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和碱(三)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090 字 | 编辑本页

安全生产是季思退最头疼的。化工厂出事故不比一般的企业:工人伤亡不算,设备还会受损,化学品泄露的可怕后果更是难易预料。这些前农民对危险品的散漫态度实在让他吃不消——进行了好几次安全生产教育,把几个不按照规定穿戴防护服的家伙痛斥了一顿

几个倒霉蛋垂头丧气地站着了被他痛骂了整整半小时。就临高的气候状况来说,全身防护地站在炉子边操作的确是种折磨。玻璃纤维的裤套、橡胶围裙、长臂手套和高筒靴,都是不透气的玩意,就算不在炉子边操作几分钟下来也大汗淋漓了。

“你们想变成他这样吗?!”季思退拿出一本医学图册——是他从大图书里搞来的,里面的照片全部是化学烧伤的患者照片。

但是照片的效果实在是过于恐怖,以至于收到了反效果。好几个土著工人都来哀求他,说不想干这活了。把个季思退闹得为之气结。

一番安抚、许愿和暗示不干就送劳改队去尝尝传说中的符有地的鞭子的恐吓之后好不容易把硫酸车间的人心安抚好了,生产也正常了。季思退这才抽出身来,又赶到了烧碱车间。车间外,已经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水缸,还有大量的盐。冰风正领着人安装设备。

“盐、自来水和水缸都有了。乘现在工程还没完,我们先来配饱和食盐水。”志愿带着学生来帮忙的白雨说。他虽然当了教师,也还是化学爱好者。

“这盐不行。”徐营捷摇摇头,“粗盐!杂质太多了。”

电解食盐做烧碱,在原理上非常简单,直接电解饱和食盐水,分解出氢氧化钠——也就是所谓的烧碱来,同时还能分解出氯气和氢气。但是盐场村送来的盐是未经过精制的粗盐,里面不仅有钠盐,还有钾盐、镁盐、硫酸盐等各式各样的杂质,杂质在生产会影响分解效率,而且会损坏宝贵的电极。

所以在电解之前,必须把粗盐首先经过处理精制,去除杂质,使之成为纯净的氯化钠饱和溶液之后才能投入生产。现代时空有分工高度发达的工业体系,烧碱工业完全可以购买到经过精制的氯化钠成品。这儿,则一切都得自己动手。工业越是落后原始,自我配套的东西就越多。

季思退先把送来的盐做了一次分析,盐场村的盐质量很高,对电解影响最大的硫酸盐成分含量极少。这对他来说是利好消息:除去硫酸盐是工业做法是用氯化钡——这东西他可没有,而且氯化钡是剧毒化学品,就算能合成他也不想搞。至于钙盐、镁盐的含量也不高,是非常理想的工业用盐。

他叫人把成筐的粗盐倒在沉淀槽里,加上水到饱和状态之后,负责精制电解液的白雨把领来纯碱和烧碱,依照测试出来的盐水成分,按比例的添加进去,以使其中的钙盐和镁盐与其发生化学反应后生成氯化钙和氢氧化镁沉淀出来。上面的澄清液就是用来电解的饱和氯化钠溶液了。因为添加过烧碱和纯碱,所以还要用少量的稀盐酸进行中和处理。

生产中电解食盐是持续的过程,必须源源不断的向电解槽内补充饱和氯化钠溶液。所以盐水的精制在整个电解过程中是不停的进行的。

采用一缸一缸制取的间歇式精制法操作简单,设备简单,但是劳动强度太大,消耗人力太多。一般在工业上是采用连续精制的办法。季思退虽然搞得是土法,还是决定尽可能的使生产自动化程度高一些。

季思退根据自身的条件——有自来水供应——决定在正式生产的时候,化盐阶段使用连续操作。水从专门的化盐槽的底部流入,通过槽内的盐层,从槽商上部出口溢出。盐则间断的由人力往里加,以保持一定的盐层。化出的盐水即为饱和盐水,从化盐槽引入沉淀槽再进行中和处理。

为了减轻劳动强度,盐水槽的位置做成阶梯型状,一个比一个高,这样可以利用位差和虹吸原理进行盐水的输送。由低到高就是化盐槽-沉淀槽-中和槽。最后从中和槽内流出的饱和氯化钠溶液再送入加热槽内。

这套系统较之工业上使用的简单,而且不需要什么机械辅助。少量人力就够用了。

“做烧碱居然还要放烧碱!”带着学生负责处理盐水的白雨说。

徐营捷说:“这是两码事。你做得是精制盐水,和烧碱制造还八竿子打不着呢。”

白雨说:“幸亏我们还带了许多化工产品,要不然没它们做‘引子’,岂不是开不了工了?”

