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对旧明文人的政策

北朝旧贴 | 墨者无畏 | 8/15/2020 | 共 14960 字 | 编辑本页

墨者无畏 于 2019-2-20 08:45:02 发表了:

元老院在北伐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要折腾旧明文人。

兹开此帖,讨论政策。

我先来:

我的思路是“分层改造”。

文人也不都是铁板一块,不同阶层的人利益诉求不同。

像张兴教这样的破落户,对明朝统治有深仇大恨的,吸纳入归化民不论。

像书院社员这样的年轻文人,受儒学渗透相对不深的,用公考吸收就可以了。

宗族地主有功名的最为难办,还请诸君讨论。他们有社会影响力,用经济实力,甚至还有一点军事实力。太强硬会使底层全面反弹,太软弱会使统治无法下乡。


陆天 于 2019-2-20 11:03:04 发表了:

两广行动已经确定好方针了,依法治国。道道划好,跟着走平安无事,对抗的就杀鸡儆猴。


平一指 于 2019-2-20 11:09:14 发表了:

先公布政策:元老院不独尊儒术,不承认孔子是圣人,只承认孔子是个思想家。儒生对儒家经典的理解不属于元老院用人考核的内容,特殊文史专业例外。

收编旧文人可以有三种途径,像刘进士和黄寨主那种名气很大,且有一定军事实力的可以收编进政协;像萧秀才那种水平较高的可以办个特别的培训班,毕业后发给芳草地文凭;一般的破落文人可以考公务员。

三种出路任选:政协、培训班、公务员。


墨者无畏 于 2019-2-20 11:11:55 发表了:

平一指 发表于 2019-2-20 11:09 先公布政策:元老院不独尊儒术,不承认孔子是圣人,只承认孔子是个思想家。儒生对儒家经典的理解不属于元老 ...

别忘了还有一些有学术水平的,收了去高等学校搞研究。


平一指 于 2019-2-20 11:15:17 发表了:

墨者无畏 发表于 2019-2-20 11:11

别忘了还有一些有学术水平的,收了去高等学校搞研究。

元老院应该强硬点,不必对他们太客气了,有学术水平的也得先进培训班。元老院也不会故意卡他们,但是必要的程序不可少,免得他们持宠而骄。


www2265066 于 2019-2-20 12:23:42 发表了:

平一指 发表于 2019-2-20 11:09

先公布政策:元老院不独尊儒术,不承认孔子是圣人,只承认孔子是个思想家。儒生对儒家经典的理解不属于元老 ...

老黄寨主可是组织抵抗过我元老院的,二儿子也是个反元老院分子,不拉清单?好软弱的小布尔乔亚腔调喔


duyiqun0203 于 2019-2-20 13:06:0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duyiqun0203 于 2019-2-20 13:44 编辑

已经给了公务员考试的路子,如果不想考试就当当公务员的 要么立了大功 要么首长推荐 ,要么从巡警开始,如果不愿意不勉强,不碍事就行,否则轻了劳改,重了喂鱼


traveller69 于 2019-2-20 13:12:36 发表了:

大部分淘汰,小部分改造后吸收进入归化民干部队伍。


陆天 于 2019-2-20 14:32:16 发表了:

墨者无畏 发表于 2019-2-20 11:11 别忘了还有一些有学术水平的,收了去高等学校搞研究。

是的,比如余大成和程本直。@项天鹰


大唐玄甲军 于 2019-2-20 16:40:49 发表了:

www2265066 发表于 2019-2-20 12:23

老黄寨主可是组织抵抗过我元老院的,二儿子也是个反元老院分子,不拉清单?好软弱的小布尔乔亚腔调喔

...

都 9012 年了还有人主张连坐制


平一指 于 2019-2-20 16:42:55 发表了:

duyiqun0203 发表于 2019-2-20 13:06

已经给了公务员考试的路子,如果不想考试就当当公务员的 要么立了大功 要么首长推荐 ,要么从巡警开始,如 ...

公务员门槛太低,在人家看来,大明的科举是选官,髡贼的公务员考试是选胥吏,如果不是破落文人,哪个肯自降身份?

除了公务员,还应该有个同等学历认证制度,成年人可以申请认证同等学历。


www2265066 于 2019-2-20 16:49:47 发表了:

大唐玄甲军 发表于 2019-2-20 16:40

都 9012 年了还有人主张连坐制

只收拾敌对分子喔,黄老爷和黄二少两个必须搞死搞臭掉,不然前面是反髡志士,后面当顺民政协委员,这不和北洋政府那帮前清官员一样吗,前面用革命同志染红顶子,后面当北洋政府官员。既当表子又立牌坊哪有这种好事?


大唐玄甲军 于 2019-2-20 17:05:36 发表了:

www2265066 发表于 2019-2-20 16:49

只收拾敌对分子喔,黄老爷和黄二少两个必须搞死搞臭掉,不然前面是反髡志士,后面当顺民政协委员,这不和 ...

黄二少且不去说,黄守统当时组织乡勇抵抗他们从没见过的海盗有什么问题?总有人觉得搞死搞臭别人这种事可以收放自如,哪天自己引火烧身就笑不出来了,你以为你蹲马桶说的一句牢骚话就不能定你得罪了?


墨者无畏 于 2019-2-20 17:08:53 发表了:

平一指 发表于 2019-2-20 16:42 公务员门槛太低,在人家看来,大明的科举是选官,髡贼的公务员考试是选胥吏,如果不是破落文人,哪个肯自 ...

杀贵大,赏贵小。

现在就是摊子太小,等这些归化民当了大区区长的时候,就不会有人认为是胥吏了。


晚到的约瑟 于 2019-2-20 17:16:1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晚到的约瑟 于 2019-2-20 17:19 编辑

你们讨论的都是在伪明没官身的文人

那些有官身的旧文人怎么办?

