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社论】话术要少,实干要多

北朝旧贴 | bart | 8/15/2020 | 共 5152 字 | 编辑本页

bart 于 2019-2-12 23:56:1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art 于 2019-2-13 00:01 编辑

话术要少,实干要多《临高时报》(内参版)特别评论员

近日,《启明星》上刊登了由特别评论员撰写的社评《坚持集中统一领导 反对本位主义和分散主义》,严厉批评了广州特别市政府的诸位元老,指责其工作有“官僚主义、本位主义、分散主义的苗头”,“值得高度重视和采取必要的行动”。

对于这种指责,身为元老院的一份子,笔者不能不感到极其的震惊和担忧。这种情绪不仅出于其社评的语无伦次、逻辑混乱,更出于该社评所可能造成的严重影响。

第一,该社评先指责广州特别市政府“重大问题不请示不汇报”,并举出广州查处士绅大户经济犯罪的例子,似乎试图证明广州不听中央号令,成了元老院中央的法外之地。

这种论调是可笑的,甚至可说是危险的,因为它提出财税局一定要“与宣传、行政、军事口沟通”,才可以对经济犯罪份子采取行动。难以想象,这种直截了当干预执法部门、插手司法程序的论调,竟然能够堂而皇之地登上“两报一刊”,甚至还搬出文德嗣区长的文章做挡箭牌,着实让人感到大惑不解。

更令人无语的是,这种论调甚至都没有考虑到一个基本事实,即此次审判并非只审理了经济犯罪。除了经济犯罪以外,该社评员心心念念的“反元老院”案件也包含在其中。真不知这位社评员有没有仔细了解过这起案件的来龙去脉。

第二,紧接着第一个重磅指控后,该文又抛出一个爆炸性论断,指责广州特别市政府“不以元老院事业为重,而以小单位、小圈子利益为重”,辅之以捕风捉影的种种“细节”,几乎能以假乱真。然而,这些细节仅仅只是该社评员的一家之辞,对于这些所谓的“要挟”、“小动作”、“串联”,甚至是“咱这财税局要钱有钱要枪有枪”的发言,没有一项是能够有明确证据证明的。作者匆忙地举出这些例子,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拿出相应的文件加以佐证,就足够暴露出这些指控的虚弱本质了。

更为可怕的是假设这种指控的例子是真实的,因为这样一来就侧面证明了元老院有部门实际上对于各元老存在着一定的——甚至是无孔不入的——监视。尤其是那句“咱这财税局要钱有钱要枪有枪”,则更加令人不安。试问,这句话若是真由财税局某领导说出,又与事实有什么出入呢?财税局的设立、以及税警团的成立,正应证了这句话。只要这“钱”这“枪”是历经合法合规程序而批准的,又有什么好大张旗鼓地批判呢?

最后,仿佛是担心这样还不够博人眼球,该文作者再次水到渠成地抛出荒腔走板的武断论述,将整篇文章推向了最高潮。该文作者试图通过“捧一踩一”的方式,将八竿子打不着的特别市财政预算和前线支援相联系,则更催生出一种诡异的幽默感。

必须承认,黄超等元老在前线的付出是可贵的,没有众多一线元老的努力和付出,前线局势恐怕会比现在乱的多。但是,我们也一样不能忘记,许许多多的后方元老的支持。没有元老院后勤部门的帮助,黄超元老的部队恐怕没有办法与遍地开花的匪徒相颉颃。没有元老院总部的军火运输和粮食支援,远在北方的鹿庄主又如何参与到山东局势去?元老院作为一个有机整体,任何的结果都需要元老院每一个元老、每一个归化民协同工作,才可能顺利完成一个个任务,攻克一个个难关。

然而,在这篇社评中,我们很遗憾的看到,这名特约评论员完全没有对其他元老岗位的尊重,盲目的夸赞前线元老的付出,却连一些基本事实都顾不上考虑。如黄超元老战斗的省份并非广西,而在广东;且黄超元老早在 1636 年就已不再管理军队事物,而改任粤北行署主任。这些错误是如此之大,以致于我们都没有办法把他们当做粗心大意而造成的失误。真不知道黄超元老本人得知了会不会感到哭笑不得。而广州特别市政府成立以来的种种举措,则被轻描淡写地简化为“修几条水沟、搞几场表演”,简直令人心寒。

抱持这种论调的人看不到逐渐改善的民生水准,看不到焕然一新的大街小巷,看不到四通八达的便民水渠,却拿起完全不是由广州特别市政府决定的中央预算数据,试图否定这一切!

