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秘密的圣船海员10.4更新一小段

北朝旧贴 | 繁华烬燃 | 8/15/2020 | 共 10052 字 | 编辑本页

繁华烬燃 于 2018-7-29 23:54:2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繁华烬燃 于 2018-10-4 00:15 编辑

---------------------------------------------------------------

PS:圣船虽然暂时用不到了,但是圣船的操作本领还是得传递下去,所以胡编一个细枝末节的故事

人物:

孔叶河,归化民船员,排长

孔芸婷,小名临花,孔叶河家次女,临高幼儿园小班

孔秋筝,孔叶河家长子

刘恩武,归化民船员,孔叶河副手

高权竹,归化民船员,清波号训练舰轮机长

高临生,高权竹之子,临高幼儿园小班

彭萍,高权竹之妻,归化民纺织工人

张牧劳,刑侦队侦查员,破过很多答案奇案,人称’传奇张‘

圣船特勤队,海军秘密部队,负责圣船

----------------------------------------------------------------

当清晨第一缕霞光撕裂天际,海燕们仿佛受到发令枪的信号,竞赛般争前恐后的飞跃船头。海风迎着清波号训练舰推开的波浪飞向北方,远处船上零零散散的灯光逐渐被阳光辉映的黯淡消失,旗帜、风帆和波涛的声音混成一首交响曲向着新一天致敬。

孔叶河抓着船头护栏上的缆绳,轻轻的靠在护栏上,随着海军帽飘带的舞动,他的思绪也随之回到临高的家里,“爸爸,爸爸,你这次出海要几天回来啊?回来带我去动物园看新来的台湾黑熊吧?班里的小朋友都去过啦!”,“临花,这次让妈妈带你去好不好,爸爸不知道这次任务要出去多久”,“不,我要爸爸带我去”,女孩不满的撅起小嘴,“哈哈,傻妹妹,狗熊有啥好看的,臭臭的,还凶巴巴的……“,“哼,坏哥哥,去动物园也不带我,我再也不跟你玩了,哼~”……家庭晚餐时光的美好,如此难得,如此珍贵。……“哎,老孔,你这地好啊,乘风破浪,景色一览无余啊”,一个方脸的大汉从后面走来,靠在围栏上,顺手掏出一包百仞滩,弹出一支指向孔叶河,孔叶河笑着摆摆手,“不会”,孔叶河收回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思绪,打量着来人;方脸大汉笑着点着烟,“嗯,执勤时候不让抽,完事了必须来一根,我管这个叫‘找回自己’,哈哈“,”Mmm,这是我儿子高临生,和你家丫头芸婷都在小班“,方脸汉子从怀里贴身口袋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孔叶河。”哈哈,是嘛,啊……“,孔叶河一手掐着照片,一手伸进帽子缝隙里挠着短短的发茬,气氛一时显得有些尴尬——孔叶河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清楚女儿更多的生活,毕竟每个月才回家两天的他,时间分配到女儿身上并不多。

方脸汉子显然意识到气氛问题,“嗯,也难怪,班里的亲子活动你家一般都是妈妈自己,不过你家丫头争气啊,谁都知道她有个英雄爸爸,海上跑远途的,不准别人说你的不好”,汉子顿了顿看了下眼睑有些湿润的孔叶河,“喏,我儿子额头的印子,你家丫头给打的,哈哈”,汉子爽朗的笑起来,“呃,啊,我替芸婷给你道歉,我……”,孔叶河有些惊喜,又有些惊讶;汉子摆摆手,“没事,没事,我儿子说了,这妮儿泼辣,娶来当媳妇不吃亏,哈哈哈哈”,汉子一激动,弹烟灰时手抖,还剩半截的烟卷被大海收了去,汉子侧头瞟了一眼,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怎么样,我儿子也是霸道人物,哈哈,这女婿不吃亏”,孔叶河也笑了起来,“元老们提倡要婚姻自由,孩子们长大了自己看着办,我就不跟着瞎操心了”。

汉子哈哈一笑,跟着转移了话题,“我们这训练舰一般也就出一周,你们远航的一跑一个月,可不容易”,孔叶河稍稍收了心神,把放松的心情关到脑海外,“嗨,都是为了元老院和人民,首长安排俺们干啥,俺们就尽心尽责做好,没啥不一样”;汉子把递过来的照片小心的塞回口袋,轻轻的拍了拍,“话说你们跑哪儿条线?”,孔叶河警惕的看了眼汉子,笑了笑,“你也知道,我们不是普通线,执行的也是特殊任务,这一点上,嗯,我们是有纪律的”,汉子也严肃的点了点头,“晓得晓得,我们有时候也会接手类似的任务”。