比如“傅作义”这样有兵或有权的来投髡,怎么吸纳?

1、一脚踢飞!我元老院工业立国,一切旧文人都是反动和腐朽的代表,官越大,罪越重!不稀罕你投髡!工业党能碾压全世界!

2、让“傅作义”去符有地,榨干他老骨头的剩余价值!

3、让“傅作义”去功德林学习班,改造思想,等马督工和杜女王大婚时,大赦,彰显我澳宋仁德!

4、让“傅作义”这个从前手握权柄或重兵的老家伙,和喜欢掏裤裆的赵贵平等竞争,考公务员。考上了,从小科员从头干起?

5、让“傅作义”这个从前手握权柄或重兵风光无限的人,进政协做个混吃等死的吉祥物?

我们是统治阶级,统治阶级的思路在哪里?


duyiqun0203 于 2019-2-20 17:36:45 发表了:

平一指 发表于 2019-2-20 16:42

公务员门槛太低,在人家看来,大明的科举是选官,髡贼的公务员考试是选胥吏,如果不是破落文人,哪个肯自 ...

从基层干起是元老院的规矩,这就是元老院给的路子,再说了基层读书人也是很惨的,我们更需要这些人,那些绝大多数的举人 进士什么的 ,不愿意滚犊子,碍事的喂鱼沤肥。


MMPKCW 于 2019-2-20 17:38:08 发表了:

对于篡明文人,要分成两类:反抗和不反抗的。


MMPKCW 于 2019-2-20 17:41:22 发表了:

MMPKCW 发表于 2019-2-20 17:38 对于篡明文人,要分成两类:反抗和不反抗的。

反抗的无论力度大小,坚决镇压,绝不因地位和权势而有所区别,草越密,刀越快。

对于不反抗甚至忠诚于元老院的,至少视为一般民众,该怎样就怎样。

既然打算建立新世界,那就必须彻底贯彻下去,绝不绥靖!


平一指 于 2019-2-20 18:00:10 发表了:

晚到的约瑟 发表于 2019-2-20 17:16

你们讨论的都是在伪明没官身的文人

那些有官身的旧文人怎么办?

仿照招降海盗头子办理即可。


www2265066 于 2019-2-20 18:33:49 发表了:

大唐玄甲军 发表于 2019-2-20 17:05

黄二少且不去说,黄守统当时组织乡勇抵抗他们从没见过的海盗有什么问题?总有人觉得搞死搞臭别人这种事可 ...

说牢骚话和拿刀伤对抗好像不是一码事吧,关起门骂娘没人问,跑到 ZF 门口骂 ZF 试试,分分钟尝尝人民民主专政铁拳,按老铁说法,我家姨父前两代是民国大地主,连抵抗都没,老实顺民凭什么被打倒,还不是被打倒了吗,我姨祖父还不是活在新中国,一家人三代人靠努力奋斗奔小康,我姨主父也当过小少爷,也没想不通啊


黄汉民 于 2019-2-20 19:27:54 发表了:

你们现在开始把临高当成 爽文 小白文来写了?


墨者无畏 于 2019-2-20 19:39:28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9-2-20 19:27 你们现在开始把临高当成 爽文 小白文来写了?

愿闻其详。


墨者无畏 于 2019-2-20 19:42:00 发表了:

我正是因为看到目前元老院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政策才开此帖,希望大家认真讨论,而不是玩梗、求爽。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嘛。


黄汉民 于 2019-2-20 19:43:02 发表了:

墨者无畏 发表于 2019-2-20 19:39

愿闻其详。

整楼看下来,除了杀,没别的了

跟爽文的套路有什么区别?

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大漠老兔 于 2019-2-20 19:43:36 发表了:

效法《1852 铁血中华》挺好。

都是顺民,但是永不录用。子孙除非正规学校毕业,否则不得参加公务员考试,没官当,就是普通老百姓。

有不服要闹事的,也不介意借人头一用。


墨者无畏 于 2019-2-20 19:49:18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9-2-20 19:43 整楼看下来,除了杀,没别的了

跟爽文的套路有什么区别?

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别把我算进去啊,咱可不是酱油元老。


黄汉民 于 2019-2-20 20:12:25 发表了:

墨者无畏 发表于 2019-2-20 19:42

我正是因为看到目前元老院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政策才开此帖,希望大家认真讨论,而不是玩梗、求爽。具体情况具 ...

这个问题与人命无关

而是思想改造

我兔洗了多少年,做了多少事,在兔子之前,多少人去追求民主自由的思想,对封建思想大力挞伐

但现在很多地方都仍然是传统思想

封建思想仍然大量留存在很多人心底

光靠杀人根本没用,畏威是一时的

中国人向来善于忍让

短毛杀人不眨眼也没屁用

服了你就是了

然后进了体制,再依靠他们老道的经验跟你慢慢玩

短毛杀人再狠有满清狠吗?

最后满清还不是被同化了

根本的问题不在于如何对待他们

而在于如何改造思想

这个问题很早就讲过了

光靠杀人,短毛不提出自己新的思想,不对归化民进行思想改造

不用二十年,就又回到老路上了

到时候来一出封建复辟,也不是不可能

这个问题并不仅仅针对于旧文人,也包括大字不识的老百姓

楼上的所有人以为,只有旧文人有旧思想?

怕是没在农村呆过,各位回老家看一看

有多少和你们一样年纪,甚至于比你们年纪小的,他们的脑袋里到底还有多少封建残余


黄汉民 于 2019-2-20 20:25:27 发表了:

有些人觉得破落文人对明朝反感

没错

但是再破落的文人,他的三观也已经形成了

大字不识的老百姓,他的三观也一样形成了

你要改变他的三观?

想得太简单了

你们指望新一批被你们养大的人会不一样?

但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变化

你拿什么样的新思想去武装你养大的孩子?

