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明国定位错误的各种尴尬

北朝旧贴 | 魔力元素 | 8/15/2020 | 共 11052 字 | 编辑本页

魔力元素 于 2018-12-8 11:44:07 发表了:

一直以来,元老院对于明国的定位都没有清晰的定义,一提明就是伪明、逆明、纂明等,但问题在于明室是以反元而据大统,已享国百余年,你一帮子人突然冒出来,以早不知道死到哪儿去了的宋的名义定义明是伪、逆、纂,于理于法都不能说过云。顶多大家看到你船坚炮利捏着鼻子认了,但心里肯定是不会服的。朱元璋反的是元,与你赵宋何干,你一上来说人家是伪逆,是自视为鞑虏么?         事实上文中土人大多是以敌国视元老院的,这才是顺理成章,所以元老院完全可以以王者归来的名头视天下为已任,以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态度视明为地方政权(好似 TG 对 WW),实际操作以敌国为标准执行,这才是有理有据。而且可以口头上吃吃朱由检的豆腐,只要你来投,元老院虚位以待啊,这样不但占据法律道义制高点,师出有名,也为最后顺利解决明室问题留下伏笔。

先当通告天下:“蒙元无信,背盟来攻,我赵宋漂海万里,痛定图强,今元老院王者归来,恰逢明室暗弱,天下大乱,当禀先人之荣耀,救民水火解民倒悬。自宋室逢乱,神州腥膻,各方志士起而反元,朱氏元璋,起于微末,终逐鞑虏,自古得国之正无出其右,然蒙元无道,乱我文化,朱氏无识,竟袭元统,史来治国之残亦以此为甚,终至内外交攻,黎首困顿。元老院怒其无能而残据中华,复怜其反元之功,特告朱氏,元老院当虚席以待,而官吏商豪,当安土恤民,切勿鱼肉百姓,通虏叛乱。当此告之,凡残明治下所犯诸罪,尽依明律治之,勿谓言之不预;又抗元老院之恶行,咸以战犯之条处之,莫怨不教而诛。此告!”


潜水七年才注册 于 2018-12-8 11:51:15 发表了:

自古帝王之有天下,莫不由怀保万民,恩如四海,膺上天之眷命,协亿兆之欢心,用能统一寰区,垂庥奕世。盖生民之道,惟有德者可为天下君。此天下一家,万物一体,自古迄今,万世不易之常经。非寻常之类聚群分,乡曲疆域之私衷浅见所可妄为同异者也。《书》曰:“皇天无亲,惟德是辅。”盖德足以君天下,则天锡佑之,以为天下君,未闻不以德为感孚,而第择其为何地之人而辅之之理。又曰:“抚我则后,虐我则仇。”

明之天下丧于流贼之手,是时边患肆起,倭寇骚动,流贼之有名目者,不可胜数。而各村邑无赖之徒,乘机劫杀,其不法之将弁兵丁等,又借征剿之名,肆行扰害,杀戮良民请功,以充获贼之数。中国民人死亡过半,即如四川之人,竟致靡有孓遗之叹。其偶有存者,则肢体不全,耳鼻残缺,此天下人所共知。目睹当时情形之父老,垂涕泣而道之者。且莫不庆幸我朝统一万方,削平群寇,出薄海内外之人于汤火之中,而登之衽席之上。是我朝之有造于中国者大矣,至矣!


sccailei 于 2018-12-8 13:27:31 发表了:

那清朝是怎么来的?


波尔布特 于 2018-12-8 15:23:53 发表了:

sccailei 发表于 2018-12-8 13:27 那清朝是怎么来的?

说法 1:替大明“报君父之仇”,然后朱家子孙死光了,不得已坐了皇位。

说法 2:清是“水德”,明是“火德”,“水德”代“火德”是“顺应天命”

说法 3:爱新觉罗本姓赵,是徽钦二帝的后裔(这个说法是清末民国出现的)


魔力元素 于 2018-12-8 15:25:18 发表了:

潜水七年才注册 发表于 2018-12-8 11:51

自古帝王之有天下,莫不由怀保万民,恩如四海,膺上天之眷命,协亿兆之欢心,用能统一寰区,垂庥奕世。盖生 ...

