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仿写一些明国和临高大佬所说的话 (仿写)

北朝旧贴 | 表情生动泰瑞尔 | 8/15/2020 | 共 3218 字 | 编辑本页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11-8 23:19:0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11-9 13:52 编辑

我大明有许多臣工,不如髡人,甚至差得很远。这不是长他人志气,而是大实话。郭东主(指郭逸)在广东时,他手下那些假髡是什么样子,我想诸位应该都亲见过。人家令行禁止,清廉自守,一心为民,克己奉公,便是最敌对的人,也说不出他们的不是来。这些,我想在座诸位,还不至于不敢承认吧。我可以告诉诸位,我去过临高,进过髡贼的老巢,见多了他们的假髡官吏。如郭东主手下之人,髡贼何止千万!这是可惧的啊!我们的臣子,要正视人家的优点,要善于学习,而不是学那些酸子腐儒的嘴脸,一概以所谓 ”泥腿子”斥之。那些酸子是什么嘴脸?他们家里的不义之财被髡贼夺取,自然一腔杀亲之仇。我们是国家柱石,是社稷栋梁,怎么能学那些个酸腐文人的嘴脸?

——《要对得起大明臣子的称谓》,复社社员    张岱


我爱春春 于 2018-11-9 09:40:06 发表了:

运输大队长


我爱春春 于 2018-11-9 09:42:22 发表了:

思想吧    设置精华贴    取消    完成    打开贴吧 APP,随时随地开启逗比模式    立即打开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关于民国悲剧,我们要听听民国上层的声音    窃符救赵信陵君    2015-11-30   操作    一楼度娘    窃符救赵信陵君    2015-11-30   操作    张厉生(1900—1971) 我党有许多干部,不如共党,甚至差得很远。这不是长他人志气,而是大实话。周部长(指周恩来,曾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在重庆时,他手下那些共党是什么样子,我想诸位应该都亲见过。人家令行禁止,清廉自守,言辞平和,内藏锦绣,出入寒暄,往来交际,便是最敌对的人,也说不出他们的不是来。这些,我想在座诸位,还不至于不敢承认吧。我可以告诉诸位,我去过陕北,进过共党的老巢,见多了他们的普通干部。 如周部长手下之人,共党何止千万!这是可惧的啊!我们的干部,要正视人家的优点,要善于学习,而不是学那些过气文人的嘴脸,一概以所谓”泥腿子”斥之。那些文人是什么嘴脸?他们家里的不义之财被共党夺取,自然一腔杀亲之仇。我们是革命同志,是党国精粹,怎么能学那些个酸腐文人、地主的嘴脸? ——1945 年 11 月《要对得起革命同志的称谓》,张厉生,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国民党政府行政院副院长,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


躺着中枪小白兔 于 2018-11-9 10:11:30 发表了:

我们的干部,要正视人家的优点,要善于学习,而不是学那些过气文人的嘴脸,一概以所谓”泥腿子”斥之。那些文人是什么嘴脸?他们家里的不义之财被共党夺取,自然一腔杀亲之仇。我们是革命同志,是党国精粹,怎么能学那些个酸腐文人、地主的嘴脸?    这段好,收藏了,改天打公知脸用。


鹰从天降 于 2018-11-9 10:16:41 发表了:

我们军官团这一次在庐山训练,和太祖起兵的意义,完全是一样的。不过太祖的使命,是完成第一期革命的责任,而今日庐山的使命,是要完成第二期的革命责任而已,也就是先要消灭髡贼,再来平复建奴,完成安内攘外之大业,尽到我们第二期革命的责任!”

现在的军队不成个样子,腐败、骄惰、散漫、自私自利,不团结、不统一,连小小的髡贼都不能打败。其根本原因就是一般官长没有廉耻,没有血性,没有良心,不讲礼义,丧失了忠君精神。这是我们一般官长最大的耻辱,尤其是我做皇帝的最大耻辱。

我们以后能不能剿清髡贼,与整个革命的成败、大明的存亡,统统都要看这次训练能不能发生效力。所以希望各位教官和学员,认清这次训练的重大意义。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11-9 13:50:4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11-9 13:52 编辑

我们和髡贼自然是有区别的。区别在什么地方?照我看,主要有三点:首先,我们进到城里,就出不来;髡贼进城出城,满身轻松。我们的军人,进到城里,就和富商、士绅、豪族打成一片,杀良冒功的、纳小的、应酬的,骨头很快松下去,哪里出的来?反观髡贼,进城找黎民百姓,出城找农民雇工,越是底层人士,越交往,自己也越刚健。这就是差别。再一个,我们越打越少,假髡越打越多。我们给士绅文人们保家护院,又征召穷家子参军,召一个跑两个,勉强拉来,人在心不在;髡贼替泥腿子打富人,再让泥腿子入伍护食,自然旗杆一立,八方来投,打掉一个召来两个,杀不尽,斩不完。就这两条,这平髡要胜利,也难!

