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港风云——广州的银子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4213 字 | 编辑本页

到了别墅。初雨把蓑衣脱下,挂在廊下,又赶紧过来替他解雨衣的扣子。邬德见她里面一件青布裙衫尽湿,上面还有许多泥污,腿脚光着,只是乌黑成一双泥脚了。头发湿成一缕一缕的,嘴唇也冻得乌青,身子瑟瑟发抖,身上却背着一只包裹。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都说了要出差么!婆婆妈妈的!”邬德看她的狼狈模样,不由斥道。“大雨天出来走路找病?”话语里却已经带了怜爱的感情。

“我是奴才出身,那这么娇贵?”初雨却不以为意,她也不管自己的衣服还湿着,从背上解下包裹来,“我见老爷没带这个,既是出差,去得必然是官府的地盘,就赶紧送来了。”

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件黑乎乎的防刺背心。过去邬德下乡或者去检疫营地,只要天气允许都会穿上这个作为预备,最近随着形势好转,加上天气渐热,他已经很少穿这东西了。

“老爷每次出差都穿这个护身衣。我见您忘记了,才赶来的。”初雨兴奋道,“原以为赶不上了,没想到老爷还没启程,这就穿上吧。”

“这个——”邬德哭笑不得,这东西穿身上今天是没所谓,太阳一出来不得活活热死。初雨对他的拳拳之心还是让他很受感动。

“好,衣服我带去就是。”

“要记得穿上——”

“我会记得的。”邬德决定好事做到底,什么都答应,“你也赶快回去吧。我一会就要出发了。”

“老爷,”初雨把湿嗒嗒的头发擦干,轻轻的往后一甩,一头钻到邬德的怀里,低低地说:“老爷,你可要太太平平的回来——”

邬德心中一阵温暖,没有有个女人全身心把你作为依靠更能让男人感到愉悦的了。即使她并不美丽。

“我是去广州做买卖,又不是刀山火海,你怕什么!”邬德小声呵斥道。

“老爷干的是造反的买卖。”初雨仰起头来,一双并不大的眼睛清澈透亮,“广州不比临高,是在官府的治下,老爷万事小心。初雨要伺候老爷一辈子的。”

邬德原想安慰几句,说自己不是造反云云,转念想又何必自欺欺人呢。便郑重地点了点头。

……

“登瀛洲”离开港口,航向西北,向广州湾方向驶去,一小时后,博铺港的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上了。唯有临高角的灯塔的灯光还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

临近黄昏,风越发猛烈了,而且还夹杂着雨点,邬德看看表,17 时 05 分,但天已经黑得象傍晚一般,海面波涛汹涌,排水量只有 70 吨的“登瀛洲”此时就象一片树叶,在波涛里时隐时现。

邬德坐在船长室里,注视这玻璃窗外的海面,登瀛洲是渔船改造的,生活设施各方面都不太舒适,所谓的船长室里自然也没有真皮高背椅,而只有一张藤靠椅而已,被固定在甲板上,这就算是船长的宝座了。

“首长,雨太大了,天黑,什么也看不到。是不是先停泊靠岸?”大副走进船舱,向邬德德报告道。他穿着的蓑衣和斗笠已经全部湿透了,嘴唇也冻得乌青。

这个大副是他们从俘虏的海盗里提拔出来的,姓王,因为胡子很浓密,人称王大胡子。王大胡子原来是个小船主,自己有条双桅船,做做沿海的贸易和运输。直到有一天在海上被红毛抢劫了一次,搞得一无所有就干脆当了海盗——不走运的是第一次跟随首领出海打劫就被穿越者给灭了,灌了一肚子水的王大胡子从海里被捞起来之后已经没什么气了,被丢在海滩上等死,海军的一个穿越众见他体格不错,是个干苦力的好材料,算是发了善心把他倒过来控水才救回一条命来。

在劳改队老老实实的砸石头挖土几个月之后,他通过了初步的政治审查。鉴定认为:王大胡子属于干海盗不久,匪患习气不深,与海盗关系网联系较少的那类“可利用可改造”的人,他又对沿海的航线比较熟悉,就被海军吸收了。在海军服役几个月来,通过了政治保卫总署的第二次秘密政审,信任等级提升为 ⅡB 级,被任命为登瀛洲号上的大副。

“先喝口酒暖暖身子。”邬德解下身上的水壶递过去,问道:“船速是多少?”