啰哩啰哆拽一大段古,没有明晰定位和处置方针啊


魔力元素 于 2018-12-8 15:30:47 发表了:

sccailei 发表于 2018-12-8 13:27

那清朝是怎么来的?

清不管怎么编都是异族入侵,随便编个理由骗人骗己,读书人可以捏着鼻子装着自己好像相信了,但老百姓可不服啊。所以有清一代,洪门哥老会这类黑帮都知道用反清复明口号为自己擦粉。元老院也要搞得这么难堪么?


lightino 于 2018-12-8 17:02:08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12-8 15:23

说法 1:替大明“报君父之仇”,然后朱家子孙死光了,不得已坐了皇位。

说法 2:清是“水德”,明是“火德 ...

太恶心了,他也配姓赵


lightino 于 2018-12-8 17:02:47 发表了:

历史由胜利者书写


bart 于 2018-12-8 17:43:08 发表了:

实际操作难道不是 TG 对 WW?还有,不是正文出现了韩林儿之死的问题吗?


巧虎 于 2018-12-8 22:11:3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巧虎 于 2018-12-8 22:12 编辑

等到得天下的时候,要彻底打倒君主制度。

直接说从启开始就是篡夺了人民的权力,帝王全是坏的。

我们仅仅在得天下之前需要宋的旗号,得到之后要彻底打倒。直接安排个故事,元老院砍下赵宋 14 世的人头。

接下来就是共和国了。事实上我认为,在广东安定之后,就可以直接打出共和国旗号。


铜第周 于 2018-12-9 12:36:16 发表了:

无所谓啊,有个差不多名义就可以了,不用很严格


李子木 于 2018-12-9 18:49:49 发表了:

有道理,值得讨论


duyiqun0203 于 2018-12-9 18:51:41 发表了:

我觉得叫他们破明更合适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0 10:35:58 发表了:

铜第周 发表于 2018-12-9 12:36

无所谓啊,有个差不多名义就可以了,不用很严格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幻想船坚炮利便可席卷天下是不可取的,可以马上得天下,何以马上治天下,大义名分是少不得的,不管是哪家的大义,有了才能聚拢人心,培养党羽,思想问题可是和科技问题一样严肃的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0 10:37:24 发表了:

巧虎 发表于 2018-12-8 22:11

等到得天下的时候,要彻底打倒君主制度。

直接说从启开始就是篡夺了人民的权力,帝王全是坏的。

我们仅仅在 ...

你这段话完全没有统治者的自觉,元老院要敢这么做就是掘自己的根了。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0 10:39:41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12-8 17:43

实际操作难道不是 TG 对 WW?还有,不是正文出现了韩林儿之死的问题吗?

韩林儿这事就算拿出来讲也上不得台面,韩林儿本身也不是什么世系传承的,杀了就杀了,无福之人,窃据上位而已。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0 10:40:33 发表了:

lightino 发表于 2018-12-8 17:02

历史由胜利者书写

但有写得高明的和写得难看的区别啊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0 10:46:07 发表了:

duyiqun0203 发表于 2018-12-9 18:51

我觉得叫他们破明更合适

“残明”者:“史来治国之残亦以此为甚”,是说朱元璋太脑残,从制度层面否定明,破明不过是说明国残破,是趁人之危欺负人而已。


duyiqun0203 于 2018-12-10 12:22:54 发表了: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0 10:46

“残明”者:“史来治国之残亦以此为甚”,是说朱元璋太脑残,从制度层面否定明,破明不过是说明国残破, ...

废明


默问苍天 于 2018-12-10 12:50:43 发表了:

现阶段大陆对台湾当然可以以天下之主对地方割据政权的立场,但起家的时候用的也是“国民党反动派”啊……我觉得叫“篡明”没有问题,因为这个法统先是元朝窃居,明朝打倒元朝后本应奉还赵宋,然而它不但没有,还自奉正朔,这就是“篡”啊


巧虎 于 2018-12-10 15:05:02 发表了: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0 10:37 你这段话完全没有统治者的自觉,元老院要敢这么做就是掘自己的根了。

你是不是弄错了,不这么干才是挖根。元老院最大的威胁不是民众的造反,元老院有的是科技,而是怕出现皇帝,那么大部分元老要死的。


kong78 于 2018-12-10 15:15:52 发表了:

第一,元老院不需要当时的文人或者说地主阶级的投效;元老院的基本盘归化民的效忠靠的是生活水平的绝对提升,你说的这些对于当时连国家、民族概念都没有的普通人而言完全无关紧要。

第二,临高崛起对应的是清末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用这种说法只会消解这个意义。

第三,临高未来是全球帝国,虽说会有亲疏之分,但还是能避免就尽量避免,省得殖民地出现民族主义思潮。

第四,摘自知友最多四两:跪拜做为臣服表示,不过是个人武力决定社会地位的前文明时代遗风,跟狗群里地位低的面对地位高的会趴伏一个逻辑。一句“我们不兴这一套”,不仅确认了“我们”相对“你们”的优越地位,更显示了“我们”对“你们”、“我们这一套”对“你们那一套”的绝对主宰权,比起鼻孔朝天受头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同样,临高元老院已经不需要在乎这一套了,这种绝对主宰权可是比法理、大义更好用的。


楚雪辉 于 2018-12-10 16:39:32 发表了:

kong78 发表于 2018-12-10 15:15

第一,元老院不需要当时的文人或者说地主阶级的投效;元老院的基本盘归化民的效忠靠的是生活水平的绝对提升 ...

第一,元老院是不需要当时的文人或者说地主阶级的投效,但是,元老院也不希望当时的文人或者说地主阶级对于元老院的敌视。元老院的基本盘归化民的效忠靠的是生活水平的绝对提升,这话没错,但是如果有他们的亲戚朋友,或者他们认为的善人,道貌岸然的暗中说些什么上不得台面的话,你说他们是听呢听呢还是听呢?这些对于当时连国家、民族概念都没有的普通人而言完全无关紧要,所以他们认为没有必要上纲上线的去计较,但是听多了,会不会就会对元老院的统治有什么偏见?归化民们可能不明白什么是正,那么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是偏呢?对于这些隐藏在土著内部,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文人或者说地主阶级,伪装成善人、好人、慈善家的人,你现在还没得到天下,就说那些有可能会打草惊蛇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和时宜!

第二,临高崛起对应的是清末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用这种说法只会消解这个意义。这话说得也对,但是,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有元老们知道,普通的土著和归化民不会明白的,你现在说这些也没用。

第三,临高未来是全球帝国,虽说会有亲疏之分,但还是能避免就尽量避免,省得殖民地出现民族主义思潮。这是以后的事,可能会到二代、三代、四代元老才会去干的事,现在说这些也没用。

第四,摘自知友最多四两:跪拜做为臣服表示,不过是个人武力决定社会地位的前文明时代遗风,跟狗群里地位低的面对地位高的会趴伏一个逻辑。一句“我们不兴这一套”,不仅确认了“我们”相对“你们”的优越地位,更显示了“我们”对“你们”、“我们这一套”对“你们那一套”的绝对主宰权,比起鼻孔朝天受头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还没得到天下,就已经标榜自己是强盗了,就是来抢大明的江山的,这样好吗?这样干很有可能会被明庭污蔑成为野蛮人,其实就是蒙元余孽,换个皮又回来了!现在还没得到江山所以一付菩萨面孔,等以后得到江山就会变脸,将所有汉人拿大铁锅全当两脚羊给炖了!

在元老院没得到天下前,有些话还是要说的,有些事还是要做的,有些人还是要用的,有些理论还是要讲的。


kong78 于 2018-12-10 16:52:5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kong78 于 2018-12-10 17:07 编辑

楚雪辉 发表于 2018-12-10 16:39

第一,元老院是不需要当时的文人或者说地主阶级的投效,但是,元老院也不希望当时的文人或者说地 ...

我说的第二点是写作上对于读者的感受,并不是对书中政策的分析。

你说的第一点和第四点不值一驳,一边吃三顿白米饭,一边糠都快没了,要是当时人连这点都分辨不出来,人类历史就不会这样了。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0 17:47:22 发表了:

默问苍天 发表于 2018-12-10 12:50 现阶段大陆对台湾当然可以以天下之主对地方割据政权的立场,但起家的时候用的也是“国民党反动派”啊……我 ...

