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如果崇祯被伏波军抓住会怎么样?

北朝旧贴 | bart | 8/15/2020 | 共 4984 字 | 编辑本页

bart 于 2018-9-22 15:16:24 发表了:

改编自:http://dajia.qq.com/original/category/al20180918.html幽州,1655 年 4 月 6 日。寒风席卷京师,很明显,事态发展到这一地步,伏波军很明显将包围并攻破京师(澳宋称幽州)。原“明帝国”皇帝朱由检不得不承认,他输掉了这场战争。无论是“中学为体,澳学为用”,还是“和衷共济,共克时艰”,似乎都没有办法抵挡髡人的快枪和大炮。逃离,被提上了日程。此时,魏爱文参谋长率领的伏波军第 3、4、5 三个旅正在从东面向京师逼近,已经到达了廊坊、大兴、良乡一带。再西面,由于山西煤矿财阀阎氏的公开倒戈,晋北军第 6、7 团也正在向东面缓慢推进,已经占领了怀来、康庄。由于“北三营”和“南三营”两支新军依旧誓死效忠朱由检,东西两侧的进攻遭到了一定的迟滞。在南边,伏波军第 13 团自易县向西北方向插入京津冀地区,第 20 团则已到达良乡。在北边,伏波军第 8 旅抵达了蓟县。针对伪明首都的包围圈已经基本形成。倘若 7 日朱由检再不离开,恐怕就要吊死在煤山上了。6 日早上,朱由检召集内阁成员和六部尚书进行会议。事已至此,兵部尚书不得不向朱由检通报了真实的军事情况,并遭到了皇帝的痛斥。与会众人尽管没有表明态度,但首辅王鳌永为首的政府官员都暗示朱由检最好能“殉国明志”。从这位皇帝事后的表现来看,可能正是官僚体系的如此态度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时至今日,他已经不再相信自己手下庞大的官僚群体。不离不弃的贴身太监王承恩则建议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而他的妻子周皇后也坚定地告诉他自己“不离不弃”。但最终打动他的恐怕还是忠诚的礼部尚书史颜惩的话语。用目击者的话说,史颜惩“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请求朱由检不要让中华大地“落入礼乐崩坏的髡贼之手”。“陛下难道想让奸臣和髡贼误国吗?”朱由检闻听此言,便即刻决定“朕要走”。6 日晚上,伴着夜色的掩护,一辆马车悄悄驶出北京城外,上面坐着朱由检的家眷、四名贴身太监和内阁部分成员。他们的原定计划是向北方逃窜,那里还有些残余的新军。但 7 日晚上,车队在密云北 5 公里处修整时遭到伏波军先头部队的攻击。尽管一行人得以逃脱,但太监张殷和太子朱慈烺在交火中丧生,而他们赖以逃亡的马车也在战斗中损坏,“几不可用,因徒步”。紧接着,逃亡者们选择转向西南方向。这一决定——按照历史学家的推测——一半是由于失去了至亲骨肉的悲痛,一半是由于离京前的错误情报导致的。他们以近乎疯狂的态度向西离去,寄希望于能与白羊城的守军汇合。可他们不知道的是,白羊城的守军在 9 日晚上已经投降。所以,当 11 日清晨逃亡者们在白羊城 10 公里以外的地方遇上伏波军第十三团第五营七连时就毫不令人意外了。虽然朱由检做了变装,还剃掉了胡子,但七连连长李希还是成功的认出了他。“他眼神和别人不一样,总是带点轻蔑。”