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如何评价澳宋阳山县县长王初一这个角色?

北朝旧贴 | 墨者无畏 | 8/15/2020 | 共 10211 字 | 编辑本页

墨者无畏 于 2019-2-14 09:06:49 发表了:

已征得知乎原作者(MUMA)授权

作为一个 21 世纪南蛮之地基层政府的低级行政人员,看了一下本问题下的高赞回答,发现都有两个毛病,一是没有实事求是,二是没有分清主次矛盾。

————没有实事求是表现在哪里呢?————

表现在将现代社会城市市民主流的思维模式代入了小说当中,没有正确认识到思想工作,尤其是农村地区思想工作的复杂性。

以答主为数不多的农村工作经历来看,在农村开展工作,像城市里那样采取报纸、电视广告广泛宣传的方式,效果并不好。由于农村邻里关系紧密,宗族、大姓之间斗争激烈,在这样的熟人社会中,本能的会对外来人更加排斥。在一个比较封闭的圈子里,农民的想法在城市人眼中看起来大多固执而保守。比如说扶贫时发给村民产蛋的鸡鸭,往往没过几天就被农民宰来吃了。城里人看到这样的新闻,往往觉得农民短视而愚蠢,杀鸡取卵;而在农民眼中,想出这种扶贫办法的人大多是闭门造车。因为整个地区的鸡蛋供应本来就是平衡的,现在给本地区贫穷农民大量发放蛋鸡,就算从没养过蛋鸡的农民突然有了足够的技术合理饲养让其高效产蛋,其暴增的产量也会让鸡蛋价格奔溃以致养鸡的农民血本无归。

本问题下的回答者,基本上没有考虑到农村工作实际状况,仍然沿用在城市里广播、广告等行之有效的宣传形式,以为只要宣传面铺开了,道理讲清楚了,农村地区的农民自然会心向澳宋,却不知道在农村地区做思想工作,更侧重对族长,村长,村内大姓中德高望重的乡贤的带头作用,以点带面,让才是更有效的宣传方式。

从这一点上看,王县长拉拢乡贤而不发动群众这一手段有没有错呢?大体上是没错的,尤其是王县长手里的人员和资源都很少,无力发动大规模群众宣传的情况下,拉拢少数乡贤,利用其影响力稳定广大群众和社会治安的做法,可以说是很符合当时实际情况的办法。

ps:此处的乡贤指的是在村民心中有影响力有威望的人,包括孙、张、冯等在现代法律观念上的坏人。我们不仅不能用现代的法律和意识来评判他们,甚至不能用澳宋的立场来评判其是坏人,而应用明末当时农村主流的社会道德来评价,这在文中也做了铺垫,如下图(第七卷 137 节 讨价还价)。

张天波的行为,在明末官场(彭县令)、地方豪绅(孙大彪)等看来,仅仅是心眼比较坏的胥吏,全国的国情如此,胥吏作为整体来说,必然得依靠一些下作手段(因为合法收入太低),但胥吏制度至少能有效维持住当地的治安秩序(虽然并不符合 21 世纪的法制标准)。对于当地普通民众来说,即使全国范围内的胥吏都名声狼藉,但普通民众仍然将找官府作为解决问题的终极手段,说明其仍然在相当程度上认可胥吏所做所为的合法性及权威。

同时在这一段里出场的孙大彪,即使手上血债累累,仍有极大的可能被当地村民给予了正面评价(其所率领的武装力量保护村民不受瑶民侵害)——此处可以类比福建郑家,虽然其家族以海盗起家,但在民族立场上打击了占据台湾的荷兰殖民者,就成就了其不朽的声望。

————没有分清主次矛盾表现在哪里?————

澳宋元老院穿越回明朝要解决的最主要的矛盾是什么?虽然每个元老对此的看法各有不同 @项天鹰 @戴锷 ,但总的归纳一下,元老院这个组织最主要的矛盾,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解放落后的生产力,建立先进的生产关系”。

不管元老们长期目标上各自有什么小九九,是将明朝人民拖入资本主义时代,还是如小部分元老(杜雯?)希望的那样,一步迈入共产主义,都离不开在明朝这样封建生产关系中打破落后生产力的桎梏,生产出更多更先进的产品来满足元老对现代生活需求。故自穿越以来,澳宋元老院大力发展工商业,严厉打压以封建地主为主体的士族集团,并有意造成大量农民失地(胶东战事故意久拖不决),以满足迅速扩大的工商业生产对劳动力的需求(澳宋版的羊吃人)。同时,元老院还努力建立一套资本主义制度,如在广州推高老爷出头搞工商业议事机构来取代传统的地主士绅为主的议事机构。

