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紫明楼回忆录(一)

北朝旧贴 | aiucangjingkong | 8/15/2020 | 共 3775 字 | 编辑本页

aiucangjingkong 于 2018-8-20 23:12:48 发表了:

我是一个农民的女儿,只记得来自山东某个不知名的小村庄,我出身时父亲请来了村里的算命先生,先生算了一下说,我命里水太多注定会和海有剪不断的联系,他还说水看似柔弱,却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我的一生注定会如波涛起伏不断。而我的姐姐,命里木太多,注定会扎根在一个地方,久久不得挣脱,说不上好,但是倒也安稳。我 9 岁那年,我们村子里遭了兵灾,村子里好多人都被杀掉了,整个村庄被夷为平地,到处都是火,现在我的记忆里还无法忘记我的家——那几间茅草屋被大火吞噬的样子。当匪兵来的时候,我的父亲把我和姐姐藏在了院子后面的地窖里,当我和我姐姐从地窖里出来时,发现父亲已经被杀死了,母亲光着身子也死了。我和姐姐在满是死人和烟灰的村子里扒啦着犄角旮旯里能吃的东西过了几天,然后一堆难民队伍刚刚路过,我们就跟着他们往海边走去,听说那里有人收留,能有饭吃。于是我和姐姐跟着这些难民来到了一个营地,我只记得那里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到处是理着短毛的大兵,不久我和姐姐也变成了短毛,听一起来的难民说我们被官军卖给了一伙叫“髡贼”的人,不久就会有大船来运我们走,去南边,具体去哪里谁都不知道,后来我才知道我去的地方叫“临高”。营地里规矩很多,我们也没有自由,不过好在吃的管够,我和姐姐从小到大就没有吃饱过,没想到在营地里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饱”,现在看来那些饭菜很粗鄙,仅仅只是玉米杂粮面窝窝和几条咸鱼,再加上一碗如清水的菜汤,可是我至今记得我和姐姐狼吞虎咽的样子。不过那也是我和姐姐最后长相处的日子,自从没了爹妈,姐姐就像一个大人一样一直照顾着我,我永远忘不了姐姐对我说的,让我一定要活下去,就算将来她也不在了。不久一艘大船来了,我们像牲口一样被驱赶上船,人很多,大家都不愿意离开,但是面对那明晃晃的刺刀和吃饱饭的诱惑,所有人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上船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海船,我只记得船很大很大,在我的记忆里它永远是最大的一条船,甚至比后来见到的“圣船”都大。我们不知道在海上漂了多久,船虽然很大但是人很多,非常拥挤,不断有人生病和死去,死去的人就直接被扔进了海里,我看到一路都有大鱼跟着船走,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鲨鱼”。很不幸,半路上姐姐也病了,起初是拉肚子,然后是发烧,我真的好怕好怕姐姐也被丢到海里,那天姐姐已经烧糊涂了,嘴里不断念着爹妈和我的名字,我好害怕,不断摇着姐姐叫姐姐不要睡着。好在没多久,船终于第一次靠岸了,后来我才知道靠的是台湾,一群穿着白衣服的人上了船,他们看到姐姐,马上要把她抬下去,我怕他们把姐姐丢到海里,拼命抱着姐姐,可是那群人还是把我和姐姐分开了,无论我怎哭喊姐姐还是被抬下了船,而我却被留在了船上,不久船又开了,我就这样和姐姐分离了,这一分离就是 20 年.......船又晃晃悠悠在大海上航行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我始终无法从和姐姐分离的悲伤中解脱出来,我想哭,可是又哭不出来,因为大海已经有够多的水了,她根本不稀罕我的那几滴眼泪。后来,船终于靠岸了,码头上到处一片繁忙景象,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多的人,我们这些人一下船就被按照性别和年龄分成了几组,然后又是和山东营地一样,每个人理发,洗澡,撒白色的药粉,领号牌和新衣服,接着跟着几个短毛凶恶的粗壮妇女进入了另一个营地。自从和姐姐分开后,我就变得不愿意说话了,我年纪小,混在人群中几乎不被人注意。那时,对于未来我没有任何想法,每天根据营地的规矩按时出操,学习各种奇奇怪怪的新规矩,然后就是大口大口的吃饭,在这里伙食比在山东时好了很多,能够吃到糙米饭和新鲜的鱼,偶尔还有果子吃,到了什么节日,比如文主席诞辰,每个孩子还能领一个鸡蛋,在领鸡蛋前我们都会向文主席的画像鞠躬感谢,在营地的日子虽然单调但也平静,让我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了,而我也好像会永远定格在 9 岁那年......