两者情况是有区别的,国民党是靠国共合作才能北伐建功。之后蒋介石背叛革命,屠杀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才能够窃居中央,所以共产党才有资格斥责国民党为反动派。而朱元璋建立大明的时候,赵宋又在哪里呢?这根本就没办法说服人了。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0 17:50:46 发表了:

巧虎 发表于 2018-12-10 15:05 你是不是弄错了,不这么干才是挖根。元老院最大的威胁不是民众的造反,元老院有的是科技,而是怕出现皇帝 ...

元老院怎么可能会反对皇权呢?元老院的本身是血系传承,不是选举产生,没有民意基础,是寡头共和制,和皇权本身并没有天然的冲突,事实上元老院中如果出现一个皇帝,那么这个皇帝只能以元老院其他的元老作为权力基础,而不可能把他们全部杀光,顶多只杀掉一少部分,坚决反对他的敌对力量。而元老院中的绝大多数可以团结在新皇帝的周围,成为新的贵族势力。反而皇权的神圣性如果破灭了,那么元老院的统治神圣性又在哪里呢?


楚雪辉 于 2018-12-10 17:56:52 发表了:

kong78 发表于 2018-12-10 16:52

我说的第二点是写作上对于读者的感受,并不是对书中政策的分析。

你说的第一点和第四点不值一驳,一边吃三 ...

是不值一驳,但是也没有必要给得天下增加难度,就像建国前我党一直提的都是统一战线、抗倭、建立新天朝等,和外人说过会搞批林批孔、破四旧、打倒一切资本主义反动派等之类的话么?这种话在当时就不能说。

等澳宋得了天下后,想怎么搞我们自己知道就行了,没必要告诉土著们。对于土著们,我们只要告诉他们他们想听的,喜欢听的就行。他们喜欢听什么正统之类的,我们澳宋就说一些,就当耍猴了。等澳宋得了天下,想怎么说还不是我们元老院说了算,到时候再一一秋后算帐。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0 18:01:06 发表了:

kong78 发表于 2018-12-10 15:15 第一,元老院不需要当时的文人或者说地主阶级的投效;元老院的基本盘归化民的效忠靠的是生活水平的绝对提升 ...

最后那句话暴露了你还是马上治天下那套啊,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前朝历史定位混乱肯定会波及本朝统治合法性,表面上是打天下的理由,实际上是治天下的基础。


楚雪辉 于 2018-12-10 18:07:42 发表了: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0 18:01

最后那句话暴露了你还是马上治天下那套啊,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前朝历史定位混乱肯定会波及本朝统治合法 ...

说得很好,左右不过是多穿一件衣服的事吗,等得天下后,没有用处了,扒了就是。


kong78 于 2018-12-10 18:27:4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kong78 于 2018-12-10 18:43 编辑

楚雪辉 发表于 2018-12-10 17:56

是不值一驳,但是也没有必要给得天下增加难度,就像建国前我党一直提的都是统一战线、抗倭、建立 ...

土改乃至整风、肃反是 tg 一直宣传且在做的,从来没有什么隐瞒,只有抗日时期为了主要矛盾减缓成三五减租罢了。一个现代的政治团体必须将其纲领示众才能吸引支持者。


kong78 于 2018-12-10 18:36:22 发表了: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0 18:01

最后那句话暴露了你还是马上治天下那套啊,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前朝历史定位混乱肯定会波及本朝统治合法 ...

TG 建国那代可没有贫农宣传地主都是好人的观点,这才是元老二代才需要考虑的事。

元老院现在向地主妥协,用他们的话术,承认他们的大义、法理,只会让你的基本盘劳工认为元老院是不是也要像所有农民起义政权一样抛弃他们重新认可地主阶级的特权。认清楚自己的基本盘才是关键,剩下的统战对象有价值才要统,没价值扔就行了,但不管怎样,不能让基本盘受损。统战对象之所以不是基本盘那是有原因的,千万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楚雪辉 于 2018-12-10 18:37:0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楚雪辉 于 2018-12-10 18:43 编辑

kong78 发表于 2018-12-10 18:27

土改乃至整风、肃反是 tg 一直宣传且在做的,从来没有什么隐瞒,只有抗日时期为了主要矛盾减缓成三五减租罢 ...

