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和碱(二)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07 字 | 编辑本页

从漆树上割取的生漆几乎不怕任何腐蚀,不管是水、强酸、强碱。临高不产漆树但是广东有很多。工能委进口了一些,徐营捷调了一大水缸,调制的浓稠相宜之后再把草绳泡在里面,代替石棉绳和水玻璃。不过他也付出了代价——虽说做了全身防护,手上还是被“漆咬”了。手指都肿了起来,不得不连着休息了几天。

季思退随便抽了只罐子,试了试螺纹盖子:“这罐子不错,要保持长期生产,以后硫酸,还有硝酸、盐酸……化学品的需求量很大的。”季思退说,“我还有个单子,是化工用的设备,你赶快组织人做出来吧。”

“还要做?”萧白郎叫苦连天,“我都三四天没睡过好觉了。陶瓷厂连力工才十几个人。这活也太多了!”他拿过单子,上面开列着三十多个大大小小不同尺寸的水缸,还有一些其他陶瓷器。

“做这么水缸!你要做咸菜?”

“倒是和盐有些关系,”季思退说,“都是工程上要用的,你赶快吧。”

“那你给点加班费啊,我这里的陶瓷匠人最近可都是没日没夜的忙活。”

“加班费你找邬德要,我哪来的流通券。”季思退对土著的福利不感兴趣,“他们在福建烧窑不也是没日没夜的,窑主会给他们加班费?”

“你这资本家也太黑心了……”

季思退打断了他的牢骚:“这我可是急用的,拜托你就赶紧吧。”

罐子运回来之后,季思退在硫酸厂的旁边搭了个草棚子,睡了一会。到晚上,12 个小时满了之后,他关照人把柴火全部用铁钎扒出,马上组织人在炉内装入一层和矿石差不多大校的碎石,然后在四个炉膛内装入木柴点火。

看到火势已大,季思退关照工人加入上好的鸿基无烟煤,火力顿时猛烈起来,整个硫酸厂火光冲天。

“好了,除了看炉子添火的人之外,其他人都去休息。到后天早晨再来开工!”

季思退眼见这会自己还不用费事,又赶到下一个工地——烧碱车间。

合成氨兼联合制碱工厂只能出品纯碱。工业上用途广泛的烧碱相对来说制取要容易些,原料也简单——食盐电解。不但可以得到烧碱,还能出品许多有用的副产品,包括另外一种重要的化工原料:盐酸。省却了再安装专门盐酸生产线,这就是化学联合制造法的好处。

就是轻工业部也一直盯着烧碱的问题——这关系到轻工业部的两大拳头产品:白纸和肥皂。季思退这次就干脆一起搞定了。

“一羊也赶,两羊也轰,我就能者多劳吧。”季思退想着往烧碱车间走。正好有列往烧碱厂送建筑材料的列车通过。他赶紧小跑几步就扒了上去,一屁股坐在一堆芦席上。

“谁啊!不要命扒火车了!”前面牵引车上有个头戴安全帽的人吼道。

“你也算是火车?”

“不是火车是什么。”说着话这火车已经到了烧碱车间的工地了,这里正在施工。

季思退从车上下来,见戴安全帽的人原来是冰风——看来这烧碱厂车间必然是钢架结构了。

果然这烧碱车间是够简陋的,不过比起目前还裸露在露天的硫酸车间来,它好歹还有个遮盖——电解车间牵涉到电的问题,不能暴露在风雨中。整个建筑是砖柱、木梁的框架结构,除了少数关键部位设有围墙外,其他地方全部是敞开式的,利于通风。宝贵易损的变压器拥有单独的变电间,有玻璃窗户便于观察。

整个厂房的总面积大约五百平方米,地面用砖块铺砌。常凯申正带着凌天和几个土著学徒安装一台变压器——把博铺发电站送出的交流电转换成直流电,这样才能用来电解。

十个电解槽已经安装就位。季思退原本考虑过采购现成的,但是重量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最后只采购了核心部件。槽体则是本地制造——用钢筋编织成型,再用水泥黄沙浇注成型的方形槽,每个槽 1.4 米宽,0.8 米宽,0.4 米高。槽内砌上瓷砖以免被腐蚀。在槽内距离槽底 0.1 米的地方平着镶嵌一张铁丝网。每个槽子还配有木质盖子,上面涂有木焦油沥青防腐蚀。

