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英国上议院

北朝旧贴 | 大脑艾瑞克 | 8/15/2020 | 共 9411 字 | 编辑本页

大脑艾瑞克 于 2018-8-23 04:12:12 发表了:

知乎上的一个帖子,现在的英国,贵族在议会中有特权吗?知乎/question/47295342/answer/449452702 抱歉,我不能发 url 似乎这个很敏感?

反正我对元老院的未来非常悲观毕竟没有什么是可以万万岁的这个帖子里的作者,是英国人,回答非常详细,怎么说呢,似乎现在下议院的人在逐步慢慢铲除上议院的一帮遗老,破除世袭。应该值得一看。


繁华烬燃 于 2018-8-23 08:14:14 发表了:

最好把文字复制过来,说不定什么时候知乎上就没有了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8-23 08:14:16 发表了:

有啥值得悲观的,这世界上有万万岁的政权么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8-23 08:37:3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8-23 08:45 编辑

Lightwing   公众号:Lightwing 微博:李轶睿

英国有个很变态的东西叫"上议院"(House of Lords)。先解释一下。   理论上,英国议会和其他国家一样,分上下两院。每一条法案变更成立之前,必须先通过下院投票批准,再通过上院投票批准,再通过元首(比如女王)批准。在美国,那就是 Congress(435 位众议院),Senate(100 位参议院),然后总统。西方各国立法过程大致都是这样分级的。   这种分级最早算是从英国起源的。800 年前,只有贵族所组成的议会。最早的某些宪章系统化之类的,虽然是为了克制国王的权利,但主要还是贵族的利益为主,没怎么照顾到平民利益。随着议会的初步崛起,许多老百姓(其实往往就是贵族足下的小地主)开始跑到伦敦上访,集中在议会外面论事拉帮结派,团结性上奏议会,渐渐形成了自己的系统。这些下层人民变得越来越勇敢闹事,成了一股势力。1376 年,该现象被正式化,形成了 House of Commons(凡民下院)和 House of Lords(贵族上院)。今天下院有 600 位,上院 900 位的样子。   今天英国最落后的一点,就是上议院 N 多年来仍然没建立任何成员投票制度,对谁都不怎么负责了,做错事做坏事没后果,没人把你换掉。时间长了,下议院权利越来越大,问题也挺多的,改进也很慢,但至少彻底接受实现了投票这种方式。历史上,上议院和元首一直在牺牲一步一步的具体权利,因而换来保持住了各种特权,反复躲掉了这些压力。   英国人现在天天看到的首相和内阁(government),也全是下议会的成员,某选区被选上来的。选举之后,全下院被重选好了,如果其中一人能够站出来党领导(超过下议会 50%的支持率),并且被女王批准,那就是首相了。不过,实际惯例早就是这样的:以党派分化为主,女王默认邀请最大党的自认代表来 form a government。如果到时候真的无法达到 50%,议会就自拆了,重选。这一环节,是没有任何上议院参与的份的。首相内阁许多事项(比如外交方面),也轮不到上议院和女王说话。   古时候,所有大于等于 Baron(男爵)级别的贵族,都可以参加上议院辩论以及内部投票的。实际上,有接近 2000 个这种资格的人,但很少会超过 300 人在场,因为散布在英国各地,也来不及赶过去的。有时候,甚至只有 30 人(比如二战期间,大家都躲在自己乡下领地了)。  19 世纪,上院自己介绍了一些新规则,比方说,如果一个 session(相当于下院两次大选之间,一般是四年),某贵族一直没来参加的话,默认取消人家的上院身份(投票权)。还有更多导致废除身份的乱七八糟条款。他们自己的事情。所以真正贵族上院的资格成员,减少到了比较认真参与的几百人左右。   人家爵位的上院身份被取消,其他方面的特权还是保留的。  1958 年,英国政府成功建立了新的一条法案,下议会(首相)可以去封新的爵位,让某些人加入到上议院,不过仅限于最低级的 Baronet(男爵)级别。