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祭祖和春节谈如何去儒化、去宗教化、世俗化

北朝旧贴 | 波尔布特 | 8/15/2020 | 共 2151 字 | 编辑本页

波尔布特 于 2018-8-27 08:22:3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8-8-27 10:45 编辑

祭祖活动在古代是由族长尤其是有儒者身份的族长主持的,涉及族权,族权又涉及儒家伦理,这玩意跟儒的距离跟“三纲五常”差不多。古代族长执行家法一般就是在祭祖的场所——祠堂,以祖先的威望/祖先的鬼神作为合法性,当年受新文化运动影响延伸出来常见活动之一就是砸祠堂——祭祖的地方。

现在大家觉得祭祖好像跟儒无关是因为现代祭祖是经过 tg 改造的,大部分情况下被限制在小家庭里(天主教 → 新教也是类似的改革轨迹,祈祷活动从神父在教堂主持,改为由牧师在家庭教会中主持)。

古代祭祖活动最常发生的时间就是春节,在这一天不管你是在哪工作居住,都得回老家跟宗亲一起祭祖(同时也算是过“组织生活”)。春节返乡祭祖,其实就是儒教版麦加朝圣。这就是为何现代中国人一到春节就像中了邪一样集体跑回老家。

春节祭祖的习惯现在部分农村家庭还保持着,只不过仪式已经简化到只剩下摆香烛、祭食了,连磕头都基本废除了,大家也忘了祭祖的目的是祈求祖先的保佑,可谓是脱儒教化、世俗化了。

我之所以认为祭祖算儒教不算儒家文化,是因为祭祖涉及请求祖先的鬼神保佑,涉及宗教情绪 → 儒教,而儒家文化大部分时期是讲究无神论的。


cc5233 于 2018-8-27 08:32:10 发表了:

为了护教啥都往儒教上揽

我告诉你,澳宋就会让这些自然变弱,不需要刻意


波尔布特 于 2018-8-27 10:50:23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8-8-27 08:32 为了护教啥都往儒教上揽

我告诉你,澳宋就会让这些自然变弱,不需要刻意 ...

感觉你是反儒反到偏执症了,我告诉大家怎么把中国传统民俗去儒化、去宗教化也算“护教”?

你怎么不说五四运动是“护教”?


cc5233 于 2018-8-27 11:30:53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7 10:50

感觉你是反儒反到偏执症了,我告诉大家怎么把中国传统民俗去儒化、去宗教化也算“护教”?

你怎么不说五 ...

呵呵 我没谈过反儒

我只讲你 反反儒

我讲得是

凡是挡住元老院改变经济结构的 都是反贼,什么反儒反地主就是一个罪名

而你就不顾这种根本,天天叫这不能反那不能反,这个反不动那个反不动

改变经济结构是根本问题,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工业时代自动催生自己的文化。没有工业时代的能力,也不存在春运。


波尔布特 于 2018-8-27 12:27:48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8-8-27 11:30 呵呵 我没谈过反儒

我只讲你 反反儒

我讲得是

我也是反儒的,辩证性反儒。

我反对的是某些人无脑反儒。

在我看来,用反儒的旗号给反贼扣罪名很无脑,就不能直接打“反对旧科举”、“反对旧特权”、反对“偷税漏税”之类的牌子吗?

如果打“反儒”的旗号,那“儒匠”、“儒将”、“儒商”要不要反?“子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的言论要不要反?徐光启和泰山学派要不要反?

在明代打“反儒”的旗号,跟在现代断章取义的说“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效果差不多。

至于改变经济结构,这当然是根本出路,实际上《临高启明》的优点之一就是详细告诉读者,如何通过改变经济基础来改造社会,问题是现在挑起这番争论的司凯德是这意思吗?他连地主都想保留,而我最初只是想告诉他,儒和地主阶级、封建主义、科举不是一回事,用反儒做招牌没意思。

古代也不是没春运,只不过只有官员、商人等极少数人有“春运”需求。


cc5233 于 2018-8-27 12:30:08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7 12:27

我也是反儒的,辩证性反儒。

我反对的是某些人无脑反儒。

在我看来,用反儒的旗号给反贼扣罪名很无脑,就 ...

呸 所谓的辩证就是蹦跶几下企图活命


波尔布特 于 2018-8-27 12:38:31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8-8-27 12:30 呸 所谓的辩证就是蹦跶几下企图活命

儒家文化能不能活命,不是我能决定的,你怎么看司凯德用儒家的思维逻辑跟我肛?

怎么看待儒家的思维逻辑活在司凯德大脑里?


cc5233 于 2018-8-27 12:40:25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7 12:38

儒家文化能不能活命,不是我能决定的,你怎么看司凯德用儒家的思维逻辑跟我肛?

怎么看待儒家的思维逻辑 ...

什么思维都是你们抛开本质瞎扯出来

我已经说过了,凡是挡住改革需要的,一律挂路灯

什么用这个罪名不妥用那个罪名妥的,都是屁话,就是你们企图保留你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已


波尔布特 于 2018-8-27 13:07:3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8-8-27 13:15 编辑

cc5233 发表于 2018-8-27 12:40 什么思维都是你们抛开本质瞎扯出来

我已经说过了,凡是挡住改革需要的,一律挂路灯

什么用这个罪名不妥用 ...

既然用什么罪名都行,那我们直接用“知识越多越反动”的罪名如何?士绅普遍是有文化的,用这招牌保证没几个士绅漏网的。还可以把不读四书五经的武举人、武进士一起收拾掉,把不读儒家经典的佛道回基四教的封建权贵一起收拾掉。

趁现在髡贼还普遍被人误会“粗鄙无文”的时候快点用,要是等到群众发现髡贼有文化的时候,就不好用了!(●—●)


cc5233 于 2018-8-27 13:13:56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7 13:07

既然用什么罪名都行,那我们直接用“知识越多越反动”的罪名如何?士绅普遍是有文化的,用这招牌保证没几 ...

呵呵 我非要支持用反儒

就是被你这种恶心的


波尔布特 于 2018-8-27 13:23:10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8-8-27 13:13 呵呵 我非要支持用反儒

就是被你这种恶心的

在明代那种社会环境,用反儒的招牌,社会效果就跟“知识越多越反动”差不多。

你打算杀多少“儒匠”、“儒将”、“儒商”?


cc5233 于 2018-8-27 13:25:3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cc5233 于 2018-8-27 13:27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8-27 13:23

在明代那种社会环境,用反儒的招牌,社会效果就跟“知识越多越反动”差不多。

你打算杀多少“儒匠”、“ ...

凡是不配合经济改革的一律砍

不缺人 谢谢

实际上我就敢打赌,多数人都不敢不配合,然后多数人并不会被杀,只是由于跟不上形势被夺了钱财土地,沦为贫民

然后这些人也不会去谈什么儒不儒,知识不知识,明天的饭还不知道着落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