但是,读者在小说中将自己代入的身份是元老,却并不符合本问题中王初一作为归化民县长的身份,王初一在阳山县面对的主要矛盾,也并不是整个澳宋元老院所追求的打破旧有的封建生产关系,解放劳动人民。

阳山作为澳宋占领区的边缘,位于对伪明广西集团斗争前线的侧翼,防范瑶区的重要前沿。元老院对其的希望,当然不可能是为澳宋的“一带一路”来建设阳山港四期工程。书中虽然没有明说,但结合元老院给的资源,可以想象得到,王初一接受的任务目标,从高到低,依次应该是:

1、保护澳宋主攻广西方向的主力兵团的侧翼交通线安全。如伪明军事集团出动大部队从阳山方向进军,妄图切断澳宋广西兵团的补给线,则阳山县应及时预警,依靠国民军中队固守,并等待澳宋正规部队的支援。如伪明出动小股人员进行侦查渗透等间谍情报工作,则应加强反渗透力量建设(如依靠当地豪强、民团),对其渗透力量予以打击。

2、武力震慑瑶民,打击其小规模暴乱,如遇大范围暴动,则独力(包括依赖本地汉族自卫武装)将其阻止于本地,防止波及到内陆汉区。

3、打击主要路线上的土匪路霸,维护阳山县到澳宋内陆的交通线畅通,确保物资安全流通。

4、维持澳宋政权在阳山周边的存在。

不算那些临时部署的机动力量,从元老院常备给王初一的资源仅有少量行政人员,一个外地调来的国民军中队(无火炮故无攻坚能力),再算上未来可能允许在当地另行招募一个国民军中队(本地招募的部队成本较低但内鬼也多),可以看出元老院暂时并不打算开发阳山县,而只是将其作为一个边塞预警的军镇。

而一个无火炮的国民军中队(相当于一百人的连),白天用一个排把守县城城门和城墙,一个排保卫县衙和库房等重地;晚上一个排值夜班。王初一手上连派兵保护交通线上的补给队都很紧张,哪还有余力去剿匪?至于本地招募的国民军,还得提防反装忠突然反水。因此读者或者元老以澳宋核心统治区大力推行的解放生产力、解放生产关系这个主要目标来要求王初一,显然是搞错了阳山县的定位,将阳山县目前面对的主要矛盾搞反了。

————绥(zhao)靖(an)政策是否可行?————

大部分对王初一持反对态度的读者和元老,源自其在阳山县推行的绥靖政策。然而这个问题又可以分成两个层次。一是在澳宋整体的高度上,是否可以对伪明等封建旧势力采取绥靖政策?二是在阳山县这个小环境里,王初一在对待阳山三霸及伪明旧统治阶级采取的绥靖手段是否有效?

1、从宏观政策上,澳宋元老院虽然拥有着远超时代的武力,但其执委会在执行过程中,始终明白暴力是达到目的的手段,绥靖也是,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绥靖政策更有效。

比如建立东门市,长期与临高县衙相安无事,最后还能帮临高县令安排个好出路;比如打败伪明的海南征讨后配合伪明残兵维持伪明对海南名义上的统治;比如金元开路,无伤占领广州城。如果以上还是为了应付军事实力庞大的伪明的权宜之计,那么收编被打残的诸多海盗小头目,并且给予其航运公司股份,甚至不顾部分元老的埋汰,将其安置在远高于元老标准的别墅,就是妥妥的以绥靖来收买一切可用之人的人心了。阳山三霸的势力再弱小,也强于当初那些被打残收编的海盗头子吧。

是故王初一作为元老院培养出来的高级归化民,又见识到了之前在澳宋执委会治下绥靖政策的实操事例,再加上其本身是被当作民政干部而不是军事主官来培养,在教育中天然会强调不过分使用武力以激化矛盾,由此和阳山国民军中队长甚至军队中的元老意见相左,力主在阳山推行绥靖政策,并不能算作路线错误的问题。