这也便是笔者认为该文可笑而危险的原因所在,因为该文全文将利民举措简化为政绩工程,将秉公执法简化为不懂大局,将合理扩权简化为自立山头,不能不说是不着六四到了极点。

最近一段时间里,由于大陆攻略的进程受到了些许阻碍,一些计划中的不合理之处逐渐暴露出来,给了元老院内部分宵小之辈可乘之机。他们熟练运用左右两派的话术,以一篇篇自以为代表大多数的社论在内参刊物上兴风作浪,试图挑拨前线元老与后方元老的关系,并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这样就可以踩着其他元老上位。然而,他们却忘记了一个基本事实,即并非元老院的民意要你们做这些“舆论领袖”,而是你们自己自命不凡,顾影自怜而已。

有些深处后方的元老既不愿投身于前线工作,又不肯踏实干好本职工作,而整日以唠叨其他元老的不是过活。但对真正努力工作的普通元老来说,尽管每一个人的工作都有各自的不同艰辛,但每一个人还是在努力地为元老院出一份力。如果以为这个世界就只能是“舆论领袖”指点江山的舞台,抱着这种态度还鄙视他人对你们的嘲笑,阴阳怪气地说些什么“我笑他人看不穿”。这不叫批评,这叫市侩,无非是表象不同而已。


lightino 于 2019-2-13 00:06:06 发表了:

入木三分


风鸟云 zl 于 2019-2-13 00:06:10 发表了:

特意过来看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9-2-13 00:12:49 发表了:

女婿的投名状写的不错,李少爷可以送上船了,我们贸易部来安排他。。。。@奇怪的抓手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9-2-13 00:33:00 发表了:

小伙子不得了,以后谁喷我就靠你了


奇怪的抓手 于 2019-2-13 08:26:00 发表了:

补个链接和原文吧https://bbs.northdy.com/thread-729276-45-1.html

坚持集中统一领导,反对本位主义和分散主义

原刊于内部刊物《启明星》,投稿人:希麟(笔名),文章署名:特约评论员

元老院的事业,现在已经逐步走上正轨,在元老院和议会、内阁、陆海军、群众等方面的工作也展现出朝气蓬勃的局面。同时,我们要凝聚共识,为了保证穿越事业的成功,必须实行集体领导,反对本位主义、分散主义,反对频频出现的官僚主义。

当前最重要的工作,应该是广东大区特别是广州特别市的工作,在元老院王主席、内阁马督工和广东大区文区长的正确、坚强、有力的领导下,广州特别市领导班子紧密团结、努力工作,让广州迎来了千年未有的大变局,成为大陆攻略的核心支点。我们应该向同志们的成就表达由衷的敬意。

我们也注意到,伴随着广州以及广东大区各项工作成绩的,是不容小觑、逐渐滋生,应该说是我们的同志从原时空带来的官僚主义、本位主义、分散主义的苗头,虽然还未造成严重后果,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值得我们高度重视和采取必要的行动。

同志们,我们一定要认识到,在原时空,我们是在一个强大的国度内,人身安全无虞;刚到临高时,同志们筚路蓝缕、胼手砥足,每周都要带枪长跑拉练和军训,因为那时候我们还清醒,随时有身家毁于一旦的危险。如今呢?明国、满清、游寇依旧可以扼杀我们;广西方向黄超等同志还在艰苦卓绝地战斗,广东北部并不平靖,福建方向仍有威胁,可是有的同志,特别是广州特别市部分领导同志,把原时空的内斗、推诿、甩锅的不好风气带来了,重大问题不向大区、内阁汇报,重要决策干扰了斗争大方向,在遇到内部问题时不考虑元老院整体利益,而是向上级、向兄弟部门甩锅……同志们,当初广州站、雷州站面临的局面更严峻,那时候大家团结拧成一股绳的劲头,千万不要忘记啊!!

目前,广州特别市的问题,主要出在以下几个方面:

1、重大问题不请示不汇报。对广州豪绅大户的处理,既是经济问题,也是事关全局的政治问题。关于对梁家、林家等的处理,我们的老朋友、工商总会副会长高先生数次向文区长反映情况、了解元老院的施政方针,文区长也在羊城晚报发表署名文章,坚定工商立国的国策。而广州特别市仅仅以复杂的经济行为进行处理,在其他大商户乃至小百姓心目中,仍然理解为明国那套“朱元璋杀沈万三”的宰肥羊行为,在没有与宣传、行政、军事口充分沟通的基础上,广州特别市政府擅自发布了一些消息,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思想混乱和不必要的动荡,这是严重不符合组织纪律的。对于广州市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特别市政府以孤立的、静态的、片面的眼光看问题,没有在内阁、大区的指导下开展工作,这个教训是深刻的。现在大区已经在积极弥补,将广州土豪劣绅的案件,首先在政治上进行定性,是冒家客栈巫蛊特大杀人案件的总后台,因而是反人类、反元老院的;其次,当前是战争状态,扰乱经济秩序、金融秩序的犯罪行为,严重破坏了伏波军的后勤供应,让前线的元老、战士处于危险之中,因而犯下叛国罪;再次,才是特别市政府判定的经济犯罪。这个主次不可颠倒、重要性不可颠倒,否则,就不能让开明士绅安心,让广大老百姓满意。甚至动摇元老院的统治基础。

