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场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18 字 | 编辑本页

张有福想了想:“法子倒还有一个,只是有些麻烦,不是一会半会能办下来的。”

“只要把这地搞到手,多等些日子我也乐意。”吴南海说,只要在秋天前办妥就是。

“那您就等我的消息吧。”张有福向吴南海要了二百多两银子,然后就在县城附近的几大田洋转悠,花了十多天设法买了七十亩水田,然后拿着地契就换回了这块地。

看到这个结果,农委会众人哭笑不得。要说几次谈判的时候穿越集团开出的价码也有二百两银子了,他不要银子的话,农委会还提出可以用实物来换购,价值也不在这之下,全部都给这老头子否决了,怎么拿地契一换他就肯了?

“他还不是就为了想当地主吗,现在送他个地主当当自然就肯了。”张有福洋洋得意。

“我们不是肯出钱吗?拿钱买地不是一样。”

“蛮子没见过世面,害怕被骗而已。”张有福藐视的说——城乡差别还是蛮严重的。

“原来是这样。”吴南海点点头,看来这破落户能够长期在县里拉纤混吃喝还是有他的所长的。

“这传统农民的习性啊,真是让人无法理解。”叶雨茗当时就发了这样的感慨。

“过去的农民没见过世面,没有文化,经常被人欺骗,戒备心强是正常的。所以说农村工作不好做啊。”

照张有福看来,更难以理解的倒是这群“髡贼”——他们即有力又有势,直接强占了土地那地主也不敢怎么样,就算是县衙门,也绝不会为了这么个穷光蛋去得罪髡贼们。

这种手段,简单说起来是收买人心,但是张有福想这事似乎又不是这么简单。

这块花了很大心思和代价买来的土地在农庄的南面,文澜河在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回水区,形成一大片的浅滩,有大量的芦苇。土地平坦,附近有小片起伏的丘陵地,取水也方便,吴南海和杨宝贵踏勘了之后觉得这里做正式的养殖场比较合适。

新的养殖场设有设有家畜、家禽二个养殖场。吴南海很喜欢来这里,不仅是工作关系,而且每次到这里来都有极大的成就感。特别是环岛航行结束之后,获取物产资源的渠道进一步拓展。博铺开启了前往昌化、榆林两地的定期船航班。从昌化运来了大量的牛羊,使得种群的数量迅速扩大。大家最喜爱的肉类——猪群的数量也扩大了。按照他的估计,到明年至少能够在穿越者中恢复到 21 世纪宇宙大国的国民的人均吃肉标准。

吴南海先去了马圈,杨宝贵最近正在向尼克学骑马——他觉得在土路上自行车屁股颠簸的太疼,座椅又咯得会阴疼。

“我可不想因为骑自行车闹得前列腺出问题,我是有老婆的人。”杨宝贵就这样去学了骑马,准备以后出门就骑马了。尼克答应他出门的时候可以骑一匹滇马,作为他为马看病的酬谢。

吴南海这会去找他的时候,尼克却告诉他杨宝贵已经去家禽场去监修孵坊了。

这座大型的孵坊是配合天地会的家禽推广计划修建的。人工孵蛋在中国出现很早,明代已经非常普及了,不算什么全新的穿越科技。不过在临高人工孵蛋却不流行,鸡鸭鹅虽然都是本地常见的家禽,但是养殖规模不大,对这方面也没有任何的需求。

土法的人工孵蛋法有多种,最常见的是北方的炕孵法和华东的缸孵法。吴南海不是学养殖出身,这事情还是要求教杨宝贵,他过去常下乡为养殖户服务,见识很多。

他建议还是采用北方的炕孵法,这种方法设备简单,孵化量大,非常适合大规模的养殖需求。技术熟练的话,孵化率在 80……90%之间,和现代化的电孵法不相上下。一个普通的七火洞炕孵法作坊,一次可以入鸡蛋二千六百枚,每月可以孵化鸡蛋一万五千只之多,即使要扩建也相当简单,几乎不需要任何现代化设备和物资——比起烧制砖土坯砖的保温性更适合孵坊使用。

吴南海来到工地的时候看到杨宝贵正在工地上指导,这座新建的孵坊做了稍许的改进,有了瓦屋面和砖包砌的外墙——毕竟在临高这地方,纯土坯房是存在不了多久的。

“总觉得有些浪费了。”吴南海看着这座施工中的简陋小房子。他很发愁上哪里去找每次二千六百枚精蛋。因为鸡蛋少,精蛋的胚胎保存期又很短暂,所以收集到的精蛋都是给母鸡自然孵化的。

“不会浪费的。雨季总免不了要做烘干工作,这个孵坊也可以客串烘干室么。”

