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逻船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5180 字 | 编辑本页

“海里的龙虾不吃去吃这玩意?”吴南海表示鄙视,“真要喜欢的话,澳大利亚也有淡水小龙虾,以后上澳洲去吃好了。不过我还是要吃海里的真正龙虾。”

接着谈到了海产养殖业的问题。临高的滩涂很多,特别是在博铺、马袅、红牌三个港湾,都有大片的滩涂地,是现代的临高搞滩涂养殖的主要地区。这三个地区,眼下都在穿越集团的直接或者间接控制下。有开展海产养殖的基础。

“海产养殖我们都不懂,没人学过,也没人干过。”吴南海说,“恐怕得找了书先自己学习学习。再说了,我觉得就本时空的渔产水平来说,扩大捕捞船队比搞海产养殖要有意义的多。”

“让渔民来干好了,早期的海产养殖就是渔民自己摸索出来的。养殖牡蛎海带什么的,主要是育苗和人工制造环境,饲料投喂有限的很,产出挺可观的。”

在海产养殖上没谈出什么具体结果,因为海产养殖也算是渔业的一种,牵涉到海上力量部需要协调。吴南海想了半天还是让海上力量部多收些“捕捞税”的好。如果有可能,组织渔业联社,进行集团化的外海捕捞。

但是这时候,琼州海峡的局势却变得动荡起来。海上力量人民委员陈海阳正在丰城轮的船长室里盯着桌子上的海图。这艘巨轮停泊在这里已经快一年了,从一开始就成了穿越集团力量的象征。即使在他们龟缩在博铺的土围子里的时候,丰城轮也让周边的所有人感到畏惧。

大半年来,除了诸彩老和刘香的两次袭击,还没有人敢于对他们在琼州海峡的存在提出挑战。过去在临高附近洋面上活动的不开眼的小股海盗们早就被他们肃清了。

但是现在,丰城轮上的海军们开始感到了压力。

琼州海峡里,开始不断的出现小股的海盗,见船就抢,时常还会登陆对村落进行骚扰和抢劫。

不是说这样的事情原先没有,而是过去从来没有这样的频繁过。如今发展到盐场村每周都有 1……2 次入侵的警报,每次登陆的人从 20……50 人不等。以至于整个盐场村时常疲于奔命,盐场村的民兵队不得不全天戒备,严重影响生产。为了保护盐民的生产,陆军已经排出一个排前往盐场村驻守。盐场村往博铺运盐的船只也受到了威胁。海上力量部在六月初丢失了一艘运盐的船,损失海盐几千斤不算,还死伤了五六个人。到六月份,被袭击的次数更加频繁了。海上力量部开始在每艘运盐船只上配备海兵,并且采用护航队体制,马袅-博铺的运输船采用 10 艘一队的模式运输,每队配备护送的武装帆船。总算把意图抢劫盐船的海盗压制下去了。

护航战斗虽然并不激烈,很多时候护送兵一开枪对方就逃逸了。但是对方如果船只有四五艘的,就可能会转入坚决的攻击,特别是运输海盐的船队。为了保证安全,护航帆船上的武装升级为火炮,不使用霰弹已经很难击退这些很久没饭吃,红了眼的海盗。

陈海阳很快发觉海上力量部没有多少力量可以用在维持临高洋面的海上霸权上。海上力量部拥有的舰船从数量上来说已经不少,但是这些船基本上广东洋面上各种船只的大杂烩,总得特点是比较小,排水量从 15……100 吨之间,船况也各不相同,好坏不一。因为多数船只承担的是运输任务,基本上没有炮装。能被称为军舰的:只有四艘作为海军核心力量的 8154 渔轮、自己改造的拖风渔船“登瀛洲”、自建的第一艘快速帆船“镇海”,缴获自海盗又改建过的双桅帆船“伏波”。后三者都加装了柴油机。

陈海阳调集主力发动了几次巡逻清剿,还搞了多次钓鱼执法,击沉和抓捕了二十几艘各式各样的船只,打死俘虏几百人,从审问俘虏中得知:他们大多来自福建洋面的各个海上团伙,因为承受不了官军和郑芝龙的联合清剿,纷纷溃退逃散到广东洋面了。由于珠江口也是明军清剿的重点,葡萄牙人担心航道受阻,也出动了大型舰船在珠江口巡逻。不少小股海盗立足不住,只好继续往压力较小的西部洋面而来了。

从俘虏口中执委会知道了最新的海上动向:证实郑芝龙就抚之后,许心素和杨六已于 1628 年年底被杀,至于陈盛宇、周三等等其他各路中小海盗大部分被他消灭或者吞并。李魁奇和郑芝龙的战斗还在进行。穿越集团最关心的诸彩老跑到了福建在蹚浑水,屡次进攻同安,好像准备在福建洋面上的乱局中捞一杯羹,根据海盗们说,诸彩老一路收容各家溃散的人马,声势扩大了不少,在福建洋面上伺机抢劫洋船,很发了一笔。