支持者是培养的,不是召来的,召来的一般都是反朝庭的山贼、土匪。山贼、土匪就算召来了也没用,他们反朝庭不是为了建立新国家,是为了吃饱饭。

就说为地主种田的佃户,你说他们是会听赏他们饭吃的地主的话,还是远在广东没有得到天下的短毛的话?你说得这些就是不和时宜的。等我们得到天下后,我们会教归化民们怎么干的,而不是让土著连当归化民的机会都没有。


kong78 于 2018-12-10 18:43:3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kong78 于 2018-12-10 18:45 编辑

楚雪辉 发表于 2018-12-10 18:37

支持者是培养的,不是召来的,召来的一般都是反朝庭的山贼、土匪。山贼、土匪就算召来了也没用, ...

不认同你的,再培养也没啥用。一个现代政治团体的正常流程是宣传你的纲领,吸引认同该纲领的支持者投奔,培养他们成为中坚力量,再指挥他们去实现该纲领。

PS:我漏加现代二字了。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0 18:47:13 发表了:

楚雪辉 发表于 2018-12-10 17:56 是不值一驳,但是也没有必要给得天下增加难度,就像建国前我党一直提的都是统一战线、抗倭、建立 ...

有点意思


楚雪辉 于 2018-12-10 18:59:38 发表了:

kong78 发表于 2018-12-10 18:43

不认同你的,再培养也没啥用。一个现代政治团体的正常流程是宣传你的纲领,吸引认同该纲领的支持者投奔, ...

说得好像你不是被培养出来的一样,难道你的那些知识与三观是你天生的不成。元老院要的就是听话的归化民,而不是有自己三观的土著。归化民的三观由元老院来培养,土著的三观是谁培养的真不好说,万一是黑尔可怎么办。


巧虎 于 2018-12-10 19:10:06 发表了: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0 17:50

元老院怎么可能会反对皇权呢?元老院的本身是血系传承,不是选举产生,没有民意基础,是寡头共和制,和皇 ...

不可能,对于旧秩序来说,元老是天生的反贼,现代人不可能有过去的忠孝概念。因此皇帝出现,不是杀掉小部分元老,而是杀掉绝大多数元老,甚至一个元老都不留。

从书开头,为什么反反复复在讲内斗的地方花了那么多章节,花在内斗的章节比任何一部分都多。就是说明元老院的共识就是防止出现皇帝。为什么独孤求婚一撸到底?为什么要有女仆革命,大量的元老党派和文总的主动退位,都说明了一件事,在元老院绝大部分元老看来,皇帝是比任何敌人更危险的敌人。这就是为什么元老院非老要在所有文件开头加《元老院和人民》这几个字的原因。

元老院的制度实际是本朝红色元老和美国建国元老的合体版本。

不是我看不清元老院制度,恰恰是你看不清。整本书花了那么多的章节,你始终在想着皇帝。却不知道元老院把皇帝看成是最危险的敌人,这不是我说的,而是整部书从一开始就定下的基调。


巧虎 于 2018-12-10 19:12:35 发表了: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0 18:01

最后那句话暴露了你还是马上治天下那套啊,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前朝历史定位混乱肯定会波及本朝统治合法 ...

没那么麻烦,本朝之所以前后颠倒,根本在于现实世界是西方文明掌控,而西方文明强力反对本朝和支持本朝反对者。如果西方文明支持,就是印度那种烂渣也照样稳的一比。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0 23:21:37 发表了:

楚雪辉 发表于 2018-12-10 18:37 支持者是培养的,不是召来的,召来的一般都是反朝庭的山贼、土匪。山贼、土匪就算召来了也没用, ...

恰恰相反,光靠自己培养所谓的支持者是没有出路的,效率太低。毛主席都说过,斗争的策略是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搞得多多的。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0 23:29:22 发表了:

巧虎 发表于 2018-12-10 19:10 不可能,对于旧秩序来说,元老是天生的反贼,现代人不可能有过去的忠孝概念。因此皇帝出现,不是杀掉小部 ...

我就是认为本书现在的观点是有问题,所以才出现了尴尬。外部的皇权,除非拥有比元老院更先进的生产力,否则对元老院是没有威胁的,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元老院的确很害怕内部出现皇权,但这只不过是当权者的本能,大家知根知底,谁也不愿意被人踩在脚下。但如果真的在内部出现了皇权,比如说文总掌握了军队并称帝,你看这些狒狒们有几个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妥协了不也就妥协了,只要这个皇帝能够继续保证大家酒色财气,骄奢淫逸。如果说之前是酱油元老,之后不照样是 500 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有什么区别?


