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元老的一天

北朝旧贴 | bart | 8/15/2020 | 共 5350 字 | 编辑本页

bart 于 2018-8-2 15:41:5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art 于 2018-8-3 17:33 编辑

本同人轻描淡写的描述了某一小元老平凡的日常生活,请不要有过多的期待。

尚羽从床上醒来,他挣扎着撑起身,险些一个翻滚从上铺掉下去,好在有挡板在,没有发生。他慢慢爬下梯子,睡眼惺忪的走到寝室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清醒了一下。随后他开始叫醒其他的几个小元老,四人一起开始洗漱。洗漱完了以后,小元老们向食堂走了过去。今天的早饭是普通的玉米、稀粥、培根等等,中西混搭的早餐允许有一定程度的自由搭配,但选择范围不大,基本就那么回事。吃完早饭,初号班的学生要全体集合,在别的班级同学进行早自习的时候进行跑操,大致是每天早上会绕着跑道先跑 3 圈,然后走一圈后再跑 3 圈,有体育老师带领着大家。尚羽体制虚弱,但总算还是撑了下来。跑完步以后是加入其它班级的队列中一起出早操,今天是周一,学校有升旗仪式,先奏《统治吧,元老院》,升启明星旗。这首国歌十分不好唱,让唱惯了《义勇军进行曲》的尚羽头大不已。接着还要升校旗,奏校歌。校旗上是校徽配上朱红色的背景,下附几个字:“芳草地国民学校”,校徽则是由四个圆环和中间的小草组成,小草象征着芳草地学生要自强不息,四个圆圈则分别代表勤学、求实、自信、创新,周围还环绕着胡青白亲自题写的“芳草地国民学校”几个字,整体显得较为庄重。据尚羽的了解,这个校徽当时是胡青白苦思冥想了半天想出来的,还特意参考了许多高中和大学的校徽,最后才定下来这个校徽。不过依照尚羽的看法,这个校徽还是应该简单点好。走完这一套程序以后就是要做广播操,广播操就是按照旧时空的来,但略有差别。说来也是搞笑,当时穿越的时候根本没人想到要去带广播操的音带,结果来到临高了要建芳草地的时候才傻了眼。最后是靠着旧时空的录音设备强行录了一套广播操的音带,并压了个 BGM,终于使得做操过程显得不那么尴尬了。随着领操员做完了广播操,老师上来宣布了几个通知,一是要开班主任会议,二是学校要开展“澳宋红歌演唱会”,要求各班在今天下午必须把参与名单交到学生处,明天就要开始选拔了,不能再拖。做完了这些,初号班的同学们就随着大家一起退了场。今天早上的早自习是数学,袁子光老师负责。目前初号班全部的老师都是元老,许多元老为了拉拢小元老也经常来客串教师,还有些元老则是单纯来看看女学生的格子裙,流一流口水。早自习过后就是正式上课了,上午四节,下午四节,还有晚自习,通常来说初号班的作业任务非常重,不少人从上午第二节课开始就要先开始写起作业来。尽管钱水协等等对此痛心疾首,认为这是纯粹的“应试教育”,但加入了美式的探究性课程后大家一切照旧。原因无他,只为了省点时间去大图书馆查资料、去洗衣房洗衣服、去寝室打扫卫生。尚羽的上一个历史课的探究型作业是研究南北意大利因工业化而产生的不平衡,这个问题让尚羽很是感兴趣,一想到这个课题他就情不自禁的露出微笑脸,因为他做的很好。旁边的同桌张嘉蘅看见尚羽露出微笑就知道他又在想什么历史问题了,便拿手肘捅了捅他。“干嘛?”“你怎么又发呆了?下节课的东西你准备了吗?”“下节课?下节课不是东方叔叔来教艺术吗?”“你的口琴曲子没练吧?”“早练过了。”“那就好。”张嘉蘅四下看了一眼,把嘴凑到尚羽耳朵边上。尚羽本能的躲开,就被张嘉蘅扯住了耳朵,刚要喊痛,却听到张嘉蘅说:“你说卓小敏啥时候表白?”尚羽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卓小敏,老卓比他略小一点,大概 14 岁的样子。