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当王洛宾主席忘记拉裤子拉链

北朝旧贴 | bart | 8/15/2020 | 共 5293 字 | 编辑本页

bart 于 2018-8-19 07:13:37 发表了:

王洛宾是元老院的主席。今天他的裤子拉链开了。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一种原因,或许是因为与生活秘书亲热的关系,他的裤子拉链竟然是开着的。

最先注意到这一紧急事态的是王主席的司机叶立青,他头一个把眼睛瞄到了王主席的裤裆,随即发现了问题。他赶紧把目光移开,避免因自己的动作给首长带来不必要的遐想。王洛宾没有注意,上了马车。

马车开向的是中央政务院,这是唯一一个被留在百仞的行政机构,其余的行政机构全部被迁到了临高县城。今天是周一,在那里王洛宾要主持内阁会议,继续听取各部门的意见,安排这座巨大国家机器的下一步运转。王洛宾想到一系列的破事,就忍不住一阵阵头疼,开始在马车座位上揉起眼睛打起哈欠来。

与此同时,前面的归化民司机正经历着强烈的思想斗争。他很想回头告诉自己的首长那个似乎有伤风化的事实,但要怎么告诉呢?直接一点?“首长,您的裤子拉链开了。”不行,那会把自己弄得被开除了。含蓄一点?“首长,您的‘前门’没有关好?”不行,看上去像是阴阳怪气的讽刺。

在这种忧心忡忡的情况之下,车子从元老聚居区所在的北城开到了西边,在早上 9 点到达了元老院办公厅。王主席从停好了的马车上缓缓走下,时至仲夏,阳光晃得他睁不开眼,拿手一挡,而后把那放下的手不经意的在两腿根部挥了两下子。

按照往日规定上来迎接的办公厅人员看见这个动作和手后面的景象不由自主的顿了一下,随即没有说话,继续以往日的笑容迎接王主席。

王主席进了办公厅,直接走上那长长的楼梯,到了二楼。办公厅当初设计的的时候,采用是类似美式古典风格的建筑方式:大厅地板上的瓷砖外黑框内淡黄,墙上还有浮雕,刻有归化民英雄的形象,两边还插着启明星旗,看上去说不出的典雅。

王主席终于进了会议室,他坐在首席,先开始翻看起文件来。会议室的结构是那种典型的长桌,因而王主席一旦坐下来,就没什么人注意到他的裤拉锁了。

会议顺利的开了两个小时,王主席在会议上很生气的批评了陆军几句,因为最近在前线的进展明显出现了纰漏。当初急于求成进攻大陆的决定,现而今暴露出了越来越多的问题了。由于席亚洲去了前线,总参谋部变成了魏爱文顶在前面挨骂了。魏爱文听着只是觉得很憋屈,当初做这个决定的明明是元老院投票一致同意的,怎么现在来骂陆军,来骂参谋部呢?

“昭和参谋!”会议室里不知道哪个元老嘀咕了一句。

王洛宾说完这几句,又安慰了陆军几句,随后就把话题转到别处去了。他知道,现在由于文总去了广州,自己这一派在内阁里面实际上是趋弱的。这次大陆攻略,也是全体大会批准的,严格来说怪不得几个参谋。自己这次训训魏爱文,也就只能表现出对大陆攻略的“关心”,做做姿态就行了。

会议终于结束了,大家一齐站起身来,走到门口的几个元老回头了一下,发觉了王洛宾的库拉索没有拉好,脚步为之一顿。

最先转回头去的是魏爱文,他直接选择转回头来,走出门去,心中还存着少许的快意:叫你刚刚训我。马甲也不说话,只是耸耸肩膀离开:法学会是纯学术组织,一言一行都得小心。紧随其后的督公和程栋没有说话,跟着默默离开了,只是督公短暂的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司凯德犹豫了一下,没有出声,他才投靠文总没多久,现在暂时还不稳,尚且不能出声。邬德与何鸣忙于讨论大陆攻略治安战的问题,根本没有回头。而吴南海看看邬德,也干脆乐得做个盲人。至于刘牧州则忙于和胡青白谈论着自己的茶艺进步,顺带还拉上萧子山,不等后者能出声提醒王主席就出了门。

于是乎,我们王主席的裤子拉链在经过了两个小时的内阁会议后始终保持着可悲的敞开态势。

王主席在会议室里面又多待了一会,他把几份文件先签署好,让归化民干部转交萧主任和何鸣,随后从办公厅会议室离开。门口的归化民干部看到王主席红色的内裤依旧外露,不禁更加坦然,面不改色的送对方上了马车——几个首长都没有提醒,我为什么要说呢?