沉重的钢筋水泥的电解槽被一块硬木板托着,架空在两堵砖砌的底部支架上,作为一种绝缘措施。

季思退检查了下每个槽的质量,有没有漏水和瓷砖砌得不牢的情况。发现支架中间还铺设了涂刷有木焦油沥青的油毡作为额外的绝缘措施。小心些总是没错的——400 安培的电流,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能安全吗?”季思退看着这一副因陋就简的模样。实在觉得不安心。

“大致上安全,不能说绝对。”凌天说,“用电还是要靠自己小心。注意穿戴劳保用品,搞好安全教育。”

“压力好沉重。”季思退已经预见到了化工厂未来怕是不会太平,“土法上马害死人。”

他又转了一圈,屋子外面的用水缸组合起来的氯气吸收塔已经搭了起来,电解时产生的氯气通过这个塔里的消石灰产生反应,就得到了漂白粉。是廉价有效,可以广泛使用的消毒药品。

从烧碱车间回来,又休息了一阵,热炉工作总算快结束了。这时候凡是和化工牵扯得到些关系的人都来了。

“我们要连续二三天不睡觉了。”季思退说着,叫人从棚子里拖出几个箱子。“这些是防护服,先发给大家,别弄丢了!现在一个面具,一副眼镜都没地方找去!”

化工上用的各种劳保用品,季思退带的很多——这东西一时半会没地方补充去。易损件他带了差不多够用十年的份。

大家都穿上了全套的防护服,戴上劳保眼镜和化工用的口罩。然后在季思退的指挥下开工了。

季思退先把烟囱的堵板关闭,然后把转化器的抽板抽开,打开鼓风机。他不断的用温度计测量着各个入口的温度计。当第一转化器的入口温度达到 450℃ 的时候,季思退关照人打开转化器的顶盖,装入石英砂和触媒。接着把顶盖盖好,涂抹上防酸泥——水玻璃有了纯碱工业就不是稀罕物了,瓷器粉就更不是,所以季思退一点没有节约的意思,毫不吝惜的把两个顶盖都封紧。

徐营捷见他封好了顶盖,带着人开始往炉子里添加碎矿石。每个炉 20 公斤。然后把炉门关闭。同时在吸收塔里添加从计委仓库领来的 98%的浓硫酸作为引子开始酸循环。

季思退测试了下第一转化器出口的二氧化硫的浓度,此时已经接近 70%,他知道硫酸制取已经基本成功了。吸收塔开始酸循环之后,每十秒就有 1.5 升的酸在淋洒。塔温已经上升到 60℃ 了,他关照人开启水冷。

这样每一小时就给一个炉加矿,四个炉循环加料出渣,土法硫酸厂就这样运转起来了。只要维持稳定的加料加火,这样规模的车间每年可以运转 345 天,生产 98%的浓硫酸

季思退和其他人来不及欢呼这一伟大的时刻,而是忙着边边干活边给土著工人讲解生产要点——现场观摩比单纯的上课讲授要直观些,适应土著工人的文化水平。

当然一旦运转,除非检修或者其他要紧的事情就不会再停炉了——毕竟热炉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和大量的燃料,经济上很不划算。

不过季思退手里总共也就 20 吨硫铁矿,全速生产的话运转不了一个月就消耗完了。硫铁矿什么时候再运来就得看造船的速度有多快了——不过到这个时候煤焦化上的硫酸应该已经量产了。这里的硫酸生产就不会太重要了。季思退已经在考虑了,如果煤化厂硫酸够用,那么可以用这里的设备将硫铁矿制造硫酸铵作为肥料。

第一批 98%的浓硫酸制出来了,它们被小心的装到定做的罐子里,密封好。然后盖子外面再用熟石膏泥封闭。上面又盖上一只陶土烧的覆盆——用来防雨。

“这法子管用不管用?”徐营捷看惯了现代工业包装,现在乍一看和黄酒一个模样的瓦罐子,觉得不可思议,有种很不可靠的感觉。

“硫酸可是已经生产了二百年了。放心好了,过去都是这么包装的。”季思退说。

罐子上贴上“98%浓硫酸”、生产日期、生产地点的标签之后,被小心的装进木器工厂特制的木箱里,一个或者两个一箱。箱子里用草绳缠绕罐子作为减震缓冲用。然后被装上列车,运到化工危险品仓库去。

硫酸初战告捷之后,季思退带着土著工人们边生产边教学了十几天,直到土著工人基本掌握了生产工艺和流程,以及把安全生产规范全部背下来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