表示开饭的汽笛声响了起来……“开饭了,走吧”,汉子站起来整理了下衣服,跟上孔叶河向后面走去。路过餐厅时,孔叶河发现自己的队友不在,“我还有事,待会再见”,汉子笑着点了点头,“嗯,不过来晚就是残羹剩饭了,你也知道,训练舰上的小伙子们吃饭那都是如狼似虎疯抢呢,哈哈”。

孔叶河来到船员段,看到带来的小伙子们已经排好队在等着他了,“稍息,今天是适应性训练最后一天,早饭后所有科目每人练习两遍,今天我不跟队,也不额外分配任务,科目结束写完总结的可以自由行动,但是靠港前都必须回到这儿,听明白没有?”,“听明白了”,“好,解散!”;留在最后的是孔叶河的副手刘恩伍,“怎么了头?有新的安排?”,孔叶河放慢脚步,压低声音,“帮我查查这个船的轮机长”,刘恩伍轻轻的答应了一声;然后两人一边讨论着“临高时报副刊”上连载的同人小说《临高马戏团见闻》的剧情走向,一边向餐厅走去。元老院历来禁止各部门之间乱打听消息,这是违反纪律的事,孔叶河不得不严肃对待这事,而且这人显然对自己“知根知底”,甚至知道自己的本质工作,而不是这个作为掩护的“远洋随舰护卫部队”。不过,论谁都会对孔叶河好奇和疑惑,一支正牌远洋队伍居然跑训练舰上搞“适应性”训练?这不是开玩笑嘛?只有那些即将上舰和久远不上舰,要保持某种能力和状态的人才需要做这种训练。饭后,孔叶河看做随意似得在船上转了转,实际上仔细的观察了一些船员的行为,最终结论是没有什么特别情况,尽职尽责的人有,偷奸耍滑的人也有。根据孔叶河的侦查本领和本能意识来看,都是正常范围内的,没有出格的。返程的时候,刘恩伍带来了他要的消息:           “高权竹,男,南直隶人,三十一岁;妻彭萍,纺织厂归化民工人,育有一子高临生,四岁,临高幼儿园小班。高权竹,其父因打伤了官府衙役遂携其逃至福建,后入刘香海匪团伙中做舢板舵手;因刘香团伙火拼失败逃亡时遇不良天气船毁被冲至荒岛上,其一十一人在奄奄一息时被元老院所救;净化及出工期间表现良好,后考取乙种文凭,并于第三期轮机长短训班以优异成绩毕业。之后因表现优异,有重大立功情况,奖励小户型归化民住宅一套(长期使用权)。等等,等等““头,总的来说,这人没有污点,听说还有更高级的档案,咱们权限不够不能查阅“,刘恩伍撑着一张过期的临高时报轻声说道,”嗯,那就好,看来真是找亲家?“,”嗯?嗯?啊?“,”没事,咱们也去准备吧,这船上没什么可疑的地方“,清波号靠岸后,孔叶河的队伍分散在一锅粥似的船员、海兵之中,然后在海军码头里一个不起眼的建筑里集合后,脱下海兵军服,换上各式各样的制服:有普通归化民制服,有运输工人制服,有教师制服……最后又分散开各自搭乘不同交通工具,前往高山岭座雄伟的建筑。

这是一栋安保严密的建筑,甚至其方圆十公里都补满了大量的岗哨,不时有流动巡逻队走来走去。周围没有显眼醒目的标识,不是熟悉的路线的人想来一趟都不容易。这里是企划院的一个仓库,保管着大部分珍贵的旧时空物资,还有本时空里一些价值较高的物资,物品等。

不被人知的是,这座建筑内部被特殊改造过,它按照圣船的内外部结构,做了 1:1 的原样复制。这里有一支特殊的部队,他们就是后世被称为“圣船特勤队”的士兵,他们是训练和工作在陆地上的水手,他们是为了圣船有一天被再次使用远航,或者说“逃离”而准备的。他们熟悉这里的权限允许的方方面面,从路线走向到设备操控,元老院甚至为此研制了一批模拟器供其训练。元老院的投入很大,模拟器从原始的木头架子,刻出来的旋钮,粘到地上的操纵杆,到后来铁皮箱子,仿真的电子设备,锅炉等。