然后这种爵位是不能世袭传给下代的,称为"life peerage"(一生贵族)。主要目标是把更多亲近自己党派的人渐渐放入上院。也就是说,只有女王可以封世袭制的新爵位,但首相可以封些其他短暂爵位。也要通过女王许可,有个典礼,意思一下,但女王也不好拒绝这一些。上议院当时也接受通过了。   后来呢?1958-2018 期间,这 60 年来,无论保守党还是工党,都以平均每年 20 次封爵位的速度,慢慢改了整个上议院的结构。现在已经封了 1400 左右。不过,一般都是老年人,很多都逝世了,不能世袭,今天只剩几百个。效果就是让上院大致党派结构变得和下院差不多而已。其实,那几百个世袭爵位,有的已经快 1000 年传下来的,还是在那里的。   绝大多数法案,上议院也就批准通过了,但偶尔涉及到他们自己利益,也会被否决。每年好几十个。请参考 Government Defeats in the House of Lords 这个列表。而且很多是明显有原因的,比如房产地产收税相关的。媒体中,我们经常看不到这些每天小法案的存在,这些进程,因为只习惯关注下院首相的事,但这些障碍加起来也是挺有影响力的。  1999 年,布莱尔的工党试着击溃上议院的权利。这故事也挺有趣的。人家本想取消所有的世袭爵位,把全部传统席位废掉,或者至少把目前席位统统改成 life peer(无法再继承)的性质。这就肯定遇到了不少障碍反抗。   比较搞笑的一个细节,在于当时保守党反派大臣 Hague,公开指责布莱尔。。。说他想把上院改为自己推荐上去的一帮 cronies(同邦)。说布莱尔把自己读书的室友,自己网球认识的朋友等等,都推上去了,有什么资格取消其他老派成员的地位?这也是有道理的,挺腐败的。于是,布莱尔突然说,上院的保守党已经和他达成协议了。Hague 这就爆炸了,将上议院那些前任推上去的这类人取消了党籍,等等。当时我很小,但我爸爸爷爷觉得超级好玩了。   布莱尔到底怎么跟人家妥协的?反正要留给人家 92 个世袭爵位。一部分是仪式性的(比如什么宗教性质的、或者女王封的),一部分是整个上院一起决定投票出来的,还有一大部分是世袭贵族内部投票决定筛选的。剩下好几百贵族被取消了世袭特权资格,换为新的一生资格,就不能被孩子再次继承了。搞来搞去,反正最后成立了,导致今天的上院只有 10%的家族世袭性爵位。布莱尔这方面还是挺值得佩服的。   问题来了。。。总有一部分世袭爵位会终结的,因为没有孩子,绝种了;如何替换?当时下议会答应让上议会自己内部投票选其他非世袭成员来继承。这 20 年,上院每年还在进行这种神奇投票。   上院投票决定这件法案的时候,场景也很混乱的。有一为伯爵太愤怒,被拖出去了。   最近几年,工党还在努力追求取消这 92 位世袭贵族的资格,然后每次各种被打败。因为执政党(保守党)还可以在下院直接阻止。不过长期趋势很明显,迟早也就只剩一生爵位,然后没有实习爵位的实权了。下一步,可能更加重要,那就是让上院爵位经过民选许可,变得和其他西方国家一样,就不用让首相自己推荐。(好吧,布莱尔也建立了一个独立组织,负责推荐谁来获得一生爵位,但还是有点太模糊腐败了吧)   在英国,我觉得,要先进一步慢慢改革上院的结构,最后让上院与贵族概念隔开,让他们负责人了,这才可能开始去针对皇室层面的事情。想让英国变成一共和国之类的,首先要内部解决上院机场权利这一套,上院议员被执政党推荐上来也肯定不够理想了,需要一定缓解时间的。   我们说一些故事吧?   想到贵族,那就有很多小时候的奇怪经历。前几天,本来想回答另一个英国贵族相关的知乎问题,也随便搜索了一下。。。还真搜不到任何合适的内容。那种普通英国民众文化里面对于当地贵族崇拜的声音,实在太少了,甚至没有。原因可能是很多媒体记者困在自己城市环境,无法脑补思考到 rural(乡下)的贵族现实控制细节,或者无法论到扩到这些不太熟悉的文化矛盾。那我就说自己的经验吧。   我们当地贵族,有好几个,都或多或少接触过了。约克公爵那种皇家性的,亲自封了我们家的新医院,我们家的船,我们的学校新楼。就这三次,也都有见过本人了。人家很客气,也不算太傻,但是那种跪舔的拍马屁的文化,特别让我反感的。身边明明有很多更好更聪明的人,我们为何一定要请这种人过来,然后装出一种五体投地的听话样子?感觉很多长辈亲戚老师这方面都太变态变样了。一下子就变得懦弱一愣一愣的,这怎么可能不算人家特权呢?   除了那个 Prince Andrew 以外,就几个比较熟一些的。