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元老毕业作业·关于元老院民主制度状况的调研报告

北朝旧贴 | bart | 8/15/2020 | 共 6613 字 | 编辑本页

bart 于 2019-1-22 14:41:03 发表了:

主持人:尚羽、刘文轩

笔者按:自穿越集团正式抵达临高以来,元老院已经走过了 8 年的风风雨雨。在这期间,我们见证了许多激动人心的成就。无疑,这些成就是有整个穿越集团共同完成的。之所以能说这是共同完成,全在于元老院深入贯彻了自初期形成的良好的民主制度。在此,笔者意图对元老院的民主制度状况进行一次深入的调研,从而判定现行制度实行的是否有效,对于未来元老院设计新政治制度有何裨益。

1.民主制度的演变

1.1 穿越集团初期民主制度

元老院的民主制度的建立是在元老院第一次全体大会上。第一次全体大会表决通过了《穿越集团选举办法》(下称《办法》),该《办法》规定,未来的穿越政体的最高权力机构为穿越者全体大会(后改称元老院全体大会)。 穿越大会有选举、改组穿越执行委员会、制定各项法律政策、决定重要内外事务的权力。在正常情况下每月召开一次,当遇有重大紧急事项时可由三名以上执委会委员或三分之一以上穿越者临时动议召开。除特殊情况外,出席大会的穿越者必需多于 90%。同时设立穿越行政执行委员会(执委会),作为穿越者的常设行政机构。执委会有权规定行政措施,制定行政法规,发布决定和命令;向穿越大会提出议案;负责所有行政性事务工作。

《办法》作为元老院第一部明确规定了元老院内部民主制度的规定,明确了许多重要而影响深刻的问题,如元老间一律平等、最高行政机构、任期等等重要问题。《办法》的制订,一方面顺应了第一次全体大会广泛、普遍的对元老权利的呼唤,另一方面,也成功的协调了各元老之间的关系,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元老间的冲突,赋予了执委会行动的合法性并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元老院意见的统一性。

然而,不可否认,《办法》对于诸多问题依旧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例如,对于执行委员会的成员选举,在“女仆革命”以前,元老院长期采取等额选举,常常忽视其他元老提名人选。这种等额选举制度之所以能够在穿越早期得以维持,主要是在于早期元老院的利益分配问题尚且还没有发酵到如此大的地步,指定的候选人尚且能够服众。随着穿越集团的进一步发展和扩张,相对简陋的《办法》不可能长期维持下去。

1.2“女仆革命”及现行 1630 年元老院选举制度

“女仆革命”作为一场大型元老院群众性事件,其实质上并非反映了元老院诸多元老对于穿越初期部分规定与实际利益分配状况严重不符的情况。在这里,笔者无意对“女仆革命”本身的合法性或是正义性作评价,但不能不承认,“女仆革命”终结最高行政机关的方式是凭借单纯的“元老呼号”和原“执委会”成员的当机立断所共同造成,而非经过正规的元老院内部辩论、小组讨论、投票表决完成的。这充分展现了原选举制度的局限性。

1630 年 1 月 26 日,元老院召开第二次全体大会。在这次会议上深刻总结了早期政治制度的局限性,并进行了深刻彻底的元老院政治体制改革。这其中就包括 1630 年选举制度改革。1630 年 1 月 30 日,元老院表决通过了《元老院组织结构条例》(下称《条例》),在原有基础上对元老院选举制度和行政制度进行了改革。改革主要分为三方面:

1)废除执行委员会,改设元老院内阁。《条例》规定,内阁领导人为元老院主席,下设 13 名各省省长。同时设立元老院常务委员会,以十比一的比例选出常务委员。内阁成员可随时由元老提名修改,任期至下一次全体大会召开前。常务委员任期为一年,且不得连任。二次任期之间必须间隔 3 年以上。

2)废除原有的等额选举制度,全面实施差额选举和自由提名制度。《条例》规定选举内阁成员时元老可自由提名,并进行公开投票。公开投票一律实行以无记名秘密投票的办法投票,改变了过去直接选举时举手投票的办法。常务委员、内阁成员的当选以及任何提案,须经过半数元老通过。元老院全体大会闭会期间,须经常委会过半数的委员通过。

3)扩大了元老个人的民主权利。《条例》明确对宣传候选人作了较民主的规定,各元老都可以用各种形式宣传候选人。《条例》还专门增设了对监督、罢免和补选的专章规定。《条例》还规定了对内阁成员的罢免条件和程序,设立听证会制度,使对内阁成员的监督有了法律程序。

