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小七将军回忆录

北朝旧贴 | yebeng | 8/15/2020 | 共 2506 字 | 编辑本页

yebeng 于 2018-11-27 12:25:39 发表了:

看到老有人把明朝百姓生活想得那么好,发一个写过去人生活的,略改改。改的是柔石的。


yebeng 于 2018-11-27 12:26:32 发表了:

母亲

她的丈夫是一个皮贩,就是将螃蟹山乡间的猎户的兽皮和牛皮收集起来,拿到珠江上去卖的人。有时也兼作点打渔的,下种的时节,便帮人插秧,他能将每行插得非常直,假如有五人同在一个水田内,他们一定叫他站在第一个做标准。然而大宋天兵炮击广州城的那一年,遭了土匪,境况于是一年比一年差起来,债也是年年积起来了。这些愁多了起来,他便烟也吸了,酒也喝了,钱也赌起来了。一二年间,他便变做一个非常凶狠而暴躁的男子,也就更贫穷了。在许多时节,小小的借一角银子,别人也不敢答应了。

人一穷,病便来了,全身变作枯黄色,脸色黄的和铜鼓似的,眼白也黄了。后来我去了临高,专门去临高总医院问了林大夫,他说是黄疸病,一种穷病。

有一天,他向母亲说:“再也没有办法了。这样下去,连小锅子也都卖去了。我想,还是从你的身上设法罢。你跟着我挨饿,有什么办法呢?”

“我的身上?……”

母亲坐在灶后,怀里抱着她刚满五周的男小孩,孩子还在啜着奶,她讷讷地低声地问。

“你,是呀,”她的丈夫病后的无力的声音,“我已经将你典了……”

“什么呀?”她的妻子几乎昏去似的。

屋内是稍稍安静了一会。他气喘着说:

“三天前,郑芝杰来讨了半天的债,我走到了九亩潭边,很不想要做人了。但是坐在那株爬上去一纵身就可落在潭里的树下,想来想去,总没有力气跳了。猫头鹰在耳朵边不住地叫,我的心被它叫寒起来,我只得回转身,但在路上,遇见了沈家婆。我就告诉她,请她代我借一笔款,免得郑芝杰的狼一般的绿眼睛天天在我心里闪烁。”

可是沈家婆向我笑,说是没有人会这样做,叫我把你典给三十铺的秀才。

他当时问我底意见怎样,我一边掉了几滴泪,一边却被她催的答应她了。

说到这里,他垂下头,声音很低弱,停止了。母亲简直痴似的,话一句没有。

母亲道:“小七怎么办?”

“我领他便了,本来是断了奶的孩子。”

这时,她想起恰恰一年前的事,那时她生下了一个女儿,她简直如死去一般地卧在床上。死还是整个的,她却肢体分作四碎与五裂。刚落地的女婴,在地上的干草堆上叫哭着,声音很重的,手脚揪缩。脐带绕在她底身上,胎盘落在一边,她很想挣扎起来给她洗好,可是她的头昂起来,身子凝滞在床上。这样,她看见她的丈夫,那个凶狠的男子,飞红着脸,提了一桶沸水到女婴的旁边。她简单用了她一生底最后的力向他喊:“慢!慢.……”但这个病前极凶狠的男子,没有一分钟商量的余地,也不答半句话,就将声音很响亮地叫着的女儿,刚出世的新生命,用他的粗暴的两手捧起来,如屠户捧将杀的小羊一般,扑通,投下在沸水里了!除出沸水的溅声和皮肉吸收沸水的嘶声以外,女孩一声也不喊,她疑问地想,为什么也不重重地哭一声呢?竟这样不响地愿意冤枉死去么?啊,她转念,那是因为她自己当时昏过去的缘故,她当时剜去了心一般地昏去了。

想到这里,似乎泪竟干涸了。“唉!苦命呀!”


yebeng 于 2018-11-27 12:26:59 发表了:

沈家婆选定的日子是本月十八,约定是三年养出儿子,如果养不出,就五年,钱是五两,先给三两,人到了房里半年,再给两两。

走的那天,小五追着她,她只得回头安慰他。

“小五,宝宝!”