Howard 家族,也有千年历史,好多皇室也是人家的近亲,他们的当地城堡以及地盘都很大,不少游客到约克也很喜欢去那边山里看看。这个人的儿女,都在我妈那所学校上课,有一个和我妹妹同一个班级的。。。有一次我妹妹生日,第二天开车送人家回家,爸爸硬要让我上车陪去。。。到那里,那女孩父亲非常随意,和我们八卦了一下,带我们走了一圈城堡,然后我问了什么东西被爸爸骂了,反正很奇怪的回忆。后来他也只好把城堡卖掉租给 national trust(环保/旅游国有集团),也有很多破产八卦。不过我真不觉得他们和其他人哪里不一样,稍微骄傲一点,手下更多佣人员工而已。   还有一个 Hovingham 家族,比 Howard 那边更高一级,因为是女王的表弟的孩子什么的,但也是妈妈的学生,跟我年龄差不多。在西南边另一个山谷。经常被逼去他们那边;女儿超级傻,人家父亲每次还很喜欢持枪走来走去,有一次带我们去开枪射猎兔子之类的,一直嘲笑我。那人真的很二,我爸也各种私下讨厌。但我妈一直都在十分努力向人家拍马屁,毕竟是老师。他们那别墅看起来就和其他村庄地主差不多了,可能不是很厉害的样子。如果我是一个傻瓜普通孩子,说不定就要最后变得和这种人结婚。   我们当地村庄周围那几个地主,也就不怎么厉害了。爵位是 baron(男爵)下面的,或者是某种搞贵族的远亲之类的。rural 文化意识形态上,那种地主也是一种贵族,村子上很多人都会有点害怕跪舔的。小时候经常能够体验到。不过,说实话,我爸真的不会害怕人家,还挺容易跟他们撕逼的。村子上发生了好多这种故事。记得有一次,12 岁左右,某个农主与当地那人发生了冲突,然后我爸占在农场一边,也各种闹得很大,最后调用了好多其他乱七八糟的当地关系才处理好的。另一个周围农主,我弟弟的教父,他哥哥是个议员(Michael Fallon,最近是英国国防部长,最近才意识到,虽然骂过他很多),然后人家就怕了。还有一次本村那地主要我爸妈帮他的孩子,我更小的时候,到我们家里谈了一下,然后我带弟弟过去吵闹,被他批判鄙视了一范,最后走人了,印象很深刻。现在都有点记忆整理不过来了,特别模糊混乱。但我记得有一次那人骂了我村上一同龄朋友是个农民 peasant,然后我一怒砸了人家,后来那好不容易才和谐过来了,让我去道歉。而且那朋友后来都在躲着我们,因为另一个问题。哎呀,想起了好多事情,但我之前仇恨当地那位贵族地主肯定给我带来不少心里影响了。长大以后,15 岁的样子,有一次我被其他邻居女孩气怒了,同样骂人家是农民,父母也愣了,到现在还特别后悔。村里这种奇怪鄙视链,真的很难对付。描述各种真实情况,也肯定说不完的。如果换到村上更底层的人的角度,把他们对于贵族地主的角度看法放大,那才会更有意思的,然后英国媒体很少去调查、研究、量化这些事。说不定有很多人更惨更被欺负,然后我爸爸爷爷当时就意淫自私觉得无所谓,就变得无法解决忘掉了。有时候还真觉得家里把左翼工会以及 gcd 的血缘背景彻底忘恩负宗了,太卑鄙了。   不过我必须强调一点,英国当前阶级特权真没那么简单。许多中产阶级会以为钱多了就能摆脱自身困惑,变为文化上级人士,或者觉得阶级是用金钱财富来衡量的。那并不是。变得再怎么有钱了,也有个打不过的门槛。就算是那些已经破产的贵族,他们的民间地位照样更高。就算地产少了让了,他们的文化上特权照样更浓更全。也不一定是直接权力影响力上的问题,确实有许多地位让步是传承的。你多么自信希望自己总能够跳到和和他们一样,人家还是很小气谨慎的,也就没那么容易被金钱动摇。有一段时间上了约克著名的 public school,欧洲最老的学校之一,St Peters,1600 多年的历史了,(所说 public 公有制,是对公众录取开放,但也要付钱),然后某些同学也来自超级夸张当地大富家庭的,甚至是 billionaire(举例 morrisons),还是一样没被当回事。这样的孩子太多了,父母没有教育血统,很多老师也是默认排斥的。反过来,如果你的父母有什么特殊贵族背景,这就可以作弊忽略很多了。特别 obvious,你在英国上升地位,财富只是很小的一个因子。我爸会消耗很多力量时间去讨好各种贵族,也不会搭理身边很多确实更有钱的人。就说到此为止吧,自己体验去这种 bug。。。(中国社会也有可能形成这样的传统互尊阶级)   回到整体上,英国贵族到底有哪些特权?主要是这些文化上的影响力,让身边所有人都跪服。   不过也有几个实性的。高于一定级别的贵族,不能被 civil(人与人)的法律利益案例告上的。