原先学习操纵、维护、保养圣船的元老们,把几乎快忘掉的半生不熟的技能都传授给了这些“技术军官”们,虽然他们有生之年可能没有机会操作,但是他们必须一丝不苟的把这些技术和知识传递下去。他们是一群无私奉献的人,他们几乎都有很高的学历,掌握有大量的知识,任谁拿出来都有不亚于船长的知识和水平,但是他们都愿意放弃功名,默默的付出自己的青春。

对于这样浪费人力物力的事情,范金燃自然没少被嘲笑和指责,甚至还多次被骂做新时空的“范跑跑”:逃跑主义和投降主义本质是出卖集体为自己牟利!范金燃顶着压力把此事坚持了下来,并且在多年以后,当技术和资源再次支持圣船航行的时候,人们才发现当初保留下来的知识和技术是多么的重要,定期的维护保养是多么的关键。

“你搞技术保存可以,但是这些优秀的军官来本可以赢得”圣船“特勤的荣耀啊!”,“不,圣船的意义太过深远,而且带了太多的秘密,没人知道这支部队的时候,任凭他们说什么,路人也只会是当他们吹牛。作为秘密部队这个事,本质上就是保护了咱们的秘密,保护了他们的安全。还是值得的,他们退伍的时候,多给些补助,平时多给些特权就行了。”-----------------------------------------------------------------------------------------------------------------政保局,午木办公室,“老范你来的正好,这是你前阵子要的孔叶河‘政审报告’,人没问题可以使用,我这刚签完字墨水还没干透”,“哟,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省的你专门派人跑一趟”,范金燃接过午木递来的档案简单的扫了一眼,“你知道,我是打算把‘圣船’的更高级的区域开放给他负责,毕竟圣船除了是一种精神象征,也是危难之时的一大凭仗“,”嗯嗯,所以这人我动用了最严格的流程,我亲自指挥了这次审核行动“,“哦,对了,这是政保局申请的侦听设备,我顺便给你带来了,待会你让秘书给我签个字”,“现在任务多,设备坏的快,你们要是不批准,那我们工作可是难开展喽”,“嗨,放心吧,企划院根本不会卡你,无非是要大家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罢了”,范金燃掏出随身携带的保温杯,抿了一口继续说,“另外我给你透个底,录音器材最近有突破了,电子电器小组已经用本地产零部件作出来了,下一步就是小型化,到时候你敞开要,这头痛快批”,“哈哈,那感情好,这是今天最好的消息了”。

-------------------------------------------------------------------------------------------------------------------工作交接后,孔叶河换了一身便装坐上通往临高的通勤车,思绪却早已回到那温暖的家里,温柔的妻子,调皮的大儿子孔秋筝,可爱的小女儿孔芸婷(小名临花),现在应该已经坐在饭桌上等待他的归来了吧。第二节


哈罗哈 于 2018-7-30 00:33:50 发表了:

总得用上一次,这支部队才被人所知


踏歌寻醉 于 2018-8-7 17:38:46 发表了:

这篇很有潜力啊,先留个名儿再说


cc5233 于 2018-8-7 18:01:28 发表了:

你要解决的最重要问题是圣船的保养,其他的都不是事!

你能保证圣船上机器不坏,就不怕没人会用。至于航海本身么,以元老院现在的海上力量建设,用最笨的办法都能导航


繁华烬燃 于 2018-8-7 18:32:26 发表了:

cc5233 发表于 2018-8-7 18:01

你要解决的最重要问题是圣船的保养,其他的都不是事!

你能保证圣船上机器不坏,就不怕没人会用。至于航海 ...

好,我琢磨琢磨


繁华烬燃 于 2018-9-11 00:29:4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繁华烬燃 于 2018-9-15 21:17 编辑