陈海阳想这大约也算是一种连锁反应。郑芝龙在福建洋面和各路海上集团大打出手,在逐一消灭和吞并这些团伙的过程中,必然会有愈来愈多的零星溃散的船只逃到琼州海峡这里。

这倒是个好机会,可以借机吞并这些人和船。陈海阳这时候已经盘算起来了,船只他倒还看不太上眼,但是这些老练的水手可是极有用处的海军士兵。把从陆地上招募的农民训练成水手总不如这些土生土长的讨海人。

至于这群海盗们的是不是能够成为合格的海军战士,陈海阳并不担心,这是政治部魏爱文的事情——这个全新的机构是马千瞩提议设立的,属于总参属下,专门负责军队政治工作——魏爱文因为当年在教导营搞政宣工作出色,被提名出任了这个新的职务。他同时还是总参直属新兵训练营的营长。新兵入伍之后,首先在这里接受为期 90 天的基本训练和政治教育。

不过要达成这个目标,他还得加强临高洋面上的巡逻力量,镇海和伏波原本承担的是前往昌化和榆林的远程武装运输任务,现在把它们投入到治安巡逻中,短时间内问题不大,时间一久会影响到环岛航线的运输——特别是椰子和木材的供应。

“现在我们需要的不是舰队,而是足够数量的巡逻船只来维护临高沿岸的海上治安任务。”

“从手里的杂型船中再选一些状态比较好的船,加上火炮充当巡逻船。”这其实就是现在的武装帆船的形式,“再加装柴油机增加机动性”

“不行,这些船太小了。装柴油机简直浪费——我连火炮都不舍得呢。”陈海阳迅速的抛弃了这个建议,造船厂的设备更新,技术工人日益熟练和机械厂能够提供愈来愈多的设备使得他的野心大为膨胀。

“我要一支小型的,但是专业的常备巡逻舰队。”他在执委会的会议上明确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现在的杂拌式的海军在琼州海峡只有威慑力,没有执行力。”

因为这种杂型船在性能上没有优势,有经验的操船水手也不如对手多。只要依靠火器上的优势来抵消对手。但是这些杂型船在建造的时候根本没考虑过安装火炮的需求,很难安装多门火炮,使用上也极其不方便。

最后执委会通过了一项紧急造船项目,命令博铺造船厂集中全部人力物力立即建造五艘三角纵帆巡逻船,这种船只模仿英国皇家海军在 17……19 世纪建造的海盗追捕船的概念。采用单桅纵三角帆,浅吃水船型,便于在海岸崎岖地形和浅海域域进行战斗。为了便于在无风或者风向不利的环境下快速机动,还设有多对划桨。

英国人的这种海盗追捕船排水量可达 113 吨,但是文德嗣设计的船标准排水量只有它的一半——只是借鉴其概念,而非仿制。毕竟这些船的用途只是在琼州海峡,未来最多在海南岛沿岸,远航性能不需要考虑太多。

新型巡逻船的排水量缩小为 60 吨,以加快建造速度。单桅三角帆设计因为非常适合沿海地区风向多变的特点保留了下来,帆缆操作系统全部仿制自北美分舵带来的游艇——除了用手摇葫芦取代了电动机。船上另外设置了 3 对长橹,用来提供额外的推进力和加速转向。

整船采用中岛式布局。前后甲板各设一门 12 磅 M1857 式滑膛加农炮改装的海军炮,采用和镇海号相同的甲板露炮廓安装方式。根据文德嗣的计算,即使以炮手的训练不算太充分,每门炮一分钟也可以发射 1 次。炮弹配置上根据几次海战的经验,更多的配置了燃烧弹、榴弹和霰弹,还有专门用来射击桅杆的链弹。

因为巡逻船面对的海盗喜欢以跳帮接舷战为主要战斗方式,小型船只人数少未免吃亏,船上另外安装了一种专门对付密集战斗人员的大杀器:多管枪。

多管枪不是机枪,它虽然能短时间连续发射,但枪身上没有自动装置。本质上说它就是一个把许多支步枪集成在一起依次发射达成连发效果的武器。这种奇怪的武器在欧洲一度很流行。

李运兴设计的这种武器基本就是复制了过去的结构,由 16 根枪管组成,为了减少制造成本,枪管是用轧钢厂批量拉制的无缝钢管再刻上膛线制成的。装填的是米尼纸包定装弹,火帽击发。口径 14mm——这个尺寸是按照从现代时空带来的充当米尼步枪枪管的无缝锅炉管那里继承来的。最大射程 400 米,有效射程 100 米。

多管枪的重大缺点就是二次装填困难,在战斗中几乎不可能给这种武器重新装弹。于是后来又搞了种整装弹药系统。把枪身分成枪管和弹盘二个部分,弹盘部分可以整体拆装。这样就可以迅速的再次装填弹药。思路类似于转轮手枪装弹的时候直接换转轮。