只能被同等人告。criminal(违反国法),成为国家被告对象,还是一样的。不过,无论如何,他们不可以承受被平民陪审团审判。只能被同等人(其他贵族组成的审判团)所审判。judged by one's peers 这种看似权威的说法的来源, 这个分级氛围还挺浓的。如果是贵族,平民是不可能怎么审判批判你的。近几十年,这些特权被法律取消了,名义上过去了,但实际上一样还存在。因为你的继承地位绝对影响你的待遇。很多方面还默认人为贵族不可能犯错事。一直属于热门话题。。。法庭判定,你怎么信结果?如果对方是个贵族,肯定很难信的。   今天英国,文化上的微观贵族层级概念,跟国家法律宏观贵族概念,还是存在很大差别的。在很多小情况下,即使你受了委屈,即使别人有问题有罪,你也无法拿他们怎么样。别人的错误必须超级超级大你才可能有办法打掉。背后很大一社会体系还在维护原谅这些人的各种利益。再怎么放大无辜受害等情绪,极少概率才可能动摇这个事实。我们看到得很多,媒体放得也不少,这就是真正的阶级化特权现实差异,而且大多都会不久被所有人忘掉的,毫无教训。英国某些事情就是这么悲惨的。也许中国和美国也存在,怎么办呢?   英国传统贵族地位很大,很难去碰。民间太过于害怕被驯化了。只要超级严重的事情才可能被媒体关注;根本就攻不到真正不公平之处。   至于现在可是能够参与上院的这些贵族,那倒是有些进步了。不过问题还是超多的。   我先说个个人例子吧。14 岁左右,我有个考试突然排名全国前五,混入了英国数学奥赛培训圈子。这培训团队里面大多数人也是各种普通家庭。有一个孩子,和我一样大,但是很不一样呢。Thomas Eccles。我们从小就这么认识,有不少碰撞和交流。第一次认识时,我们好像在巴斯大学,他明明比身边人弱了不少,但是他特别骄傲,一直忽视我们其他人,也就保持了自己的地位。   当时我不知道,但后来我爸也意识到他是 50 年代教育部长的曾孙。也不是普通曾孙,还是长子的长子的长子。他曾夫早被封为子爵。。。那时候,虽然已有 life peer 的法案,但惯例还是让首相事后退位获得世袭性的伯爵(三级)贵族爵位,让下面部长级别获得世袭子爵(四级)贵族爵位。Eccles 他爷爷的爸爸就这么获得世袭资格了。而且 1999 年那时候变法,他爷爷被内部选中,进了前 92 名里面,也就永远世袭下去了(倒数第二,差一点点就没被选上,呵呵)。只要不绝种,他们家族也一直能在上议院保持职位。爷爷爸爸都挂了,我这位同学也能撑着里面担任。   人家奥赛老师真不考虑这一点吗?你说呢?他们知道这孩子绝对以后去议会。各位老师,再混个 baron 下面的其他乱小爵位,也达不到那种影响力。那肯定对这孩子超级好的。毕竟也过了几个考试,不算差,反正在 top 0.01%数学能力里面,那该如何呢?是不是应该重视一点?考试失败的时候,稍微多加一点理由推一下?   并不怀疑 Thomas 很厉害,最后国际赛,他跟我分数完全一样。我们后来也都上了三一血缘本科同一个年级,他还挺好的。一般情况下,交流得都很顺利开心的。一年级有一次去伦敦另一朋友的生日 party,(也是犹太人奥数团 Saul Glasman,和他一起去韩国陕西待过,算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出去买酒的时候,全是这个 Tom Eccles 买单,我先出来了,开了人家笑话(类似说他太装逼了),结果被各种批判,说我不应该这么说人家。拜托,其他情况下,这种玩笑都是随便开的。那瞬间,我意识到了一点,把他请来,因为贵族背景,也是大家的一种共同讨好核心目标,我那么说也太直接破坏传统气氛了。完全懵逼。。。同学之间,平时很随意,突然就变得严肃了,那才是贵族文化差异的核心表现。   到后面,我很想多一点八卦说,这位 Thomas Eccles,去了一家很一般的软件公司。那公司,因为和老师有关系,很多人都被安排过去。然后他跟超级土的一位女同学结婚了,那女孩子一年级还跟 Saul 一起过,完全没脑子。真的非常差异。如果我要再 cynical 一点说实话,这人可能是多年奥赛圈子最失败懦弱的一个。但我清楚地记得他的很多莫名其妙地特权。如果我当时抱怨一件事情,没有用的,如果他跟着抱怨说一样的话,大家反而突然很紧张去改变。这些事情,我们必须要考虑到话题当中。将来谁错了,总有人倾向于可怜原谅他,看在他祖先的份上。这就是英国的文化。

