们都有厌烦打仗的意思来。当海盗毕竟是为了个人的发财享受来得,捏软柿子是最好的,如果一天到晚要打仗拼命,还有什么意思!

施十四不由得回忆起了十几多年前的好日子,那时候他跟着诸彩老在闽粤洋面上翻江倒海,又贩洋又抢劫,废物一般的官军根本奈何不了他们。各路人马虽然不时也要会火并,但是从没到郑芝龙这样非得你死我活不可。说到这里,施十四对郑芝龙极端的痛恨,说要不是这个反骨仔,各路海上好汉的日子也不会过得这么吃力。

林佰光容他吃喝玩乐了几天,看了全程监视报告和窃听记录之后,对此人的个性脾气有了个基本掌握才正式出马和施十四接触。

17 世纪的海盗小头子虽然不见得在智商上逊于 21 世纪的公务员,但是论及拉关系喝酒套近乎的本事,施十四可就大大的不如林佰光这样的官场老手了——更不用说林佰光还是办公室主任出身,能担任这个职务向来是“能人”。

除了和施十四周旋应酬,他连在博铺下榻的海盗水手们也没忽视。亲自作陪请他们泡澡,喝茶,看这些人衣衫破烂,还关照人被服厂取了几十套海员工作服给他们,连外套带内衣——这个花费不多的举动赢得了很多人的心。

晚上,他又在半边天酒楼设宴,好酒好菜招待水手们大吃大喝了一番。这些海盗水手,不是穷苦渔民就是陆上破产逃亡的农民出身,虽然混在海盗团伙里拿性命换钱,日子过得还算不坏,但是毕竟是最最底层的小人物而已。初来乍到受到如此热情的招待,自然是大受感动。外加他表现阔达四海,能说会道,没两天工夫一众海盗水手们都和他称兄道弟起来。林佰光记性极好,几杯酒下肚就能把每个人的名字都喊出来。他一直相信一点:有时候一面之缘,滴水之恩会在紧要关头发挥出决定性的作用。

晚饭结束之后,林佰光又很贴心的关照独孤求婚把东门市上所有的妓女都召来为水手们服务——费用自然是从政保总署的活动经费里买单。

独孤求婚对他的指示大发牢骚,直接打电话给马千瞩抱怨。

“没关系,他要召妓就给他召么!”马千瞩在电话里无所谓的说。

“公款召妓,没这个说法……”

“这是在执行任务,他的要求你只管照办就是了。”

于是独孤求婚只好派了个警察去街上办这事了。

对付施十四,自然就不这么简单,好在林佰光除了喝酒泡澡之外,还有 20 世纪的新式武器,足以收拾这 17 世纪的土包子。

这天晚上,施十四酒醉饭饱之后被带到了商馆的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天花板上挂着一台投影机,雪白的墙上幽蓝的投射着东芝的英文字体。

施十四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只见眼前一亮。他骇得差点惊叫起来——墙壁上忽然出现了栩栩如生的人影!

“稍安毋躁。”

很快,施十四就放松下来,接着又紧张起来——不过这次的紧张是荷尔蒙大量释放的结果。“亚美碟”和女人暧昧的喘息声充满了整间屋子。

苍井空老师的力量是无穷的,施十四自然不是对手,彻底的败下阵来。林佰光冷眼旁观,在播放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几次上前用试图用手去触摸苍井空老师的某些部位。不过,他对女人大腿之间缤纷变幻的格子显然感到迷惑不解。

一部放完。施十四迫不及待地问道:“这是……什么……”脸上的神情即惊骇又迷茫,嘴角还淌着口水。看上去就好像第一次看到色情杂志的猥亵大叔。

“此乃澳洲的秘戏,名为 AV。”

“诶未?”施十四连连点头,“好看,好看。能不能再看一次?”

“再看岂不无趣?”于是又给他放了一部步兵片。这下施十四看得血脉喷张,差点不能自已。林佰光很体贴的在他房间里安排了一个妓女。

这次之后,两人之间的交情突飞猛进,进而变得无话不谈。施十四原本觉得澳洲人这里“不错”,现在是觉得澳洲人这里“很好”,还几次探问澳洲人在临高有何打算,是不是打算长期居住下去,有没有打算在这里把局势做大?林佰光认为,这种问询除了有替诸彩老打听消息的企图在内之外,还有估价新老板的含义。这么一来,他争取施十四的把握就大得多了。

几天过后,他找了冉耀,提出了自己的方案。

“什么?你要跟着施十四回诸彩老那里去?”