此时的卓小敏正在老老实实地写那些作业,浑然不知后面的两人正凝视着自己。“怎么着也得等着林子琪回来吧。”尚羽抚摸着下巴,露出“玩味的微笑”,“林子琪会不会接受还不一定呢!她不是还要等她的‘老婆’张允幂吗?”“唉呀,我跟你说,林子琪一定会接受的呀,她要是旁观者一定会说:‘不就是一对 CP 吗,看我推过去。’……”张嘉蘅带着热切的目光看向卓小敏,忍不住开始滔滔不绝起来。尚羽旁观着张嘉蘅,心中又开始激荡。不能说他是个没有心思的男孩子,十五六岁,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不可能对女孩子没有任何幻想。而他有些“想入非非”的对象就是自己同桌的这个女生。这是完全情有可原的,张嘉蘅性格好、学习好,只是常有些害羞,不太和人说话。正是一次次聊天中体现出的张嘉蘅的气质,使得尚羽开始有了好感。尽管尚羽对于张嘉蘅有着“较为强烈的”(这是尚羽自己估算的)好感,但尚羽完全没有想要表白的意思。一方面一旦表露出明显的心意回像卓小敏那样被人指点,虽然尚羽不大会在乎,但毕竟还是很烦。另一个问题在于尚羽严重怀疑,自己的成绩究竟能不能够的上张嘉蘅的水平。张嘉蘅的成绩在班里面是仅次于张允幂的,现在张允幂毕业了,那她就理所当然的成了第一。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尚羽就干脆的选择对谁都不去说,而是把那一份好感默默埋在心底,维持着现在这般“蓝颜知己”的身份。尚羽想着想着,不由得出了神,盯着张嘉蘅的脸颊发呆。张嘉蘅一顿恋爱分析讲完,却见尚羽盯着自己,不由得有些紧张:“看我干嘛?”“没啥,就是发呆。”“哦~~,是不是对我有兴趣啊。”张嘉蘅开玩笑说。尚羽“轻蔑地”扫了一眼张嘉蘅平板一样的胸部和比自己还矮的个头,道:“对 A 要不起。”说罢就把厚厚的历史书打开,不去理会抓狂的张嘉蘅,在书本背后微笑了起来。很快四节课就过去了,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午饭分了两个窗口:盖浇饭和花式,今天的盖浇饭是鱼香肉丝,花式是肉酱面。尚羽选了花式的,20 分钟不到解决了战斗。中午是个阳光明媚的时候,也是最热的时候。但是由于体育课上的自由活动时间不多,中午也是体育活动的小高峰。操场设计的很大,是几次扩张的结果。有一个足球场兼橄榄球场,五个篮球场和一个微缩的棒球场。这是在元老的几次要求下扩建成这个样子的,为此元老院里面的“灌篮高手”和“足球小将”差点没打起来。尚羽与几个同学组了个队,直接开始踢起足球来。尽管只有一个场地,但边线上也放了几个小球门,方便共享场地。尚羽高兴的带球冲了上去,对面的队员冲上来堵他,他将球向右一划,用假动作迷惑了对手。随后用脚背向左一拨,冲上前去成功过掉了他,而后尚羽起脚就是一个推射,可惜球撞在了用作门柱的标志筒上,没有进球。几番来回,比分早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踢得爽快。终于愉快的午休时间结束了,回教学楼的路上,尚羽发现张柏林和魏爱文元老正站在跑道上。尚羽顺着他们的目光看了看,发现原来是在围观戴嫣、钱朵朵等几个初号班女同学玩轮滑。尚羽以老好人的心态选择熟视无睹,心中暗骂“变态!”。下午第一节课是白凯老师的课,第二节就相当提神了,是杜雯客串的政治课。杜女王上课,是极其严厉而有激情的,虽然很多时候她会讲着讲着偏题到别的什么地方去,比如聊一聊自己如何和那些“元老院里的反革命分子作斗争”,或是“教育意志不坚定的归化民干部”之类的事情,不过关于马哲杜女王的知识水平还是很高的。尽管尚羽并不很感兴趣,但是还是勉强了解了一下“不断革命”之类的概念。不过政治课的另一大特色就是每一个来客串的老师本身就会抱持着不同的政治观点,钱朵朵他爹也曾经来上过课,结果他爹给初号班同学们说的那些话次日就被杜雯声色俱厉的斥为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统治阶级的遮羞布”等等。