你如果提不出新思想,那么这些孩子就会去跟老思想学

比如,杀人报仇为什么不对?你讲不出个所以然来,人家就不认同你,嘴上不说,手上照做

你要抓他,一堆人求情

你坚决杀了他,大家离心离德,觉得你刻薄寡恩

短毛最大的问题是到今天也没有对他们宣讲政治主张,没有讲过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

没有讲过长期目标,中期目标和短期目标

那伏波军是如何思考为什么要战斗?归化民是如何思考为什么要工作?

还不是他们既有三观的那一套,也就是中国的传统思想,也就是很多人不爱听的儒家那一套

是,旧文人杀光了,但是旧思想仍然在伏波军的士兵中流传,在归化民干部,工人,农民心中流


墨者无畏 于 2019-2-20 20:36:16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9-2-20 20:25

有些人觉得破落文人对明朝反感

没错

但是再破落的文人,他的三观也已经形成了

请问我的“王化”那一套有什么缺点?


黄汉民 于 2019-2-20 21:14:30 发表了:

墨者无畏 发表于 2019-2-20 20:36

请问我的“王化”那一套有什么缺点?

没看到


墨者无畏 于 2019-2-20 21:15:35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9-2-20 21:14

没看到

主题。。。


晚到的约瑟 于 2019-2-20 21:36:57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9-2-20 19:43

整楼看下来,除了杀,没别的了

跟爽文的套路有什么区别?

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别把我算进去啊!


晚到的约瑟 于 2019-2-20 21:38:42 发表了:

怎么就是没人讨论吸纳有地位的文人呢?


黄汉民 于 2019-2-20 21:56:49 发表了:

晚到的约瑟 发表于 2019-2-20 21:38

怎么就是没人讨论吸纳有地位的文人呢?

骨子里有一种畏惧,怕玩不过人家

所以选择使用暴力,这种最直接的办法


黄汉民 于 2019-2-20 21:57:07 发表了:

晚到的约瑟 发表于 2019-2-20 21:36

别把我算进去啊!

好吧


黄汉民 于 2019-2-20 22:03:37 发表了:

晚到的约瑟 发表于 2019-2-20 21:38

怎么就是没人讨论吸纳有地位的文人呢?

因为不知道如何处理

所以,谈到这个的不外乎

老实听话

但是,连要让他们听什么话都没人说过

翻来复去就是老实听话


晚到的约瑟 于 2019-2-20 22:05:35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9-2-20 21:56

骨子里有一种畏惧,怕玩不过人家

所以选择使用暴力,这种最直接的办法

...

嗯……你说的这点是个因素

髡贼好比李自成,只能吸纳使用一些穷酸文人

但是,各位元老,我们利用旧文人的水平,就甘于和李自成一样了?

可能工业党觉得本来就该这样


墨者无畏 于 2019-2-20 22:06:50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9-2-20 21:14

没看到

https://bbs.northdy.com/thread-789189-1-1.html


3jsos 于 2019-2-20 22:10:58 发表了:

可能对待有地位的文人就跟看见野生大熊猫一样

明知道你能弄死他。要是让他不爽,也能让你很恶心

但是就是下不去手


黄汉民 于 2019-2-20 22:14:50 发表了:

晚到的约瑟 发表于 2019-2-20 22:05

嗯……你说的这点是个因素

髡贼好比李自成,只能吸纳使用一些穷酸文人

不,短毛连李自成都不如

李自成还知道派人去宣讲,迎闯王,盼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

别管他做不做得到,但是他至少提出了理念,让农民觉得有希望

短毛做的则只是,等到人家真的活不下去了,想着左右是个死,死马当活马医的选择

在这上面,短毛都不如李自成来得主动

这其实反应了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多数人对古代充满了畏惧

这种恐惧心理影响了他们所有的决断

他们又没有处理这种危机的能力

就只能选择视而不见

当绕不过这个问题的时候,就选择歇斯底里的暴力恐怖去掩饰问题本身,自慰自己的恐惧


黄汉民 于 2019-2-20 22:17:1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黄汉民 于 2019-2-20 22:31 编辑

墨者无畏 发表于 2019-2-20 22:06https://bbs.northdy.com/thread-789189-1-1.html

看了一下有点空泛,没有涉及到具体的内容

比如说,你说王化,那么什么是王化,王化的主要内容是什么,这些内容如何定义

当与传统相近似的时候又与元老院所要求的不同,如何区分

比如说,你说以仁义治天下,那么什么是仁?谁对谁仁

核心内容是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设计?

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这里面就包含着儒家的仁

君做好君的本份,这里面就包含了君如何对待臣子,这是君对臣的仁爱

臣做好臣的本份,这里面也包含了臣如何对待君,这是臣对君的仁爱

在儒家思想里面,仁是具有差等性的

一个社会里,不同地位,不同关系的人相互之间的仁并不是平等的。

比如,你对自己父母孩子的爱,要大于你对陌生人的爱。这就是儒家的仁,但是我兔的哲学可不是这样。(所以我说,即使今天多数人也没办法摆脱封建残余)

儒家反对墨家的兼爱,兼爱是墨家的仁,但是兼爱没有差等,他们认为,亲疏无别。

儒家认为,不齐,天之道也。

那么元老院要怎么定义自己的仁?

可以说,仁是元老院思想改革的关键,搞不清楚这个仁,搞不清楚为什么要仁,那么一切都是空的。


韃官貴人 于 2019-2-20 22:26:06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9-2-20 22:14

不,短毛连李自成都不如

李自成还知道派人去宣讲,迎闯王,盼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

别管他做不做得到,但 ...

总结的。。。好


liutom2 于 2019-2-20 23:37:50 发表了:

哎,旧文人?不就是几百万文科生吗?