楚雪辉 于 2018-12-11 00:01:26 发表了: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0 23:21

恰恰相反,光靠自己培养所谓的支持者是没有出路的,效率太低。毛主席都说过,斗争的策略是把敌人搞得少少 ...

不管是多多的还是少少的,总之是先要得到天下,在得天下前总要说些违心的话,做些违心的事。对于正统的事,等得天下之后,实在不行就像汉武帝一样,发个罪己诏之类的东西,就说:建国前,由于经验的不足,对,经验的不足,所以出现了一些左倾或右倾的问题。建国后,发现当时的作法是错误的,是深刻的,是需要改正的。人不能不犯错,改了就是好同志,当年的错误现在改正,也为时不晚。大约就是这么个意思的擦屁股纸,就行。


巧虎 于 2018-12-11 00:14:45 发表了: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0 23:29 我就是认为本书现在的观点是有问题,所以才出现了尴尬。外部的皇权,除非拥有比元老院更先进的生产力,否 ...

元老院要对付文总有的是办法,哪怕是文总一派的元老,也没有谁愿意让文总当皇帝。更不用说陆军军官就不挺文总。

你的出发点本身就有问题,要成为皇帝至少得有一部分元老死撑,但从女仆事件来看,就一个独孤求婚还是被骗的,其他掌握兵权的元老基本是站在游行者一边。压根儿就没有元老愿意支持皇帝。控制军权更是纸上谈兵,根本没有个人拥有高级军官任命权。每个元老下面都有一堆归化民。

你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搞清楚现代人根本不存在对个人的忠诚心,现代人不是 npc,不会看不懂什么叫军权。事实上,不是没有元老企图建立土著势力和个人依附关系,但连酱油元老都看的懂他的小算盘。你脑子里的思维就是只有一个元老是天选者,其他都是 npc。

就像你在星际中也许能轻松挑七家电脑,但哪怕是职业高手遇到两家熟练业余玩家也是一边倒。

一句总结,现代人没有傻子,不要幻想谁能当主角。


巧虎 于 2018-12-11 00:16:3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巧虎 于 2018-12-11 00:19 编辑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0 23:29 我就是认为本书现在的观点是有问题,所以才出现了尴尬。外部的皇权,除非拥有比元老院更先进的生产力,否 ...

怕是大部分的狒狒第一时间联手,谁会把命运交给别人,小看了现代人的集体能力。另外根本不存在谁能控制军队的可能。这是一句 500 个人参与的五子棋,因此不存在谁能连的上星。不信试试看,三个人以上的五子棋谁也连不了五子。


默问苍天 于 2018-12-11 16:41:51 发表了: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0 17:47 两者情况是有区别的,国民党是靠国共合作才能北伐建功。之后蒋介石背叛革命,屠杀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 ...

朱元璋建立明朝的时候大宋就在澳洲行在啊——当然,谅你朱明无知,这一段可以既往不咎,但现在大宋回来了,你朱明就该把法统还回来。

法统这种事本来就是强辩,能自己圆过去就行了。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1 17:08:50 发表了:

默问苍天 发表于 2018-12-11 16:41 朱元璋建立明朝的时候大宋就在澳洲行在啊——当然,谅你朱明无知,这一段可以既往不咎,但现在大宋回来了 ...

这就太无赖了,当权者可以无耻,不能无赖啊,不然何以服众?!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1 17:10:05 发表了:

巧虎 发表于 2018-12-11 00:16 怕是大部分的狒狒第一时间联手,谁会把命运交给别人,小看了现代人的集体能力。另外根本不存在谁能控制军 ...

只是打比方说,这样就更不怕皇权了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1 17:11:45 发表了:

巧虎 发表于 2018-12-11 00:14 元老院要对付文总有的是办法,哪怕是文总一派的元老,也没有谁愿意让文总当皇帝。更不用说陆军军官就不挺 ...

