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之行(十九)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40 字 | 编辑本页

“确有此说。只是语言不大相似。”李洛由回想起刘三奇怪的官话,忽然心里一动——刘三的官话发音倒和辽东的汉人口音有些类似,他皱眉道,“既然要殖民屯垦,难道就不怕朝廷的围剿吗?临高的县衙门也不知道是何等样的酒囊饭袋在主政,”说着一拍桌子。

“李先生您不要激动。”夸克穷说,“澳洲人应该没有敌意。迄今还没听说过他们做过什么危害海上贸易的事情——您要知道,以他们的铁船,要抢劫沿海的商船是很容易的事情。”

“这倒是的。”

“您看,您还买了他们的药品——澳洲人不会有什么恶意。他们在这一带守规矩,讲秩序,是群不错的商人。”夸克穷兴致勃勃的说,“我很想和他们做买卖。”

“您肯定有足够的机会和他们做买卖的。”李洛由对此毫不怀疑。

“可是,我还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夸克穷有些遗憾,“他们喜欢药材,但是已经和杨掌柜签了合同。如果我能知道他们最需要什么,下个月去临高的时候就直接搭载一批货物去了。”

“您真是位精明的商人。”李洛由笑了一下,“我觉得他们需要铁和煤,特别是煤。”

“为什么?”夸克穷问道。

“我的伙计向我汇报——他们招募的工匠,主要是烧瓷器的和铸造器物方面的。这两样都需要煤炭——我记得临高不出煤。”

“煤?”夸克穷遗憾地摇摇头,“太脏了,而且我也无处去买。”他想了下,“生铁怎么样?既然他们招了铸造工人。”

“这个可以。”李洛由想这个英国人的反应够快。

“我想他们还需要布匹。”夸克穷又想到了自己从苏拉特运来,至今还堆在李洛由库房里没卖出多少的印度棉布……他忽然象想起了什么:

“李先生,”夸克穷问,“您真得要开办铸造厂吗?”

“是的。”李洛由觉得奇怪,几天前谈论的不就是这件事情吗?

“可是照我看来,制造火器并不是件获益丰厚的买卖。”

“不错。”李洛由在心里盘算着。如果单单从做买卖赚钱这个角度来说,铸炮算不上什么好买卖,即费事又费神,还得和官府打交道,与官府打交道的成本恐怕会远远超过这个项目本身的投资。而大明政府在支付“国用”方面的采购一贯是极其吝啬的。基本和抢劫商民没什么区别

明朝在政府采购上使用的“铺户当行买办”之制,规定各行铺户必须轮流义务当差,替官府采办货物。办货的钱表面上由官府发给,但实际上却往往并不给足,到底给多少,那就得看当官的品性而定,其间伸缩性很大,是官吏上下其手,大捞油水的机会。不足的部分,照例就由各行当值的铺户自己受损补足。

而且到了中叶以后,官府采办货物的价格往往还是朱八八时代的订下的。一二百年没变动,官府就算一文不少把货价给全了,铺户也亏折极大。

铺户们畏惧官府的淫威,只能自己承受损失。这个制度实行多年,把商民铺户们逼迫得叫苦连天。有办法的富商,就设法买通官吏逃避差役;没有办法的中小商人,往往被弄到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

朝廷看见积弊实在太多,不得不作一些变通,改“当行买办”为“招商买办”,不过话是这么说,实际上地方官府还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李洛由知道最近在佛山的铸炮,大体上算是“招商买办”。但是这招商买办,到底能支付多少价格,是相当堪虑的事情。他在两广也算是颇有势力的商人,在朝廷里也有几个能说上话的官撑腰,地方官府明目张胆的贱价强买是不会的,久欠不还倒是极有可能。

“夸克,”李洛由叹了口气,“你知道吗?如果我仅仅是为了赚钱,在这里做任何买卖都比为朝廷制造火器要来得容易和利润丰厚。但是,朝廷要靠这些火器去镇压地方的叛乱,去对付关外的野蛮人——这些野蛮人在凶残的程度上毫不逊于蒙古人,现在他们已经步步南下,逼近了朝廷最后的防线。我不能想象,”李洛由支撑着脑袋——广宁撤镇时的混乱又映入了他的脑海,只觉得一阵眩晕,“这伙野蛮人进入中原的场面——那将是中华文明的毁灭……”

他朝夸克穷看了一眼,后者灰蓝色的眼睛正注视着他——夸克穷还从来没见过这位大商人如此的激动。但是他把野蛮人比喻为蒙古人,这个英国人是完全能理解的:蒙古人——文明的毁灭者。

“……到那个时候,中国就会堕落为现在的罗斯一样,成为一个被人嗤笑的野蛮国家。”李洛由低声说,“我要尽我之能,防止这一天的到来。”

夸克穷对后金没什么感性认识,但是看到李洛由对祖国如此的热爱,不由也被感动了一下。

“我明白了。”夸克穷点点头,“这不仅仅是一桩生意。”他接着说,“李先生,那这个铸炮厂打算怎么开办呢?”