李希这么描述,“而且所有人答话时几乎都不由自主地瞟一两眼他。”不过,在随后的几十年里,除了间或接受一两次纪录片摄制组或是报刊记者以及历史学家的采访,李希一直隐瞒着自己认出朱由检的这件事,直至 1689 年他去世。而为了保护他免遭民间的保守势力的骚扰,认出朱由检也仅仅是为他带来了次年成为营长的好运,没有带来什么别的名利。朱由检被认出后拔剑砍向女儿,将其重伤后试图和妻子自杀,但被士兵拦下。随后几人被送往天津港,从大运河乘船一路南下,再换外河到达临高中央监狱关押起来。这一系列工作都是在严格保密下有特侦队和蒸包局进行的,所选用的船只也是最好的快船,整个过程耗时一周。18 日,元老院主席吴南海在全体大会上的演说中高兴地挥舞着手中的报告,通过广播向元老们和全澳宋宣布了这个消息。举国震惊,而后喜悦。吴南海自信的姿态被归化民记者梁恒定格在底片上,他凭借这张照片赢得了当年的“潘潘新闻奖”最佳摄影奖。刹那间,临高中央监狱附近人山人海,无数人希望能够靠近这座临高角上孤独伫立的灰白大楼,希望能一睹曾经圣上的风采。许多归化民干部甚至自发举行了游行,希望元老院绞死这个曾被《临高时报》斥为“反动派头子”和“人民公敌”的家伙。而此时,元老院上层却发生了分裂。萧白朗等皇汉社成员以及其他保守派元老坚持认为他们不应当绞死朱由检,而杜雯为代表的激进派则认为朱由检无论如何都应该去死。“朱由检必须死,因为澳宋需要生!”杜雯女士在全体大会上声嘶力竭地呼吁。历史学家至今都很难搞清楚,究竟是这番演讲打动了多数元老,还是元老院内部在某几个问题上达成了什么交易,我们都无从得知,因为相关的资料至今都维持着保密状态。无论如何,4 月 20 日,元老院通过决议,第四次设立最高法院特别法庭,公审朱由检。到此时,依旧支撑着朱由检的已经不再是自己皇帝的身份抑或是亲人的陪伴了(周氏在监狱中选择了自杀,随后狱方加强了对朱由检的监视),而是一种内心深处的自信。他自信自己在治国理政上几乎没有犯过错误,一切都应当被怪罪到手下的那些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文人士大夫身上。他自信自己能够在髡人的“公堂”之上驳得对方哑口无言,为此他甚至拒绝了元老院的御用辩护律师尚羽。起初确实如此,归化民组成的检察官小组提出的罪名显得有些软弱而无力。朱由检曾经上位者的气场也有些令人措手不及,证人作证时几乎要被曾经的皇上盯得瘫倒。庭审期间,全世界的目光集中于他一人身上。内阁首辅王鳌永在庭审中反水,试图与朱由检拉开距离。这激怒了朱由检,他干脆在后来的公审上提供了王鳌永曾持有“反澳”立场的证据,间接使得王鳌永在同年被处以死刑。有人一度担心朱由检会控制整个庭审。好在,在北方的澳宋御用元老检察官沈睿明检察长赶回了临高,带来了雄壮而有力的起诉词。据一名归化民检察官描述,辩护词“简短而精彩”,而沈睿明的“英姿飒爽”和朗读时的“抑扬顿挫”使得检方终于从原先高谈阔论的窠臼里挣脱出来。沈睿明精彩纷呈的庭审表现获得极大的成功。他毫不留情,将被告席上的太监的罪状一一罗列,又把一件件证据摊开以证明这些事例背后朱由检都或多或少知情。这些确切的证据击碎了朱由检自我编织的梦。特别法庭最终判处朱由检死刑,他被送上那个绞死过许多伪明官员的绞刑架。临死之前,他又多次打算自杀。但真的上了绞刑架,他只是注视着自己的儿子,然后从容赴死。对于这位曾经的帝王、东亚地区最后的皇帝,时任办公厅主任刘翔的评价可能是最为中肯的。