2、不以元老院事业为重,而以小单位、小圈子利益为重。革命的道路不是平坦的,一路走来,可以说是披荆斩棘。现在摊子越铺越大,本位主义必然要与集体主义发生冲突,如何处理这类关系,是考验每一位领导岗位上的同志的考题。元老院对同志们始终秉持关心爱护的态度,即使有同志在执行上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或错误,都是元老院一体承担、共度难关。同志们,我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在这个时空,就胜似兄弟姐妹,有什么问题是不能一起面对、一起解决的呢?当初常师德、赵引弓、郑尚洁等等诸同志,都在集体的关怀下,认识到自己错误,而没有消沉,反而取得了更大的成绩。然而,我们发现,在特别市政府出现了很不好的现象。本来一位归化民干部泄露机密并畏罪自杀,该部门领导应该积极反省,并配合兄弟单位和上级部门总结经验教训,避免类似恶性事件再次发生、避免造成更大的损失;但是,该部门个别领导只是提交了不痛不痒的报告,连检讨都没有,重大事件执行前全体归化民必须集中的纪律也不执行,更严重的是,擅自串联和以邻为壑;自行炮制材料到宣传部门串联,避开丁丁搞宣传的小动作;在与调查事件的政保暑沟通时竟然透露出以财政拨款相要挟的态度,这不仅仅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而是有滑落到假公济私深渊的危险啊!本来事业草创,财政、税务在广州市是一个单位,已经存在一些弊端,而该部门个别领导,在程栋等财经口领导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为组建所谓“税警团”上下活动,甚而说出“咱这财税局要钱有钱要枪有枪”的惊人之语!同志们!当初常师德花 10 两银子买几个女仆就要接受质询,现在特别市政府出现这样的动向,难道不值得我们警惕吗?

3、对前线军事行动支持极为不够。现在元老院基本实行了各尽所能的工作制度,也考虑了轮换、轮休的机制。郭逸、常师德等在严酷局面下取得辉煌成绩的同志们,现在后方海南当县长,主持建设;然而特殊情况下,曾经在海南、台湾战斗在剿匪第一线的黄超同志,现在又在广西十万大山与明军、土匪、瑶民艰苦作战,值得我们献上深深的敬意。据前线所报,广东广西前线的情况不容乐观,有一位归化民县长被杀,还有一位身受重伤,可想而知黄超同志的局面多么凶险!同志们,我们的支援在哪里?当我们抽着雪茄、饮着朗姆酒、接受生活秘书温柔服务的时候,黄超同志和一批尚未经历重大考验的归化民、国民军,战斗在穷山恶水,我们的兄弟之情在哪里?对前线的支援,难道比不上广州特别市修几条水沟、搞几场表演吗?元老院最近驳回了特别市的新年度财政预算案,就是因为对前线的支援,竟然仅占预算支出的不到百分之八,而佛山工业园区的预算占到了百分之三十,难道不是因为佛山是小元老们施政考验的地方吗?有些同志,不看前线艰苦的兄弟,就盯着中央大员、盯着所谓接班人小元老。我们刚到临高的时候,谁给我们大把的银子?这样是培养小元老,还是害了他们?

上述这些问题,当然还未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局面,元老院依然以治病救人的态度,规诫犯了错误的同志,也希望全体同志能够引以为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近期元老院、广东大区将对广州特别市的工作进行布置,加强集中统一领导,也请同志们能够重温 M 主席、Z 总理反对官僚主义、反对本位主义、反对分散主义的文章和讲话,对照自身工作,提升执政水平,为迎接新的革命高潮而奋斗!


墨者无畏 于 2019-2-13 08:27:32 发表了:

奇怪的抓手 发表于 2019-2-13 08:26 补个链接和原文吧

https://bbs.northdy.com/thread-729276-45-1.html

坚持集中统一领导,反对本位主义和分 ...

催更!


bart 于 2019-2-13 08:48:42 发表了:

奇怪的抓手 发表于 2019-2-13 08:26

补个链接和原文吧

https://bbs.northdy.com/thread-729276-45-1.html

坚持集中统一领导,反对本位主义和分 ...

感谢王局补文


cc5233 于 2019-2-13 09:01:22 发表了:

这种对喷扣帽子的东西,莫得真在临高时报上来来回回。

应该要规定,没有建设性意见的不能随便发


bart 于 2019-2-13 09:08:19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9-2-13 09:01

这种对喷扣帽子的东西,莫得真在临高时报上来来回回。

应该要规定,没有建设性意见的不能随便发 ...

都是内参版,如果一下规定没建设性意见不发,这个规定就太模糊了。


左小乙 于 2019-2-13 11:21:05 发表了:

现在就是动嘴皮子(喷子)的太多,真正干活(同人作者)的太少


kong78 于 2019-2-14 11:48:39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9-2-13 09:01 这种对喷扣帽子的东西,莫得真在临高时报上来来回回。

应该要规定,没有建设性意见的不能随便发 ...

元老已经没论坛,只有两刊一报了,肯定是在内参版上互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