2、从具体手段上,王县长则犯了比较大的错误,没有弄清楚自己工作的重点。

错在哪里呢?王县长虽然正确认识到了自己手上资源有限,没有足够的力量对阳山县内各乡镇的民团、土匪、流寇发起攻击性清缴,也无足够力量发动群众斗地主,只得采取招抚为主的工作方式,但在对象的选择上,却犯了比较大的错误。

以阳山三霸为例,其虽被合称三霸,但三人的性质却相差很大,一个是劫匪,一个是胥吏,一个是豪绅。对于这三种不同性质的对象,不能光因其都有人命在手就统一采取严厉打击的手段,而是要根据主要目标的不同而采取不同的处置。

a、危害交通线安全的劫匪是要严厉打击的。保护阳山境内交通线的安全是王县长的主要工作目标之一,在具体做法上,是采取剿灭还是收编抑或是驱逐都可以考虑,但劫匪不能作为一方势力在阳山县内存在是底线。

b、胥吏本身没有力量,它的力量是依附于伪明政权的。既然伪明政权不在了,胥吏的力量也就消失了。因此对于没有力量的胥吏,可绥靖,杀掉赚民望也可,主要看现实保持政权稳定的需要。就阳山现实的情况来看,要想保持稳定,绥靖显然比杀掉赚民望更划算。因为阳山有三霸,却并不代表着阳山只有三霸。在汉瑶杂居地区必然存在着大量小型地方自卫武装,这些武装大多还是居家土匪。在汉瑶要冲的因为军事压力大成了一霸,全县的居家土匪这些小霸每次出动十几人偷袭一下澳宋的运输队难道就可以忍受?

大部分读者和元老来自经济发达的东部,更多的受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的灌输,而答主所在的南蛮之地,每年涉枪案件数量将近全国的三分之一,工作中更多是强调“稳定压倒一切”。因此,招安一个毫无力量的胥吏,带动一大片居家土匪投诚改编,其效果就像如今我们的官方机构对常凯申的评价都因为现实的需要而趋于中性;当年接受一个南蛮之地出来的总统回国;让分裂国家的伪满头子喉一声:“朕的大清亡了”,进而稳定住一大票蠢蠢欲动的摇摆势力,未尝不是澳宋中央(划掉)对边疆地区的期许。

c、处在瑶区要冲的豪绅地方武装必须适当扶持。虽然控制、平息瑶区暴乱也是王县长的主要目标,但却并不一定要通过打压孙大彪,让其解散山寨武装来实现。

以答主个人经验来看,逼迫孙大彪撤离山寨,让其放弃其对瑶区盐业的控制,难道就能让瑶区民众获得利益并对澳宋政权感恩戴德么?这恐怕只是王县长一厢情愿的想法。

就好像现世上级给予贫困村民的扶贫款、救助款,如果只是单纯的将钱拨下去而不另行派人进村监督,多半会被村委会截留挪用甚至贪污,无法及时足额的发到需要的村民手中。王县长打掉了孙大彪,瑶区外围的瑶寨是否会凭借自己的地利优势,在瑶区里面设卡控制流入瑶区的便宜食盐呢?王县长以为打掉了黑心的出口商,在盐业贸易上突然多出来的大幅利润会不会使得进口商铤而走险成为新的贸易控制者?如果瑶区边缘的瑶寨卡住了瑶区其他寨子进行盐业贸易的通路,王县长是不是还得派兵一路打到核心瑶区内部,以保证各个寨子都能买到便宜盐?可就算盐路打通了,万一寨子的头人要垄断本寨的食盐销售,广大底层寨民仍然无法买到平价盐,王县长是不是得还将寨子的高层都革命一遍?

重要的是,王县长不但要裁撤孙家寨子的武装,还竟然派瑶民中队入驻。这种做法只考虑到了防范孙大彪,没有考虑到在更广大范围的汉族民众眼中,却变成外来政权扶持自己世仇的瑶民武装来打击本地保护自己的汉族武装力量这个形象?既然决定将阳山县的民众纳入澳宋的治下,那么县政权的所有施政措施,就不能仅仅考虑上级领导机关的要求,还得考虑治下民众的诉求。

倚重世仇的武装力量并解除地方自卫武装,就是违反了广大人民群众最看重的安全诉求。本来澳宋这个外来政权只要在阳山县坚持一两年获得当地民众的认可,即可以从治下获得稳定可靠的兵源、劳动力、税收和物产,这才是王县长应该依靠的主要力量。而现在王县长却舍本求末,向五到十年内无法有效利用的瑶民势力示好,无怪乎当地民众要武装暴走。