朱由检先生自幼在深宅大院中长大,接受的是如何成为一个腐朽的、以贪图安乐为目的的封建王爷教育。然而由于政治局势的变动,他机缘巧合地在多个政治势力的妥协下,成为了明王朝的皇帝。面对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式,在别有用心的各政治社团倾轧之下,他看似努力工作,试图挽救明王朝的破败局势。然而他受到的教育不足,个人能力也不强,作出的决策不仅没有起到效果,反而加剧了华夏子民的痛苦。


cosmia 于 2018-9-22 15:32:26 发表了:

皇帝赎金值 450(


ぱるる大好き! 于 2018-9-22 15:38:52 发表了:

从大运河南下感觉不妥,都到天津港了应该走海路嘛,又快又安全还避人耳目


tsuyui 于 2018-9-22 17:52:21 发表了:

55 年太晚了吧


陆李仙 于 2018-9-22 17:53:09 发表了:

崇祯宁愿上吊好吧


bart 于 2018-9-22 17:53:52 发表了:

tsuyui 发表于 2018-9-22 17:52

55 年太晚了吧

为了北方稳定给伪明输点血还是有必要的


bart 于 2018-9-22 17:54:39 发表了:

陆李仙 发表于 2018-9-22 17:53

崇祯宁愿上吊好吧

里面解释了原因


de9000 于 2018-9-22 18:27:45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9-22 17:53 为了北方稳定给伪明输点血还是有必要的

我们本来就打算让流贼和后金来清洗整个北方


bart 于 2018-9-22 18:41:41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8-9-22 18:27

我们本来就打算让流贼和后金来清洗整个北方

维持动态平衡嘛


cqduoluo 于 2018-9-22 19:40:24 发表了:

人家根本没想过怎么跑,除非搞特种行动,不然肯定自杀了啊。


圣天使高达 于 2018-9-22 20:44:34 发表了:

cqduoluo 发表于 2018-9-22 19:40

人家根本没想过怎么跑,除非搞特种行动,不然肯定自杀了啊。

这个不一定,也有史学家猜测崇祯当时想跑,可他又不好意思提出来,不断问策官员,希望有官员提出南撤,可那些官员不给他台阶下,一个个要皇上与敌对抗到底,崇祯也拉不下脸面,再加上情报缺失有误,导致崇祯想跑已经错过时机,只有上吊这条路。


bart 于 2018-9-22 22:08:45 发表了:

圣天使高达 发表于 2018-9-22 20:44

这个不一定,也有史学家猜测崇祯当时想跑,可他又不好意思提出来,不断问策官员,希望有官员提出南撤,可 ...

对,我设想的就是这种


钟利时 于 2018-9-23 01:35:09 发表了:

崇祯被捕后,封建残余势力以常理推断会以为澳宋会杀了他。必然会有人迫不及待拥立朱氏藩王为帝,与历史上南明相仿。

等新的伪政权皇帝登基、拥立新皇帝的大臣一个个都封赏之后,澳宋将崇祯特赦释放……(估计那场面会非常热闹)


bart 于 2018-9-23 08:34:09 发表了:

钟利时 发表于 2018-9-23 01:35

崇祯被捕后,封建残余势力以常理推断会以为澳宋会杀了他。必然会有人迫不及待拥立朱氏藩王为帝,与历史上南 ...

你这个想法也很有意思诶,可以单独另写一篇了


项天鹰 于 2018-9-23 11:58:52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9-23 08:34

你这个想法也很有意思诶,可以单独另写一篇了

崇祯被俘之后,山西巡抚李建泰、大同总兵姜瓖首先放出崇祯已死的消息,拥立福王朱由崧,年号弘光。随后,弘光政权在伏波军的攻击下不得不退入陕西,史称“西明”。

仅仅一个月后,张献忠病故,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将还没来得及杀的瑞王朱常浩从监狱里放了出来拥立为帝,年号隆武。

弘光政权迁至西安,随后爆发了和隆武政权的冲突,刘文秀、艾能奇统兵北上,在汉中击溃了胡国鼎、陈杜、张斗光等人指挥的弘光军。与此同时,东路伏波军兵发潼关,北路伏波军渡过黄河进入陕北。弘光政权决定放弃西安,退往凤翔。宁夏巡抚李虞夔与弘光政权的联系被切断,与米喇印、丁国栋等在延安拥立惠王朱常润,年号绍武。弘光政权要求绍武政权取消帝号,遭到了断然拒绝,绍武政权所属的黑承印部随即占领兰州,对弘光政权形成夹击之势。姜瓖屡次出击,均未能战胜绍武军。