“没错。”林佰光点头,“我和施十四谈过,也摸了他的底——施十四很为前途担忧。言辞里感觉的出来,诸彩老一旦陷入绝境,他是绝不会为首领殉葬的。”

“这样的话直接把他拉过来不就可以了?”

“依我看,拉他过来没问题,他对我们这里的条件非常羡慕,但是他的实力太小了。”林佰光说,“施十四一共才七条船,不到四百人。直接拉过来对我们没有意义。”

原来他嫌施十四这条鱼太小了。冉耀心想,执委会没提他们的期望值有多大,但如果只是把施十四拉过来而已,这点成绩显然不够瞩目。

“你的胃口不小,打算怎么干?”

“诸彩老集团里类似施十四的外围骨干还有不少。只是这些人对我们的实力不象施十四那样有直观的印象,所以在投奔其他团伙的时候肯定不会拿我们做第一对象。”林佰光解释他的计划:既然要投奔一股新的势力,大家对这股势力所知不多,免不了会有很多疑虑,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个代表在现场做说明,效果就会好很多——这就类似公司搞现场招聘。

深入敌人内部策反对方,是搞敌工工作的传统伎俩,林佰光会想出来不足为奇,但是这需要胆识过人才行,冉耀倒是很佩服他的勇气。

“你用什么身份到诸彩老那里去?施十四不可能偷偷摸摸的把你带去的。”

“我想过了。我就以谈判使者的公开身份去好了。请执委会给我一个详尽的谈判方案,完全和真得一样。”虽然根本没打算和他做什么谈判,还是要和真得谈判一样去准备,这样才能消除对方的戒备。

“这个没有问题。”冉耀说,“不过对方是船队,你到了诸彩老的船上,又能有多大的活动空间呢?就算靠码头休整,你也不便一条船一条船的乱串吧。”

林佰光说:施十四透露出了一个重要的讯息——诸彩老的眼下就在南日。

南日岛是福建省第三大岛,位于兴化湾和平海湾交汇处,除了主岛之外,还有一百多个岛礁。岛屿距台湾新竹港 73 海里,地理位置优越,是去台湾贸易路线的合适避风停泊点,岛周围分布着深水航道,著名的南日水道历来是海上南北交通要冲。诸彩老选择盘踞这里,显然是想染指台湾贸易路线。

这个地方,在明代初期曾经设有备倭水寨,后来虽然荒废了,但是依然受到领近的青山巡检司管辖。不过在本时空,此地因为明军的海防废弛早就沦为了各路海上集团争夺的目标了。眼下,诸彩老的人马就在那里。

诸彩老现在在南日,作为使者他必然会被送到南日岛去会谈。到了岛上活动就算受到限制,但是起码还是有活动的空间的——再者他不打算直接鼓动对方投奔临高,而是采取人际交往的方式来建立一定程度的信任感。

林佰光继续解释了他的计划:通过使者的身份和诸彩老接触,假意愿意支援他,和他在具体条件上讨价还价,真正的目的是拖延时间,在逗留的同时通过施十四结识一批外围的中下层的头目,等到诸彩老进攻闽安失败,人心溃散之际,再鼓动他们投奔临高。

“这怎么可能?诸彩老和你的会谈不会延续一个月的,最多三五天就会结束。我干公安久了,有句话叫‘光棍心眼多’,混在江湖上的人,层次面高越多疑,他一起疑心你就死定了!就算他不疑你,到时候会谈结束请你走人,你总不能赖着不走吧?”

“我们时间本来就不多了,离诸彩老之死不过三十天了。我会想办法留下的——这个方案要成功,在他败亡的时候我就必须在他的船队里。”

“不但异想天开,而且太危险。”冉耀说,“就算你对海盗有所了解,这种乌合之众的情绪和心理你也未必能掌握的准确。再者诸彩老难道在船队中不会安排一些自己人?你跳出来串联,别人是不是信你且不说,闹不好会被人直接杀了。”

“所以要在闽安溃败之后再动手。”林佰光坚持自己的计划。闽安溃败之后,诸彩老的船队被郑芝龙和明军一路追杀,很快就败死在南日,这个时候他不可能有效的控制全部船只的,最多能够掌握自己的嫡系人马而已。在溃败的时人心浮动,大家都想自寻出路的时候登高一呼,成功的可能性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