一度弄得初号班学生思想混乱,直到胡青白进来加以干涉才有所好转。“……所以在马克思主义下不断革命和革命发展阶段性是成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尚羽你来答一下!”“啊……啊……辩证统一!”“很好。”……下午四节课,一晃就过去了。下课铃才打,部分初号班同学就争先恐后的跑出教室,奔向楼梯。尚羽跑的尤其快,他冲在队伍前头,第一个上了马车。这班马车是专门为初号班学生而开的,去往大图书馆。在上完了一天的课以后,许多初号班学生选择泡在大图书馆,查找自己所需要的资料。尚羽也没有例外,他随大流坐车到了大图书馆,出示了证件后进到了图书馆内馆。尚羽这一回要做的课题是关于果党与 CP 谈判时的研究,所以他找了几本杨奎松、李维汉的书籍开始读起来,一路做笔记直到六点半。七点整,尚羽回到了芳草地吃饭,晚饭和午饭规格一样,盖浇饭是咕咾肉盖浇,花式是汤面配大排,尚羽果断的选择了后者,坐在座位上撕咬起略有些老的大排。半小时以后,尚羽坐在晚自习的教室里面,开始写起自己的各科作业。终于在八点半晚自习结束了,尚羽和室友一起回到宿舍,带上浴巾进入澡堂,期间尚羽的肥皂还掉了下来,逼得他先背朝墙壁靠拢过去,再慢慢蹲下靠近肥皂,避免某些人突然袭击。洗完澡以后,尚羽和另一个室友带着脏衣服去了洗衣房。洗衣房很大,人稀稀拉拉的。尚羽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衣服放到了里面,他之前听说过,有几个住宿的归化民学生初来乍到,不会用洗衣机,闹出过把自家带了的几个水果丢进洗衣机里去洗的笑话。还有几个小元老虽然没往洗衣机里面塞什么水果,但却把内裤、衬衫、鞋子一块丢进去,使得尚羽一度全部用手洗。洗衣机塞得鼓鼓囊囊,乘着洗衣机洗衣服的时间,尚羽顺便洗了洗自己的内裤,摸到上面的白斑他没忍住红了脸,使劲的在搓衣板上摩擦了两下。接着刷了一遍自己的鞋子,把鞋带串好,衣服也就洗的差不多了。洗好的衣服是不能挂在宿舍里的(鞋子除外),洗衣服外边有统一的挂衣服的地方。曾经有不少人衣服随便往这里一挂,结果就出现了那些缺德货,自己不想洗衣服就随手拿一件别人洗过的来穿,一时间弄得芳草地的十字绣社团是风生水起。九点半,尚羽躺在了宿舍的床上,和室友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就各自喜欢的女生问题做了充分而深入的探讨,会议在亲切有好的氛围中进行。尚羽首先肯定了欧阳轩同学在与女生双边关系上取得的重大突破——收到了对方的小礼物,并且指出现阶段应当巩固关系,不要冒进,保持坦诚、深入的沟通态度。紧接着,卓小敏同学对于欧阳同学的行为发表了看法,他认为,欧阳同学目前所进行的举动是对双边关系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害,对此他表示遗憾。卓小敏同学表示,欧阳同学应当坚决贯彻“高冷男人范”这一基本政策,不应当在这一时刻违背此一政策。欧阳同学对于卓小敏同学的关心表示了感谢,对于这一问题,目前他做出的这一举动系出于维护现有男女关系以及循序渐进的考虑,体现了欧阳方面的对维护班级八卦圈的平衡与稳定的负责任态度。随后,谢伟思同学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对于欧阳同学的做法表示强烈关切,认为自己不能置之不理,并将重新考虑对于这一事件的立场,保留做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欧阳同学对于谢伟思同学的意见表示理解,并强调欧阳维持一个良好的男女关系对于谢伟思方面是有利的,希望谢伟思同学在这一问题上与欧阳相向而行,确保双边关系沿着正确轨道向前发展,并对于谢伟思本人的男女问题表示愿意伸出援助之手。最终会议圆满结束,尚羽也睡了过去。


