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桅船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5208 字 | 编辑本页

以往他总是乘坐这里最常见 70 吨级的当地建造的拖风渔船。穿越者手里拥有不少这类船只,主要作为运输船使用,时而也客串巡逻船——驱逐捕拿拒缴捕捞税的渔船,打击专门抢劫渔民的小股海盗,保护过路商船等等。

最近海上力量部发起的“海上治安整治月”,从凌晨到黄昏在博铺-马袅的几十公里海岸线上时刻都有海上力量部的船只巡逻。这使得巡逻船增加了许多艘次,原本用来运输的船只也转到巡逻上来了。为了确保以众凌寡,船只是编组执行任务,每个编队三到五艘船。每个编队里至少有一二艘船配备火炮——不少火炮都是从陆军暂借来的。

这种船的模样可就寒碜了:甲板上是临时借来的陆军 12 磅 M1857 式加农炮——用绳子简单的固定在前甲板上。火炮周围用装满湿沙的稻草袋子围起炮垒。海兵们中间夹杂着从陆军借调来的灰制服的炮手,海军没有这么多的炮手可用。

“哪怕把巡逻船都换成 101 艇这样的也好啊。”乐琳第一次乘它出海,就对它的航海性能赞不绝口——轻快,便捷,船帆利用风力的效率很高,难怪文总说三角帆是最适合沿海航行的帆形。

这时候,瞭望哨忽然喊了起来:

“三点钟方向有情况!”

乐琳赶紧拿起挂在胸前的望远镜朝望去,只见二三海里之外,十几艘小型船只正包围着一艘大船。大船是艘中国沿海常见的大型广船,看吨位相当可观,足有四五百吨。乐琳很是吃惊——琼州海峡不是洋船的必经,不大能看到这种进行远洋贸易大型洋船。这种船即使到海南也是在琼山县的神应港休整,有的则干脆直接到榆林才停泊休息。不会深入到临高-澄迈洋面上。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船?”乐琳有些不信自己的眼睛,赶紧把放大倍率调到最大的八倍径:

大船的船身向一边倾斜,搁浅在沙洲上,船帆还挂着,已经非常的残破。但是已经从望远镜里可以看到许多人正在往大船上攀爬,大船甲板上人头簇动,不时还有烟雾和火光冒起。

这是海盗在抢劫啊,乐琳一下激动起来——枯燥无味的巡逻和捕拿工作终于有了点新鲜的调味品!这可是大干一场的好机会!

“战斗警报!”他喊了起来。

一直在艉楼上待命的鼓手马上敲起急促的鼓声。甲板上的水手和士兵马上忙碌起来了军士们吹响哨子,不当班的水手和海兵也从甲板下面涌了出来。

“左舵,15 度!全速前进!”乐琳扶着栏杆威风凛凛地喊道。

“15 度,左!”舵手回复着口令,转动舵轮——海上力量部已经把其麾下船状好、吨位在 50 吨以上的船只全部改成了轮舵操作。

随即艉楼上的旗语手也向两舷的船只发出命令。跟随着的 108 和 111 也随即开始转舵。

“放下一号、三号、五号船桨!!”阮小五喊道。乐琳的口令虽然很威风,但是这条船没有发动机可用,所谓的全速前进就是把船上的三对船桨放下去,用人力摇动增加速度。

阮小五现在已经是正儿八经的海军士官生了。参加环岛航行回来之后,参与的海军学员全部获得了晋升。他虽然才十五岁,已经在袖子上缀上了象征士官生等级的银色袖绦,有了这个标记,他和甲板上的水手有了身份地位上明显区别。水手们看见他要敬礼。不过他依然不需要缴纳军官伙食费,而是和士兵一样吃供给制的伙食。

他的海军制服上还多了一个袖条——“第一次环岛航行纪念袖条”,所有参与过这次航行的人都有一个。阮小五觉得自己这套原本怎么看怎么别扭的对襟小褂现在怎么看怎么威风。他时常穿的整整齐齐,在休假的时候漫步在东门市,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觉得这些人非常的土——他已经忘记自己是一副什么模样来到临高的了。

今天他是 101 号上的值星官。负责第二早班的执勤。也就是早晨 4 点到上午 8 点的班。战斗警报一拉响,阮小五的喉咙就紧了起来——要打仗了!而且是和海盗打仗!

作为渔民家庭出身的孩子,阮小五对海盗并不陌生。小股的海盗没有能力抢劫大船就专拿无抵抗能力的单艘渔船开刀,抢走渔获是常见的事情。最可怕的事情是海盗经常会强迫渔民入伙,有时候则干脆连人带船一切裹挟着去了。特别是当海盗们彼此之间要大打出手和面对官军围剿的时候,这种拉壮丁式的逼迫入伙就会达到顶峰。阮小五的好几个亲戚就遇到了这样的祸事:不是丢了性命,就是损了船。最后阮小五的爹也被抓去当了海盗,在一次官军的围剿中船毁人亡,最终落得全家流离失所。因而他对海盗特别的痛恨,在档案里属于“立场极其坚定”,被政治保卫总署发展为海军中的“十人团”成员。

在轮班摇桨的水手的推进下,巡逻船队的速度提高到 5 节。

乐琳命令,“开炮示警!”