在这一点上,土星共同体是有过深刻教训的,甚至作为了义务教育阶段的课本教材。我们当年上学时都学过,一代目秋收之后上井山,山上原有的袁王两个接触过土星共同体理论的农民自卫军领袖,在当时就是半土匪半民团的武装。课本里还特意提到了一代目为了取信袁王,给其送了几十条枪(远多于袁王武装原有的火力),袁王这才放下心来,不带接纳了一代目,还送来了数百担军粮。袁王部队的增强,反过来又提高了井山的防卫力量。反之,一代目离开井山次年,土星共同体在井山当地的留守力量依据错误的教条主义,开展肃清土匪武装的镇压活动,杀掉了袁王二人,引发井山当地动乱,次月即丢掉了这块根据地,土星共同体在当地的力量被连根拔除,并在其后十几年间再未能在当地恢复,直至 49 年 9 月全国大解放。一代目当年知道此事后,深感痛惜并对此处置措施表示反对。

从后世的经验来看,更为妥帖的办法是王县长适当扶持孙大彪等地方自卫武装,以弥补伪明数千驻军撤退后对瑶区震慑力量的空缺。平瑶是主要目标,但实现这个目标的方式绝对不可以用扶瑶抑汉来实现。

另外,王初一想取消孙大彪对瑶区的盐业控制也有很大的问题——作为统治者,更多应该考虑控制蛋糕如何切,而不是将桌子上吃蛋糕的人一脚踢出去。

将食盐的所有利益都让给瑶区,是一个比较笨的利益分配方法。更好的办法是将澳宋生产的高品质平价盐供应给孙大彪,同时要求孙大彪在转卖给瑶区过程中进行限价。孙大彪虽然每单位盐赚取的利润少了,但澳宋通过更多的食盐供给,以贩盐量的提升来进行弥补。同时,指定孙大彪专门收取瑶民用来交易的特产和山货,并在县城由澳宋定价收购,用其他特产山货贸易的收益进一步补贴孙大彪在之前食盐专卖上的损失。

而在瑶区这方面,和澳宋亲善的寨子,可以在孙大彪那里买到限价食盐,不亲善的寨子,就只能去亲善的寨子那里买二手的高价盐。通过这样的手段,就可以在瑶区树立两股对立的势力,通过一打一拉,使瑶区无法形成一个整体,转移了汉瑶矛盾,大大降低了瑶区暴乱的可能性。

对于对立的寨子,用亲善的寨子去挡刀;亲善的寨子耍小手段,则用孙大彪出面去敲打;孙大彪有小心思,就调整食盐供应和特产收购价格;最后所有绑在这个贸易链条上势力,下个指令让他们出力肃清全县交通线上的劫匪,不然食盐运不进来,特产没运到县城就被抢了我王县令可不负责。以上才是离岸平衡手的常规操作。

澳宋的武力优势用得好,当然是作为大家都认同的仲裁者左右逢源。用得不好,就只能像灯塔国在中东那样,亲自下场打架,损兵折将被各方利用来当做消灭对手的打手。

————那么招安孙大彪失败的锅该王县长背咯?————

这锅当然不该由王县长背。毕竟王县长的方案是报元老审议通过的,甚至还特意加派了一个山地中队来配合执行。上级审定的方案,下级在严格执行过程中出现了问题,怎么可能让临时工负责?

既然不背执行不力的锅,那么之前定错目标,没有实事求是的抓住工作重点的锅总是你王县长的吧?

抱歉,这锅王县长也不能背。因为王县长视野不够开阔,水平不够高,归根结底都是元老们教育的锅。

土星共同体天天给元老们讲一代目的思想,二代目的理论,元老们平时认真学习了么?又在穿越后教给归化民,让他们按这种模式思考并认识世界了么?一个连马先生的宣言都被当做终极大杀器严密封锁,只教方法却不教方法论的元老院,怎么能要求一个归化民拥有后世盎格鲁-撒克逊人那样娴熟的搅屎棍技术?

真正要追究的,是那些急于求成而枉顾实际情况,以及那些没有转换角色思维,在思想上没有做到与时俱进,自豪且自满,一心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的元老。

王县长工作上的失败,仅仅是澳宋前进道路上的一点反复,那些接受不了这个失败,对革命道路的曲折没有正确认识的元老,终将会大浪淘沙。

雄关漫道真如铁,如果作为元老,尚不能做到“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又怎么可能带领归化民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呢?

