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稀缺原料即将到货,又能爬一波科技了

北朝旧贴 | kid1417 | 8/15/2020 | 共 2857 字 | 编辑本页

kid1417 于 2019-1-17 14:48:59 发表了:

“……平元老来信了:下一次贸易船队会从日本给我们运来 100 吨铜和 100 吨硫磺来,荷兰人从美洲运来的南美野生橡胶和金鸡纳树皮大致也是明年到货……”

正在老钟坐定的时院长眼睛一下睁了开来说道:“你再说一遍,金鸡纳树的树皮,有多少?”

司凯德挠了下头说:“多少不敢说,但是肯定成吨的。就是不知道长途运输影响不影响疗效。另外英国东印度公司会从印度运来硝石、石墨,还有石棉。还有鸦片。”

展无涯拍着司凯德的肩膀赞许的说:“小司啊,你们的工作做得很出色嘛!想不到啊。居然能搞到了橡胶、石墨和石棉。没说的,我们明年一定把电炉搞出来,那样硅钢、45#钢、65 锰钢、不锈钢、电石、电焊全有指望了。”

这话是 1634 年第三次全会上说的,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mmgm 于 2019-1-17 15:22:14 发表了:

最早利用金鸡纳树的并不是欧洲人,远在他们来到美洲之前,多个当地文明就利用这类植物的树皮来退烧。不过,印第安人用于退烧的植物种类还挺多,早期欧洲殖民者的记录又缺乏细节,所以金鸡纳树最早何时被用于治疗疟疾成了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

在最著名的一个故事里,时任秘鲁总督、第四代钦琼伯爵(Conde de Chinchón)Luis Jerónimo de Cabrera 的妻子在利马染上了疟疾,又很快被一种当地的树皮粉末治愈,伯爵夫人遂采购了大量这种树皮,并通过耶稣会运到欧洲。林奈在 1742 年命名这个属的时候,就是把伯爵的封地 Chinchón 拉丁化作为属名,而“金鸡纳”是 Cinchona 的音译——这么说来该爵位是不是应该翻译成金鸡伯爵?

上面这个故事真实性很低,A. W. Haggis 在《金鸡纳属早期历史的根本性错误》里考证过,金鸡伯爵四世的第一位夫人死于他去秘鲁上任之前,而史料里没有第二位夫人得过疟疾的记录,伯爵本人倒是得过好几次。

耶稣会确实在金鸡纳树的发现和传播中起到了重大作用,但 17 世纪中叶之前他们运回欧洲的退烧用树皮(Jesuit's bark)很可能来自豆科的香脂豆属(Myroxylon L. f.)。用于命名奎宁的克丘亚印第安人语言 quina-quina 指的应该也是香脂豆。此外,林大爷给金鸡纳属指定的模式种正鸡纳树仅分布于厄瓜多尔,模式标本采集于 1735 年,这是对南美“退烧树”的第一次详细描述,可惜没有对应到合适的物种上。

金鸡纳树是茜草科常绿小乔木,高约3米,新枝四方形。叶对生,椭圆状披针形或长椭圆形。夏初开花,花白色,排列成顶生或腋生的圆锥花序。蒴果椭圆形。

科学家几经研究,从树皮中提炼出了闻名世界的治疟疾特效药———金鸡纳霜。金鸡纳霜又叫奎宁,秘鲁语的意思是树皮。

究其根底,金鸡纳霜实在是传教士从民间医学中挖掘出来的一种草药而已。

到了 1820 年,P.-J.佩尔蒂埃和 J.-B.卡芳杜才首先制得纯品,起名叫做 Quinine,并长期作为对付疟疾的特效药物。

一百几十年前,秘鲁把金鸡纳树当作国宝,不让树种偷运出去。秘鲁政府特地颁布了禁令:如果有人把树种或树苗转让给外国人,要受到法律严厉制裁。

荷兰殖民者为了同秘鲁竞争,千方百计想把金鸡纳树种到爪哇去,先后两次派出德国植物学家哈斯卡尔潜进秘鲁去窃取树苗。

1852年,哈斯卡尔第一次从玻利维亚偷越国境,爬上安第斯山,窃取到不少树苗,由于过境手续关系,在巴拿马耽搁了半年多,树苗全部枯死了。

1854年,哈斯卡尔第二次潜入秘鲁,共偷走树苗500多株,荷兰政府特地派军舰去接应他。由于照料不好,只剩下16株活树苗,就将它们移种到爪哇岛的盖特山上。

金鸡纳树在爪哇大量插种繁殖,还是在1862年以后的事。那时候,有个英国商人雷特才尔,原侨居在南美洲,后来途经爪哇回国,听到关于金鸡纳树的故事以后,就写信给他过去的仆人印度人马努爱尔,要他尽可能设法把金鸡纳树种子寄到爪哇。马努爱尔满足了主人的请求,寄去一磅重的金鸡纳种子。雷特才尔因此得到荷兰政府的重赏,可是马努爱尔呢,却由于违反秘鲁政府的禁令,失去了自由,一直折磨到死。

