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州糖业公司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4164 字 | 编辑本页

常师德半躺半靠在床上,喝了一点醒酒汤下去,人虽然晕乎乎的,却十分畅快。正待要睡觉,只见文秀悄没声的走进屋来,只穿着贴身的小褂,发髻解开梳在后面,满面桃花,杏眼含春。常师德一时呆了,不知道他这副模样来作甚。

只见文秀如同女人般的打了万福,小声道:“文秀伺候老爷就寝。”说着便上来给他宽衣解带,一双柔荑小手在他身上轻轻的按揉,千娇百媚轻声的呼唤着:“老爷——”

常师德呆了大约五秒钟,忽然全身的酒都从毛孔里散了出去,一阵凉意从脚跟直冲脑门,全身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他发出一声悲鸣,赶紧推开文秀,连滚带爬的从床上翻滚下来。妈妈咪呀,这是啥时代啊,佣人性骚扰主人——要是被丫鬟性骚扰也就算了,居然是个男人——文秀再漂亮,也还是个男人。

这场小小的骚动引来了一场混乱,周士翟在第一时间破门而入,见到这一场面,这位镖师也面色大变,赶紧道:“老爷请慢用。”低着头退了出去。

“不,老周,你听我解释——”常师德连鞋也没穿,赶紧追了出去,外面李标正在探头探脑,院子里也聚集起了几个镖师,拿着刀棍。

“看什么看?都回去!”周士翟不耐烦的一挥手,又赶紧对衣冠不整的常师德说,“常首长,你这样有碍观瞻啊——”

“是,是,我知道了。”他赶紧返回去穿上鞋子。

这边文同也出来了,他正在灯下起草改进糖业生产的报告书,听得嘈杂出来一看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只见文秀衣衫不整,委委屈屈的从常师德的屋子里出来,他顿时起了误会,沉下了脸:

“老常,平时就知道你花心点,没想到你还有这个癖好!”文同并不歧视 GAY,但是对为了生理快感男女通吃的人可就很鄙视了。

“没有的事!”常师德急得抓耳挠腮,寻死的心都有了。明明是这死人妖企图来骚扰他,怎么大家都觉得是他在对人家的菊花图谋不轨?

“老文啊,你可要相信我们革命同志啊,你总不会不相信我吧,我们在临高可是一个宿舍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啊!”

“难说的很,一旦脱离了集体,人的很多丑陋本性都会暴露出来。”

“我冤枉啊——”常师德指天画地,又是赌咒又是解释的,才算让文同勉强相信了是文秀骚扰他。这时候廖大化来了,常师德正郁闷白白背了次黑锅,不由得把廖大化也埋怨了一番。连带着把郭逸也骂了一通——怎么闹了个兔子来伺候他们。

廖大化笑道:“常师爷不必动怒。这是小子们会错了意。他们这种专门服侍大爷的孩子,白天伺候茶水起居晚上充任婢妾侍寝本是常事。昨个文掌柜说了不要买婢女,旅途上用僮仆方便,大约是这上面起了误会。既然师爷没这个意思,我好好的训斥他们一番就是。”

“啥?还有这种事情?”常师德顿时对古人的性观念有了震撼性的颠覆。

“平常的很。酸子秀才们每每背个书剑琴箱的在外游学,身边都带个小僮儿,一是出门在外使唤着方便,二来晚间耐不住了就用来泻火。朝廷里的大官们也有专门蓄养的,有那亲昵的,宠爱还胜过婢妾呢。”

“我靠,这是什么社会!”常师德忍不住骂了一句。

廖大化只在一旁赔笑,知道文秀这孩子媚上邀宠的心太盛,来个了“自荐枕席”,这下算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脚上。两位看来都不好男风。心中盘算着赶快寻几个丫鬟过来才行。

