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之行(二十)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08 字 | 编辑本页

刘三的佛山之行堪称满载而归,不仅采购到了足够制作暑药的原材料,还购买到了许多临高,乃至琼州都很难获得的珍贵药材,特别是麝香、牛黄和犀牛角这些。尤其是麝香,全部是河南杜盛兴的。这家字号的麝香一贯以货真价实著称。刘三过去只在大学的资料馆里看到过打着这家字号的麝香存货样品,这会亲眼看到,还采购到了,心情真是够激动的。

连他垂涎三尺的片仔癀都买到了一些。这种药在佛山有药行代销,价格非常昂贵,一两银子只能买到一小片。而刘三想多买些药店居然还不肯——存货有限,每人限购五片。

“都卖给你老了,人有急需可怎么办?”伙计一口回绝,“这可是能救命的药!”

刘三怏怏而去,不过这种传统的商业道德还真是不错。

至于各种中药加工的器械之类,也买了无数。加上招募了许多药行伙计。杨世祥有些咋舌,虽说做了几笔大买卖,润世堂也不至于需要这许多人和东西吧。

“杨大哥,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嫌人不够了。”刘三笑得极是自信。杨世祥原本想开口相劝,想到这人虽然和自己很投缘,还拜了把子,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髡人”。凡是髡人,没有一个不是自信自满到爆棚的人物——当然,以他们的种种作为来说,也不足为奇。

想到自己自从和这刘大夫交上了朋友,日子貌似就一天比一天好过起来,连办事都变得出奇的顺利——杨世祥不知道李永薰的事情纯属偶然,还以为刘三藏着后手,看到他大哥不配合才使出来得。越发对这伙澳洲人的手段佩服的五体投地。

只要澳洲人在临高,他的买卖肯定也会越做越兴旺。杨世祥模模糊糊的感觉到。

离开佛山之前,免不了又是一番应酬,听说他们要走,杨家族里的头面人物逐一来设宴践行,连林铭也送了几色礼物过来送行。一行人告辞酒吃了三天,方才启程。

佛山离广州水路几十里,坐船很是便当。刘三一行又用不着押送货物,主从七八人,雇下一艘江山快一路返程。返程又是起威包办行程,以本时空的标准堪称便捷舒适。由于沿路各个环节的连接的相当准确,让刘三很是起疑心,难道起威有发报机吗?试探着打听了一下。

“这没什么稀罕的。”负责护送的“全陪”——对,正是叫全陪,而非镖师,实际这个人干得也不是镖师的活。

“都是用信鸽传送的。”他说。

起威镖局利用这一年来建立起来的网络,把属下的镖局分柜、车马店、车行、船行、货栈、客店……全部组合起来,在全省几个交通枢纽设立了汇通站,各地的信息就用信鸽传送,每天早中晚定时三次。虽然比不上电话电报,在当时也算是讯息传达极为准确的了。

到得广州,登上广甲号,在佛山采购的药材已经先期一步运到了广州起威的码头货栈里。全陪拿了栈单给他,刘三和杨世祥验过货物不缺不损,盖章装船。其中的效率水平,连刘三都觉得咋舌。

一行人搭乘高广船行的船只回到临高。刚刚进港,只见修缮一新的客运码头上已经竖立起了栅栏,还有几座新建的石头屋子,几个穿着海军制服的人正在栅栏边执勤。

待到下了跳板,才发现这几个肤色黝黑的土著并非海军,他们每个人都戴着个袖章:“海关”。

“这真稀罕。”刘三说,虽说早知道机构调整的时候设立了海关,还任命了一个叫马甲的人当关长,但是海关在穿越者当中一直是存在感虚弱的部门。很长一个阶段,海关总署只有马甲外加一个供他使唤的土著关员。

马甲痛苦的发觉自己这个听起来很响亮的海关根本没有什么活可干。第一,穿越者的进出口货物即不用缴纳出口税和进口税,出入船只也用不着缴纳吨位税。海上力量部在附近海域当南霸天,叫渔民交来的“五分之一”自然也不需要。至于少数一些来临高做买卖的商人——为了鼓励他们来临高交易,商务部门采取的免税的政策,再说这些商人多数都是小商贩,没什么油水可言。马甲看着自己编写的《海关法》和《海关税率》,不免仰天长叹。