澳宋终将选择那些忠诚于澳宋的人

澳宋终将记住那些奉献于澳宋的人

最后

澳宋帝国井山行政学院提醒您:

前进道路千万条

事实求是第一条

人民群众不依靠

事倍功半两行泪

编辑于昨天 23:59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cc5233 于 2019-2-14 09:12:56 发表了:

讲得好。实际上元老院对广西目前的整体态度都不够明晰,使用力量不够有重点。


左小乙 于 2019-2-14 09:14:42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9-2-14 09:12

讲得好。实际上元老院对广西目前的整体态度都不够明晰,使用力量不够有重点。

...

怎么大家都搞错地理方位了,阳山是广东的·


左小乙 于 2019-2-14 09:15:13 发表了:

作为王初一的创造者,我觉得有必要说一句,这个锅我不背。


圣天使高达 于 2019-2-14 09:22:11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09:15

作为王初一的创造者,我觉得有必要说一句,这个锅我不背。

官方指定的锅你敢不背?


没事乱溜达 于 2019-2-14 09:25:02 发表了:

感谢分享


左小乙 于 2019-2-14 09:31:49 发表了:

圣天使高达 发表于 2019-2-14 09:22

官方指定的锅你敢不背?

不背不背就不背


TrigoldenZx 于 2019-2-14 09:34:24 发表了:

写的好,之前的认识,真是浅薄了....


cc5233 于 2019-2-14 10:17:23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09:14

怎么大家都搞错地理方位了,阳山是广东的·

这么大的丑你为啥不送信。

哈哈

乙哥给个地图撒。。


左小乙 于 2019-2-14 10:19:0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左小乙 于 2019-2-14 16:41 编辑

cc5233 发表于 2019-2-14 10:17

这么大的丑你为啥不送信。

哈哈

乙哥给个地图撒。。

——————————————————————————————

你要的地图


没事乱溜达 于 2019-2-14 10:28:10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10:19——————————————————————————————

你要的地图 ...

两个汕尾市?


左小乙 于 2019-2-14 10:29:04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9-2-14 10:28

两个汕尾市?

东边那个是汕头,没仔细看,原来是错的·


spyderco 于 2019-2-14 10:46:22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09:15

作为王初一的创造者,我觉得有必要说一句,这个锅我不背。

黄元老只是撤了王初一的职,萧主任是要王初一的命啊


左小乙 于 2019-2-14 10:51:28 发表了:

spyderco 发表于 2019-2-14 10:46

黄元老只是撤了王初一的职,萧主任是要王初一的命啊

萧主任也要了黄主任的半条命,看来又要给口水淹没了


spyderco 于 2019-2-14 10:53:26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10:51

萧主任也要了黄主任的半条命,看来又要给口水淹没了

主任何苦难为主任(狗头)


恶魔后花园 于 2019-2-14 10:53:37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09:15

作为王初一的创造者,我觉得有必要说一句,这个锅我不背。

做阅读理解遇到了原作者的大型翻车现场


没事乱溜达 于 2019-2-14 10:53:41 发表了:

没必要提高到宣言的高度。分到蛋糕的要负相应的责任。不打算分别人蛋糕,所有的活就要自己干。既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的好事,还是算了吧。髡贼控制阳山到盐场,这段利润就是元老院的。地方豪强得了本地利益,就得出治安税收等管理成本。


yanhansong002 于 2019-2-14 11:03:31 发表了:

不亲身实践如何检验真理,不犯错如何进步,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短风者 于 2019-2-14 15:27:27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10:51

萧主任也要了黄主任的半条命,看来又要给口水淹没了

黄主任 ,黄老板关注了你。


左小乙 于 2019-2-14 15:30:16 发表了:

短风者 发表于 2019-2-14 15:27

黄主任 ,黄老板关注了你。

好久之前的事,大概是因为一篇关于曼昆《经济学原理》的回答关注的,不过黄老板关注了好几千人,我只是个小角色啊


墨者无畏 于 2019-2-14 15:40:25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15:30 好久之前的事,大概是因为一篇关于曼昆《经济学原理》的回答关注的,不过黄老板关注了好几千人,我只是个 ...

呃,他是何方神圣?


左小乙 于 2019-2-14 15:46:06 发表了:

墨者无畏 发表于 2019-2-14 15:40

呃,他是何方神圣?

