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老现代语言vs儒皮宣传语

北朝旧贴 | 波尔布特 | 8/15/2020 | 共 5259 字 | 编辑本页

波尔布特 于 2018-8-28 23:45:4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8-8-28 23:47 编辑

现代语言:通过有效的执政结果,换来多数民众的支持,从而建立起稳固的权力。

儒家语言:得民心者得天下

现代语言:元老院作为先进思想,先进技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儒家语言:元老院是圣贤。

现代语言:元老院共同执政的根本在于元老院的 500 废掌握了当时最先进的思想,最先进的技术,能够切实的让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能够打烂那吃人的旧社会。元老院是这个世界上的启明星,难道不该拥护吗?

元老院给大家带来了人权,带来了平等,带来了财富,带来了先进技术,这才是元老院掌握政权的基础,才是广大归化民应该被领导的原因。

儒家语言:元老院是圣贤,救民于水火,对百姓有恩,百姓要知恩图报,忠于元老院

用儒家语言不是为了认同古人思维的正确性,而是对方只能听懂这类语言。类似的案例是当年农民与 tg 高级知识分子的语言区别

俄语原意:代表会议

tg 高级知识分子语言:苏维埃

30 年代苏区农民语言:苏为我

其他语言:共产


Smokey_Days 于 2018-8-28 23:49:32 发表了:

意义不明的一个主题帖。


波尔布特 于 2018-8-28 23:51:41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8-28 23:49 意义不明的一个主题帖。

你不是说要讨论不要论战吗?我现在就发帖告诉大家,我说的“披儒皮”是怎样的操作。


平一指 于 2018-8-28 23:53:02 发表了:

如果楼主看过科幻片《降临》就该知道语言会影响思维的,用儒家的语言必定会导致儒家思维。元老个人用儒家语言无妨,比如我在同人里就用儒家语言和张岱沟通,但是在正式政府文件里一定要慎重,不要随便用儒家那套话语。


Smokey_Days 于 2018-8-28 23:55:02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8 23:51

你不是说要讨论不要论战吗?我现在就发帖告诉大家,我说的“披儒皮”是怎样的操作。 ...

你的意思是说,批儒皮就是将新话翻译成文言文?那和儒家有什么关系。


波尔布特 于 2018-8-28 23:56:36 发表了:

平一指 发表于 2018-8-28 23:53 如果楼主看过科幻片《降临》就该知道语言会影响思维的,用儒家的语言必定会导致儒家思维。元老个人用儒家语 ...

本来就是主要用于元老跟成年归化民的口头交流,成年归化民因为半文盲多(根据历史,元老院的成人扫盲效果成疑),能不能全部看懂文件都是问题。


波尔布特 于 2018-8-29 00:04:05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8-28 23:55 你的意思是说,批儒皮就是将新话翻译成文言文?那和儒家有什么关系。

不算文言文,其实就是明清时代的白话文。

跟儒家的关系是,很多话是儒家常说的,例如“救民于水火”;很多概念是儒家提出的,例如“圣贤”。最关键是,归化民听得懂,说这些话让成年归化民感觉你是个“读书人”(儒生),值得信任。


Smokey_Days 于 2018-8-29 00:04:14 发表了:

仔细看了一下这个操作,个人认为,如果士大夫这么理解,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但是元老院没必要将这种话以官方的方式公布出来。原因如下。

澳宋帝国是必须要求归化民,以及愿意归化的人学习新话的。将这种本来是用新话才能充分理解的东西翻译成旧话,非但没有什么正面意义,甚至还有坏处。没有正面意义是指,无法理解也不愿理解新话的人,自然不会诚心和澳宋合作;不能理解新话的人,自然无法理解元老院的思维;而将所有的内容都翻译成新话,既是澳宋对自己力量的不自信,又是对学习新话的人的背叛,不利于澳宋对新话的推广。


波尔布特 于 2018-8-29 00:12:59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8-29 00:04 仔细看了一下这个操作,个人认为,如果士大夫这么理解,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但是元老院没必要将这种话以官方 ...