“这倒不至于。”季思退边注意着槽里的反应情况边说,“很伤电极就是了。单搞物理精制氯化钠也不是不行。但是要很大的投入,得从直接改造盐场村的盐业设备开始。”

“盐场村的盐业设备已经改了不少了吧。”

“王工搞的改造工程主要针对提高产量的,他搞的风车提卤淋晒,缩短卤水的浓缩时间。”季思退因为业务关系,去过盐场村好几次。

“说到精制,没有锅炉是肯定不行。”季思退接着说,“计委本来就说要在博铺的搞个精盐厂的,我们这个烧碱车间一投产,这工程就非上马不可了。”

“化学工业的建设高潮啊!”徐营捷感慨的说。

“也该轮到化学工业了。想想看:农药、化肥、炸药、医药。这四大法宝一出,还不制霸全球啊!”白雨兴致勃勃。

“这还远着呢,别想一口吃成胖子。”季思退说,“化工上需要配套的设施和设备还多着。生产中的实际问题得慢慢解决。就说硫酸厂的第一批做出来的硫酸吧。杂质含量就很高,这在某些化学生产中是很危险。但是要提高纯度又得满足很多条件。”

他比喻着,“这就好比一块拼图。做出三酸两碱之后,我们也只是刚刚把拼图的四个角找出来,看到了希望,但是要真正拼出完整的图案,还得花很长的时间。”

徐营捷评论道:“这就好像有人要用皂化法做出来的甘油去配硝酸甘油,理论是没错,实际上会送命。”

整个的盐水的反应沉淀过程要持续 24 小时。季思退又自己带人去石灰窑。这里已经准备好了生石灰。根据工艺手册上的数据,他测算了下 72 小时连续生产会产生多少氯气,需要多少消石灰才能吸收。秤了足量的生石灰,再慢慢的向上面喷水,使其慢慢的消化。消化结束之后,让工人把消石灰过筛,然后装在筐子里运到烧碱车间去。

季思退让徐营捷测量了下消石灰的含水率,大概有 3%,这个比率稍嫌高了,便让人把消石灰在棚子里堆着存放几天,消石灰里多少还有一些生石灰,让水分继续消化石灰,这样几天之后水分就会下降到合适的 1%以下。

一切就绪之后,第二天盐水精制槽内已经沉积了大量的白色沉淀物,提取了上面的澄清液化验结果表面,已经符合电解的要求了。白雨用用虹吸管原理,把澄清后的氯化钠饱和溶液抽到加热槽,季思退在加热槽下面架起柴火把盐水加热到 70℃。加热是为了去除其中的二氧化碳。

沉淀槽内的白色沉淀物被收集起来,其中的主要成分是氯化钙和氢氧化镁。两者都是有用的化学品,不能轻易的丢弃。特别是氯化钙,药厂可以用来制造氯化钙注射液和片剂,治疗各种低钙引起的疾病。在工业上能作为常用的干燥剂,建筑业的防冻剂,充当制冷设备的制冷液,给废纸脱墨……最后还能用来点豆腐。

季思退利用二者在水中的溶解度不同来将它们分开——氯化钙很容易溶解,氢氧化镁则不溶于水。加入水,使氯化钙溶解后倒出另行处理。不溶解的部分就是氢氧化镁了。氢氧化镁虽然没有这么多才多艺,但是作为一种碱盐,可以代替烧碱和石灰作为含酸废水的中和剂;用作油品添加剂,起到防腐和脱硫作用;用于保温材料、充当建筑阻燃剂。它还是极好的脱硫剂,季思退的硫酸车间的排烟道里正需要这个,能够有效的净化制酸过程中的污染气体。

加热过后的氯化钠容易抽入电解槽注满。季思退拉着下电闸,整个电解过程就自动开始了。他穿了一套防电劳保服,还穿了防电的胶底鞋,用测电笔对电解槽四周和车间地面进行了测量——没有出现漏电的情况。

出口出开始淌出电解液来。颜色是澄清的,没有流出可怕的黑色液体来。他默默的等了五分钟,以计算电解液的流量是否正常,最后,他又测量了槽内温度和电压——一切正常。温度和电压是否正常,决定了槽内的电解效率。

“出来的就是烧碱溶液了吧。”白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