甲板炮立刻冒出一股白烟,震耳欲聋的炮声在海面上回荡。但是包围着大船的海盗船们似乎毫无所动。乐琳从望远镜里看到,有人正从大船上慌慌张张的往小船上搬运东西,有人则在小船甲板上摆弄火器一样的长管物件。

因为穿越集团在本地也是一霸,小股海匪一般不愿意和他们直接打交手战。乐琳多次遇到敌人根本不交火直接跑路的情况。如果在 3……4 海里之外就扬帆,他的船队是追不上的。但看眼前敌人的模样,似乎并不打算跑路。

乐琳估摸着距离距离还有一海里半,12 磅加农炮的射程倒是够了,就是没准头。打过去和不打也没什么区别。

或许是船上的货物还没抢完,或许是看到来船不过三艘而已,围绕着大船的小船中的一部分忽然掉转船头,气势汹汹的向船队扑来。

“敌人有进攻迹象。”阮小五叫喊起来,“准备迎击!”

“胆子挺大,要么就是战利品油水够大。”乐琳从望远镜里看到还有几艘船在继续卸货,看来敌人是准备不惜一切代价保住自己的战利品。

“看来是要打一仗了。”乐琳肾上腺素勃发,喊道:“着甲!”

身边的勤务兵赶紧从艉楼舱房里把他的防刺背心、护膝、钢盔还有防割链子手套拿了上来,伺候他穿上。乐琳接过最后递上来的仿制的美国海军指挥刀,拔出来意气风发的一扬:

“命令各船,准备战斗!”

红色的三角形战斗旗升了起来,各船的战斗人员各就各位。士兵开始给自己的步枪装填弹药,水手们从底舱用铁罐把待发火药提上甲板——战斗中火炮旁边是不留火药的。炮位上,火炮都装上了火药,安上拉发信管,炮弹都放在副炮手身边。射击手把沉重的弹盘装上“打字机”锁紧,上膛待发。海兵们的步枪没有刺刀——在船上用刺刀施展不开,取而代之的是海军 1629 式大砍刀——这是仿造当年赫赫有名的卢旺达香蕉砍刀制成的,小批量的装备给海军舰艇。

“单纵队,抢占上风位置!”作为一个海军爱好者,乐琳还是坚定不移的按照皇家海军的一贯做法,抢占上风,主动发起攻击。

“稳住!没有命令不许开火。”乐琳手足冰冷,差点又用粤语发令。

这时候对方的船只上如同鞭炮一样,凌乱的传来了劈啪声,许多股白烟在船队中冒起。这种没到射程就开火的火器使用习惯,乐琳已经见识过很多次了,包括穿越集团自己训练的士兵原本也有这样的习惯,似乎火器就是用来壮胆的,为了克服这个毛病陆海军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进行训练。

“距离五链!”观测员不断的报告着敌人的位置。

“打旗语,叫 108 和 111 紧随旗舰行动。”

一旦进入战斗,乐琳的所谓指挥就没什么意义了。他和所有无线电发明之前海军指挥官一样,投入战斗之后各船行动就完全依赖各自船长的判断了。在海军部里乱斗派是没有市场的,是编队派的天下。

在 3 链的距离上,101 巡逻艇发射了一枚实心弹,炮弹飞过海上起伏的船艇,落在在海面上掀起水柱。一名使用测距仪海军炮手立刻测出了落点距离。炮手马上修正火炮仰角。

紧接着,另外二艘船也跟着开火了。有一艘舢板被击中,木板的碎片飞起几丈高。

“打得好,保持火力!”

船队从海盗船队面前横切过去,采用抢 T 字阵的战术。除了三艘巡逻船上的 12 磅炮,包括用来杀伤人员用的 1 磅鹰炮和海兵的步枪朝着这些大大小小的船只一阵猛烈的射击,海面上被一片硝烟笼罩着。不时的可以看到火器发射时的闪光。

巡逻船上的火炮已经全部改用霰弹射击。根据海军几次战斗的经验来看,在 50……100 米的距离上,对付大陆沿海的小股海盗,用霰弹更有杀伤力——这些贫穷的海盗的船只几乎全是普通的木材制造的,厚度有限。根本抵挡不住霰弹的射击。而他们喜欢聚集在甲板上伺机跳帮作战的习惯也给了用霰弹血洗甲板的机会。

“右满舵,调整到 11 点航向再来一次!”甲板上的烟雾已经散去,乐琳小心的注意着不和敌船靠得太近,重新回过头来再一次的抢 T 字头。

101 艇的操作灵活性在这次转头中表现无遗,三角帆在几分钟内就掉到迎风状态,推动着巡逻艇急速的转弯。艇身一度倾斜的厉害,浪花直打到乐琳的脸上。

相形之下,两艘拖风船的转弯就迟钝多了,十多分钟之后,三艘船才重新完成掉头编队。

烟雾已经散开了,在刚才的一阵混乱的互射中,三艘船几乎没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打击,只有船帆上大大小小的洞证明海盗的反击火力也是相当迅速的。但是海盗们的损失显然更大,有几艘长舢板开始下沉了,而另外一些较大的船只上横尸累累,伤亡惨重。