“当然是在本地聘请领工、再由他去招募本地的工匠了。”李洛由说,“我又不懂铸造冶炼方面的技术。”

“李先生,你想过从英国雇用工匠,完全按照英国的模式建造一所铸造工场吗?”

“英国的模式?”

“是的。”夸克穷点点头,“虽然我没有见识过本地的铸造工场,可是既然朝廷对东印度公司船上的舰炮如此的认可,视为利器,显然火器技术和欧洲相比还还有很大的差距。”

“不错,在这方面,我们的技术的确是比较落后的。”在李洛由看来,中国物产丰富,但是技术上却显得日渐落后,特别是他在广东经商,时常随船出海到东南亚地区。看到欧洲全帆装的大型海船,舷墙高耸,炮门林立,虽然在近海航行时候显得笨拙难行,但是一到大海,无论是操作性还是速度,都较传统的广船、福船要要好。

这种差距一直让李洛由寝食难安。他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人,但是大明在许多方面的日渐显出停滞的颓唐之势他是能感觉得到。现在夸克穷提出用欧洲的工艺方式来制造大炮,李洛由来了精神。

“你所说的欧洲的铸造场的话,到底是什么样子?”

“有专门的铁加热炉,安装镗床、有钻孔机、鼓风炉,这些都用水轮来带动……”他补充了下,“我们还可以用空心铸造的法子做爆炸弹。还有你们朝廷最好的鸟铳也比不上火绳枪。”

“这些……”李洛由吃了一惊,“你说的这些机器,是不是得从英国购买?还有匠师也得从欧洲招募吧。”

“机器,除了几种专门的之外,大多在大明能找到代用品,实在不行就地制造也不会太难。只要有几名欧洲匠师的指导就可以。我听马神父说过,论到铸铁的手艺,中国工人并不比欧洲的工匠差,有人指导一下只会做得更好……”

李洛由犹豫了下,这是个很诱人的主意。这样一个铸炮场一旦成型,眼下的所有仿制西洋大炮的工场都会相形见绌。而且按照夸克穷的说法,生产效率会很高。

只是这样的工场的投资与当地的一般铸造场相比耗费更为巨大,还牵涉到外国人来华的事情。官府方面恐怕不会太好说话。最后就是万一朝廷订货有限,或者给价不足,这样一个投入巨资的铸炮厂岂不是血本无归?

他把这个疑虑说了出来。

“销路不要紧。”夸克穷说,“整个东亚、东南亚地方,能铸造欧洲式火炮的只有澳门和果阿。产量都很少。可是需要火器的地方却不少。不光你们,暹罗和黎朝也在搞铸造厂,制造军火。铸炮厂的火器就算中国朝廷不买,卖给他们也足以维持工场地运转了。”

这是堤内损失堤外补的思路,倒不失为一条出路。

“不过英国的匠师,还有设备。”李洛由说,“一去一来,至少要一年半以上吧。”

“宽余的说,要二年。但是您要大规模的制造火器,我认为这个时间不算长。”夸克穷耸肩道,“一座工场一旦开工能够运转很多年。”

夸克穷自告奋勇,说如果这件事能定下来的话,他愿意马上写信给在苏拉特的英国商馆里的朋友,要他回英国置备一切。

李洛由考虑再三,认为此事可行。

“不过,在你没有把事情办成之前——或者说你的设备和工匠没有登上中国的土地之前,我是不会支付任何费用给你的。”李洛由说,“你可以先核算一下你的成本和这次贸易中的利润,然后再给我报价。”

这对夸克穷来说是个极大的机会,但是风险也极大。别得不说,如果自己采购的设备在运来中国的途中沉没,那么前期他投入的全部资金就彻底完蛋了。

斟酌再三,这英国人点了点头:“好!过几天我就给你一个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