黑色鱼子酱 于 2018-8-20 23:25:43 发表了:

请继续啊


南海农庄店小二 于 2018-8-20 23:49:49 发表了:

写得不错,少见的第一人称视角来叙事


不要碧莲张楚岚 于 2018-8-21 00:04:41 发表了:

可以可以


aiucangjingkong 于 2018-8-21 00:10:39 发表了:

征集下意见,这个女孩会一辈子爱上一个元老,你们说谁好?


不要碧莲张楚岚 于 2018-8-21 00:13:58 发表了:

咦。。。


路过成都 于 2018-8-21 00:15:42 发表了:

aiucangjingkong 发表于 2018-8-21 00:10

征集下意见,这个女孩会一辈子爱上一个元老,你们说谁好?

偷鸡的某位?


aiucangjingkong 于 2018-8-21 00:52:28 发表了:

我决定用郭逸吧~


aiucangjingkong 于 2018-8-21 13:25:31 发表了:

可是命运之轮始终会向前转动,不论我愿不愿意。那天我和平时一样出操,整理内务,背诵各种条例,另外帮着忙做一些女红活,等着开饭铃声的打响。突然,营地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我们也被营地里的管教叫出了营房,集中在了营外空地之中。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远处来了一队短毛大兵,这些兵比在山东看到的要干净得多,一个个身材挺拔,身上还背着长长的铳,但是我总觉得和山东那些兵比起来,这些兵身上差着些什么,多年后我才知道这些所谓“首长卫队”很难有机会上战场,所以这些兵少的是一股杀过人的煞气。但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场面还是很震撼的,大兵身后跟着一辆大马车,那马车和我在山东时看到的也不一样,车身都是钢制,乌黑瓦亮的。马车停了以后,只见车上下来了一个穿着艳丽华服的女子,她长得在我当时的意识里是不觉得好看的,因为五官棱角太分明了,可是她全身上下都透着一种特有的气息,我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傲慢,对这个世界一切事物都不削一顾的傲慢。平时凶巴巴的营地长官在她面前就像一只哈巴狗,只见营长的背一直弓着,连个大气都不敢喘。旁边年长一点的人告诉我这就是澳洲“女髡”,澳洲人和大明不一样,女人也可以当大官,甚至有些澳洲男髡还很怕女髡,这个女髡一看就是大官。