——《各总督通气会上的发言》,兵部侍郎    卢象升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11-9 14:01:18 发表了:

有人说,杀人不对,太残忍、太血腥、太激烈。我要说,错!不是不对,而是太对!杀得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就因为杀得少,那些假士子真小人,才受髡贼蛊惑,充当礼崩乐坏的工具;就因为杀得少,那些心口不一的士绅,才随风而倒,为虎作伥;就因为杀得少,那些勋贵蛀虫才左右逢源,视社稷如儿戏;就因为杀得少,我堂堂大明节杖,才退幕陪都、忍泪山河!今日不杀,明日髡贼就会北上,占了这华夏最后一寸正统之国土,奴役我辈中华最后一部礼教之国民。以杀止难,吾所为也!

——《仁者杀人,谓之仁》,明朝驸马,巩永固


实话实说萨哈夫 于 2018-11-9 15:11:25 发表了:

我告诉大家,我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髡贼什么奇技淫巧我没见过,你要知道,杭州的赵髡贼(引弓),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我和他谈笑风生。所以说士林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眼界水平。识得唔识得呀? 我为你们着急啊,真的!你们有一个好,哪里青楼出了新花魁,你们跑的比谁都快。这里扯来扯去还是没讨论出一个平髡方案来,还是图样,图森破!我只可以回答一句,无可救药。

————张溥 虎丘大会发言


赤羽 于 2018-11-9 22:20:00 发表了:

表情生动泰瑞尔 发表于 2018-11-9 14:01

有人说,杀人不对,太残忍、太血腥、太激烈。我要说,错!不是不对,而是太对!杀得不是太多了,而是太 ...

还有 文德嗣思想那个?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11-9 23:38:2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11-9 23:40 编辑

近来朝堂的焦点,莫过于抗虏与联髡。现在看,这似乎是大趋势。不过,我等微末小员,倒是有些异见,不说不快。抗虏自然是要抗的,但何时抗,如何抗,怎么抗,抗到何种程度,似应谨慎; 联髡却绝不可行,髡贼之于我,腹心巨患也,彻骨深毒也,掘我千年儒学之根基也,毁我礼义廉耻之华夏道统也,焚我学人商贾立世之箴言也!

髡祸之巨,远甚满人:满人入镜,至惨不过又一蒙元也,鼎器中原,归循道统,入吾诸夏,变其本源,此亡国而保天下之遗幸;换之髡祸浸染,江山变色,妇人商贾起而执政,智者贵者低眉顺目,则乾坤倒持,纲常无序,是乱文之后发也。

满人威胁,近且缓;髡祸之灾,远且急。望诸君明察也。”

——钱谦益    东林党领袖,翰林学士   《大祸与小祸之辩》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11-9 23:52:02 发表了:

我们元老院和在座议员,是从批孔起家的,但是我们决不能走先批孔后尊孔的路,批了再尊,等到我们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再把孔子的思想来与老百姓时,落入历史的一种循环,这是不行的。如果元老院也到了自己没法统治或者遇到难处了,也要把孔子请回来,说明也快完了

——尚羽,帝国上议院议员,宣传部委员。《都谈一谈,不要介意》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11-9 23:59:24 发表了:

“昔之拒虏,吾辈之幸;今之剿髡,吾辈之惧。

惧什么呢?

其一,髡之纲领,劫掠士绅与巨富者,施恩于贫民农户,使其受乡间群氓支持,难辨识难剿灭;

其二,髡之纪律,过贫户之门而不入,见乡民之财而不犯,只诛富户,不扰小民,颇优于我部;

其三,髡之聚合,多分富户田产之农家子,所谓‘良家子,分田地’,自古成强军之根本,今显于彼也。

此三惧,恐吾辈当次重任,竟有违吾皇社稷重托之期也。”

——孙承宗,东阁大学士 兵部尚书 《吾之不可不言之语》


李子木 于 2018-11-10 09:30:32 发表了:

表情生动泰瑞尔 发表于 2018-11-9 23:52

我们元老院和在座议员,是从批孔起家的,但是我们决不能走先批孔后尊孔的路,批了再尊,等到我们为了巩 ...

啧啧啧,前段时间不是提了现代乡贤么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11-10 13:32:13 发表了:

“我这个人很笨,被人家利用了尚不自知(疑指萧);当然,和我一样笨的大有人在,如老帅(疑指何明),也被人家高高挂起来嘛……如今给那一位(疑指独孤求婚)办葬礼,好大排场,好大威风,这是比照宰相、王爷嘛,这时候怎么不说元老院带头提倡简朴作风了?狗屁嘛……换掉他的时候,一个个投票赞同,眼睛里就剩下空出来的位子。如今抖起来了,有权了,借给死人加封赏固位,要脸吗……”

——薛子良,帝都卫戍司令,原帝国军校副校长 《我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