狒狒们不需要这么多文科生,所以他们要么乖乖的改学理工,要么就自己回家吃自己,反正狒狒们是不会养他们的。

哪怕到了现在,土鳖国自豪也说我有 5000 万工程师,而不是 5000 万大文豪,这不是明摆着的道理?

至于说基层官吏,对不起,对帝国没有贡献的人没资格当官吏,最多作为留用人员短期监督控制使用,想混进狒狒们的队伍,你好歹也先纳个投名状吧?钱谦益还知道水太凉头皮痒。


陆天 于 2019-2-20 23:55:40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9-2-20 20:25 有些人觉得破落文人对明朝反感

没错

但是再破落的文人,他的三观也已经形成了

1、大规模的改变旧文人的三观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要抱有期待,只要这些旧文人不捣乱、开倒车就行。

2、我认为对于新一代的教育首先是爱国教育。具体可以盗用四个自信、三个代表之类的。

3、到具体的案例,我相信法学俱乐部那帮人肯定能说明白的。比如:杀人偿命,就算按大明律也是官府执行,不允许私自寻仇吧。

4、军队靠的就是爱国、荣誉感和高福利,想想美军是为何而战的,西点军校那套,照搬就行。

5、长期目标:解放全世界;中期目标:解放大明;短期目标:解放/改造广州。(我随口说的)

6、最后,对全民的思想改造是快不了的,一两代人是搞不干净的。但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更多的人绑上元老院经济快车上,封建王朝和封建思想早晚要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的。元老院至少还有贫苦大众的基本盘,只要政权稳定,思想问题徐徐图之即可。


Scat 于 2019-2-20 23:55:43 发表了:

其实旧文人绝大部分会有“官”—公务员做的,只要你愿意以参加公务员考试的形式低个头。

老三届新三届那个时代一年就招两三万大学生,那批人甭管多反 d 反 shzy,最后大部分不做领导就是做老板,现在一年高等教育七八百万,当兵当工人就算好的了。


liutom2 于 2019-2-21 00:18:19 发表了:

大唐玄甲军 发表于 2019-2-20 16:40

都 9012 年了还有人主张连坐制

然而,你家里连着出 2 个反贼,最起码得享受监视居住待遇,就是现在也是这样的。


陆天 于 2019-2-21 00:38:15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9-2-20 22:14 不,短毛连李自成都不如

李自成还知道派人去宣讲,迎闯王,盼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

别管他做不做得到,但 ...

短毛不如李自成???

不敢苟同。

李自成那套不也就是发动群众吗???

杜雯的马袅讲习所里出来的干部发动群众手段也不会少。

另外,最初的归化民大多是难民,但两广攻略之后的就有很多主动投髡的人啦。

主动投髡的会越来越多的,正所谓明灯效应。澳宋就是十八世纪的灯塔国。


zzevil 于 2019-2-21 00:56:1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zzevil 于 2019-2-21 00:58 编辑

又不是没有老办法,黑五类呗,做你的顺民没人管你,但是想吃公家饭招工、考学、提干等政审就要卡你,这些人是过去的既得利益阶级,不可能让他们过的比过去好,所以他们肯定会恨你,那就只能不给他们上升通道,把他们压在底层,直到他们已经不记得过去的好日子只知道现在是贱民,再解放他们他们才会念你的好,现实中就是解放的还早了点,还是有些黑五类崽子逮着机会就黑。

所谓旧文人,不过就是民国时穿长袍的,建国时还以为这些人有什么能量,优容了一下,上天安门都有不少穿长袍的,结果证明这些人的作用是负的,对新社会完全没用,而且能力也是负的,干啥啥不行骂娘扯后腿倒行,有这前车之鉴干嘛还要栽到一个坑里?

有功名的在明朝是什么地位?那就是合法的统治阶级,孙传庭最后一战前一路屠城过去,只有有功名的不杀,你能把旧文人的地位捧得比这还高?那他们肯定要见着机会就骂你坑你坏你事啊,所以就不能给他们机会。


tgwtgw 于 2019-2-21 01:21:05 发表了:

www2265066 发表于 2019-2-20 16:49

只收拾敌对分子喔,黄老爷和黄二少两个必须搞死搞臭掉,不然前面是反髡志士,后面当顺民政协委员,这不和 ...

那你自己写同人好了


大唐玄甲军 于 2019-2-21 05:05:42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9-2-21 00:18

然而,你家里连着出 2 个反贼,最起码得享受监视居住待遇,就是现在也是这样的。

...

黄三爷为什么算反贼?黄秉坤严格意义上来说也只是什么都没做,人家只不过主动放弃澳宋国籍而已,性质还不如老张家秘书虐待元老子女严重。你说当官?人家从来也没来跟你要官当啊。另外,要是觉得监视居住连坐亲属合理的话,不必回了


大唐玄甲军 于 2019-2-21 05:06:40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9-2-20 19:27

你们现在开始把临高当成 爽文 小白文来写了?

不把临高当爽文还当历史教科书?


大唐玄甲军 于 2019-2-21 05:09:53 发表了:

www2265066 发表于 2019-2-20 18:33

说牢骚话和拿刀伤对抗好像不是一码事吧,关起门骂娘没人问,跑到 ZF 门口骂 ZF 试试,分分钟尝尝人民民主专政 ...

那么试问黄秉坤拿过刀枪?你以为统治阶级就你一个人?你要搞别人的旧账,别人就能找到一万个理由搞你。至于你家的历史,我不 care,再说网上说自家背景的我一般就当笑话听听,上一个吹自家是权贵的已经被扒的皮都不剩了


平一指 于 2019-2-21 07:33:15 发表了:

个人觉得如果要纳入体制,至少应该分低端和高端:

低端的就是考公务员,名额多的是,只要旧文人低个头,稍微准备一下,考上并不难。

高端的应该是芳草地的成人班,或者芳草地发的同等学历。有了芳草地的学历,即使是从最基层干起,很快也会被提拔上去的。毕竟有些旧文人确实有几手,你让人家从胥吏干起不太合适。


liutom2 于 2019-2-21 08:19:04 发表了:

大唐玄甲军 发表于 2019-2-21 05:05

黄三爷为什么算反贼?黄秉坤严格意义上来说也只是什么都没做,人家只不过主动放弃澳宋国籍而已,性质还不 ...