杨宝贵劝他不必担心:“第一批正在育雏的大概可以提供二百只。够二十个小农户养了。慢慢的批量就会大起来了。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你想我们刚搬到这里来的时候才几只鸡?现在都有上百只了。增长率可是百分之几千。再这么发动群众一搞,到年底说不定还得扩建。”

“带我去看看鸡舍吧。”

“好。我先关照他们几句。”杨宝贵看了下工地上的情况,最要紧的火炕烟道已经基本完工了——这个部分最要紧,盘得好的火炕,节省燃料,传热快。盘得糟糕的,不爱热还会倒烟。也是一种专门的手艺。临高这地方当然没有盘火炕的工人,就是移民中也找不出来。完全看书操作。按照图纸施工。他向领工的人吩咐了一下,带着吴南海往新落成不久的鸡舍去了。

新的鸡舍依然采用了竹篱笆围墙,渔网遮围的散养方式,种植攀藤类的蔬菜作为鸡棚的遮蔽物。新鸡舍实现了分舍饲养。种鸡被单独圈养,蛋鸡、雏鸡和育成鸡各有自己的空间,互不干扰。便于按它们的状态添加不同的饲料。最后还有一种青铜火鸡,现在它们已经扩大大了十来只。

二百来只育成鸡正在笼网下的广阔空间里活动,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地上刚刚洒过水,有股石灰的气味。

“这里每天定时打扫鸡粪,再洒石灰水消毒——没办法,密度还是大了些。得防着闹病。再说鸡粪也是饲料,不能浪费了。”

“我们没养鱼吧。”

鸡的消化道短,排出的粪便里还包括有许多营养物质。吴南海知道有一种循环农业就是在鱼塘旁养鸡,鸡粪喂鱼的。

“喂猪。”

“靠,真恶心。”想着鸡粪的臭味吴南海已经觉得无趣了。

“发酵之后猪还挺爱吃的。”杨宝贵苦笑着说,“说真得我也不喜欢这种饲养法。以后饲料充裕了就当肥料用好了。”

吴南海跟着他又去了鸭棚。鸭子在家禽养殖中效益其实比鸡要好得多。鸭是杂食性的家禽,能够在放牧中自我觅食,耐粗饲,饲料转化率也高。在春季的第一造水稻种植的时候,法石禄还试验性的搞了稻田养鸭,让鸭子在水稻田里觅食,不仅可以利用稻田里的田螺、小鱼虾,还能消灭害虫和杂草。法石禄准备等稻田里的稻谷收割完毕之后再驱赶鸭子进去清场,把留落在田地里的秕谷和零星稻谷吃掉。这比人工清理要来得便捷和彻底多了。这在日本还有个好听的名词叫“鸭法稻作”,算是复古流的纯天然稻作法。

鸭棚就设在河湾旁一道竹篱笆把水湾和河道隔离开,设有一道可启闭的闸门。免得鸭子自顾自的跑路。这里芦苇茂密,河水里养分丰富,河湾沿岸有大量鸭子爱吃的螺蛳之类的水生动物。农委会在移民里找了一个养鸭人每天出去放鸭子,顺便还捞螺蛳和蚌壳,砸碎之后作为鸭子的饲料用。

“不要乱踩。”杨宝贵提醒他河滩的草从里尤其不要乱踩。鸭子很可能把蛋就随便产在里面了,傍晚的时候养鸭人会巡视一遍,把蛋都捡回去。

“我们现在有二百多只鸭子,还有三十多只鹅。鸭鹅比鸡来说就节约饲料多了,除了蛋用禽要补充蛋白质饲料之外,大量的都用青饲料,产蛋率也不错。也可以作为推广饲养对象。”

鸭子是当地的土鸭和从现代时空带来的北京鸭。杨宝贵准备把它们杂交之后看看效果怎么样,至于鹅穿越者没带来——因为中国的土生鹅品种是公认的良种。他只是简单的从市场上买了几头回来——华南最常见的狮头鹅

吴南海说:“养鸭和鹅都要有水面,养殖条件受限制的,没有鸡那么好推广。再说鸭蛋和鹅蛋不受欢迎。大伙还是喜欢鸡蛋。鸭蛋不做成皮蛋、咸蛋有人愿意吃嘛?鹅蛋你吃过吗?”

“糟鹅蛋我吃过,味道不错的。”杨宝贵回忆起了当年吃糟鹅蛋的美味来。

“家禽就是增长快。养猪要是也能有这么高的繁殖效率就好了。”

“猪的繁殖率也不算差,母猪一年二窝能下二十头猪仔,好好的饲养成活率还是很高的。”杨宝贵说,“最大问题是缺母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