这个女髡环顾了一下四周,我听到她慢悠悠地说:“这批新到的人我要先选人,临高这群粗胚,就知道自己享乐,老娘在广州忙死忙活,人手都不够,郭逸个王八蛋又是甩手掌柜,都得我来张罗,来呐,你们好好选选,选几个过得去的带回去。”然后我又见营长低着头弓着背说道:“裴首长使不得,这些已经被芳草地学校和其他机构预定了,有一些将来还要送去给元老们做生活秘书的。”听了这番话,那澳洲女髡勃然大怒:“这群粗胚就知道自己享乐,都穿过来了却还是忘不了这点肚皮上的破事,我一个姑娘家家的在广州替他们打前哨做埋伏,他们倒好,不支持也就算了,还他么如此堕落腐化,不行!今天这些人我必须选走一批,我看你们谁能拦我!”说完根本不顾营长的哀求,径直让自己手下的几个婆婆开始选人。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的命运就此发生了改变。本来我是不在备选名单里的,首先我实在太小,其次我太瘦弱,在人群中一点也不起眼,我本来是要打发到纺织厂做女学徒的,所以远远看着那些婆子选人,我没有丝毫紧张。但是突然我的眼神和那澳洲女首长的眼神对上了,她看到了我然后走到了我的身边,接着她俯下身问:“几岁了”,我怯懦懦地回答:“9 岁。”然后她转身对后面的婆婆说:“这个怎么样?”婆婆回答:“太小了,而且我觉得看上去也不够机灵,像个傻瓜。”澳洲女首长没有再接话,她把手伸了过来,把我的头抬了起来,自顾自说:“瞧这眼睛,就是一汪水,命中肯定含有很多的水,如果说女人都是水做的,那么这个孩子就是天山上的雪水化的,别再说了,这个女孩我要了,带走她。”说完她就转身走了,然后婆婆弯下腰对我说“好吧,小姑娘,你现在是紫明楼的人了。你得学会举止得体,否则就要挨打。在那儿会由你未来的妈妈来打你,所以你会很惨。我给你的忠告就是:卖力干活,千万不要不经允许离开自己的岗位。照吩咐做事;不要搞出太多的麻烦;从现在起再过两三个月,你可能开始学习作为一名艺馆小姐的技艺。”这时,我突然想到姐姐这会儿是否也在某个可怕城市的某个地方,在另一座房子里站在另外一个残酷的女人面前。突然之间,我的脑海里又闪现出我那可怜的母亲的形象,我仿佛看见她正用一个手肘把自己从炕上撑起来,四处张望看我们去哪里了。泪眼婆娑中,远处澳洲女首长的黄色华服也变得越来越柔和了,并逐渐幻化成一团闪光的东西。接着,只见她拿出一支烟,熟练地点燃,然后喷出一口云雾,我眼前的这一切随着云雾的飘散又开始消逝得干干净净,而我的命运也随之缥缈起来......


繁华烬燃 于 2018-8-21 14:31:39 发表了:

赞同人

呃……裴,首长 貌似才是撒手不管的性格吧……

没事,不影响观看,请继续更新


红色中华 于 2018-8-21 14:49:18 发表了:

为毛我想起了艺妓回忆录…


aiucangjingkong 于 2018-8-21 23:49:38 发表了:

红色中华 发表于 2018-8-21 14:49

为毛我想起了艺妓回忆录…

就是这个啊……


yonghan 于 2018-8-23 18:06:01 发表了:

“比如文主席诞辰,每个孩子还能领一个鸡蛋,在领鸡蛋前我们都会向文主席的画像鞠躬感谢”

为什么这么多这种恶趣味?


光的影子 于 2018-8-24 10:31:24 发表了:

个人崇拜要不得。。。嘿嘿


农庄的鬼畜 于 2018-8-25 22:37:14 发表了:

只有文主席一个人的画像?


akula971 于 2018-8-25 23:09:1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akula971 于 2018-8-25 23:12 编辑

yonghan 发表于 2018-8-23 18:06

“比如文主席诞辰,每个孩子还能领一个鸡蛋,在领鸡蛋前我们都会向文主席的画像鞠躬感谢”

关键是文主席早下台了啊。而且裴元老贪图享受,天天过着糜烂的日子,哪有这么凶悍?


韃官貴人 于 2018-8-26 12:34:24 发表了:

aiucangjingkong 发表于 2018-8-21 00:52

我决定用郭逸吧~

裴元老如何


天青地白 于 2018-8-26 12:38:42 发表了:

akula971 发表于 2018-8-25 23:09

关键是文主席早下台了啊。而且裴元老贪图享受,天天过着糜烂的日子,哪有这么凶悍?

...

我觉得还好吧,这种事情下面人自己会很积极的去弄。特别像裴元老这样懒得管事的,不主动去改正,迟早下面自己形成一套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