通勤小火车尾部的货车段今天还装载了不少货物,车速较往常慢得多,为数不多的乘客都很安静,有打盹的工人,有看书的学生,还有好奇中东张西望窃窃私语的外来人员,在晃晃荡荡的前进中,有些疲惫的孔叶河索性闭目养神。不多时,车厢里逐渐的沸腾起来,旅客们好像发现了了不得的事情,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很快,刺耳的火警哨子声由远及近,孔叶河这时才睁开眼向着哨子声传来的地方看去,远处浓烟滚滚,火焰冲天。小火车慢慢的停了下来,列车员前后奔跑着安抚慌乱的旅客,当然大部分是外来人员,归化民们一般都很镇静。孔叶河起身向往看去,这地他前几天海训前来过,这是附近仓库扩建工程的一个工地堆场。铁路沿线最近有不少新厂房和设施要修建和扩建,但是因为施工人员不足,只好先把建筑用材料搬运堆放在一边。没几天的工夫,一大片的空地已经杂乱无章的堆满各种物资,看到这散乱的样子,孔叶河大吃一惊;因为孔叶河的工作性质是仓储和物流,对各种物资的存储要求都了如指掌,眼前这些个易燃物、危险品乱堆,毫无间隔距离,也没按通风标准摆放,更没有分隔处理。。。孔叶河知道,这是建材发生了自燃,这事太常见了,但总有人心存侥幸,麻痹大意,财产损失不用说,丢了小命的也是大有人在。这里的情况估计也是人祸,不过好在起火点较远,风向也给力一时半会不会蔓延过来,但是要命的是边上的仓库。这个仓库之前跟着范金燃首长走访调研临高各仓库情况时来过,和大多数临时搞起来的仓库一样,这里的看守是伤残退伍士兵,虽然士气一般,忠诚没问题,但是仓库管理水平就差强人意了。按范元老的意思是:“临高的仓储问题不仅是经济问题,还是安全问题,但本质是理念问题,管理问题。要尽快联合工业、农业、商贸等部门负责仓储的元老联合提案,得尽快尽早建设临高中央仓储工程,将过去散,乱,差,各自为战的仓库统一起来,设立几个大型的集中仓储中心,若干个中小型分配调度中转中心兼职仓库功能。人员方面,先将这些仓库工作人员集中轮训,”哦,对了过些日子孔叶河你先把培训讲师这事兼职一下“。之后要把诸如港口、车站等客货混杂的地方分离,分别设立人、货码头,车站等。这样不仅能降低对专业人员的需求,也减少了安保压力,同时提高了效率,更能提高整体的管理水平。“火车前面,手拿多种颜色旗子的交通协调员正和司机说着什么,远处急匆匆来救火队伍川流不息,不过看他们还是装备的简易木制水龙消防车,估计是附近的工人消防队,设备也是附近那个厂房自备的。孔叶河刚想下车去前面打听一下消息,忽然一阵风迎面而过,同时风助火势,火顺风行,火开始往仓库和火车这头蔓延。孔叶河一惊,想起来这个仓库里存的是硝化棉厂的一部分废品,如果火势过来,不要说着了,哪怕是温度足够热,这里都能爆了。所以当下之际是把火隔离在一定安全范围之内,同时在仓库里增加降温措施,防止温度过高。在和列车长沟通之后,孔叶河组织了一支临时救火队伍,列车长说货车里拉的是易燃物以防万一他要退回到车站,顺便把外来人员通过其他途径送走。很快,一支由休假军人、下班工人,放学学生组成的救火队在车前排好队,常年的军训经历保证了大家的纪律性。以孔叶河这个专业人士为队长,各”高学历“、”高军衔“的归化民为副队长的组织结构很快被确定下来,几位积极的女性最后还是被劝说留着车上替大家保管物品,并联系众人的单位和家属以说明情况。当‘临时救火队’赶到忙碌的‘消防队’面前时,现场的一个归化民指挥员吓了一跳,当了解到这是一支热心的志愿救火队,并且对于他们的加入自然是高兴的;当听说边上仓库存放的是易爆物品时,这位指挥员立即同意提供工具并分出一部分人来建立隔离带。简易消防车自带水量根本没有引起什么质变,反而火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凶;人力突击队还是很给力的,在火势到来之前,愣是在距离仓库的一段范围上开辟了一大块防火隔离带。当然原来隔离带上面堆放的材料算是毁了,都乱糟糟的被接力丢到铁路另一侧。