黄三爷现在是妥妥的反贼,放弃国籍?他干的这叫叛国好不好?当然了,人家认为自己从来都不是澳宋的人,也就是生来就是敌国。


www2265066 于 2019-2-21 11:07:05 发表了:

大唐玄甲军 发表于 2019-2-21 05:09

那么试问黄秉坤拿过刀枪?你以为统治阶级就你一个人?你要搞别人的旧账,别人就能找到一万个理由搞你。至 ...

我没说是权贵阿?你可真会扣帽子,一个解放前家里几百亩地的乡下地主老财算个屁的权贵。


黄汉民 于 2019-2-21 18:18:52 发表了:

大唐玄甲军 发表于 2019-2-21 05:06

不把临高当爽文还当历史教科书?

多读书,多看报,少发评论,多睡觉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22 02:08:15 发表了:

在研究怎么利用旧文人之前,是不是应该先研究旧文人有啥利用价值?


MMPKCW 于 2019-2-22 03:12:01 发表了:

最多四两 PLUS 发表于 2019-2-22 02:08 在研究怎么利用旧文人之前,是不是应该先研究旧文人有啥利用价值?

有的,历史研究方面需要这些旧文人协助,既需要他们的学识也要他们的视角。别的就算了,尤其是朱程理学这类糟粕。


大唐玄甲军 于 2019-2-22 03:23:49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9-2-21 18:18

多读书,多看报,少发评论,多睡觉

可拉倒吧你算老几


左小乙 于 2019-2-22 08:50:4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左小乙 于 2019-2-22 09:29 编辑

问题是绝大部份人把三观问题想得太必要了,没有和元老院切合的三观,就不能执行元老院的政策吗?答案是否定的,元老院要做的是确保自己的思想是正统,底下人信不信这一套就没所谓了,只要元老院在意识形态领域表现得足够强势,有足够耐性,等到人人都知道数理化有用的时候,管他价值观如何,起码世界观就彻底扭转了


陆天 于 2019-2-22 09:59:36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22 08:50 问题是绝大部份人把三观问题想得太必要了,没有和元老院切合的三观,就不能执行元老院的政策吗?答案是否定 ...

并不是绝大部分人吧,似乎本贴里只有黄汉民元老在鼓吹思想改造吧。

我认为,思想高地需要占领。但这东西不是想占领就能占领的,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不是几年几十年,而是几代人。


左小乙 于 2019-2-22 10:44:06 发表了:

陆天 发表于 2019-2-22 09:59

并不是绝大部分人吧,似乎本贴里只有黄汉民元老在鼓吹思想改造吧。

我认为,思想高地需要占领。但这东西 ...

思想改造急不来,但干部缺乏的问题却很急,先想办法把那群旧知识分子利用起来再说,后面可以通过水平考试和干部学校慢慢扭转他们的思维


平一指 于 2019-2-22 15:09:07 发表了:

其实“改造思想”就是个伪命题,髡贼自己就没有严谨的意识形态,自己就是山头林立的,拿啥去改造人家?

髡贼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功利主义,发展生产力什么的。这套东西会被士大夫理解为事功大于道德,经世致用大于修身养性,理解成这样也够了,士大夫改造后能用就成,不必强求思想一致。


波尔布特 于 2019-2-22 19:53:34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9-2-20 23:37 哎,旧文人?不就是几百万文科生吗?

狒狒们不需要这么多文科生,所以他们要么乖乖的改学理工,要么就自己 ...

萧主任也是文科生,你让肖主任回家吃自己?

法律是用文科理论写出来的,还要不要了?

还有毛主席,如果你想说他是“兵家”,那王守仁、张居正、孙传庭这些人算文官还是“兵家”?

另外中国的中医理论,这算文科还是理科?


波尔布特 于 2019-2-22 20:05:50 发表了:

最多四两 PLUS 发表于 2019-2-22 02:08 在研究怎么利用旧文人之前,是不是应该先研究旧文人有啥利用价值?

我最近研究了一下,发现狒狒们想出来的那些政治套路基本上是旧文人玩剩下的。

既然大家都是半斤八两,那就“乌鸦别笑猪黑”。

狒狒们的优势是有“远见”,缺陷是不接地气;旧文人的优势是比狒狒更熟悉 17 世纪的中国,缺陷是“鼠目寸光”。

其实应该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例如康有为、孙中山,用 21 世纪的眼光看都不是啥好人;但如果穿越者想在清末民初找政治同盟,就不能排斥这两个人,因为当时其他人更反动。


波尔布特 于 2019-2-22 20:10:12 发表了:

最多四两 PLUS 发表于 2019-2-22 02:08 在研究怎么利用旧文人之前,是不是应该先研究旧文人有啥利用价值?

另外,古代所谓的“文人”不是“文科生”的意思,而是“知识分子”的意思,部分“文人”的科学素养未必比现代人差,例如徐光启、宋应星。

其实古代科举考试也考“数理化”的,只不过古代的“数理化”理论跟现代人不一样,他们的“数理化”理论是《易经》。

旧文人跟现代人的科学素养差距,其实就是中医和西医的差距。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22 20:28:28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9-2-22 20:05

我最近研究了一下,发现狒狒们想出来的那些政治套路基本上是旧文人玩剩下的。

既然大家都是半斤八两,那 ...

不是“当时其他人更反动”,而是“当时其他有实力的人更反动”。

然而髡贼自己就是最大的实力,似乎就不用凑合了吧。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22 20:32:20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9-2-22 20:10

另外,古代所谓的“文人”不是“文科生”的意思,而是“知识分子”的意思,部分“文人”的科学素养未必比 ...