与他一样郁闷的人是符柏文,不错,正是从去年 D 日之后逃进县城的博铺巡检司的巡检符柏文,这九品小武官如今没脸再待在县城里,在对其颇为厌恶的吴县令的严词促催下,符柏文即不敢违抗,也不愿意就此丢了这个饭碗,权衡再三,还是硬着头皮被迫返回了博铺。

“髡贼”们倒是大方,对他的到来表示由衷的欢迎——巡检司重回博铺是双方私下达成协议中的一款。穿越集团遵守条约,把原本巡检司的房子还给了他,连里面安装的玻璃窗也没拆掉,电灯虽然没了,但是还是很慷慨的给他配了一个沼气灯。

连他的十二个弓兵的编制也还给了他——当然这个“还”是要打引号的,穿越者为他准备好了一支十二个人的小队,这十二个人符柏文全不认识,都是穿越集团选来的人,本质上是为马甲服务的。这支小队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巡检司,领取巡检司的粮饷。符柏文也很识趣的不下达任何命令。

于是穿越集团的海关和大明巡检司就这样共存在一个地方,差不多就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穿越者目前的所有收税、盘查旅客的行为,还打着博铺巡检司的名义,符柏文有点象某些单位的正职领导,只管签字,不搞常务工作。

符柏文很清楚自己的地位,他就是一个架空的招牌而已。而且身边人皆敌国——就算在县城里,也不见得安全。特别是最近他回家探亲的时候,亲眼看到县城门口道路两排挂出来的首级匣子。这些在临高人听来是或多或少有些耳熟的名字,曾经能让小孩不敢哭,县城紧闭城门的人物如今脑袋都装在木笼子里整齐的挂在木杆上,龇牙咧嘴的任乌鸦啃噬。

这群髡贼连最棘手的土匪都能扫除,何况一个小小的县城。符柏文干脆来了个和光同尘,每天早晨起来之后什么也不干,就是喝茶、练剑外加看书,还看看髡贼们送来的报纸。吃饭则到博铺的食堂就餐——这里的伙食还算不错,不时还有上好的美酒供应,比县城里的糟房强多了。他还习惯上了吸取方便的纸烟,舍弃了不时要清理的旱烟杆。

为此他关照家里人把他每个月领到的俸禄换一部分临高粮食流通券用来消费。不知不觉中,这种消费愈来愈大,菲薄的俸禄渐渐不支起来。这时候,马甲就会给他不动声色的送来一些流通券。符柏文也就笑纳了——反正收钱是官场规矩。

马甲显得无聊,除了搞他的各式各样的海关条例,撰写海事法条文之外,时而也会到符柏文的巡检司坐坐——这也算是他的任务,监视这个身处穿越集团要害部位的大明小官。

这天,马甲和符柏文正在下棋,下到一半的时候,有个关员闯了进来:

“马关长!有货到了!”

“有货到?!”马甲猛得站了起来,所谓有货到,是说有大宗可以课税的货物到了——博铺海关破天荒头一回啊。

“没有免税证书?”

“没有小的问过广甲号的上的人了,货主是本县润世堂的掌柜,这批货是他从佛山进来得。可值老鼻子钱了。全是药材!”

“不要慌张,”马甲吩咐道,“叫季安到码头上等我。”

季安是最近新从穿越者普通群众中提拔起来的。他当过十年报关员,对进出口商品监管流程非常熟悉,比满口海事法的马甲要专业的多。

“老符,我去去就来。”他打了个招呼,赶紧赶到了码头上,季安已经到了。

“怎么样?”

“这个要估价。”季安说,“再查税率表吧。”

“直接问他货值吧。”马甲一听就头疼了,估价无非就是差商品手册。书上倒是样样都有,问题是这药材没人能识别……

“这里没有发票,怎么确认真伪呢。”季安正说着,已经过了海关关口的刘三又跑了回来。

“这是怎么了?”

“征收进口税。”马甲颇为兴奋,“好不容易有大宗货物进口了……”

“这是卫生部的制药原料!”刘三差点跳了起来,“难道这个也要纳税?”

“不会吧。如果是卫生部的进口物资,应该有卫生部的通知的。再说这批货物明明是润世堂的!”马甲说。

“货值相当大。”季安翻看这栈单,“中药材的税率分了三个档次,最高的是人参鹿茸之类,税率 50%……”

“有没有有搞错!”刘三想这卫生部的买卖才开张,海关就要来收税?这事情他绝对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