成年归化民的新话学习速度与理解能力是非常可疑的。不信你去看新文化运动时的文章,当时连鲁迅写文章都有点半文半白,而且批儒的那些新文化运动干将残留的儒家思维很明显。


Scat 于 2018-8-29 06:57:06 发表了:

明清老百姓用的是和当时章回体小说差不多的白话,每个地区方言的基础文法都不太一样,能听懂文言文的人口比例不会比人人都要学文言文的现代社会高


cserpy 于 2018-8-29 07:50:13 发表了:

那些现代语言是我写的。但是波特连你自己在用儒学语言转述时都把意义理解偏了,更何况古人?


cserpy 于 2018-8-29 07:51:47 发表了:

1,有效的执政结果在现代唯物主义的语境下,是指生产力的大发展,这是根本。生产力的发展必然带来民众的支持,但是民众支持的根本,不是谁的统治,而是生产力发展给他们带来的切实好处


cserpy 于 2018-8-29 07:53:25 发表了:

2,古代压根就没有生产力一说,生产力是现代概念。古人理解的圣贤与现代意义理解的生产力根本就不是一码事,一个是唯心主义,一个是唯物主义


cserpy 于 2018-8-29 07:57:17 发表了:

3,元老院的理论体系并不建立在报恩上,元老院需要的是民众敢于为了自身利益跟着元老院去打天下,去打烂旧社会,与民众对元老院的感恩是两码事。军队里的宣传绝对不能搞什么个人感恩,元老院的军队不是为了元老而战,而是为了他们的家人幸福,社会进步而战,要听元老院指挥是因为元老院掌握各种先进的东西,领导他们他们才不会走偏


深潜者 于 2018-8-29 08:06:07 发表了:

元老不是一群垄断资本主义吸血鬼吗?


cserpy 于 2018-8-29 08:10:22 发表了:

深潜者 发表于 2018-8-29 08:06 元老不是一群垄断资本主义吸血鬼吗?

房当代人看元老院是吸血鬼,但是古代可不是啊


rottenweed 于 2018-8-29 09:11:34 发表了:

“儒”特喜欢贪天之功。

苍蝇爬在轮子上嗡嗡地叫:“车轮的前进,都是我的力量。”


波尔布特 于 2018-8-29 10:27:39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8-8-29 06:57 明清老百姓用的是和当时章回体小说差不多的白话,每个地区方言的基础文法都不太一样,能听懂文言文的人口比 ...

主贴那些本来就不是文言文,而是明清白话文。


波尔布特 于 2018-8-29 10:40:30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8-29 00:04 仔细看了一下这个操作,个人认为,如果士大夫这么理解,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但是元老院没必要将这种话以官方 ...

我早说了,儒皮不是用于正式文件,而是跟第一代归化民的日常交流,以口头为主。

不过忠孝之类的概念,恐怕很难从汉语里找到替代词,也没必要特别恐惧。根据 tg 搞“中国传统美德”的经验,根本没必要避讳。

这些儒皮也主要是针对平民出身的归化民,士绅不是主要目标。我说过了,那些是白话文,不是文言文。平民听来有点文化,对士绅来说还是比较“俗气”的。

对于三观定型的成年归化民来说,你就算要教人家“新话”,也得告诉人家跟这些“新话”对应的“旧话”是什么吧?你见过没有汉语的英语教科书吗?最典型的,在跟归化民讲“经济”时,你得告诉对方“经济”是“经邦济世”的意思。

像中亚的东干人,至今还把政府称为“衙门”,总统称为“皇上”。

其实现代汉语词汇很多来自日本,而相关的日本词汇很多又来自中国古籍,包括儒家古籍。

从广义上说,现代汉语里也有儒皮,只不过现代人不知道而已。


Smokey_Days 于 2018-8-29 11:43:09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9 10:40

我早说了,儒皮不是用于正式文件,而是跟第一代归化民的日常交流,以口头为主。

不过忠孝之类的概念,恐 ...