这么说就好办了,算算自己培养一个徐光启宋应星孙元化水平的人要多少成本,这就是用来拉拢收买他们的投入上限。

我看这点投入恐怕收买他们府里有点地位的家仆都难,你觉得呢?

生意嘛,谈不拢就只有一拍两散了。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22 20:36:11 发表了:

MMPKCW 发表于 2019-2-22 03:12

有的,历史研究方面需要这些旧文人协助,既需要他们的学识也要他们的视角。别的就算了,尤其是朱程理学这 ...

就这点价值的话,值得拉拢利用的旧文人真没几个。

论学识,大图书馆里的史籍肯定比任何旧文人看过的都多得多,论视角,帝王将相那套跟唯物史观也不兼容。


liutom2 于 2019-2-22 21:20:23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9-2-22 20:10

另外,古代所谓的“文人”不是“文科生”的意思,而是“知识分子”的意思,部分“文人”的科学素养未必比 ...

简直连反驳的欲望都没有了


波尔布特 于 2019-2-22 21:22:17 发表了:

最多四两 PLUS 发表于 2019-2-22 20:28

不是“当时其他人更反动”,而是“当时其他有实力的人更反动”。

然而髡贼自己就是最大的实力,似乎就不 ...

最近不是很多人吵着说缺干部吗?

其实项天鹰说的很对,我们缺的是建设工业的干部,但不缺维持农村统治的干部。

所以对农业区,不用太高要求,愿意效忠我们的旧文人一样可以用。而且旧文人也不都是封建地主,其中不乏憎恨封建地主的穷书生,例如袁术之。

周围就打算东南亚殖民区用投降的大明旧官僚管理,我也打算派政治素质靠谱一点旧文人去广西“殖民地”当县太爷。

那些人也不用想着如何建设工业化,只要帮我们搞好“大宋漕粮”就行了。

对于农业区,我们亲自培训出来的归化民干部和芳草地学生也未必靠谱,很有可能是“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的水平。

其实我现在最想“招安”和使用的土著干部是孙可望,我很好奇历史上他是怎么从云南人那里榨出一半的粮食还让云南人感恩戴德的。


波尔布特 于 2019-2-22 21:56:23 发表了:

最多四两 PLUS 发表于 2019-2-22 20:32

这么说就好办了,算算自己培养一个徐光启宋应星孙元化水平的人要多少成本,这就是用来拉拢收买他们的投入 ...

看起来你的情商跟孙元华一样低,真的不太懂如何收买人、如何用人。

像徐光启、宋应星、孙元化这类科学迷,只要你愿意跟他们分享他们感兴趣的科学知识,他们就愿意跟你友好了。资助他们替澳宋搞科研,他们高兴,我们也有好处,岂不美哉?

就算是他们想当官,一样有岗位。例如徐光启想推广红薯,我们让他当农业部杂粮推广办公室主任,负责替澳宋推广杂粮;宋应星去工业口,孙元化去军工口。他们工资和行政级别可以参考在大明的资历。例如徐光启享受正国级待遇(一品),孙元华正部级待遇(二品),宋应星作为举人在大明相当于“正科级”,我们可以根据他的水给他升级到“正处级”甚至“正局级”。

大明皇帝都能封有本事的工匠当工部尚书,享受正一品待遇,我们没理由比封建皇帝做得还差吧?

如果有,只能说我们对待“工匠”的态度比封建皇帝还差!

所谓“术业有专攻”,搞行政这种事,真的让孙元化这种科学水平一流、情商很低的人去干,不仅是人力资源浪费,也更容易捅娄子。

同样,科学素质不行的人,也不是没法用。像孙可望如果愿意投靠我们,我觉得让他当广西省长都可以考虑一下,只要他能像历史上治理云南那样治理广西、在不让广西民怨沸腾的情况下帮我们榨出广西一半以上的粮食。

哪怕待遇低点,其实也不是不能收买到合格的旧文人,更别提家仆之类的人。例如蒲松龄因为懂科学,自称“通儒”,并且认为只有懂军事和农业技术的人才是“真儒”。类似蒲松龄这样水平的落魄文人,不敢说很多,但也不算很稀有。

当然,事先也得跟这些人讲清楚,大宋这边有些规矩不能违反,否则就算有水平一样撸掉,例如贪污腐败、鱼肉百姓。下跪之类的习惯也尽量改掉。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22 22:30:43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9-2-22 21:56

看起来你的情商跟孙元华一样低,真的不太懂如何收买人、如何用人。

像徐光启、宋应星、孙元化这类科学迷 ...

简单的说就是你觉得徐孙宋这样的大萌科技爱好者只要给他们研究的机会和资料就会倾心来投,看着自己的特权被取消、高居人上的地位被拉平,捞钱的路子被断绝、乡党亲族甚至自家的土地被剥夺免税特权还征收累进税都无动于衷?

要真这样的话当然是大好事,坚决支持。问题是,可能吗?

当然了,给个工部尚书级别的位置倒是能拉拢了,不过以三位的能力,真有这本事?他们在同时代的人里面比是技术大拿,但跟短毛自己培训出来的人比,这三位我看比民科也就好点有限吧?要重新再教育的话,干嘛不教育一张白纸的年轻人?


波尔布特 于 2019-2-22 23:48:37 发表了:

最多四两 PLUS 发表于 2019-2-22 22:30

简单的说就是你觉得徐孙宋这样的大萌科技爱好者只要给他们研究的机会和资料就会倾心来投,看着自己的特权 ...