临高城内的消防马车队终于赶到了,顿时间人喊马嘶犬吠好不热闹,不过即使来了大五倍的水箱也赶不上火势的百米速度,早已看透这点的消防队指挥员一下车便协调人员建立更多隔离带。堆场的尽头,仓库工地上有不少木制的脚手架,工人在发现火势蔓延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动手拆除了,不过巨大的架子和龟速的拆解进度,让孔叶河颇为无耐,要不是这里没有地方转移物资建立隔离带,孔叶河早就动手了。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快,孔叶河和工地的管理商量直接把脚手架暴力拆除,或者直接拉塌处理。工地的归化民管理面有难色的表示这是元老院的财产,他没法擅自做主……当问清楚这里是‘范’首长负责的时候,孔叶河狠掐着眉间,叹气道:‘好吧,原来是范,范,范首长……拆!出事我扛着’;对于这个抠门成名的企划院范首长,孔叶河是实在太熟悉了,平时屁大的事都要一一记录,一粒芝麻的来龙去脉都得简历档案……推行废物利用,垃圾分类,物资要用到极致,浪费是最大的犯罪!都说从企划院批东西,千万不要经过这位范首长之手,很少能批下来。气的有元老曾当面指责:‘你是饕餮嘛?只进不出?’。当然最狠是,被范首长发现浪费物资,那是要扣工资的,孔叶河就没少被扣……大火最后终于被扑灭了,当疲惫不堪的‘救火队员’们陆续撤离后,企划院和蒸包局的工作人员陆续进场,孔叶河作为‘列车志救火愿者’队伍的指挥人员被留下配合调查,孔叶河心里默默向家人道着歉又一次归家迟到了。等待问话时,孔叶河好奇猫一样看着这些身穿白色油布连体服,带着口罩,束着挂满瓶瓶罐罐的武装带,手拿竹夹子的人。绣花一般满地翻腾着,时不时就拾起的什么交流着,偶尔又多人合作挪开未烧尽的垃圾。突然,一个跪地挖掘的白袍人兴奋的起身快步走出废墟,他向着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喊着什么,虽然周遭很吵,但是孔叶河还是听出来了,那人喊的是:“发现火源”!-----------------------------------------------------------------------------------------------------------------政保局,多媒体会议室,‘各位,既然都到齐了,那我直接开始了,请看投影仪,第一张,这是现场找到的一块没烧完的纸,据证实这是弹药包装纸,它因为受潮并且埋藏地下改变了性质,变得不易燃烧了;再请看第二张,这些残渣是火药燃烧残留物;……再看下一张,请注意这两处小旗子的位置和距离,他们是分别发现包装纸和残留物的地方,通过这些异常情况,我们发现了这些;请看这一张……“,突然,较为安静的会议室变的乱糟糟的,交头接耳的,发出感叹的,愤怒咒骂的此起彼伏:”我*,这么多弹药,这都能武装一个排了!“,”都**的变质了,这得埋了多久,这么大的事竟然才发觉……“,”蒸包局是吃*的吗?这要是有人对准元老谁负的起这个历史的责任?“;”咳,咳,大家安静一下,让我们继续,我知道你们都很震惊,后面还有更多’惊喜‘呢!“-----------------------------------------------------------------------------------------------------------------几天后……孔叶河在连队图书室学习,一个队员满头大汗的跑进来,灌了一肚子凉白开,然后一抹嘴说道:“你们听说了吗,堆场纵火案正式立案了,负责人听说是哪个’传奇张‘,破了很多奇案的张牧劳!”,众人皆注目;话毕,见一队员气喘吁吁的跑进来,灌了一肚子凉白开,然后一抹嘴说道:“哎,外面都传开了,负责堆场纵火案的’传奇张‘,就是哪个破了很多奇案的张牧劳!被人举报伙同伪明匪人敲诈勒索归化民工人!”,众人哗然;话毕,又见一队员面色紧张的跑进来,灌了一肚子凉白开,然后一抹嘴说道:“我勒个去,就刚刚市内同时发生多起针对归化民的命案,据说其中有一个是破了很多奇案的外号’传奇张‘的张牧劳!”,众人皆惊起!--未完待续