知乎创始人·


南海农庄店小二 于 2019-2-14 16:38:09 发表了:

黄继新也看临高启明?


timej 于 2019-2-14 16:39:34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10:19

——————————————————————————————

你要的地图 ...

主任你这图问题有点多啊


左小乙 于 2019-2-14 16:41:22 发表了:

timej 发表于 2019-2-14 16:39

主任你这图问题有点多啊

改了


liahaobyuc 于 2019-2-14 17:07:40 发表了:

大胆,竟然让元老院背锅,蜉蝣地那还缺人不


没事乱溜达 于 2019-2-14 18:20:11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16:41 改了

贵港 桂平藤县 玉林    当时哪个属于广东,哪个属于广西


左小乙 于 2019-2-14 18:50:39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9-2-14 18:20

贵港 桂平藤县 玉林    当时哪个属于广东,哪个属于广西

以上都是广西的


没事乱溜达 于 2019-2-14 18:52:24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18:50 以上都是广西的

1630 都是广西?


左小乙 于 2019-2-14 18:53:10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9-2-14 18:52

1630 都是广西?

对的


没事乱溜达 于 2019-2-14 18:56:23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18:53 对的

浦北 博白 公馆 呢?


左小乙 于 2019-2-14 18:59:02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9-2-14 18:56

浦北 博白 公馆 呢?

这几个地名没听过,不过现在的北海、防城港等海边城市在明清是属于广东的


没事乱溜达 于 2019-2-14 19:00:29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18:59 这几个地名没听过,不过现在的北海、防城港等海边城市在明清是属于广东的

...

谢谢!我还以为当时是按照分水岭分的,看来不是。


左小乙 于 2019-2-14 19:01:26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9-2-14 19:00

谢谢!我还以为当时是按照分水岭分的,看来不是。

按分水岭分,这也没错,貌似就是按着十万大山和八万大山分开的


墨者无畏 于 2019-2-14 19:06:04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9-2-14 19:00 谢谢!我还以为当时是按照分水岭分的,看来不是。

我是活雷锋


左小乙 于 2019-2-14 19:13:29 发表了:

墨者无畏 发表于 2019-2-14 19:06

我是活雷锋

我之前不是发了么,我再补一张图吧

——————————————————————————————


没事乱溜达 于 2019-2-14 19:21:12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9-2-14 19:13 我之前不是发了么,我再补一张图吧

——————————————————————————————

谢谢二位!

六万大山东侧的南流江好像大部分归广西了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14 19:29:42 发表了:

讲得很好,但是执行上还是很难。

传统土豪对怎么把利益往自己手里捞烂事往朝廷头上栽那是轻车熟路,最后结果很可能是瑶寨头人和孙土豪大发其财,普通瑶民不但继续吃高价盐还得多出力采山货,满腹怨气不敢往标准矛武装起来的头人土豪身上发,反倒痛恨千里之外的髡贼。


Scat 于 2019-2-14 22:38:40 发表了:

作为第一个背“投降主义”政治不正确锅的司凯德同学,本人的体会是髡贼的王八气情节使其马仔必然凡事都会采取左倾冒险主义路线。

照理说进攻中的冒险主义还应该有一个退却中的逃跑主义,本质都是机会主义,髡贼的基层官员都是社会中下层,甚至底层,不可能有多高的政治手腕,必然采取容易让领导表扬的方式去应对,就像狗绳在主人的手里一定汪汪往前冲,撒开绳就夹着尾巴跑,所谓唯上智而下愚不移。

现实就是这样,于是碰到这样一个处于战场侧翼的县,为啥会没有足够的驻军跟进?这明明是前线,建立军管会才是正确操作方式。


苏伊游 于 2019-2-15 10:04:23 发表了:

元老院要的就是改造社会。要拉拢乡贤那跟封建 zhengquan 有乜分别?跟蒋介石有乜嘢区别?这些蛀虫你要给多少利益才能安抚他们?

这是软弱的资产阶级思想,是路线的分别,要在元老院内部统一思想,不能让这样软弱的思想腐蚀我们元老院的锐气。


墨者无畏 于 2019-2-15 10:59:01 发表了:

苏伊游 发表于 2019-2-15 10:04 元老院要的就是改造社会。要拉拢乡贤那跟封建 zhengquan 有乜分别?跟蒋介石有乜嘢区别?这些蛀虫你要给多少 ...