当夜的一场风波也就过去了。原本常师德还有些疑神疑鬼,深怕自己伟岸的形象被人取笑。后来才发觉土著们对此事根本没有八卦的兴趣,连文秀第二天也照旧若无其事的来给他送洗脸水。大概正如廖大化说得:这种事根本不算一回事。

第二天,两人继续坐轿子,由起威镖局的一干人保护着,用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陆续巡视了名下的各个甘蔗庄和糖寮。初步把情况都了解了一番。期间旅途劳顿,风尘仆仆也不必细说,还遭遇了几次强盗的拦路抢劫,好在有起威的镖师护卫,有惊无险的都过去了。

各个庄子和糖寮的情况大同小异,有的还留下几个长工,有的干脆人去楼空。文同现在已经知道了雷州的糖业生产情况:这里是典型的庄寮结合型的。没有单纯以以加工为业的土塘寮。都是某个甘蔗田较多的蔗农或者地主开办的依附于甘蔗庄,也有蔗农们合股开办的。土糖寮以加工自己地里出产的甘蔗为主。兼顾对外加工。设备的使用率很低,所以无一不是规模小,设备简陋。

甘蔗田种植不是农村常见的租佃制,小块的土地由蔗农自种自收,农忙的时候请几个短工;大块的完全是由地主雇用长工种植管理,已经有了农业雇用劳动的雏形。

所以土地一旦易手,土地上的劳动力就全部都消失了,和一般租佃制下换地主不换佃户完全是两回事。这就对补充劳动力提出了迫切的要求。

这天一行人回到了徐闻的庄子上。正好张信作为广州站的联络员也来到了徐闻。作为雷州白糖的未来主要销售商,广州站对此也是极其重视的。

根据广州站的提议和执委会的批准,文同和常师德正式在徐闻建立了雷州糖业公司。开办糖业公司的资本由广州站调拨。徐闻城外的甘蔗庄将作为公司的总部。文同计划在徐闻进行糖业改进试点。

“能出白糖吗?”张信对这个问题十分在意,再三的询问。

“没问题,能出比广东任何一家都好的白糖。”文同对此极有信心,“不过在价格上要有优势,就得看机械部门有没有办法帮我们造设备了。”

“有英国人最近到广州了。”张信告诉他一个讯息,“他们很小心,正在寻求购买商品,白糖也是一个大宗。如果能赶在四月之前出糖,卖掉二三十吨不成问题。”

“可以,不过我要广州站给我足够的人力。”文同说,“在本地补充劳动力很困难。”

“要多少人?”

“至少得三百人。”文同的计划书里,这一批人将作为甘蔗农场和糖厂的第一批工人。每个庄子至少要补充二十名左右劳力,有糖寮的庄子还得更多一些。

“都要壮劳动力?”

“妇女和孩子也要。这样能够拘绊青壮年。再说广东福建的农家妇女都很能干,体力也好,我看不比男人差。对了,再找十名左右有养牛经验的人。”

“行。给你五百人都可以。”张信一口答应。因为移民工作的不断进行,临高的接收能力已经出现缺口。一个净化周期是 40 天,而临高的检疫营地总共也只能同时入住四百人左右。不少已经招募来的移民就只能被安置在广州,等候发运。广州站为此在郊外设立了一个类似隔离检疫区的村子,在那里进行一些初步的“净化”工作。营地里现在已经滞留了一千多人,为了防止当地官府起疑,郭逸已经在设法尽快把他们送走一些。

“五百人我怕接收不了。”文同说,“先三百人吧。这里千头万绪的事情太多,我还想再从临高要些干部来呢。”

“干部很难。”张信说,“起威的人很可靠,你可以从里面选些骨干出来当军事干部。”看到文同愕然的神情,张信补充道:“雷州这地方很乱,你这么个大糖厂主,到时候自然会有各路好汉眼红,土匪不用说了,本地的土豪起了意恐怕也是件麻烦事。要保护自己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就得有武装。先拉个民兵队起来吧。武器会从临高给你补充些过来。”

“好吧。”文同想这事情就交给常师德好了——反正他会耍鬼头刀。

“我打算先在徐闻这里搞一个甘蔗组合,然后再拓展到海康、遂溪这些地方。”

“继续收买甘蔗地扩建种植园吗?”

