蚯蚓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37 字 | 编辑本页

“以后全县的杂粮产量高了之后,我就直接制造复合全价饲料向农民销售,不要农民自己配了。”吴南海的志向很大,“这样能进一步的提高产量,减少技术难度,推广起来更容易。”

说着吴南海骑着 28 大杠把万里辉带到了农庄的一个角落厘,这里已经平整好了一整块的土地。四面种植着成排的小树,还开挖了排水沟。

最显眼的是在平地旁不远处堆着许多大篓筐,虽然盖着许多稻草帘子,还是散发着刺鼻的臭气。地上渗出腐烂的液体来,苍蝇在上面快乐的飞舞着。

万里辉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兄弟万里煌戴着顶草帽,百无聊赖地坐在一个草棚子里,不时的赶着苍蝇。

万里辉掩着鼻子“这么这么臭啊?”

吴南海看上去毫不在意,把车往树上一靠:

“小万啊,这片蚯蚓养殖场以后就归你们兄弟负责了。”

“好吧。”万里辉想。得,这又臭又脏的活又落在俺们头上了——难道因为俺们是农民出身?他悲愤的想到,自己到这个时空的梦想是为了自由自在的玩枪的,现在枪没玩到,彻底的回乡劳动了。

虽说这么想,也不能露在面上,忙说坚决完成组织上给予的任务。

人工养殖蚯蚓工作是一项农业新技术。主要目的是以较低的代价为畜、禽、鱼类等养殖的蛋白质饲料,同时处理各种有机垃圾,化废为肥,消除有机废物对环境的污染。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地力。

吴南海准备养殖的蚯蚓是红蚯蚓,这是蚯蚓养殖业里常用的一种蚯蚓种,属于粪蚯蚓,喜吞食各种牲畜粪,倾肥性强,适合于人工养殖。

“你看,这就是准备饲养的红蚯蚓。”吴南海打开木盒子,里面有几条 90……150 毫米的紫红色的蚯蚓正在蠕动。

“这东西很好饲养,前提是饲料要调制好。”吴南海把他们带到气味简直堪称恶臭的篓筐前。

“蚯蚓的饲料,”他说,“来源很广,基本上有机垃圾都能充当,前提是无毒无病害。比如如畜禽的粪便、植物、果皮、蔗渣、烂水果等。红蚯蚓最喜欢的是烂水果烂菜叶——它们喜欢甜酸的口味。”

“烂水果本地不多见——”万里辉想自从吴南海搞全面积肥计划之后,貌似没有什么有机物能够逃脱他的魔掌,不知道他打算怎么分配有机垃圾给蚯蚓。那个大坑里的不知道是什么,臭得要命。

“烂菜叶一样可以的。还有野果子,”吴南海似乎早就想好了,“雷州那边给我们运几船菠萝蜜来——那里这玩意很多很多,还有甘蔗渣。”说着他把盖在箩筐上的帘子拉了下来。

筐子里是正在腐烂中的菠萝蜜,还有许多甘蔗渣,一股又甜又酸又臭的气味熏得他直捂鼻子。

“这些也得赶快堆肥了。”吴南海皱了下眉。

作为饲料的有机物必须先经过充分的发酵才能使用,蚯蚓是杂食性环节动物。这些有机废物必须经过堆制发酵后,才能吞食利用,否则会使蚯蚓大量死亡。所以实际上万家兄弟的一件主要任务就是搞堆肥发酵。

吴南海亲自拿了铁铲,把里面的各种有机垃圾铲出来,做堆肥的演示。

在发酵前,先把牲禽粪便都要经过洒水、捣碎。农作物的秸杆、稻草,先用锄刀切成短条,烂水果、甘蔗渣可以直接使用。堆好之后浇水,拌均匀,使其充分湿润,然后在地面堆制,高度为一米。堆料要松散,不要压实,这样利于高温细菌的繁殖。再充分洒水,所含水分在 50-60%之间。

饲料堆积好以后,上面用塑料布覆盖,以达到保温保湿的目的。这里搞不到大块的塑料布这种高级东西,就用稻草帘子代替。然后再洒上水,保持草帘湿润。

“堆积的有机废物经过三四天后,里面的温度可上升至 50-60℃ 之间,”吴南海打开手提包,拿出一个用草绳绕了又绕的棒壮物体,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给是一个巨大的玻璃棒——此乃玻璃厂最新出品的酒精温度计,模样丑陋的象个震动器,足可以让宅男们无限遐想。