马车从办公厅离开,拐了个弯向南开去,那边是绝大多数行政机构的位置,在那里他将会处理更多的事务。一路上,叶立青内心又开始翻江倒海:刚才王首长上车的时候我压根没看见他的裤子拉链,不知道拉上了没有?应该拉上了吧?里面这么多首长,不可能一个都没说。

可是万一没有呢?

这个可怕的念头一经出现就拔起萝卜带着泥地牵出另一个问题:我要不要掀开帘子询问一句呢?

叶立青被自己的两个念头吓懵了,盯着自己手里边的缰绳呆了一秒,随即他赶快把注意力转回道路上,差点闯了一个红灯。冷静下来的他仔细一想又释然了:首长的裤子是不归我管的,我只要负责开马车就好了。几个念头的功夫,交通灯就跳绿了,他赶紧一拉缰绳。

终于,我们的王洛宾主席在中午 11 点 05 分到达了主席官邸。他迅速的从马车上下来,并快步走进了主席办公室。

主席官邸不很大,关于这栋楼,在元老中间一直都有不同的称呼。宅党称其为“White House”即白房子(还不叫白宫,应为钱水廷认为应该直译),督公管它叫 X 南海,杜雯管它叫克里姆林宫,而还有人笑称为“总统府”。不管怎样,这栋普通的灰色建筑就那么静静地伫立在那里,显得低调而又庄重。

过了一堆七弯八拐的走廊,接受了一群蒸包局人员的敬礼后,王洛宾走进了主席办公室。这是个多么有意思的地方啊!每当进到这里,王洛宾总是不忍有一点点的得意之情——你说我一个机械厂工程师,怎么就成了元老院主席了呢?( @林登万

王洛宾主席甫一落座,便开始处理公务。这几天他要签署的东西还不少。

首先被递交上来的是关于两广地区的税务问题的,税务局的老王提了报告,建议元老院制定一部税务相关的法律,把征税工作正式化,合法化。对于这个问题,王洛宾也是挠头,他自己不是很了解税务的事情,不过目前看来税务工作开展的还算不错,没有什么问题,于是他选择将这份文件拿到大会上去再讨论。

还有一份文件是关于二五计划的完成进度报告,大致是说目前为止二五计划绝大多数都没有完成,希望予以降低云云。这个问题王洛宾也只有叹气的份,当初定这些计划的时候元老们一个个都是豪情万丈,一幅要多快好省的建设新世界的样子,结果大陆攻略一开始,全跑去做百里侯了,搞得二五计划的完成进度一直缓慢的在 20%以下爬升。王洛宾斟酌再三,在上面写上交由内阁讨论,随后也放进了发文篮里。

接下来的一份文件王洛宾扫了两眼便直接写上“转交法务省”,因为是关于法律问题的,他根本看不懂。

在批复了几份文件以后,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王洛宾从大大的办公桌后面拿起电话,照例让负责的干部把饭端进来,而后自己走到旁边的沙发上便看书边等待。

几分钟后,主席官邸负责的王洛宾饮食的归化民干部李根端着一托盘的饭菜进来了。由于角度的关系,他走了一段才发现,脚下打了个趔趄,但很快稳住,把那托盘放在了王洛宾身边的桌子上。

而后他赶紧回身出门,找上另外一名归化民,主席官邸的女政务秘书马撒切紧急磋商。

“首长有点问题。”

“怎么了?”

“他裤子拉链没拉!”

“什么!首长不是已经去过一遍中央政务院了吗?”

“是啊!”

“没一个人提醒过他?”

“不然你觉得我是怎么知道他内裤颜色的?!”

“倒霉!”

“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去提醒首长啊!”

“为什么我来?”

“我是女的,不合适!再说这算是生活事物,你负责!”

“你咋不把首长的生活秘书拉过来呢?”

“你放心啦,首长们没那么可怕的!”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提醒呢?”

两人纠结半天,李根还是决定亲自去提醒首长。与此同时,王洛宾已经结束了大快朵颐。他摸着和自己地位一样高的发际线,走回到了大办公桌后面,打算吃完饭抽一根烟。

李根静悄悄的走向主席办公室的门,犹疑地在门上敲击了一下,叫一声“首长”,便打开了门。

他发现首长正在那大大的皮质转椅上背对着自己,袅袅的烟雾飘了出来,一时他有些不知所措,呆在了原地。

大约有五秒的时间后,李根意识到自己再不说些什么恐怕多半要去蜉蝣地,于是他很快的说:“首长,……”

但他有陷入了对措辞的纠结,可那大椅子背后却一丝声音也没出。再一次的沉默,终于使得李根迸发出那句话来:

“首长,您裤子拉链没拉好!”