1630 年选举制度改革很明显地反映了元老院高层对于维护元老院政治团结稳定大局的良苦用心。这一新制度相对于元老院早期简陋的《办法》相对来说要进步很多,成功有效的缓解了因利益问题导致的元老院内部冲突。

1630 年选举制度改革是元老院第二次全体大会后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除了选举制度的改革外,这些政治体制改革还包括:设立女仆对策委员会、在部门之上设立省等。这些改革虽然只算是在现行制度上的一些调整,它的方向却是进一步加强了元老院在行政体系中的作用,使国家向元老院法治、元老院内部民主的方向迈进。新的选举制度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不断完善和发展的。

2.现行选举制度的问题

2.1 参政议政情绪两极分化

在笔者进行调查时,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极少部分元老反应希望能够取消一些表决、提案等事务,从而更好地抽出时间和精力来进行本职工作,甚至希望元老院延长常委选举期限;另一方面又有元老表示,现阶段能参与全体大会表决的事务远远不够,甚至希望废除常务委员会,代之以全面的听证质询制度。

对于前一种“厌选”情绪,有部分人说是选举频繁造成的冷淡。这其实是表面现象,内在原因是部分元老对无用的选举表决不感兴趣。同原时空的西式民主相比较,元老院选举的范围实质上非常有限,内阁成员的任期己相当长了,为什么还嫌选举太多呢?一是部分元老受旧时空影响不愿搞选举表决,关键是觉得折腾了半天也没有用,当选的总还是那些人,大家都在为了选举而选举,为了表决而表决。这样的参政议政模式自然会趋于萎缩和死亡。

对于后一种“应选”情绪,其政治热情固然值得欣喜。但不能不注意的是,随着大陆攻略的展开和元老院扩张步伐地加快,元老院选举表决的代表性会一定程度遭到稀释。不少元老已经参与了大陆攻略,到地方上直接指导基层事务。在这种情况下,实行全面听证质询制度甚至“一切权力归全体大会”会不可避免地由于时间和空间上的诸多因素限制,最终会使得元老院民主局限于一小撮元老手中。

2.2 民主制度中的非法律操作

自元老院第三次全体大会以来,元老院的民主化程度大大提高。但是不能不承认,在现行元老院民主制度中依旧存在着非常不民主的地方,某些地方有很强的“人治”因素。

最大的问题是部分元老不能自由的联合提名,即使参加也常常受到劝阻和打压。在进行调查中,部分所谓“酱油元老”对此反应强烈。有些元老因为之前长期没有对某一候选人表态,在某次选举中突然支持了某一候选人,就立刻引起相关元老的注意。为了让自己中意的候选人当选,个别元老甚至互相派人“做工作”,要求候选人放弃竞选。这种情况在一些相对冷门的职务表决和任命上更为普遍。更有甚者,在“做工作”失败后,当选者并非中意人选后,个别元老甚至捕风捉影,将可能支持当选者的元老调去任闲职,或是排挤、边缘化这些元老,使对方难以为继。上述情况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元老院内部部分“无党无派人士”的强烈不满。

除了元老投票自由遭到阻碍外,另一个严重问题是为了选举而不惜互相攻奸诽谤。据笔者统计,“两报一刊”的社论板块的文章数量在元老院大选前均有明显上升。不少元老依仗着元老的“言论自由”,将政治观点上的分歧变为人身攻击,互相以“修正主义者”、“站在人民的对立面”等词句称呼对方,上纲上线,混肴视听,严重破坏其他元老做出正确抉择。

除以上两点以外,还有的问题在于,尽管恢复了差额选举,但很多时候的选举结果依旧与等额选举相差无几。据笔者调查,自元老院第三次全体大会以来,所有的部门的元老职位变动率相对较稳定。这种情况在部级、省级职位的表决上尤其明显。不少元老已经连续三次当选了同一职位,且与其竞争的元老越来越少,这样的情况不能不让人心生担忧。