南海农庄店小二 于 2018-9-11 10:23:58 发表了:

竟然深夜更新

辛苦了


高山景行 于 2018-9-14 23:45:39 发表了:

赞美更新,等待后续~


繁华烬燃 于 2018-9-15 08:12:50 发表了:

南海农庄店小二 发表于 2018-9-11 10:23

竟然深夜更新

辛苦了

当时加班摸鱼。。。


繁华烬燃 于 2018-9-15 08:13:30 发表了:

高山景行 发表于 2018-9-14 23:45

赞美更新,等待后续~

谢谢,写的巨慢,下一段还在苦思冥想


bart 于 2018-9-15 18:33:22 发表了:

楼主写的挺好的,加油


繁华烬燃 于 2018-9-15 20:39:06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9-15 18:33

楼主写的挺好的,加油

多谢支持


duyiqun0203 于 2018-9-15 21:15:23 发表了:

不急慢慢更


繁华烬燃 于 2018-9-15 21:17:5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繁华烬燃 于 2018-9-15 22:32 编辑

duyiqun0203 发表于 2018-9-15 21:15

不急慢慢更

             好好好


繁华烬燃 于 2018-10-4 00:14:56 发表了:

短更新,一段流水账式的啰嗦---------------------------------------------------------------------------------------------------------------------企划院数据大楼内计算机大厅内,数台机械计算机轰隆隆的工作着,数十名归化民忙前忙后调试机器,放置打孔卡,调整程序,回收结果数据……透过玻璃幕墙,可以看到二楼控制室内范金燃正和一个归化民职工比划着。这是一名因伤导致‘听力障碍’的退伍归化民职工,他们用《澳宋标准手语》进行交流着。随着聋哑人和听力障碍的人越来越多,对这些人的照顾方案逐渐摆到元老院的面前,众元老纷纷担负了不同的责任,范金燃联合相关元老制定了第一版手语、指唇语和盲文规则,并进行推广。同时,各机关和单位也根据自己的条件收入了部分听力障碍的归化民。此时这个归化民就‘历年残缺数据合理推算’问题进行简单汇报,在发动机行动前开始执行的‘国家库存代码’计划后,后勤管理水平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这套制度不仅可以直观的把实物进行统计、分析、图形化趋势展现,甚至连服务类、数据类内容也以扩展的方式加入进来。有了这些数据,企划院有了直观的参考和依据,可以更准确合理的进行规划和安排,同时对生产、调配、仓储、物流进行细致的控制。在没有计算机辅助之前,是靠大量的归化民职工来统计、整理、分析、计算各项数据,有了计算机后,人员大幅度减少,效果大幅度上升,速度从过去的一周缩短到现在的两天。同时原来的归化民重新培训再上岗,增加程序员、数据分析员、机器维护人员等。可以说,自从计算能力有了质的变化之后,元老院对自己“明面”上的业务做到了“实时”监控,对人员、物资、金融和武力做到了“尽在掌握”。‘历年残缺数据合理推算’是企划院一项对旧数据进行归档和重新分析的工作,从数据中挖掘有用信息,发现细节的魔鬼是其宗旨,这项工作开展以来,不但从其中发现了归化民的怠工、玩忽职守等情况,甚至还发掘出了隐藏的犯罪情况。

这个归化民询问是否可以从军方哪里拿到发动机行动期间的物流数据,因为这个期间军方后勤和企划院是联合办公的,但是完整数据是军方掌握的,最后军方只是提交了一份结果给执委会和企划院。而没有准确细节数据,那么合理推算的范围就会出现很大误差,虽然误差是有一定的允许范围的,但是没有大量数据来推演范围,那么结果肯定谬之千里,惨不忍睹,无法利用。范金燃知道这个问题没有那么简单,军方有些密级高的数据只有有限的几名参谋元老和历届执委会知晓,元老院大会上都是分析后“修饰”数据,当然这些不是“造假”的数据,只是隐去了某些敏感而且大部分元老看着也枯燥的内容而已。当然,自己这头如果要这份数据,很可能会有一定阻力或者数据不完整,那么最后还是会出现问题,会让两个部门出现隔阂,这是他不想看到的情况。于是范金燃现在命令分析组跳过这部分内容,这块内容由军方的分析人员处理并呈交了,咱们就不管了。范金燃其实也想拿到数据,但是他和军方的元老都不熟,只跟石志奇熟悉,当年石志奇是负责维护圣船的专门小组的组长,范金燃是负责圣船物资后勤的小组组长。后来石志奇进入海兵队当了军官东奔西跑,范金燃进入企划院忙到四脚朝天,他们见面就少了。范金燃摇了摇头,哎,还是先算了,反正就目前的工作量就已经是超负荷了。--未完待续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10-4 07:47:50 发表了:

繁华烬燃 发表于 2018-10-4 00:14 短更新,一段流水账式的啰嗦

------------------------------------------------------------------------ ...

十字旗以后会始终冲锋在第一线,你这是准备把他拉回来?


繁华烬燃 于 2018-10-4 19:20:20 发表了:

没事乱溜达 发表于 2018-10-4 07:47

十字旗以后会始终冲锋在第一线,你这是准备把他拉回来?

不啊,只是强调一下以前的圣船维护小组罢了……这是正文中正式的组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