另一个特权故事,一个返利,我们讲一下 Tony Benn 这个人吧。   这个人,前三代都是内阁大臣议员,早就有子爵稳定身份。当时,贵族是不能投票的,也不能竞选下院的。同时,也不能取消拒绝自己的爵位,因为侮辱到了女王。于是,他硬要争取某地区代表权,多次赢选,然后被拒绝了。争取改法,终于胜利了,允许自愿废弃自己的爵位,然后弃掉了,最后成功入下议会 50 多年了。  Benn 这个人,心里很复杂,小时候比较中立,没那么极端,不过很会说话吸引人。60-70 年带当上了几个部长职位,渐渐变得越来越激进。一般是老了腐败了才变得保守,但他反而走往了共产主义思想,也有点走神入魔了。他开始主张各种彻底公有化,要拆开所有大企业,要许于工人跟多团结反抗的机会,要反对任何军事主义民族主义帝国主义,等等。到最后,保守党 thatcher 首相赢了,把富人税收从 80%以上降到了 20-30%,贫富差距开始迅速上涨,走了完全另一方向,Benn 在工党内部自然就被排挤掉了。大多工党人议员习惯觉得 Benn 那一套太极端社会主义了,各种想办法夺回说话权正义感为主,然后背弃了 Benn 那边的实质社会主义长期趋势。  Tony Benn 小时候,因为长辈也算当年的左翼大佬,一直处于‘怀疑反思一切’的环境。他自己形容为 non-conformist(意思是不轻易接受任何社会规则驯化的)。即使他是一个贵族出身的人,也走了完全不一样的道路,更喜欢和当前受害者接触,有点像恩格斯 Engels。他能看到好多身边人都是贵族家庭背景,仍然都在维持现状,这也是一种黑白对照,一种勇敢走往更激进更未来的动力。   我真的很喜欢这第一废弃自己贵族身份的以为 Tony Benn,顺便找几个引言吧:   最关键的五个问题:  1)你有什么权利?  2)你从合得来这种权利?  3)你为谁而执行这些权利?  4)出事,你对谁负责?  5)我们如何把你换掉废掉?   以马克思主义的名义而进行的那些事,我们何去责怪?以耶稣名义而搞得坏事还多着呢?   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建制派是如何建稳而来的。。。