“温度计,你们要每天监测堆肥的温度,温度太低或者太高都不合适。半个月左右可翻堆一次,添加水分,经过三、四次翻堆腐熟后,腐熟的饲料应该是:黑褐色,无臭味,质地松软,不粘滞。这样就可以使用了。”

万里辉看着吴南海扒开一个小堆,用手伸进去抓了一把腐熟饲料出来:“就是这样的。”

这个动作让他有些心悦诚服了:不错,这才有个农技员应有的样子。

然后吴南海开始带着他们做蚯蚓床,把腐熟好的饲料,按照宽度 80 厘米,长度 200……300 厘米的尺寸堆成地垄,再浇水。最后他把木盒里的蚯蚓倒了进去。蚯蚓几乎立刻就钻进了饲料里。

“要是不肯进去。就说明饲料没腐熟好。”吴南海说,“这一批是随船带来的种蚓,不过几十条,正常情况下每个蚯蚓床可以接种一千条。大概三四个月就能达到每平米 1.5 万条,这个时候就能收获了。不久蚯蚓可以用来作饲料,蚯蚓粪也能作为鱼虾的饲料,还能当肥料。”

吴南海又给了他一本《蚯蚓.苍蝇蛆养殖技术》的油印小册子,上面还印着一行字“内部资料,农委会专用”。

“蚯蚓养殖相对简单,主要还是保温保湿通气,另外就是加工饲料了。”

“这么养殖的话起码也得一个季度之后才能形成批量生产能力。来得及吗?”

“来得及。”吴南海说,“一开始我们的放贷规模很小——小鸡没这么多,配方饲料的需求也不会大。”

吴南海交代完,又给了他一张物品单,都是养殖蚯蚓上需要用的器具,什么耙子、铁铲之类的东西,还有几个医药厂的口罩。

“这些就是你们名下的了,口罩随用随领——要做好劳动保护,农具什么的要注意保管。”

找便跨上自行车扬长而去。万家兄弟俩坐在蚯蚓床边,面面相觑。

“哥,你不是说来了这个地方可以拿枪打日本人玩吗?”万里煌望着哥哥,“我看怎么一天到晚要我们干农活啊……”

“这个——”万里辉无言以对。这现实和随便拿枪拿倭寇当靶子打相差也太大了吧,“我们还是先建设新农村吧。”

“那我们上这里来建设干嘛?当年直接回老家建设不就是了……”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万里辉终于忍不住了,“去堆肥!”

万家兄弟于是又开始了新时空里的新农村建设工作。

吴南海骑着车优哉游哉的在田埂上穿行,路上不时可以遇到手下的农工们。大家对这种“铁轮车”已经很适应了,没人过来围观,只是在他经过的时候恭恭敬敬地站着了等他过去。吴南海照例要和农工们打个招呼,这不是“亲民”的体现,而是他生性待人宽厚,一贯如此。

现在他没有回到农庄的办公室,而是去了新建的养殖场。

过去养殖场只是在农庄里不大的一个部分,基本上就是庭院式养殖的模式。随后通过打仗缴获、贸易等手段,牲畜家禽数量不断增加。加上春季的时候在在杨宝贵这样的专业兽医的指导下,农委会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人工授精战役——战果显著,显然到夏某秋初的时候种群数量会进一步的扩大。农委会决定赶在这之前建立永久性的养殖场。

养殖场就在原先为尼克建造的马棚附近,实际上这块土地农委会看中很久了,为尼克修建马棚的时候就想过要一并买下来。

但是这一大片的荒地中居然有一块是有主地,大约有二百亩大小,还种过些花生,只是看模样已经抛荒很久了。

无主地只要到县衙立个手续,花点钱就能领到地契,但是和这块地的地主的交涉却花费了不少时间,这地主上属于一根筋式的人物,吴南海跟着张有福去拜访他的时候真没法相信此人居然是地主——住的屋子居然是草顶的。虽然穷得和一般的小农没什么两样,地主还是不肯把这块他不在种也根本无力去种的土地出手,据说卖了他就算不上是个地主了。为了保持这个虚名,他坚决不卖。去交涉了多次都不奏效,知道这事的独孤求婚甚至打算发动他的警察队去搞强占了。张有福建议:如果穿越者不想自己动手的话,可以伪造张地契,然后通过王师爷的路子,花上一百两银子上县衙门打官司——准赢。

“不可以,不可以。”吴南海一听就把脑袋直摇。这种勾结官府,仗势欺人的勾当,他打心底里不愿意。众人也觉得这手段太肮脏,严重损害穿越集团的形象——大明烂是大明的事情,俺们眼下属于革命初级阶段,伟光正的形象还是要保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