aksy 于 2018-8-2 15:58:31 发表了:

写的很有意思,哈哈


7swords 于 2018-8-2 16:26:35 发表了:

支持! 校园小清新!


奇怪的抓手 于 2018-8-2 17:27:1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奇怪的抓手 于 2018-8-2 17:29 编辑

洗衣机我不信,初号班的孩子能用的起洗衣机?

还有,卓小敏和林子琪差了 5 6 岁吧。(d 日卓大概 6 7 岁,林张都已经小学毕业 12 了)

戴嫣这种归化民孩子是不穿短裙的。你以为打底裤谁都穿的起。。。又不是平角大裤衩


bart 于 2018-8-2 17:36:19 发表了:

奇怪的抓手 发表于 2018-8-2 17:27

洗衣机我不信,初号班的孩子能用的起洗衣机?

还有,卓小敏和林子琪差了 5 6 岁吧。(d 日卓大概 6 7 岁,林张都 ...

正文里面不是张允幂提过“卓小受”养成吗?我这边就拿过来了


bart 于 2018-8-2 18:13:03 发表了:

奇怪的抓手 发表于 2018-8-2 17:27

洗衣机我不信,初号班的孩子能用的起洗衣机?

还有,卓小敏和林子琪差了 5 6 岁吧。(d 日卓大概 6 7 岁,林张都 ...

洗衣机穿越时带过去的啦


朱新城 于 2018-8-2 20:37:00 发表了:

尚羽元老,你怎么又刨坑了?(笑)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8-2 20:37:30 发表了:

奇怪的抓手 发表于 2018-8-2 17:27

洗衣机我不信,初号班的孩子能用的起洗衣机?

还有,卓小敏和林子琪差了 5 6 岁吧。(d 日卓大概 6 7 岁,林张都 ...

王局,尚羽当你家女婿好不好啊


bart 于 2018-8-2 21:03:17 发表了:

朱新城 发表于 2018-8-2 20:37

尚羽元老,你怎么又刨坑了?(笑)

短篇,估计不会续了。。。。


朱新城 于 2018-8-2 21:14:35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8-2 21:03 短篇,估计不会续了。。。。

尚羽元老,朝鲜那儿稳定下来之后,要不要去那里体验下生活?(笑)


bart 于 2018-8-2 22:16:55 发表了:

朱新城 发表于 2018-8-2 21:14

尚羽元老,朝鲜那儿稳定下来之后,要不要去那里体验下生活?(笑)

我不会朝鲜语


朱新城 于 2018-8-2 22:23:45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8-2 22:16 我不会朝鲜语

我也不会,但咱们可以带翻译去,到时那里也应该已经推广起普通话了


Targaryen 于 2018-8-3 01:37:33 发表了:

这个。。。东方叔叔表示并不会画画啊    那是祁峰叔叔的业务


奇怪的抓手 于 2018-8-3 07:50:56 发表了:

巴拉莱卡大尉 发表于 2018-8-2 20:37

王局,尚羽当你家女婿好不好啊

这个。。。。要不起


bart 于 2018-8-3 09:58:58 发表了:

Targaryen 发表于 2018-8-3 01:37

这个。。。东方叔叔表示并不会画画啊    那是祁峰叔叔的业务

emmmmmm 那东方叔叔说说来教什么


Targaryen 于 2018-8-3 17:04:35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8-3 09:58

emmmmmm 那东方叔叔说说来教什么

我是音乐啊    弹琴 or 鉴赏歌剧 交响乐


bart 于 2018-8-3 17:33:33 发表了:

Targaryen 发表于 2018-8-3 17:04

我是音乐啊    弹琴 or 鉴赏歌剧 交响乐

已经改过啦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8-8-3 21:29:36 发表了:

尚羽元老,你怎么又刨坑了?(笑)


bart 于 2018-8-3 22:08:18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8-8-3 21:29

尚羽元老,你怎么又刨坑了?(笑)

说过是短篇啦


Targaryen 于 2018-8-5 23:05:38 发表了:

人畜无害小白免 发表于 2018-8-3 21:29

尚羽元老,你怎么又刨坑了?(笑)

看来这个未成年元老写作欲望很强 233


人畜无害小白免 于 2018-8-7 00:19:00 发表了:

Targaryen 发表于 2018-8-5 23:05

看来这个未成年元老写作欲望很强 233

高产似母鸡


Targaryen 于 2019-1-8 00:28:34 发表了:

突然想到 芳草地的校歌应该用《毕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