结果成品就变得非常的沉重,以至于想把这种抢作为“机枪”用的人看到它那庞大的体积的时候都觉得用来装备陆军是不大可能了。历史上这种多管枪在陆上机动的时候必须使用双轮炮架,重量将近一门轻型火炮,但是威力和射程又不如火炮。所以在野战部队里很快就被淘汰了。

海军舰艇对重量相对不太敏感。多管枪在舰艇甲板上使用一种装有万向节的枪架,可以方便的朝各个方向开火。枪架上设置有滑动轨道,用行程来抵消部分开火后的后座力。还安装了一个改进版的点火装置:一个类似打字机键盘一样的锤击击发装置在射手的操纵下可以控制开火的频率。李运兴自己操作了几次之后居然能够进行点射。这种武器就得了个绰号叫“打字机”。每挺多管枪组标准携带 12 个弹盘。为了保护射手,多管枪上还安装了一个铁制机枪护盾。

除了这种可怕的近战武器之外,巡逻船还安装了一种古老但是有效的方法来防备敌人跳帮,在船舷两侧设有保护网。至于在剿匪战斗中效果颇佳的手持式霰弹炮也作为制式装备装备了舰船,作为甲板搏斗时用的近战武器。

船上暂时没有安装发动机,考虑将来的升级改装的需求,造船的时候留出了改装的空间和结构。计划中的发动机将采用单缸或者双缸的柴油机,它可以快速启动,适合巡逻艇的需求。

有人质疑这种船只的效用如何,毕竟船只太小,全船定员不过 30 人。但是陈海阳认为这种船只在琼州海峡担任护航、巡逻之类的治安警备任务已经足够了——谁也不能指望用它们去进行舰队决战。

1629 年六月初,博铺海军造船厂在船台上依次安放了五根铁制龙骨,同时开工建造。巡逻艇首次采用的铁骨木壳的结构。龙骨和肋材全部使用轧制的铁材。钢铁厂根据设计图纸,批量的轧制船上的龙骨、肋材。整个工期比原先木质龙骨肋材减少三分之二以上的时间。

巡逻船在建造的时候的引入了许多现代设计理念。船体外形是文德嗣和几个船模爱好者借助虚拟造船软件和庞大的流体试验数据库在电脑上完成的。工能委尝试着推行标准化建造。造船所用的各种木制板材统一了尺寸和形状,在车间里用木工机械批量制造。文德嗣甚至还初步搞了模块化建造的尝试,船上的一些大型部件是在地面上建造好的,然后再吊装上船安装。三角帆则是通过耶稣会的关系派人在澳门定制的。耶稣会来信告知:他们需要的制帆匠人正在欧洲前往澳门的途中,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几个人没有在路上没有遇到风暴、疾病或者海盗的话,会在一年半之后抵达。

海上力量部建造船只,整军备战——陈海阳抓紧时间大搞以战代练,把海军的见习军官、士官还有新兵们纷纷赶上武装帆船去,反正短期出航不需要考虑食水问题,多塞上些人也无碍。镇海和伏波也保持着战备,每天对临高-徐闻之间的海峡地带进行巡逻。一时间临高沿海帆樯林立,很有些我武惟扬的味道。

很快第一批五艘巡逻艇就下水了。整个工期还不到 20 天。文德嗣下令集中力量先舾装一艘出来作为验证艇,尽快投入到实战中,以便发现问题作进一步的改进。

乐琳现在就端坐在这艘全新的巡逻艇的舰桥上,遮阳篷下是固定在甲板上的藤制高背舰长椅,而且它还是可以旋转的——这是吴旷明精心设计送给海上力量部的礼物,也是造船标准化措施中的一部分。这种在临高气候下坐着十分舒适的椅子很快就成为海军权力的象征。以至于“坐藤椅”后来成为穿越国海军的一句俚语——意思上当上了舰长。

他的指挥旗正在桅杆上飘扬着。全新建成的编号 101 的巡逻艇正是本次巡逻编队的旗舰。漂亮的三角帆张满了,甲板上执勤的是新近换装海军型米尼步枪的海兵队士兵,海军型的特点是枪管比较短,适于在甲板上运用。前后两座和“镇海”号相同的露炮廓上伸出黑洞洞的火炮炮口。

舰桥后部还安装了验性的武器,也就是李运兴搞的“机枪”——“打字机”已经制造出了几台,正在装船测试,101 巡逻艇荣幸的成为首批安装这种武器的船只。

“终于象一艘军舰了。”乐琳满意的说。他的目光从火炮上转移过去,向分列在自己两舷的船看去,虽然都是稍嫌破旧的渔船,硬帆也上满是补丁,但是这三船编队在大海上一字排开的架势还是很有些海军编队的意思。幻觉中他看到自己穿着白色金边海军大元帅制服,胸前挂满朝鲜式的勋章,站在战列舰的舰桥上,旁边的海面上,是雁翅排开的一艘艘战列舰,在朝阳的照耀下乘风破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