“我是希望搞种植园的,”文同说,“现在这里的经营模式还是以小农经济为主的,种植和管理水平都太落后了。”

在半个月的旅行途中,文同对这里的甘蔗种植情况已经摸了个七七八八。小农经济下的经济作物栽培随意性很大:品种有种果蔗的,有种糖蔗的,至于田间管理,有的看得出很用心,有的则马马虎虎,完全是看天吃饭的。甚至并不适合种甘蔗的地方也有人在种甘蔗……

以甘蔗这样的经济作物来说,最好的经营模式自然是大规模种植园:把这些小片的土地合并起来,成了一个大型的甘蔗种植园。不管是采用雇工制还是奴隶制,生产效率都比现在这样的小农种植高得多。

但是收购蔗农的土地并不容易。蔗农很少有破产或者经营困难的,就算是支付那高得可怕的利息,种植蔗田依然是有利可图。没有天灾人祸的情况下想要成片兼并土地很难做到。除非穿越者操纵糖价,逼迫这些小农全部破产,再逐一收购。文同并不认同这种方案,倒不是他有多少善心,而是觉得穿越集团还没这个本事。

“我的想法是搞甘蔗组合。”文同拿出了他的方案:把生产同一种作物的种植户都组织起来,在他们的主持下统一进行技术指导使用良种,统一购买肥料,甘蔗统一制糖、统一销售。压低成本,增加收益。文同估计,这个方案会吸引不少小种植户参加。

“这个方案,第一年肯定不会有多少结果,但是时间长了,效益一出来,农民就自然愿意参加了。没办法,我们不是政府不能硬性推行,只能靠口口相传的口碑效益才能达到目的。”

“那你得扎根雷州了。”张信看了他庞大的计划,“这计划没三年五载不会出效益的,光说服这一家家的农户,还有收成之后的分红……得好一批人协助你。”

“扎根也可以么。享受下大地主的日子。”文同对自己的这个事业很有兴趣,“这边的管理人员技术人员人,我向教育委员会申请了些,能配几个配几个。不够的我还准备自己搞培训。至于说服小农加入么,能说服多少说服多少。等三五年一过,一切顺利的话我就是雷州最大的糖业供货商了,糖既多又好,到时候来个压价倾销,把市场上的收购价打得稀巴烂,不肯加入农合的全部让他们破产,我再连人带土地都收买下来好了。”

张信连连点头,想不到文同这样一个技术人员,也能使出如此毒辣的手段来。

“需要什么只管开口,广州站一定配合好。”

“我们这里只是个制糖基地,没有情报人员之类的编制,但是我很想知道海安街的具体情况,这地方被当地人叫做‘甜港’,糖都是从此地出口,街上还有不少糖行。这些潮、汕地方的商人,迟早都是我们的对手——”

“这个好说,我们会安排人在当地卧底。到时候真要正常手段搞不下来,来点不正常的就是。特侦队的人正手痒呢。”

“呵呵,最好是不要了。不过我们时间有限,不能起腻打什么商业战,快刀乱麻比较好。”

双方商定了一系列的联系方法,因为雷州不算正式的派遣站,只是个二级据点,目前没有电台配发,与临高的联系主要使用信鸽作为工具。与广州之间的联系除了使用信鸽,还可以利用起威镖局的镖路传递信件。根据执委会的指示,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直接派人渡海会临高来联系——双方的直接联系要越少越好。

执委会在雷州还有盐商刘纲这条线,此人就住在海康县境内,但是执委会经过考虑还是决定双方各自单线联系,避免接触。刘纲是他们向大陆走私私盐的重要渠道,要重点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