爪哇岛附近海拔1200—2000米的热带高原,气候凉爽,雨量丰沛,适宜金鸡纳树的生长。就是这一磅种子,在爪哇岛迅速繁殖,使印度尼西亚成为世界上种植金鸡纳树最多的国家,金鸡纳霜的产量和出口量都占世界第一位,远远超过了秘鲁国。

据说,金鸡纳霜传到我国是在17世纪康熙年间,那时候,它还是很少很珍贵的药品。

1912年,我国先在台湾引种金鸡纳树;1931年,又在云南引种金鸡纳树成功。到了1953年,我国在云南建立了第一个金鸡纳农场


RSE 于 2019-1-17 16:09:07 发表了:

正文里有没有这贸易船队从上海出发到日本贸易的内容呀

貌似只看到有筹备


墨者无畏 于 2019-1-17 16:43:14 发表了:

RSE 发表于 2019-1-17 16:09 正文里有没有这贸易船队从上海出发到日本贸易的内容呀

貌似只看到有筹备 ...

上海招商局那节:

沈家的四条沙船从日本回来的消息震动了整个江南。


lzy0702 于 2019-1-17 16:58:30 发表了:

金鸡纳树皮的干物质中,奎宁含量仅 5%,忽略树皮含水率,完全提取出来也就 50kg.按照治疗每次口服 300~600mg,一日三次,疗程 7 日计算,治疗每个病人平均需要 10g 奎宁。这批树皮也就能满足 5000 人次的治疗需求。

抗疟药还是应该走现代的青蒿素+苯芴醇路线。首先青蒿素是草本植物提取物,比从金鸡纳树皮中提取奎宁容易得多。其次,奎宁类对疟原虫幼虫杀灭能力不足,存在较高的复发和耐药性风险。目前世界卫生组织也不推荐任何单一药物治疗疟疾的疗法,因为这样做引起耐药性的可能性很高。

100 吨铜和 100 吨硫磺实在没多少,一眨眼就没了。


kid1417 于 2019-1-17 17:55:06 发表了:

从无到有的问题是解决了,接下来就会源源不断运来的

只是这第一批要怎么分,很多部门估计都在眼红


sccdqy 于 2019-1-18 00:55:24 发表了:

lzy0702 发表于 2019-1-17 16:58

金鸡纳树皮的干物质中,奎宁含量仅 5%,忽略树皮含水率,完全提取出来也就 50kg.按照治疗每次口服 300~600mg, ...

萃取青蒿素要用到乙醚,不知道现在的水平能不能制作出乙醚。


lzy0702 于 2019-1-18 02:10:25 发表了:

sccdqy 发表于 2019-1-17 11:55

萃取青蒿素要用到乙醚,不知道现在的水平能不能制作出乙醚。

能做乙醇就能做乙醚。而且提取青蒿素要点是低温,溶剂并不一定要用乙醚。


一般能吃辣 于 2019-1-18 10:40:56 发表了:

贸易这块写的太少了,还有,穿越的时候没考虑带金鸡纳树么?


cc5233 于 2019-1-18 13:33:57 发表了:

一般能吃辣 发表于 2019-1-18 10:40

贸易这块写的太少了,还有,穿越的时候没考虑带金鸡纳树么?

17 世纪海南种不了吧,带了没啥用。


大漠老兔 于 2019-1-19 19:47:19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9-1-18 13:33

17 世纪海南种不了吧,带了没啥用。

带点种子,种到南边无人荒岛上去如何?

就是有人岛其实也可以种,别让当地土著知道这树是干嘛的,就不会有人故意破坏。


cc5233 于 2019-1-20 11:14:36 发表了:

大漠老兔 发表于 2019-1-19 19:47

带点种子,种到南边无人荒岛上去如何?

就是有人岛其实也可以种,别让当地土著知道这树是干嘛的,就不会 ...

管种不管养啊?


大漠老兔 于 2019-1-20 13:14:40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9-1-20 11:14

管种不管养啊?

嗯,多种一些,自然繁殖,反正当地气候适合,又没有原产地的那些病虫害。


lzy0702 于 2019-1-20 19:34:15 发表了:

一般能吃辣 发表于 2019-1-17 21:40

贸易这块写的太少了,还有,穿越的时候没考虑带金鸡纳树么?

那玩意种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收获,不如直接弄生产青蒿素用的细胞或者种苗


RSE 于 2019-1-21 16:28:44 发表了:

墨者无畏 发表于 2019-1-17 16:43 上海招商局那节:

沈家的四条沙船从日本回来的消息震动了整个江南。

直接就回来了?

没有讲起航,航行和贸易的过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