2.3 元老院机构属性的不明

按照《共同纲领》及其第一修正案,元老院目前是澳宋帝国至高无上的存在。但是,这种“存在”究竟是以“行政机构”还是以“立法机构”的方式,则是一个始终模糊不清的问题。

元老院的立法职能看起来是最为明确的,但是却又没有在实践中得到充分的发挥。产生于第一次全体大会的法律仅《共同纲领》,产生于第二次全体大会的法律仅有五部,而第三次全体大会也仅产生了十三部法律。而且,这些法律还不包含民法、刑法、经济法等诸多极为重要而影响重大的法律,甚至这些法律都没有被提上元老院的议事日程。这种现象对于元老院未来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在现阶段统治区域尚且较小,元老院尚且还能“一事一议”、“事必躬亲”。若是等到统治区逐步扩大,元老间利益分歧逐步增加,这种情况还能维持的了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与此同时,倘若元老院真是一个立法机构,那么许多的元老在各部任职又应该作何解释呢?按照《共同纲领》,元老院有权对政务院各部门首长进行监督质询。但现在的情况是几乎元老个个在行政系统任职,“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怎么能够保证这种质询的公正性和客观性?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当元老间诉讼时,会不会出现干脆提案拉拢其他元老修改法律以使自己的法律主张得到实现的情况?如果真遇到这样的情况,又牵涉到元老任职的各行政部门利益,这难道不会造成一次严重的“宪法危机”吗?及时制订一部完备、可靠、可操作性强的宪法或宪制性文件,恐怕是解决这些两难问题的最佳途径。

3.民主制度下沉的可能性探讨

毫无疑问,元老院在本时空是要建设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并最大程度保证元老院统治的长治久安。在此,笔者试图思考民主制度推行到元老院归化民干部或基层行政组织的可能性。

元老院中很大一部分人认为,在元老院统治区推行选举完全不可行。他们认为,在 17 世纪,民众素质普遍低下,加之西式民主出现的诸多乱相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因此没有办法推行选举制度,更何况这样对元老院不利,可能最终导致元老院被推翻。

对于这种后果的担忧,笔者可以先明确保证,这种想法实在是有些夸大其词。须知,即便是旧时空,君主立宪制度依旧长期保留在许多国家(如英国)。在这些国家,贵族和君王同首相和民选代表常常相安无事。需要明白,随着生产力的持续发展和资产阶级利益的形成,元老院与各阶级间利益的冲突自然会愈演愈烈。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对于元老院来说,什么样的方法最为保险呢?

不放可以看看远时空加纳共和国的例子。1982 年 1 月 11 日,J·J·罗林斯发动政变成为加纳领导人。当时的他面临着经济和政府财政完全崩溃的状况,但他没有继续压迫人民,而是选择了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且每当其政治对手得以反应前,他都先走一步,提前妥协,保证了自己的政治优势和地位,并在做完了两任加纳总统后安然退休。

罗林斯并非善男信女,他的这些改革一样伴随着血腥与暴力,但他通过妥协使自己占得先机,成功避免了抗议和革命的发生。同样,元老院也一样可以这么做。如果在民众意识到压迫难以根绝而起而反抗前先行妥协,就能够最大程度消解对立情绪,分化对方阵营,并使对方进入元老院的游戏规则,从而始终保证元老院的政治优势。

个别元老出于纯粹的功利主义,坚持认为任何进步主义、任何进步产物对元老院都是有害的。但这种想法并未考虑到这些进步主张实际上都是随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发展而应运而生的。元老院一旦要发展生产力,这些东西的出现就不可避免,因此倒不如先人一步,以最大程度保证元老院统治的稳固性。

另外,对于民众素质低下而不适宜推行民选制度的看法实际上也是有失偏颇的。须知,选举之所以能成为各国民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因为它给予了民众借选票维护个人利益的机会。元老院内较少有“厌选”情绪的情况恰恰证明了这一点,因为绝大多数元老院的选举和表决与元老本人利益紧密连接,因而使得参政热情空前高涨。即便没有选举制度,民众的利益依然客观存在。他们依然会尽可能保护自己的利益,只不过方式可能就不会那样温和了。

必须承认,在现阶段,元老院没有能力也没有办法去推行民主制度。但是,一旦义务教育普及、资产阶级初见雏形时,就有必要考虑试行基层选举制度的必要性。

4.结尾

总的来说,元老院目前的民主制度实行的相对较好,但相比旧时空的制度而言还远远称不上是完备。如何进一步完善元老院内民主制度,从而更好的调节元老间利益的冲突,恐怕是元老院下一阶段的工作重心。

本报告为元老院核心机密,仅供元老查看。


黄汉民 于 2019-1-22 14:47:59 发表了:

黄老师,写了一个阅字,然后又自己画了一个圈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9-1-22 15:23:58 发表了:

“与此同时,倘若元老院真是一个立法机构,那么许多的元老在各部任职又应该作何解释呢?按照《共同纲领》,元老院有权对政务院各部门首长进行监督质询。但现在的情况是几乎元老个个在行政系统任职,“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怎么能够保证这种质询的公正性和客观性?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当元老间诉讼时,会不会出现干脆提案拉拢其他元老修改法律以使自己的法律主张得到实现的情况?如果真遇到这样的情况,又牵涉到元老任职的各行政部门利益,这难道不会造成一次严重的“宪法危机”吗?及时制订一部完备、可靠、可操作性强的宪法或宪制性文件,恐怕是解决这些两难问题的最佳途径。”

毕竟只有 500 人,你倒是说说有什么办法。。。。。


刀枪不入石志奇 于 2019-1-22 15:30:11 发表了:

巴拉莱卡大尉 发表于 2019-1-22 15:23

“与此同时,倘若元老院真是一个立法机构,那么许多的元老在各部任职又应该作何解释呢?按照《共同纲领》, ...