大副接过酒,仰头灌了一大口后,说道:“7-8.5 节。”

这个速度是开着柴油机的速度,在这样的海况下,柴油机提供的动力对有效的操纵船只是非常有用。

“风力多少?”

“20 节。”

这样看来,雨很大,风力却没有加强。这让邬德稍稍放心,但是气压表表明,天气并没有好转的迹象。

“不能停船,我们要日夜兼程才赶得及。”邬德说,“你把水手们和海兵分成两班睡觉,轮流值班。”

“是,我这就去安排!”王大胡子抹了抹嘴,又赶紧跑了出去。

邬德安排完事务,戴上航员帽,系好雨衣,登上了后艉楼。第一次上船出航的六个学兵后生仔,蜷缩在船艉楼的甲板上呕吐,有几个已经脸色煞白。

看到长官到来,这几个学兵挣扎着想站起来,邬德制止了他们:“抓好缆绳站起来!先学着让自己能站在甲板上!”

“是,长官!”为首的一个勉强敬了个礼。

“你们分为两班,一班注意观察附近海面,二班到甲板协助抽水!”他给学兵们下了命令。

自己走到艉楼的前栏杆处,想观察下远处的情况。风势似乎增强了,雨大的使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雨点密密麻麻的落在脸上,水在他脸上倾斜下来。邬德抹了抹脸,在甲板上站稳脚跟,用望远镜观察了下海面——昏暗的海面上影影绰绰的只能看到些明暗的光影。

冷雨很快就让他的皮肤全都麻木起来了,寒冷加速了疲劳,他有些意识模糊起来。邬德赶紧晃了下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回到了船长室,在摇晃的马灯下研究着海图。

应该说,在这个几乎没有任何航行设施的时空,用这么一艘没有雷达、没有 GPS,也没有电罗经的船夜航是相当危险的事情。邬德在海图上选择了一条最为安全,最不可能遭遇礁石和暗沙的航线,但是触礁搁浅的危险依然是伴随着船只。

“首长!风太大了,帆快吃不消了。雨太大了,底舱进水速度加快了!再晚些可能天气会更坏。”王大胡子走进船舱,向邬德德报告道。他的蓑衣已经在风雨中撕破了。

“海况?”

“风速 25 节,浪高 3.3 米!”

“命令!降帆!紧固绳索!航向不变!”邬德命令道。

“降帆!紧固绳索!航向不变!是,长官。”大副行礼后转身离开。

“陆战队长!叫队员们五人为一班,所有抽水机全开,帮助排水!!无关人员全部下舱!”邬德扔下手中的分规,命令道。

“是,长官!”

邬德走出船舱,此时甲板上到处是忙碌景象,穿短裤、赤脚的水手正在下帆,紧缆,遮盖货物;穿长裤、左臂扎着兰色袖套的陆战队员们正忙着排水。

这时,一个涌浪将船头高高抬起,邬德见状,立刻喊道:“抓紧咯!!!抓紧咯!!!!”

话音未落,船一头扎进谷底,海水横扫整个船面。

邬德也被海浪冲倒在甲板上,他迅速抓住一根绳子,挣扎着爬起来,高喊:“清点人数!通报损失!!!”

“水手无伤亡!!!”“陆战队无伤亡!!”“前舱板破损!!进水!!!”“中舱进水!!”