他们就是抢地抢资产,建立起自己的弱智听话圈子,然后封给自己多少好听的头衔,然而掌握权力到现在。。。   每一个进步思想都是这样的。。。他们先忽略你,然后说你很变态,然后说你很危险,等新时代安静消化了一会儿,突然找不到任何反对你的说法的人了。   这只是一个例子。Tony Benn 未能在 Thatcher 时期当上首相确实也挺可惜的。西方社会 80 年代退步太多了。换个角度,如果这个人提早十年合规入政,会不会更块进步呢?   我们可以想一想,贵族到底能产出什么样的人?不就是等着这种人吗?   时间有点晚了,得跳过一些其他本来要讲的东西。不过,肯定要讲一下英国贵族实际控制最严重的一点。。。也就是地产。。。   上图红色区域是某些公爵级别所占有的伦敦市中心地产资源。

1925 年的某位记者吐槽用的图片。当时几个人收租每年好几百万,相当于今天每年好几个亿。   我们举例个最大的罪人。。。Duke of Westminster(姓 Grosvenor 的这个家族)。前几年,老公爵逝世,全部财产轮给他 1991 年生的儿子了。   今天这个小孩,是全世界 30 以下最有钱的一个人了,财富超越 1000 亿人民币。   至于吗?这个人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他 14 万英亩(600 km^2)传下来的地产。Ok,你冷静下来再看,才英国面积的 0.2%。不过他伦敦市中心领地已经好几个平方公里。。。每年等着收租也好几亿英镑。这个人何必得到这么多呢?   我们科普一下,皇家的地产有 200 万英亩(接近一万平方公里),英国面积的 4%左右。。。剩下一千多个贵族家族,加起来也有 1700 万英亩的样子,接近英国的三分之一面积。这是怎么得来的?不就是历史封建时期封好的,然后流传到现在了吗?  (苏格兰最严重,400 个贵族控制了接近 60%的地产)

youtube 比较流行一个“英国公爵现在如何?The Last Dukes”的视频。非常有趣,描述了一些已经破产的贵族生活。里面有个偏点。。。在描述那个 Duke of Atholl 的时候,看起来很可爱,一个二代南非人突然得知自己是什么什么公爵领地爵位的继承人,然后赶回英国变得各种驯服规则,这个那个方面多么顺利奋斗。。。请别忘了这是英国前几名的,占领最大面积的贵族啊。比上述 Westminster 公爵还多,只不过不在诚实里面而已,每年只好收取几千万上亿圈地租金罢了。。。这个纪录片真的很忽悠老百姓的。   好多英国贵族都有这种>0.1%量级的地产了,大于十人口万量级的地盘了。之前还能从欧盟农业补贴中坐着收着每年几百万甚至几千万镑呢,因为欧盟规则。在这些地上居住生活的农民呢,他们能怎么样?每年乖乖交租?这些人贵族最大的实质性特权就在于躲税。就上面这位小孩,普通法律上,他得交 26%的继承财产税,但他实际上只交上了 0%。大多数贵族也都如此的。他们以各种传统逻辑来躲税。向他们正常收税,那也能基本覆盖取代整个中产阶级的收税负担。说会话,每年这批钱可以用来干好多事情的。更别说其他大企业新土豪,直接严厉针对贵族也能做好多好多。   这方面,我真的很佩服中国能够早早消除纳用地主的资源,这件事实在一时太伟大勇敢了。   不过,真要解决英国贵族特权问题,不仅得处理地产,还得到各个乡村宣传普及新价值观才行。

不说了。。。反正要把文化意识形态上的贵族和议会大权贵族拆开来看。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8-23 08:38:11 发表了:

手机不方便排版


cc5233 于 2018-8-23 09:04:13 发表了:

英国是下面的新兴阶级与上面的老派阶级妥协形成的

澳宋可不是


大脑艾瑞克 于 2018-8-23 10:19:35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8-8-23 09:04

英国是下面的新兴阶级与上面的老派阶级妥协形成的

澳宋可不是

不管怎么形成的,存在一个法外特权阶级(同人:紫明楼旧事),这是不长久了。当然了,其实我们已经有了。。。。


cc5233 于 2018-8-23 10:42:49 发表了:

大脑艾瑞克 发表于 2018-8-23 10:19

不管怎么形成的,存在一个法外特权阶级(同人:紫明楼旧事),这是不长久了。

当然了,其实我们已经有了 ...

那可不能一概而论

元老可是正经干了正经事的,理直气壮你懂么?


Wuqiong0628 于 2018-8-24 19:40:29 发表了:

元老院的问题在于,大一统国家形式和强势中央政府与元老个人权利的矛盾不可调和。


Wuqiong0628 于 2018-8-24 19:41:32 发表了:

在正文中已经出现的,三亚免税区和广州财政的矛盾。这只是一个小点。


Wuqiong0628 于 2018-8-24 19:43:33 发表了:

元老不能长期坐镇地方,应该作为国策规定下来。否则黄河能被上游抽干了,春雨云朵能被江浙打没了。


平一指 于 2018-8-24 19:52:42 发表了:

两代三代以后,元老院还是交权吧,自己有大图书馆就行了,别的交给下议院玩好了。


weicao741 于 2018-8-24 23:14:30 发表了:

感觉元老们能把制度维持两三代就差不多了。


平一指 于 2018-8-24 23:39:40 发表了:

weicao741 发表于 2018-8-24 23:14

感觉元老们能把制度维持两三代就差不多了。

元老们在各个行业布局,让自己的子女和亲信把各个行业的命脉都把持了,然后宣布实行古典自由主义,在一定范围内(比如文化程度在某个标准以上或者纳税额度在某个标准以上)实行民主制度,开下院,并逐步让权给下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