我说的不是让谁当皇帝,而是元老院无所畏皇权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1 17:14:29 发表了:

楚雪辉 发表于 2018-12-11 00:01 不管是多多的还是少少的,总之是先要得到天下,在得天下前总要说些违心的话,做些违心的事。对于 ...

同志哥,当权后一样要把自己人搞多多的,大权在握就瞎搞也没好下场的


楚雪辉 于 2018-12-11 17:52:3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楚雪辉 于 2018-12-11 17:56 编辑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1 17:14

同志哥,当权后一样要把自己人搞多多的,大权在握就瞎搞也没好下场的

我说过,不过就是穿件衣服的事,要是觉得衣服不能扒,那穿着就是。再说有些事也没必要大张旗鼓的来干,你可以淡化,大家们不谈了,过两三代人自然就没有人提这 种事了。

再者说,一些政治理论到最后还不是以官方理论为准,民间的一些说法你给他定义为歪理邪说,到时候人民群众还是会相信官方言论的。


默问苍天 于 2018-12-11 21:13:54 发表了: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1 17:08 这就太无赖了,当权者可以无耻,不能无赖啊,不然何以服众?!

逻辑自洽,何谈无赖呢?俄国人自称“沙皇”的法统合理性我觉得还不如这个呢,他们不也一样就这么叫了


赫必隆 于 2018-12-11 21:27:38 发表了: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1 17:08

这就太无赖了,当权者可以无耻,不能无赖啊,不然何以服众?!

没好好看书啊,真理部整天就在干这活。何以服众,各种军火和倾销的商品。这世界本来就这样。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1 21:37:01 发表了:

赫必隆 发表于 2018-12-11 21:27 没好好看书啊,真理部整天就在干这活。何以服众,各种军火和倾销的商品。这世界本来就这样。

...

所以我说这做法有问题啊。这文章不能这样写啊。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1 21:39:23 发表了:

楚雪辉 发表于 2018-12-11 17:52 我说过,不过就是穿件衣服的事,要是觉得衣服不能扒,那穿着就是。再说有些事也没必要大张旗鼓的 ...

民智不开可以这样搞,但是元老院明显是要发展教育大开民智的,这就不能随便瞎糊弄了。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1 21:43:03 发表了:

默问苍天 发表于 2018-12-11 21:13 逻辑自洽,何谈无赖呢?俄国人自称“沙皇”的法统合理性我觉得还不如这个呢,他们不也一样就这么叫了 ...

无赖就是逻辑不能自洽呀。俄国的沙皇,日本的天皇,也都只能在民智不开的情况下,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糊弄老百姓,到了现代民智大开,就都成了笑话了。而元老院要发展工业化,明显是要搞教育大开民智的。


默问苍天 于 2018-12-11 22:05:1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默问苍天 于 2018-12-11 22:10 编辑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1 21:43 无赖就是逻辑不能自洽呀。俄国的沙皇,日本的天皇,也都只能在民智不开的情况下,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糊 ...

法统这种事,能说成囫囵个就行了……再说,沙皇倒台不是因为法统不合理,而是因为 P 民活不下去了;天皇就更稳了,把全日本都忽悠瘸了不也一样还在那稳稳地坐着的么。谁会说沙皇和天皇的可笑是因为他们的法统呢?

至于开民智,等真正民智开了的时候,他们就该开始吹捧元老院的见官不跪、义务教育、计划免疫和下议院了,谁还会去关注法统这种无聊的裹脚布呢?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1 22:25:07 发表了:

但在打天下过程中,法统是大义名分,只要是血系传承,就必须讲法统,除非是选举制就无所谓法统,吊民伐罪四字足突,元老院的问题就在于它是血系传承的寡头共和,所以他必须把法统交代清楚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1 22:26:32 发表了:

默问苍天 发表于 2018-12-11 22:05 法统这种事,能说成囫囵个就行了……再说,沙皇倒台不是因为法统不合理,而是因为 P 民活不下去了;天皇就 ...

但在打天下过程中,法统是大义名分,只要是血系传承,就必须讲法统,除非是选举制就无所谓法统,吊民伐罪四字足矣,元老院的问题就在于它是血系传承的寡头共和,所以他必须把法统交代清楚


楚雪辉 于 2018-12-11 22:31:0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楚雪辉 于 2018-12-11 22:35 编辑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1 21:39

民智不开可以这样搞,但是元老院明显是要发展教育大开民智的,这就不能随便瞎糊弄了。 ...