李根终于说了出来,可是迎接他的依旧是沉默。他忍不住试探着走近那大皮椅,绕过办公桌,眼前的景象让他差点昏过去:

日理万机的澳宋帝国元老院主席王洛宾,敞着裤子拉链睡着了!

他嘴里面甚至还叼着一根已经点燃了的香烟,并且就在李根惊讶的当口烧到了他的嘴边,疼的他睁开了双眼。

李根赶紧把那根香烟拔了出来,丢进烟灰缸里掐灭,再拿出口袋里的手巾替首长擦拭起来。王洛宾昏昏沉沉间瞄到了自己的胯下,便毫不犹豫的把那拉链一拉,补住了漏洞。李根顿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释然。

今天的主席官邸,依旧风平浪静。


bart 于 2018-8-19 07:14:57 发表了:

又写了一篇短篇,感觉最近短篇写的比长篇得劲啊。。。


cc52333 于 2018-8-19 08:38:03 发表了:

你们能正经点不。。。笑死我了


一般能吃辣 于 2018-8-19 08:39:25 发表了:

哈哈!写的真妙


北境一书生 于 2018-8-19 08:59:00 发表了:

同志 蒸包局 跟我们走一趟


bart 于 2018-8-19 09:17:03 发表了:

北境一书生 发表于 2018-8-19 08:59

同志 蒸包局 跟我们走一趟

不!我是元老,你们不能抓我!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8-19 09:29:10 发表了:

精彩


Doro 于 2018-8-19 09:33:07 发表了:

真讽刺


绝不写明特别白 于 2018-8-19 10:16:54 发表了:

这是某苏联小说改的吧


bart 于 2018-8-19 10:20:03 发表了:

绝不写明特别白 发表于 2018-8-19 10:16

这是某苏联小说改的吧

国内小说,但那一篇更短些。


wanghrobin 于 2018-8-19 10:31:31 发表了:

不忠诚啊不忠诚


兰度 于 2018-8-19 10:35:47 发表了:

这种荒唐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你们想污蔑每个工作日都坐在王主席办公桌下辛勤工作的专职 S 级秘书工作失职么?


伏波军战士 于 2018-8-19 10:52:45 发表了:

太秀了


笑看风云淡 于 2018-8-19 10:55:01 发表了:

wanghrobin 发表于 2018-8-19 10:31

不忠诚啊不忠诚

王主席来定个性


左小乙 于 2018-8-19 11:03:07 发表了:

你把王主席都炸出来了


bart 于 2018-8-19 11:06:45 发表了:

wanghrobin 发表于 2018-8-19 10:31

不忠诚啊不忠诚

王……王主席!!!


bart 于 2018-8-19 11:07:49 发表了:

兰度 发表于 2018-8-19 10:35

这种荒唐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你们想污蔑每个工作日都坐在王主席办公桌下辛勤工作的专职 S 级秘书工作失职 ...

我觉得是生活秘书太过认真导致的


兰度 于 2018-8-19 11:12:06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8-19 11:07

我觉得是生活秘书太过认真导致的

秘书的主要工作就是整理嘛,这样说还是指责秘书工作不认真。


默问苍天 于 2018-8-19 11:17:41 发表了:

wanghrobin 发表于 2018-8-19 10:31 不忠诚啊不忠诚

元老体检都是我们负责的,机会多得是,主席您说怎么发落就怎么发落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8-19 11:23:10 发表了:

兰度 发表于 2018-8-19 11:12

秘书的主要工作就是整理嘛,这样说还是指责秘书工作不认真。

办公厅管理不到位,扣奖金


朱新城 于 2018-8-19 12:05:47 发表了:

小尚同志,要不要到蜉蝣地去指导一下那里的劳动改造工作?(笑)


lightino 于 2018-8-19 13:06:30 发表了:

36 年还有幸存的拉链吗,应该都换成纽扣吧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8-19 13:14:12 发表了:

我有个问题,王主席多久小便一次呢?