“阿姆要出去了,……”

小五似乎不懂得,“去那里?庙里吗?我也去。”

“不是,三十里路外,一家姓赵的。”

她擦一擦眼睛,“你去不得,我三年回来,……”

赵秀才家是青砖瓦房,她愣着好久,没敢迈步。沈家婆却在一旁唠道,“说实在话,再加五两,赵秀才便可买一房妾了。你也快些走,你到这家里,可你那破房子强多了。这边真是一份有吃有剩的人家,两百多亩田,开着书坊,房子是自己的,也雇着长工养着牛。那老头子其实并不老,脸是很白白的,也没有留胡子,因为读了书,斯文的模样。可是也不必多说,你一走进就看见的,我是一个从不说谎的媒婆。。”

一个老妇人出现了,看了一阵,把她拉到小门,:“又不是新娘子,不要哭。”

“不用想你的娃。”老妇人一手放在她底肩上,脸凑近她。“有五周了,古人说,三周四周离娘身,可以离开你了。只要你肚子争气些,到里面也养下一二个来,万事都好了。”

当晚,秀才也将家里底种种情形告诉她,实际,不过是向她夸耀或求媚罢了。她坐在一张橱子的旁边,这样的红的木橱,是她旧的家所没有的,她眼睛白晃晃地瞧着它。秀才也就坐到橱子底面前来,问她:

“你叫什么名子呢?”

她没有答,也并不笑,站起来,走在床前面,秀才也跟到床旁边,大笑地问她:

“怕羞么?哈,你想你的丈夫么?哈,哈,现在我是你的丈夫了。”声音是轻轻的,又用手去牵着她底袖子。“不要愁罢!你也想你的孩子的,是不是?不过,”

他没有说完,却又哈的笑了一声,他自己脱去他外面的长衫了。

她可以听见房外的老妇人,那是大娘,她高声地骂着什么人,她一时听不出在骂谁,骂烧饭的女仆,又好象骂她自己,可是因为她的怨恨,仿佛又是为她而发的。

秀才在床上叫道:

“睡罢,她经常这么啰嗦。她以前很爱那个长工,长工要和烧饭的黄妈多说话,她就要骂黄妈的。”


没有邀请码 于 2018-11-27 12:42:41 发表了:

秀才娶二手货?


yebeng 于 2018-11-27 12:48:09 发表了:

没有邀请码 发表于 2018-11-27 12:42

秀才娶二手货?

生儿子的工具而已,女的自己走进门,爬上床,生完儿子滚蛋,给你两块钱。没有婚嫁的任何仪式,那是什么娶?


lzy0702 于 2018-11-27 13:14:22 发表了:

没有邀请码 发表于 2018-11-26 23:42

秀才娶二手货?

如果你听说过“典妻”这个词的话……我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是从鲁郭茅巴老曹还是谁的某个短篇小说里看到的,记不太清了,应该是老舍写的


逆袭的三千院 于 2018-11-27 13:39:41 发表了:

既然是回忆录,咋用好几个视角来写


笑看风云淡 于 2018-11-27 13:59:25 发表了:

我记得阮小七几兄弟在炮击广州前就净化了,你时间线是不是写错了


duyiqun0203 于 2018-11-27 14:26:46 发表了:

明朝老百姓的生活谁说过的好了?


yebeng 于 2018-11-27 14:43:05 发表了:

duyiqun0203 发表于 2018-11-27 14:26

明朝老百姓的生活谁说过的好了?

某些人啊,说是在明朝能普通人能吃肉喝酒,我是深表怀疑的。


轻舟 于 2018-11-27 16:52:31 发表了:

笑看风云淡 发表于 2018-11-27 13:59 我记得阮小七几兄弟在炮击广州前就净化了,你时间线是不是写错了

肯定有问题,炮轰广州的时候都小二小五应该都已经参战了


鹰从天降 于 2018-11-30 10:13:51 发表了:

逆袭的三千院 发表于 2018-11-27 13:39

既然是回忆录,咋用好几个视角来写

是呀,看得我头昏


redsky95 于 2018-11-30 17:04:33 发表了:

有个电视电影叫《为奴隶的母亲》似乎讲的就是这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