没有汉语的英语教科书,还真见过,还不少。


Smokey_Days 于 2018-8-29 11:44:54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9 00:04

不算文言文,其实就是明清时代的白话文。

跟儒家的关系是,很多话是儒家常说的,例如“救民于水火”;很 ...

随便你怎么说吧...你是不可能把一种东西从一种表达方式转移到另一种表达方式而不损失其内涵的——尤其是其意义必须在新话语境下才是完整的。


波尔布特 于 2018-8-29 11:47:11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8-29 11:43 没有汉语的英语教科书,还真见过,还不少。

教师也只说英文不说中文?

那语言体系已经固化的成年人是怎样在这种情况下学会英文的?

靠手势比划吗?


波尔布特 于 2018-8-29 11:51:35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8-29 11:44 随便你怎么说吧...你是不可能把一种东西从一种表达方式转移到另一种表达方式而不损失其内涵的——尤其是 ...

那也好过不交流,你看现在香港年轻人都树立了“地产霸权=香港建制派=香港共产党”的想法,你不觉得这种误会很离谱吗?

就像我以前说过的,不跟归化民说清楚,人家可能误会元老是挑粪的职业或当老鸨的职业。


Smokey_Days 于 2018-8-29 11:58:24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9 11:51

那也好过不交流,你看现在香港年轻人都树立了“地产霸权=香港建制派=香港共产党”的想法,你不觉得这种 ...

暂且不论「你看现在香港年轻人都树立了“地产霸权=香港建制派=香港共产党”的想法」和「人家可能误会元老是挑粪的职业或当老鸨的职业。」这两个论据/假设的不可行性,就说你的「错误的交流好过不交流」这一论点。这一论点个人认为存在两个错误:

1.元老院并非不交流,但是澳宋帝国作为交流中的强势一方,不需要将自己的内容供给对方。

2.错误的交流未必更好,因为要改正已有的错误观念往往远比像还未接受的人灌输更难。


Smokey_Days 于 2018-8-29 11:58:57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9 11:47

教师也只说英文不说中文?

那语言体系已经固化的成年人是怎样在这种情况下学会英文的?

靠手势比划吗? ...

教师固然是有说中文的,但是你拿这个论据做类比就毫无意义。

一方面是两个思想体系,一方面是两种语言。


波尔布特 于 2018-8-29 12:04:27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8-29 11:58 暂且不论「你看现在香港年轻人都树立了“地产霸权=香港建制派=香港共产党”的想法」和「人家可能误会元 ...

不是供给对方,而是“接地气”,或者说是“本土化”。

你看肯德基卖油条、豆浆算背叛肯德基理念吗?


Smokey_Days 于 2018-8-29 12:08:09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9 12:04

不是供给对方,而是“接地气”,或者说是“本土化”。

你看肯德基卖油条、豆浆算背叛肯德基理念吗? ...

你这个类比令人烦恼,你在把一个商业行为和国家意志相类比,这样的论据实在太好找了。请给出更加有力的论据或论证。


波尔布特 于 2018-8-29 12:09:22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8-29 11:58 教师固然是有说中文的,但是你拿这个论据做类比就毫无意义。

一方面是两个思想体系,一方面是两种语言。

你不知道成年人的思想体系是几乎无法变动的吗?

他们就算变了,最多也就是换个外壳。比如有很多汉族农民抱怨毛主席没有儿子继位,藏民把华国锋当成毛主席的“转世灵童”,至于为何“转世灵童”居然有 50 多岁,他们不在乎。


波尔布特 于 2018-8-29 12:13:39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8-29 12:08 你这个类比令人烦恼,你在把一个商业行为和国家意志相类比,这样的论据实在太好找了。请给出更加有力的论 ...