刘文秀和艾能奇的胜利反而引起了孙可望的忌妒,最终李定国、艾能奇、刘文秀率部南下云南,与沐天波联合,平定了沙定洲的叛乱,拥立桂王朱由榔,年号永历。而就在这时,已经得到澳宋特赦的崇祯被释放出狱了。从河南撤退至川东的兴平伯高杰所部随即又打出了崇祯帝的旗号,进攻重庆。至此,西明政权的内部纷争演变为了一场后世称之为“五皇之战”的闹剧。

处于隆武、绍武政权和澳宋包围之下的弘光政权的地盘被压缩到了凤翔一府和巩昌半府,最先选择了向伏波军投降。绍武政权内部则发生了分裂,米喇印病故,丁国栋、黑承印率部一路向西,远走西域,随着丁国栋和黑承印的相继病故,其余部在后续数年中陆续接收了伏波军的改编。而在固原被伏波军追上的朱常润和李虞夔则直接选择了投降。

孙可望与高杰激战的同时,伏波军从广西、缅甸两个方向进入云南,随着艾能奇的意外身亡,刘文秀和李定国之间也出现了嫌隙,1655 年刘文秀病故,其子刘震率部投降了澳宋。由于高杰阵亡,其部发生了分裂,其妻邢氏与其子高元昭南下投奔李定国,李成栋投降了孙可望,李本深则投降了澳宋。很快,伏波军攻陷成都,孙可望和李成栋阵亡,朱常浩被俘,隆武政权灭亡。李定国退入滇西山区,与伏波军周旋到 1658 年,李定国病故之后,其部陆续散去,朱由榔也被伏波军俘虏。随着李定国之子李嗣兴的投降,西明的历史仅仅延续了五年就终结了。


RSE 于 2018-9-23 12:38:13 发表了:

坤贼应该用海船押送崇祯吧


表情生动泰瑞尔 于 2018-9-23 15:02:59 发表了:

如何评价朱由检和多尔衮,李自成在一个宿舍进行劳动教育?


0marshal0 于 2018-9-24 09:43:30 发表了:

cosmia 发表于 2018-9-22 15:32

皇帝赎金值 450(

愚蠢的王国风云玩家-1000


陆李仙 于 2018-9-24 10:22:44 发表了:

感觉有点大跃进了


夜贼 于 2019-1-29 13:10:23 发表了:

与多尔衮、李自成、德川家光等一起送去政协圈养起来


绝不写明特别白 于 2019-1-29 16:58:52 发表了:

何必非要杀呢?不是该效仿 tg 对傅仪那样进政协么?


火箭少女 于 2019-1-30 11:13:44 发表了:

杀了是最下乘的。效法太祖对溥仪就行了。


韃官貴人 于 2019-1-30 18:36:31 发表了:

夜贼 发表于 2019-1-29 13:10

与多尔衮、李自成、德川家光等一起送去政协圈养起来

教育他们劳动光荣

出来之后崇祯皇上卖字画,多尔衮摆跤摊,李自成当骑术教师,德川家光干啥好?


陆李仙 于 2019-1-30 21:01:38 发表了:

劳动最光荣,杀了多可惜,而且作为皇帝,固然昏聩,但也不是他的错吧


龍城飛將 MK 于 2019-1-31 11:09:29 发表了:

韃官貴人 发表于 2019-1-30 18:36 教育他们劳动光荣

出来之后崇祯皇上卖字画,多尔衮摆跤摊,李自成当骑术教师,德川家光干啥好?

李自成去当县邮政局局长吧(闲职),多尔衮回沈阳开杀猪菜馆子(杀猪菜可能还是功德林里髡贼教的,和嫂子侄子一起),崇祯写《我的前半生》。


短风者 于 2019-1-31 11:16:42 发表了:

崇祯 os:我是大萌天子,我是不会轻易的狗带。


sccdqy 于 2019-2-1 10:37:47 发表了:

崇祯还是让他上吊吧,有个悲剧性结局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