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同人】意外来客

北朝旧贴 | aiucangjingkong | 8/15/2020 | 共 3428 字 | 编辑本页

aiucangjingkong 于 2018-12-27 01:06:1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aiucangjingkong 于 2018-12-27 01:31 编辑 这天,王企益起了个大早,早早来到了广州财税局。到了办公室后,发现办公室已经被打扫好了,热水瓶也打满了热水,他习惯性的碰了碰茶杯,用手指测了测温度,点了点头,心里十分满意地想:这小黄上路啊,这茶沏的刚刚好,不那么烫,但是也不至于凉,微微热的刚刚好入口。他泯了一口茶,砸吧了一下味道,虽说他是个北方人,对品茶没什么大的研究,但是自从来到临高以后,也渐渐喜欢上了这的乌龙茶,味道是极其好的,微苦中带着回甘,一入口茶香就顺着鼻子出来了,极其爽冽。喝完茶后,王企益开始了神游,他想着:这么多年轻财税干部里,自己最看好的就是这个黄平,因为会来事。黄平每天是最早到局里的,风雨无阻,到局里第一件事就是给王企益首长把办公室打扫好,还估摸着首长到的点,提前为首长沏好了茶,并把每天最新的《临高日报》和《广州日报》放到首长的桌子上。王企益对此是相当满意的,旧时空的时候自己就是这么伺候老同志过来的,但是自从自己“媳妇熬成婆”,可以享受一把的时候,这机关风气已经渐渐变了,新进来的学生娃更有个性,不愿意给老同志做这些事情,他想到自己年轻的时候还帮老同志洗过袜子,而自己手下几个年轻干部连地都懒得扫,常常感叹:“世风日下”。那些年轻干部也不怎么鸟王企益,大家都是公务员,并不比你低一等,你是我工作上的领导,不是生活上是主子,再说现在机关卫生早就是物业承包了,谁他么闲着自己扫地。所以到了这个时空,当王企益自己成为了更大的领导的时候,他就在意起了这事情,决心要把旧时代的“不良风气”扭转过来。经过几次有意无意的提点,他发现黄平这孩子,心思活络,最会做人,最得自己的满意。至于其他人,南婉儿他不想支使,自己是个怕老婆的,张筱奇整日在他耳边试探着让他收了南婉儿,他可不傻,每次都义正言辞的拒绝,所以在局里他也和南婉儿保持着一定距离。曾卷这小伙子,干活是一把好手,但是在人际上还是比较稚嫩,可能旧私塾出身的缘故,有点旧读书人的臭脾气,对于黄平这种讨好的行为颇为不屑。当然,王企益这点容人之量是有的,他不至于因为这个给曾卷穿小鞋,但是在平时的言传身教里,就更多偏向黄平,黄平这小子也颇为满意这种和首长类似师徒的关系,在同事面前也时不时地秀一秀这种和首长的特殊亲密关系,只是大家都不怎么感冒罢了。当王企益喝着茶,拿起报纸时,一封电报露了出来:企益老兄安好,临高一别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小弟不日将随海军攻取长江口之舟山定海县,并出任舟山总督一职。今至广州等待舰队出航,还需徘徊几日,不知老哥是否有空,陪小弟游览广州一二,以尽老哥地主之谊。——沈骥王企益看到这个名字,不觉得头疼,这个沈骥是旧时空是自己的同行,是南方某小城的税务员,虽然他当了税务员,但是对这行工作颇有成见,天天咒骂整个系统领导是 SHA b,也天天想着调出税务系统,奈何税务系统在旧时空都是直管单位,调动谈何容易,几次调动花费巨糜,最后还是被系统内的领导否决了,理由是我们这么牛逼的系统你想出去你是什么意思?你是对系统不满意还是对我这个领导不满意?最后不但没有调动成功还被打发到了一个偏远的乡下分局直接提前过起了养老的日子。于是,他一气之下就在 D 日跟着众人穿越了。王企益是不太喜欢这个同行小老弟的,这个小老弟怨气太重,当着自己的面,经常骂旧时空的本系统最大的领导 X 是 SHA b,好好的执法单位搞个什么狗屁纳税服务,说是学阿美利加的,他妈他怎么不想想阿美利加税务官后面是啥,是他妈装甲车啊!人家税务官都是配枪的!当然可以表面笑嘻嘻讲服务,背后不老实就突突,可是那个傻 X 领导,好的不学尽学些没用的花架子,结果就是把这小老弟这样的基层小税官给折腾的不要不要的,明明是刁民闹事,最后 mmp 的还得赔笑脸讲服务。王企益也深知旧时空让执法部门不管下限的讲服务是多么扯淡,但是这小老弟骂起来有时候把自己和自己老婆也骂进去了。比如,什么旧时代副科级以上的税务官都应该枪毙之类的,自己旧时空好歹是个副处,这都够枪毙三回了(副科、正科、副处),所以他在临高碰到这小老弟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假笑,听着这小老弟喋喋不休的咒骂。王企益看到这电报是 4 天前发出的,估摸着这小老弟也该到广州了,果然他刚刚这么一想,财税局门口就一阵嘈杂。一队国民军兴冲冲地冲进了财税局办税大厅,并扯着嗓子喊着:“走开,走开,走开,让出一条道,厅里的人手头的事情都停下来,每个人手都向上举,我们要挨个搜身,女的不要怕,我们有安排女兵,大家配合下,有首长马上要过来。”王企益在二楼楼梯口,看了一阵鸡飞狗跳以后,门口一辆元老专用马车停了下来,从马车里走下来一个年轻人,穿着一套旧时代香港电影里常见的那种挂满大绸带的大帅服,口中叼着初晴雪茄,左右搂着两个穿着不是很整齐的国民军军服的美女,很是张扬地走进了办税大厅,然后对着那队安保国民军的队长说:“啊呀,我告诉过你,不要搞得这么大动静,弄得本元老很嚣张似的,本元老你是知道的,爱民如子嘛,一向喜欢与民同乐的,你这样不是显得本元老很跋扈?!”这国民军军官突然紧张了起来,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这时这元老又发话了:“不用紧张,你做的还是很好的,呐,从我马车后盖箱里拿点礼物给在场的人。”国民军军官敬了一个礼,和几个手下从马车后盖箱里拿出了一个小箱子,打开以后里面全部都是一颗颗圆润的小珍珠链子,在场的每个人包括归化民干部都分到了一条。这时王企益看不下去了,走下楼大声说:“沈老弟,你好阔气啊,一到就这样撒 B。”这沈元老听出了王企益是在一语双关的说他傻 B,但是他也不恼,而是走过去给了王企益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说:“老哥,到了这财税局,财神爷的地方,我怎么敢装阔呢,那些是临高农相吴南海新培育的淡水珍珠,已经成规模了,不值钱的。”王企益笑着说:“哟,这老吴还真是厉害,还懂淡水珍珠蚌养殖呢!”沈元老笑着回答:“老吴嘛,旧时空他们省北边的诸暨可是有最大的淡水珠养殖基地的,老吴在那做过几年淡水珠生意,这不这次就试出来了,我就厚着脸皮 k 了一些出来,放心,给我嫂子留着条最好的呢,这么大个,保证嫂子满意。”说着比划着珍珠的大小。王企益没好气地笑着说:“就知道讨好你嫂子,你小子,我的那份呢。”沈元老眯着眼,神神秘秘地讲:“老哥,你拿这玩意干嘛,你有小老婆了,可以啊老哥,老当益壮啊,这嫂子不知道吧,没事我嘴巴牢,不会说出去的。”王企益马上急了,锤了沈元老一拳:“你小子,别乱说,让你嫂子听见了我怎么解释,好了别在这杵着了,影响我大厅办业务,你这 B 也装完了,跟我到办公室,今天老艾不在,我接待你。”沈元老打着哈哈说:“我可不愿意见他,看到他总想起我旧时空那些 SHA b 领导。”王企益打了一下沈元老的头:“我这说说得了,别让老艾听到,他心眼小着呢。”沈元老摸着头说:“好啊,没想到王企益你个浓眉大眼的也会背后说人坏话,我要给老艾打小报告。”王企益又急了,又打了一下沈元老的头:“妈的,就你小子滑头,去我办公室,有上好的乌龙茶!”沈骥元老就这样跟着王企益向二楼办公室走去,走的时候她看到了柜台的南婉儿,骚包的用眼神挑逗了一下南婉儿,让南婉儿惊慌失措了一下。王企益见到,心里总有种自己种的白菜被猪拱了一下的感觉.......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12-27 01:09:11 发表了:

我刚知道你的北朝 ID,,,,原来是这个


海军仙人参谋 于 2018-12-27 01:15:40 发表了:

最近老王都被黑出翔了。。。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12-27 01:20:55 发表了:

海军仙人参谋 发表于 2018-12-27 01:15

最近老王都被黑出翔了。。。

王局做错了什么?不就是把南婉儿圈起来了嘛,,


aiucangjingkong 于 2018-12-27 01:28:58 发表了:

巴拉莱卡大尉 发表于 2018-12-27 01:20

王局做错了什么?不就是把南婉儿圈起来了嘛,,

错在自己不用,也不给别人用,这算怎么回事呢,真当女儿养啊


海军仙人参谋 于 2018-12-27 01:36:36 发表了:

巴拉莱卡大尉 发表于 2018-12-27 01:20 王局做错了什么?不就是把南婉儿圈起来了嘛,,

光是凭这条就不能原谅他!绝对不能原谅!


左小乙 于 2018-12-27 08:46:11 发表了:

应该是嘴边的白菜被别的猪抢了


cc5233 于 2018-12-27 09:02:49 发表了:

这是来暴露粗胚本质的吗。。。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12-27 09:10:23 发表了:

冬至过了,风向果然有改变


圣天使高达 于 2018-12-28 09:34:30 发表了:

是想吃的白菜要被别的猪拱


以一敌七 于 2018-12-28 11:15:31 发表了:

曾卷还没拿下南波波娃吗?我看同人已经开始动手了。


奇怪的抓手 于 2018-12-28 16:54:02 发表了:

啊 王局又被黑了 囧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12-28 17:08:57 发表了:

奇怪的抓手 发表于 2018-12-28 16:54 啊 王局又被黑了 囧

新的一章没在这里更新,何故?张局写的吧


奇怪的抓手 于 2018-12-28 17:23:01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12-28 17:08

新的一章没在这里更新,何故?张局写的吧

在北朝更了呀    米香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