看来你真是对人性的复杂缺乏了解,明太祖九世孙、郑藩第六代世子朱载堉为了潜心研究科学,拒绝继承王位,“七疏让国,辞爵归里,潜心著书”。与之相比,你说的那些特权都不是事。而且我说了,很多旧文人并不是土豪,而是穷秀才,能有啥特权?难道你忘了萧占风?培训班一毕业就安排当“地下县长”了。关于特权,其实你想岔了。特权这种事是一直存在的,不是封建社会独有的。资本主义社会的豪门一样有特权,但因此妨碍生产力进步了吗?难道你真想建设没有任何特权的“共产主义”?狒狒们自己都在搞特权,就别装好人了。有特权不是问题,关键是哪些特权会妨碍生产力发展?只有妨碍生产力发展的特权才需要被消灭。例如牙行阻碍商品流通、剥削粮商的特权,阳山三霸阻碍食盐流通的特权。

捞钱的路子狒狒们给他们介绍,例如合资办厂;累进税的问题让他们通过“分地”或卖地的办法解决,例如按照小家庭或个人把地分了,地少了不就能减免税收了吗?

关于能力的问题,我不觉得狒狒们比他们强到哪去。政治之类没有“代差”的能力我不说多,就说狒狒们最擅长的“科技”好了。生产技术这种事不是说你学了先进知识就一定能创造出更先进的生产力,这需要当时的经济基础、社会基础、产业链’相配合。例如电脑那些土著科学家肯定是不懂的,但难道现在狒狒们就能搞电脑生产和推广吗?因为产业链配合的问题,其实元老院们比土著先进的知识,大部分是“屠龙技”,根本没地方用。而元老们现在能爬出来的科技树,给那些土著科学家同样的支持,加上元老们跟他们进行技术交流,他们一样可以干。说句实话,红薯推广的工作,我真不觉得狒狒们能干的比徐光启好。

也别笑话人家“民科”了,这里很多人一样“民科”。例如总有想造蒸汽轮机的。隔三差五就出现,根本不知道蒸汽轮机有多大难度。

至于为啥不教育一张白纸的年轻人,因为时间问题,难道你不想攀科技树快点吗?土著工匠用得,土著科学家就用不得?

而且在最缺的政治干部方面,我们教出来的人未必强于土著人才,就好像喝足了洋墨水的‘28.5 个布尔什维克’加起来都不如一个湖南“土包子”。


MMPKCW 于 2019-2-23 00:50:02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9-2-22 23:48 看来你真是对人性的复杂缺乏了解,明太祖九世孙、郑藩第六代世子朱载堉为了潜心研究科学,拒绝继承王位, ...

穷秀才简单,能被利用的也就他们能识字,做文书(抄文件),这点人还是养得起


波尔布特 于 2019-2-23 10:12:18 发表了:

MMPKCW 发表于 2019-2-23 00:50 穷秀才简单,能被利用的也就他们能识字,做文书(抄文件),这点人还是养得起 ...

不仅是识字,还有更懂土著基层民情的优势。

以前就有人吐槽狒狒们对归化民干部的“迷之自信”,认为这些狒狒们根本没接触过农村,没接触过基层的“刁民”。

知乎也有个回答对狒狒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的问题进行了精彩的评价。

与之相比,以穷秀才为主的旧文人在行政管理方面更加靠谱。

这点看民国的历史对比也很明显——“假洋鬼子”闹革命明显不如陈独秀这个“前清秀才”靠谱;28.5 个布尔什维克也不如太祖这个“土包子”靠谱。

说难听点,芳草地的毕业生就是假洋鬼子的水平,还不如仅仅经过扫盲教育+短期政治培训的成年归化民干部靠谱。

而旧文人经过短期政治培训后,其能力不低于文盲出身的归化民干部,而且可以省掉扫盲和文化教育的成本。

说起扫盲这事,我就想吐槽,很多人在这方面也是“迷之自信”,明显没接触过文盲是啥样。现实生活中我真的是被文盲船员搞到心力交瘁。

而且文字这种事,一段时间不用后就会飞快忘掉,重新“返盲”。就好像现在很多人电脑打字多了,有“提笔忘字”的问题。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23 12:34:03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9-2-22 23:48

看来你真是对人性的复杂缺乏了解,明太祖九世孙、郑藩第六代世子朱载堉为了潜心研究科学,拒绝继承王位, ...

你都钦定“他们觉得特权不是事”了,那还用说啥呢。


liutom2 于 2019-2-23 14:30:05 发表了:

最多四两 PLUS 发表于 2019-2-23 12:34

你都钦定“他们觉得特权不是事”了,那还用说啥呢。

别跟他费劲啦,没用的。

大萌朝几百万儒生里有几个人懂点科学,就等于所有的儒生统统都懂科学,就可以直接对等狒狒们的学生了。

再往后他还会论证狒狒们其实也是儒生。

我估计再给他点时间他会论证耶稣和穆罕默德也是儒生,这俩人反正是生在孔老二之后的。


波尔布特 于 2019-2-23 19:05:37 发表了:

最多四两 PLUS 发表于 2019-2-23 12:34 你都钦定“他们觉得特权不是事”了,那还用说啥呢。

下层文人,萧占风这种穷秀才有啥特权可言?

上层文人,资本主义体制下高级文人一样有特权,否则你们对文人的憎恨是哪来的?还不是受现实生活影响!

至于古代存在、现代没有的特权,你们多数是没感觉的,否则上次也不会有很多人问为何高举虐打歌姬了。

实际上特权什么跟是不是文人没关系,关键是看是否是掌握生产资料的统治阶级。


坚持抗战胡适之 于 2019-2-23 23:33:38 发表了:

统统扔到殖民地去开荒,教化土著。狒狒根本不缺当官的人,服从命令听指挥,上传下达罢了,刚建国时的农村基层干部,党员不识字的多了去了,忠诚,利益和元老院一致才是最重要的,除此之外,是个人就能当官,这世上有比当官更简单的事么?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24 19:00:13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9-2-23 19:05

下层文人,萧占风这种穷秀才有啥特权可言?