周围 于 2018-8-19 13:21:42 发表了:

lightino 发表于 2018-8-19 13:0636 年还有幸存的拉链吗,应该都换成纽扣吧

也许自产了


bart 于 2018-8-19 13:23:02 发表了:

巴拉莱卡大尉 发表于 2018-8-19 13:14

我有个问题,王主席多久小便一次呢?

这个问题你得问王主席


大天尊 于 2018-8-19 13:39:06 发表了:

哈哈,政治问题政治问题,全都浮游地


kong78 于 2018-8-19 13:46:17 发表了:

写得非常不错,太好笑了。


lxr 于 2018-8-19 14:09:33 发表了:

王主席甚好!甚好!


天天白日梦 于 2018-8-19 15:50:11 发表了:

好搞笑!

只是拉链临高现在还不能生产吧?王主席这是穿的 7 年前的旧裤子?真艰苦朴素;P


TSHT2012 于 2018-8-19 15:59:44 发表了:

兰度 发表于 2018-8-19 10:35 这种荒唐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你们想污蔑每个工作日都坐在王主席办公桌下辛勤工作的专职 S 级秘书工作失职 ...

坐?不是跪吗?


bart 于 2018-8-19 16:23:27 发表了:

天天白日梦 发表于 2018-8-19 15:50

好搞笑!

只是拉链临高现在还不能生产吧?王主席这是穿的 7 年前的旧裤子?真艰苦朴素 ...

“王主席的金拉链”


兰度 于 2018-8-19 16:58:09 发表了:

TSHT2012 发表于 2018-8-19 15:59 坐?不是跪吗?

长时间跪姿工作会造成罗圈腿,你这是污蔑王主席不关心下属啊。


tsuyui 于 2018-8-19 17:01:36 发表了:

恶毒的政治隐喻,举报蒸包局啦


weicao741 于 2018-8-19 21:06:00 发表了:

蒸包局呢~~


xxxyz 于 2018-8-19 21:48:40 发表了:

太赞了


铜第周 于 2018-8-24 22:44:32 发表了:

已举报


农庄的鬼畜 于 2018-8-25 22:33:23 发表了:

蒸包局的人正在赶来的路上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8-26 00:21:31 发表了:

王主席的行政秘书,赖文丝姬同志宣布对此次事件负责。


liutom2 于 2018-8-26 10:10:36 发表了:

兰度 发表于 2018-8-19 10:35

这种荒唐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你们想污蔑每个工作日都坐在王主席办公桌下辛勤工作的专职 S 级秘书工作失职 ...

爵爷,让王主席多活几天吧


adol 于 2018-8-26 10:13:52 发表了:

凡事都要从正面去看嘛,这个故事可以挖掘出两处王主席的闪光点。

1. 无论是政务院会议室还是主席官邸,豪华办公桌下并没有 S 级生活秘书。

2. 王主席虽然年届不惑又日理万机,但是肾还非常好,一上午都没去一次厕所。


Targaryen 于 2018-8-26 14:45:28 发表了:

我看这小尚元老文艺细胞太发达了,就是有点不讲政治,送来艺术团实习锻炼一下可好?


巧虎 于 2018-8-27 11:06:30 发表了:

写的太好了,尤其是最后一句,风平浪静。


bart 于 2018-8-27 14:50:14 发表了:

Targaryen 发表于 2018-8-26 14:45

我看这小尚元老文艺细胞太发达了,就是有点不讲政治,送来艺术团实习锻炼一下可好? ...

不了不了


皮皮鲁与鲁西西 于 2018-9-4 07:46:40 发表了:

兰度 发表于 2018-8-19 11:12

秘书的主要工作就是整理嘛,这样说还是指责秘书工作不认真。

所以大门不关,随时整理啊


翱翔精灵 于 2018-9-4 09:39:15 发表了:

有一个问题,临高现在生产不了拉链吧,难道王主席一直穿着带过来的旧裤子?


老憨老憨老憨 于 2018-9-26 12:47:35 发表了:

司机要换,不合格呀不合格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9-26 12:57:06 发表了:

老憨老憨老憨 发表于 2018-9-26 12:47 司机要换,不合格呀不合格

中学生,不是司机


老憨老憨老憨 于 2018-9-26 15:42:58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9-26 12:57

中学生,不是司机

那里来的中学生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9-26 15:44:37 发表了:

老憨老憨老憨 发表于 2018-9-26 15:42 那里来的中学生

看错了,不好意思


cddssgl 于 2018-9-30 01:07:45 发表了:

写得非常好,建议枪毙——就是元老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