“前舱堵漏,中舱排水!!”邬德高声命令。海风夹杂着雨水,邬德的嗓子已经有些哑了。

“有人落水!!!”伴着尖利的哨子声,船尾水手报警道。

坏了,邬德一看甲板上排水的学兵,只剩下一个了。

邬德跑向船尾,顺着报警水手指点的方向看去,距船尾大约 100 米的海面上,脸朝下漂着两个人。

“长官,要救吗?”闻声赶来的大副道。

“怎么救?现在这么大的风浪,再说,那两个孩子已经完了!第一次出海……”邬德愤愤的说,“去,把剩下的那几个小子都架到中舱里去!哎……”

午夜,风劲雨疾,邬德下到中舱,不当班的水手和陆战队员们在聚在一起吃饭,而劫后余生的四个后生仔正缩在一边低声的啜泣着。

邬德走道他们身边坐下,问道:“你们都知道了?”

四人都不说话,还是埋头哭泣着。

“海就是这样,你们平常看到的只是她平静的一面,今天的风浪还不算最大。”

“还不算最厉害,老天……”一个学兵停止了哭泣,看着邬德。

“是啊,你看看他们,一点都不在乎,”邬德指指正在吃饭打闹的水手们,“海只能靠我们这些不怕苦、不怕死的人才能征服的,只有经历过这些,才能算真丈夫,你们想要当一名驰骋海上的海军军官,就要受得住这样的罪。”

“我不要当海军军官了,呜呜呜。”这个哭得流出鼻涕的孩子大概有十四五岁,显然是惊吓过度。

邬德叹了口气,说:“你们先休息一下,二小时后继续上更!不想当海军学兵的,回去就给你们退学!”

说完这些,邬德也不理会这些后生,转身回船长室去了。

邬德回到船长室,开始吃晚饭。

晚饭很简陋,只有 4 片米饼,1 块鱼干,1 个柚子,1 杯水。邬德拿米饼夹着鱼干,就着水,努力的咀嚼起来。这见鬼的草地干粮!

一夜风雨,第二天黎明,天色渐渐转亮,风雨小了不少,登瀛洲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航行,在第三天一早抵达了广州湾。

交割的地点,是在广州码头上,起威镖局的人全程护送,差不多动用了全镖局一半的人马——现在的起威,差不多已经成了广州站的下属企业了,三分之二的业务都是为广州站服务。

张信赶到码头,指挥着将装着五万两银子的铁箱装上船。

“这是五万两,正在和高家联络,筹集更多的现银,但是现在头寸不好调……”张信汇报道。

“这么紧张?高家不是欠我们十来万的货款吗?”

“岂止高家,我们的应收账款接近十八万。”张信说,“但是按规矩到农历五月初五才能第一次结账。商家放出去的货物大多没有回笼货款,各家都是一样——拿不出多少现银,现在广州市面上拆解利息很高。就算是高家能筹集几万银子过来,我们也是要付利息的,就是少付一些。”

“多高?”邬德知道执委会对后续的银子在哪里的事情还在发愁。

“外面的行情是一个月二分。高家大概一分五就肯了。”

“月利息 20%?!”邬德差点叫了出来,这高利贷高得太牛逼了。年利率就是 240%了!

“即使按这个利息,只要我们能在一个月内完成货物流转,也有钱赚。糖上面不管是英国人还是葡萄牙人都愿意付现款。如果真的到了这一步,可以考虑这样的短期拆借!”张信从口袋里掏出一封抄件来,“这是广州站给执委会的另外一个建议,但是事体大而且可能远水难救近渴,不过要是能够实行下去,未来的银根就会宽松很多。电报已经发了,执委会应该会很快讨论。”

“好,我看看,如果可以我会直接向执委会发电建议采用。”

时间紧迫,“登瀛洲”在广州没有多停留,装完银子之后,稍事修理下船只,补充了清水,立刻出发往雷州方向去了。

邬德在船上打开了抄件。这是广州站起草的一份文件。这份广州站的三名主要商业负责人联名起草的文件中,提出了广州站用属下的企业吸纳广州乃至整个两广、福建地区官宦豪门家的存款的建议。

“存款?!”邬德大吃一惊,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心里只有四个字“异想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