上层文人,资本主义体制下高级文人一样有特权,否则你们对文 ...

特权当然任何时代都有,但特权在任何时代也都很珍贵。那么,旧文人有什么价值让短毛继续承认他们的特权呢?你老觉得短毛治下有特权人士=旧文人就有权进入这个圈子,逻辑很神奇。

记住,在农业时代,文人跟占有生产资料就是硬币的两面,例外情况当然有,但不能以例外情况为基础制定政策。正如现在也有丛飞,但没哪个正常人会觉得反正都会用来回馈社会就不用征戏子的税了。


波尔布特 于 2019-2-24 20:28:1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9-2-24 20:45 编辑

最多四两 PLUS 发表于 2019-2-24 19:00 特权当然任何时代都有,但特权在任何时代也都很珍贵。那么,旧文人有什么价值让短毛继续承认他们的特权呢 ...

这方面,你应该想得是,那些文人特权是哪来的?所有的文人都有特权吗?只有文人有那些特权吗?

首先可以确定,不是所有的文人都有特权,穷秀才就没啥特权,除了见官不跪,最多像现代大学生一样有点粮油补贴,这方面 tg 比封建皇朝要大方多了,因为 tg 比封建社会的县衙有钱多了。

然后你应该知道,古代不是只有文科举,还有武科举,有武举功名一样可以有那些特权。

甚至有些人,就算没有任何科举功名,一样有那些特权。例如秋赋的时候,临高县衙就给了五百废跟其他临高士绅同样的税收特权。

你觉得当初五百废为何能跟刘大霖这种高级旧文人拥有同样的特权?

答案是在临高县衙眼里,五百废有钱、有兵,在临高是比黄守统这样的军事地主还要厉害得多的“封建割据势力”。

同样,为何富裕文人和举人以上级别的文人有特权?因为他们也有钱、有兵,实际控制了社会基层。

就好像香港地产财阀的本来就有特权,tg 通过“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法律流程承认了那帮财阀特权的合法性。

至于科举考试,不过是给这帮事实上的封建主本来就拥有的封建特权赋予合法性。

依靠经济优势和军事优势,这类人很容易让自己的子女获得教育优势,不管是考文科举还是武科举都很占便宜。

就好像美国的选举,其实也是给财阀的统治赋予合法性,能够参选并被选上的人基本都是豪门子弟或其代理人。

这里面唯一的变数,是有少数“中产”通过个人努力也通过了科举或选举。不过这类人总体上是少数,对大局无碍。通过“榜下捉婿”之类的联姻,这类人也很快成为统治阶级的一员。看到这里你就应该明白了,总体而言,“特权文人”的“特权”不是来源于任何政府的“承认”,而是他们依靠在基层的经济、军事优势自己取得的,不是你想“不承认”,他们的特权就自动消失的。比如说高举虐打歌姬的特权,你打算怎么处理?送高举去坐牢吗?然后整个广州都在疯传髡贼“屠戮功臣”......

其实最近知乎有篇关于《你对元老院目前的所作所为中,最反感或者最反对的事是什么?》的回答中,有个回答已经很清楚的讲明了狒狒们的脱离实际:“对旧知识分子过于轻视又过度敌视,没有中间选项”——我觉得这些路子,其实是致敬了 TG 对待旧文人的态度,顺带还照顾了读者黑明末文人的主流态度。但 TG 这套政策奏效,那是在 20 世纪。在 20 世纪,社会的运转早就不关这帮旧文人的事了。但在 17 世纪,把这帮旧文人依然是官僚系统的主体。把他们搞下去,总要有人来接管他们的位置吧?可是左看右看,都没有太好的阶层来代替旧文人组建的官僚体系上的位置——伏波军终究不是 TG 的军队,玩军转干部过于玄幻;常规家庭出身的人又往往无法迅速摆脱 17 世纪的世界观。那么就只好硬把元老院收养的孤儿当做可以代替他们的人选来培养了。要么写 17 世纪的群众纷纷以不合理的速度适应元老院 21 世纪的思路,要么写孤儿在元老院的教育下成为了忠心耿耿的合格的干部。只要想致敬 TG,那就总得选一个。这些问题,我觉得其实是触到历史穿越小说在历史唯物主义上的最大软肋了。因为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只能是生产力的进步来催生生产关系的进步和相应的政治变革,而靠一些政治手段来推动历史的进程那是不可能的——政治因素是上层建筑的东西,只能在经济基础已经存在的情况下进行促进或阻碍。想要通过政治手段,在一个没有工业化萌芽的社会中培养出适应工业时代的阶层和政治体系,这就妥妥的落到了历史唯心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去了。有人可能会说,临高带来了工业化的种子,在各方面的理念上也碾压 17 世纪的人。但种子毕竟只是种子,没有合适的土壤(社会环境)就连芽都长不出。但现在问题卡在了既没有合适的土壤,也没法把石头变成土壤。在各方面的理念上也碾压 17 世纪的人既是元老院最大的优势,但也是最大的劣势。思想理念不会凭空产生,要发扬广大更需要相应的社会条件。碾压 17 世纪的人理念,同样也意味着这些理念在 17 世纪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在 17 世纪,难以找到某些人群来团结在这些理念构建起来的意识形态之下。所以,那些致敬 TG 的路子看似有道理,但在脱离了所处的社会环境下,很多时候都只是拙劣的模仿。看似是还原历史,却无意间演绎成了历史虚无主义。

作者:Egohallucinate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023328/answer/276988244

来源:知乎


墨者无畏 于 2019-2-24 21:51:10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9-2-24 20:28 这方面,你应该想得是,那些文人特权是哪来的?所有的文人都有特权吗?只有文人有那些特权吗?

首先可以确 ...

巧了,我正是看到这个回答才开这个帖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