教条主义。

改造社会不是你开几个会就改造成功了,也不是动动鼠标就完成了。

改造社会是长远目标,最终问题是经济问题。允许现在存在一定的妥协。只要给足时间,抱定心思,才能最终改造成功。

再说了,比起 tg 当初什么人渣都往政协送,元老院已经算不错了。


没事乱溜达 于 2019-2-15 15:41:44 发表了:

最多四两 PLUS 发表于 2019-2-14 19:29 讲得很好,但是执行上还是很难。

传统土豪对怎么把利益往自己手里捞烂事往朝廷头上栽那是轻车熟路,最后结 ...

那就是县长的任务了。明朝乡老也是轮值,没有世袭。土司按规定也是要轮换。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15 16:41:3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16 05:02 编辑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9-2-15 15:41

那就是县长的任务了。明朝乡老也是轮值,没有世袭。土司按规定也是要轮换。 ...

正如老一辈流氓无产阶级造反家李逵所言“王法王法,若还依得,天下不乱了”。我大清还立法禁止高利贷,规定利息总额达到本金总额后停止计息呢,好使么?


没事乱溜达 于 2019-2-15 17:52:39 发表了:

最多四两 PLUS 发表于 2019-2-15 16:41 正如老一辈流氓无产阶级造反家李逵所言“王法王法,若还依得,天下不乱了”我大清还立法禁止高利贷,规定 ...

法律制度是上层建筑,生产力是基础。出问题的原因是制度不适应生产力。你不能指望制度保证一切。至少在目前状况下,法律制度是没问题的。

县长平衡各个势力,有人违规,就联合其他人干掉他。但是离岸操作下,县长不具备干掉所有势力的实力。乡老轮换就是防止一家独大。让所有势力互相制约,才是县长的任务,元老院给他的资源只能搞到这种程度。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15 18:12:36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9-2-15 17:52

法律制度是上层建筑,生产力是基础。出问题的原因是制度不适应生产力。你不能指望制度保证一切。至少在目 ...

本朝上有原子弹下有五六半,自从春风吹来后想搞个村主任轮换都难,基层铁打的乡贤流水的官。髡贼想靠几杆南洋式加标准矛就做到乡老轮换怕是难度大了点吧。

只要在经济上政治上容忍乡贤这个阶层存在,那就免不了被乡贤把持基层欺上瞒下,肉归乡贤锅给朝廷。


墨者无畏 于 2019-2-15 18:40:11 发表了:

这个问题知乎已经屏蔽了……绿乎石锤。


没事乱溜达 于 2019-2-15 19:02:33 发表了:

最多四两 PLUS 发表于 2019-2-15 18:12 本朝上有原子弹下有五六半,自从春风吹来后想搞个村主任轮换都难,基层铁打的乡贤流水的官。髡贼想靠几杆 ...

武力是后盾,但是一点利益都不想出,换谁都没用。

拿公司类比。自己进货生产销售,所有利润都是自己的。销售外包给其他公司,自己节省了成本,利润也要让出去一部分。如果销售公司搞的不好,就换一家。让多家公司经销,就可以保证不被垄断。如果不给销售公司合理的利润,换谁都没用。如果完全依赖一家公司销售,那就等着被宰。以上都是制度。如果你的地区经理平衡的不好,一样会亏钱,但是制度没问题。

髡贼就几杆枪的本钱,自然无法经营整个产业链。寻找代理人,组建利益共同体,平衡各个销售公司才能利润最大化。有了足够资本后,才能踢走销售公司亲自上场。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15 22:28:0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最多四两 PLUS 于 2019-2-15 22:30 编辑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9-2-15 19:02

武力是后盾,但是一点利益都不想出,换谁都没用。

拿公司类比。自己进货生产销售,所有利润都是自己的。 ...

乡贤的本质是政权代理人,这玩意你不能用现代城里人按合同做生意开分公司的眼光去看。

给利益不是问题,会出问题的是承认——不管是明认还是默认——乡贤作为政权基层代理人的地位。春风吹后的农村土霸为啥那么大方发米面油发烟酒争个工资不够两包烟钱也没编制没上升空间的村主任,要的就是这个承认。

短毛暂时没能力把自己的力量推行到村,那就老实认怂缩城里征合理负担得了,非要下村又干部不足去假手乡贤,最后必然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