所有的知识理论都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理论会越来越完善,理论不是一气改成的,改变得有一个过程,一个循序渐进的时间。改不是一气改的,你得学会一点一点往里添私货,等改完之后回头你再看,一定会和原先得内容大不一样。民智越开,越容易改,相反的民智不开才不好改。还有,改完后你得多宣传,俗话说得好:谎话说上一百遍,假得也能变成真的。


默问苍天 于 2018-12-11 22:58:1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默问苍天 于 2018-12-12 12:39 编辑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1 22:26 但在打天下过程中,法统是大义名分,只要是血系传承,就必须讲法统,除非是选举制就无所谓法统,吊民伐罪 ...

那么……这已经交待清楚咯 ╮(╯▽╰)╭ 现在您说,争法统在现阶段必须得有;可一开始您也说,哪怕是沙皇这种名号,民智未开的时候在自己地盘糊弄老百姓也堪用——那不就结了呗?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2 10:46:25 发表了:

楚雪辉 发表于 2018-12-11 22:31 所有的知识理论都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理论会越来越完善,理论不是一气改成的,改变得 ...

完全不能接受这种清奇的观念啊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2 10:47:43 发表了:

默问苍天 发表于 2018-12-11 22:58 那么……已经交待清楚咯 ╮(╯▽╰)╭

如果你觉得元老院就是好啊就是好,我也无话说了


默问苍天 于 2018-12-12 12:42:3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默问苍天 于 2018-12-12 13:00 编辑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2 10:47 如果你觉得元老院就是好啊就是好,我也无话说了

我在北朝、贴吧、知乎、同人作者群向来没掩饰过自己对元老院集团的各种反对和嘲讽,屡次表达过对元老院末日的憧憬,如今竟然被扣了个“元老院就是好啊就是好”的帽子,也是挺有意思 ╮(╯▽╰)╭

我一再重申(此处已是第三次)的观点是,元老院目前用的这套说辞已经够用了,能说圆了就行,所以谈不上什么定位错误,也没什么可尴尬的。如果您连我的这个观点都要曲解成“就是好啊就是好”,那我才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


繁华烬燃 于 2018-12-12 14:05:07 发表了:

这有啥尴尬的,谁认为有问题,要不憋着,要不让大炮来说话     比拳头大的世界,嘴炮说的再痛快有啥用?不服就吃元老院炮弹!!!


楚雪辉 于 2018-12-12 14:49:3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楚雪辉 于 2018-12-12 14:54 编辑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2 10:46

完全不能接受这种清奇的观念啊

我是实用主义,我的意思是:现在法统对澳宋有用就用,等以后没用了就弃。弃也不能白弃,怎么说也能废物利用一下!


魔力元素 于 2018-12-12 15:22:37 发表了:

默问苍天 发表于 2018-12-12 12:42

我在北朝、贴吧、知乎、同人作者群向来没掩饰过自己对元老院集团的各种反对和嘲讽,屡次表达过对元老院末 ...

元老院的问题在于他要搞工业化,在此前提下,血系传承就是历史和道德的反动,因此对于无老院来说,法统不是可有可无,也不能随便忽悠,而是生死攸关,不然第一代人死前就会看到遍地赤旗起风云,事实上这是一定的。


默问苍天 于 2018-12-12 15:28:0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默问苍天 于 2018-12-12 15:36 编辑

魔力元素 发表于 2018-12-12 15:22 元老院的问题在于他要搞工业化,在此前提下,血系传承就是历史和道德的反动,因此对于无老院来说,法统不 ...

同志,讲逻辑呀,您说的这其实已经是另一个问题了。我们此前的讨论,是在承认“法统有其必要性”的前提下,讨论目前的法统宣称是否合理,您现在等于指责我对这一讨论前提有异议,但实际上我并没有。

换言之,您现在说的问题不再是目前的宣称是否合理(我们的争议点在于我认为合理性已经足够了),而是法统对于元老院是否重要的问题——可是我在这一点上提出过异议吗?

PS:当然,关于这个讨论前提实际上我还真有点看法,只不过和主贴无关,所以我也不打算在这里展开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