好办,把酱油元老从不上不下的公职以及力不从心的技术岗位里剥离出来,放进专门的立法机构专职刁难仕途顺畅的元老 23333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9-1-22 15:41:17 发表了:

刀枪不入石志奇 发表于 2019-1-22 15:30

好办,把酱油元老从不上不下的公职以及力不从心的技术岗位里剥离出来,放进专门的立法机构专职刁难仕途顺 ...

元老院更名酱油院


刀枪不入石志奇 于 2019-1-22 15:54:2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刀枪不入石志奇 于 2019-1-22 15:56 编辑

巴拉莱卡大尉 发表于 2019-1-22 15:41

元老院更名酱油院

然而其实也并没有 P 用——其他元老可以通过买票在酱油院通过提案。

所以问题的根子其实是统治集团内部的组织性和纪律性,而不是流程和组织机构这类浮于表面的东西。小元老还太嫩,世界观和方法论需要进一步学习完善啊。


pwatx1 于 2019-1-22 18:49:59 发表了:

任何凭空嫁接的制度,最终都是会水土不服的。

元老院最终的制度大方向,我认为肯定是和现在的中国一样的。原因很简单,这套既然已经证明适合于当代中国的土壤,那么临高的明末和清末没有啥本质性区别,这套肯定还会继续管用。

大不了就是把党内民主变成了元老内部民主,然后增加一些贵族共和的制度。


盧韡 于 2019-1-22 19:04:29 发表了:

临高位面是一个比烂的社会,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cc5233 于 2019-1-22 19:08:52 发表了:

楼主有些东西整太复杂了,啥民主不民主,纯粹蛋疼

现在最大问题就是蛋糕还是略小,做大蛋糕就行了

资源足够,元老院内部永远民主


bart 于 2019-1-22 20:26:18 发表了:

刀枪不入石志奇 发表于 2019-1-22 15:30

好办,把酱油元老从不上不下的公职以及力不从心的技术岗位里剥离出来,放进专门的立法机构专职刁难仕途顺 ...

这个是和现时空有所参照的。实际上元老院权力和人大是差不了多少的,但是实际操作中人大很弱势。但是人大随着政改逐渐变得强势起来,这就出了问题。以前赋予人大的权力实在是太大了,只不过是它没有能力去履行权力才没有弄出问题来。而元老院在那个时空已经很强势了,没有出现这种问题就显得很不正常。


bart 于 2019-1-22 20:30:31 发表了:

写这个东西不是一时兴起,只是想讨论一下元老院制度的一些框架性问题。如果只满足于“比本时空都进步”,那元老院也没什么必要继续点科技树了,点到步枪和黑儿火箭不就完事了。


kong78 于 2019-1-23 19:23:45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9-1-22 19:08

楼主有些东西整太复杂了,啥民主不民主,纯粹蛋疼

现在最大问题就是蛋糕还是略小,做大蛋糕就行了

资源足够 ...

所以我一直认为元老院停不下扩张的脚步,没法按某些坛友所说可以停在某一个有利边界,对外征服以降低内部矛盾会上瘾的。


cc5233 于 2019-1-23 19:40:29 发表了:

kong78 发表于 2019-1-23 19:23

所以我一直认为元老院停不下扩张的脚步,没法按某些坛友所说可以停在某一个有利边界,对外征服以降低内部 ...

外部这种环境,内部这种能力,你不让出去搞,怕是要造反。


墨者无畏 于 2019-1-23 19:42:15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9-1-23 19:40 外部这种环境,内部这种能力,你不让出去搞,怕是要造反。

治理成本有多少?

私以为,元老院有 300 年领先的社科,治理地球上任何一处地方都没问题吧。


cc5233 于 2019-1-23 19:52:00 发表了:

墨者无畏 发表于 2019-1-23 19:42

治理成本有多少?

私以为,元老院有 300 年领先的社科,治理地球上任何一处地方都没问题吧。 ...

成本?

你想高就高,想低就低。

关键点在于你的敌人有多少能打你的实力。


火箭少女 于 2019-1-23 21:14:50 发表了:

元老院马上就要无疾而终了 独裁万岁


bart 于 2019-1-24 21:06:31 发表了:

火箭少女 发表于 2019-1-23 21:14

元老院马上就要无疾而终了 独裁万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