别把国家想得太神圣,一切都是生意。

就好像刘市长推荐的批儒文章,把儒家伦理背后的吃人生意说得蛮透彻。

而且当年 tg 披儒皮也没影响到革命运动,反而有利于团结群众。比如保护军婚这种事,绝不是共产主义,甚至不是资本主义,而是“封建余孽”,问题是不保护军婚军队士气会有问题。


Smokey_Days 于 2018-8-29 12:32:19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9 12:13

别把国家想得太神圣,一切都是生意。

就好像刘市长推荐的批儒文章,把儒家伦理背后的吃人生意说得蛮透彻 ...

你又在偷换概念。

说国家是生意的意思是国家利益在一切之上,并不是说国家利益只有商业利益。


波尔布特 于 2018-8-29 16:10:08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8-29 12:32 你又在偷换概念。

说国家是生意的意思是国家利益在一切之上,并不是说国家利益只有商业利益。

你忘了“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


周围 于 2018-8-29 16:22:55 发表了:

你们这是要搞临高大辩论么


Smokey_Days 于 2018-8-29 19:14:00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9 16:10

你忘了“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 ...

然后你这句话想表达什么?国家做宣传应当模仿肯德基拓展市场?


w105133223 于 2018-8-29 20:14:1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w105133223 于 2018-8-29 20:16 编辑

布特你也别老想着把现代语翻译成古白话,元老院不迁就归化民,元老说的话归化民理解就去执行,不理解就在执行中理解,这是 TG 当年最拿手的一套,就像学英语一样,从小学学到大学都在汉字标示读音,结果说一口英美人都听不懂的中式英语,都不如扔英美人堆里,半年就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所以元老院绝不在语言上迁就归化民,这样归化民反而成长的更快一些。


cserpy 于 2018-8-29 20:27:11 发表了:

w105133223 发表于 2018-8-29 20:14

布特你也别老想着把现代语翻译成古白话,元老院不迁就归化民,元老说的话归化民理解就去执行,不理解就在执 ...

支持

硬要把自己成为儒商、儒将啥的,反而会让大部分看不透元老院本质的人误以为元老院是认可伪明的那一套的,反过来更加要拿伪明那一套去解释,去看待元老院所做的一切,最终的结果就是离真正的元老院越来越远,甚至质疑其元老院的合法性来。这完全就是在给自己挖坑


cserpy 于 2018-8-29 20:34:28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9 12:13

别把国家想得太神圣,一切都是生意。

就好像刘市长推荐的批儒文章,把儒家伦理背后的吃人生意说得蛮透彻 ...

tg 那套你为啥非要把它理解为披儒皮?tg 是利用儒学里面一些好的东西作为宣传武器。

儒学发展的上千年,哪能只有糟粕没有精华?使用儒学的精华有啥问题吗,这恰恰符合科学价值观里认可经过实践检验的东西啊。

借用了儒家的一些东西完全不等于披儒皮,首先儒家学说本身就是不完善和错误颇多的理论,完全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需求和需要,你又如何去在儒家的理论框架体系里去透彻的解释现代科学和现代理论体系呢?把自己置身于一个十分不完善的框架体系下,只能是让自己有力也使不上,还会让适应了这套框架体系的人把自己吊着打,何必呢?


Scat 于 2018-8-29 21:01:41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9 10:27

主贴那些本来就不是文言文,而是明清白话文。

当你要表达功率等于力乘以距离的时候披什么儒皮,或者每年 7-9 月使用糖水作为诱饵用纱笼诱捕飞蛾控制螟类,菜青虫和食心虫的虫口基数,你怎么儒化


kong78 于 2018-8-29 22:38:58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8 23:56 本来就是主要用于元老跟成年归化民的口头交流,成年归化民因为半文盲多(根据历史,元老院的成人扫盲效果 ...

那就是元老院文件编写和制度设计出问题了。

一个归化民干部连大白话文件都看不懂,如何学会澳宋治理地方的方法?即使有这样的人,为什么不能派后备干部去当其秘书积累经验?

元老院对基层下达一项任务,不需要先行抽调当地干部去临高/广州集中培训,宣讲如何推行政策,试点地区遇到的难点与解决方法,未来考核的方法……就只靠中央下达一封八股文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