幸存的海盗们纷纷跳下了水,准备泅到他们队列中的其他船只上去。可是别的船上的人现在已经知道敌人的厉害,只想自己逃生,哪里还想搭救这些同伙!因此一根绳子都不扔下来救他们上船,海盗们一边胡乱开火,一边转舵撤逃,在大船上搬运货物的海盗来不及下到船上,同伙就把绳索砍断,自顾自的逃走了。被抛弃的人在甲板上的叫喊着,有人不顾一切的跳了下来,企图泅水逃生,结果活活的摔死在沙洲上。大船周围变得一片混乱。

巡逻船队的第二轮射击又开始了。这一次,101 船发射的一枚链弹打在一艘单桅帆船的桅杆上,立刻让它失去了动力,漂浮在他们的眼前,上面挤满了人,正是一个合适的目标、

“‘打字机’开火!”乐琳早就想试试这种新式武器的威力了。

两名经过特别训练的水兵抵住肩托,拉动了发射杠杆。

打字机开火时的剧烈震动差点没让乐琳摔了个跟头,立刻舰桥上被大量的烟雾笼罩。枪声震耳欲聋。

打字机的后座力很大,枪口晃动的厉害。它发出可怕的吼叫声,长长的枪口焰透过烟雾喷吐着。子弹横扫过甲板,人的脑袋、四肢和身体的各个部位被 14mm 的铅弹撕碎,向各个方向抛洒着,连烟雾都变成了粉红色——简直就是一场屠杀。

没有必要用火炮或者其他东西解决它了,在打字机朝它倾泻完三个弹盘之后,这艘船死气沉沉的漂浮在水上,已经看不到活人了。

机枪手们换上第四个弹盘,这时候整个“打字机”已经变得非常灼热,枪口冒着青烟,机枪手们不得不把厚厚的手套戴上才能继续操作。

“射击 4 点钟方向的舢板。”乐琳命令道。有四五艘舢板正在搬桨迅速向海岸边逃去,他想观察一下“打字机”的射击精度问题,就刚才那剧烈的震动来看,准确性恐怕堪忧。

果然,“打字机”发射的子弹的确是在“扫射”,开始的几发偏离的小艇很远。不过一旦调整到位威力让人满意,小艇在扫射下被打得进水沉没。几分钟后,多管枪的木柄都变得烫手难握了,射击才停了下来

“真是猛。”乐琳擦了把脑袋上的汗,两个“机枪手”已经被火药熏得满脸乌黑了,整个枪管枪身都在冒青烟,有一股烧焦的气味。

“好像没打多少子弹。”乐琳察看了下,“打字机”只打掉了十个弹盘而已。米尼步枪的身管在战斗中连续射击十五六次是没有问题的,不至于发热到这样的地步。

这场战斗和以往的海上遭遇战一样,打成了击溃战,海盗们形势不利就一哄而散。乐琳也不敢分散队伍猛追,只率队追击了其中最大的一艘双桅船,用炮火最终迫使其落帆投降,抓获了六七十名俘虏。还是有大概一半的船逃走了。

即使这样,沙洲周围的海面也已经化作了修罗场。海面上飘满各种残骸、废船和浮尸。乐琳的编队又从四周海面上打捞起了几十个还能呼救喘气的海盗。

但是他最关心的,是这艘搁浅在沙洲上的大广船。这艘突然出现在琼州海峡的船只到底是什么来路?

谨慎起见,他亲自率领一艘船在这里看守,另派 111 船回博铺报告,要求派工程人员来察看一下,这艘船是否还有浮起的可能性——如果可以的话,这个收获可就大了。

乐琳派人在沙洲上登陆,察看是否还有敌人在沙洲的隐蔽,沙洲上横七竖八的丢满了各种箱子、娄子之类的东西,有的已经散落开,露出里面的货物,多半是瓷器、丝绸之类的贵重货物,还有成篓的药材。这应该是一艘典型的下南洋贸易的大洋船。

“阮小五,你马上组织二十名海兵和水手,”乐琳命令,“准备器材,做好登船准备!”

“是!”阮小五敬了个礼,赶紧去准备登船用的抛钩和绳索。

这边乐琳关照人打扫战场,将货物都整理收拾好装船,把海面还漂浮着的船只一一捡看,有利用价值的就稍加修理,用拖索拖带回去。没有价值的就直接凿沉了

阮小五身背砍刀,腰插德林杰手枪,往自己手心里吐了一口唾沫,纵身一跃,抓住一根船舷上垂下来的粗绳,身先士卒的爬了上去,“事事当先”是穿越集团的军官教育基本原则。手下们一个跟一个的爬了上来。

大广船宽阔的甲板上,有激烈战斗过的痕迹,到处是血迹和尸体,还有在搬运中散落下来的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