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沈睿明家的日常》我也不知道写的是啥 8.6随缘更新

北朝旧贴 | 黑屋里的粗胚 | 8/15/2020 | 共 4405 字 | 编辑本页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7-26 08:25:0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8-6 22:10 编辑

很久没写同人了,不过我知道各位肯定一点也不期待

本篇同人从沈睿明元老的日常作为起点出发,后续剧情还没想好,如果各位有想看的情节同时也符合我的写作能力以及思路的话,欢迎各位看官留言指教

以上。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7-26 08:30:5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7-26 17:45 编辑

根据你最近的真实人设,我看就派你去欧洲勾搭各类公主吧


飞翔的红烧肉 于 2018-7-26 09:00:44 发表了:

巴拉莱卡大尉 发表于 2018-7-26 08:30

根据你最近的真实人设,我看就派你去澳洲勾搭各类公主吧

澳洲有公主?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7-26 09:31:14 发表了:

月光如水。

直到他的 B 级女仆沈馨找了各种借口三次进房暗示“就寝”,沈睿明才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的“临高造”钢笔——他已经为“家纹”的设计头疼了好久,最近几天才敲定——四爪青龙,一爪持天平,代表家族的司法渊源,另一爪持船舵,代表家族在海上有所涉猎。当然沈睿明本人只在司法系统任职,与海军或者海上贸易部门只是泛泛而交,不过他有自己的考虑:一来他的父亲曾在海上讨生活十多年,是个不亚于林传清的 sea dog;二来他也不愿将来自己的子孙只在司法系统任职——根据英法发家的经验,未来元老院的海上系统必然是一个大有可为的天地,即使是没有继承元老席位的子嗣,也能打拼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不过这会他的膝下仍然空虚——波斯女仆怀胎八月已被他送回临高待产,听河马大夫说是个大胖小子。可算是有继承人了,沈睿明感到十分欣慰。然而来自顺德的沈馨却深感危机,侍寝来的更加频繁,幸而沈睿明身材健壮不亚于军队系统的元老,在白天忙碌的工作后还能在夜晚加班造人。

一阵云雨之后他躺在床上有些愣神,偶想起一事,不由的连上露出了笑意。“相公何事那么好笑?”“没什么,快睡吧”,说罢便翻了个身——前几天他把家纹的初稿拍电报给纹章院,有元老问他为何不以法学会成员爱用的獬豸作为家纹,沈睿明嘴上打着哈哈,心里却道:不少元老对古代神话体系知之甚少又爱用龙纹,要是把獬豸当成了龙九子中的某一位,那他不就平白多了许多爹来。


奇怪的抓手 于 2018-7-26 09:36:0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奇怪的抓手 于 2018-7-26 09:37 编辑

元老院公然做胎儿性别鉴定~~另外,妇产科尤其是负责元老或元老配偶生产的是艾贝贝


飞翔中的板砖 于 2018-7-26 09:39:03 发表了:

飞翔的红烧肉 发表于 2018-7-26 09:00

澳洲有公主?

这个时候的澳洲公主就是各种土人部落的族长女儿啊~


左小乙 于 2018-7-26 10:09:51 发表了:

坐等沈检开后宫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7-26 10:20:53 发表了:

左小乙 发表于 2018-7-26 10:09

坐等沈检开后宫

那不能......


飞翔中的板砖 于 2018-7-26 10:25:44 发表了:

话说沈检准备怎么立嫡啊~


bart 于 2018-7-26 11:01:15 发表了:

沈检写个临高版政法笔记呗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7-26 11:05:35 发表了:

飞翔中的板砖 发表于 2018-7-26 10:25

话说沈检准备怎么立嫡啊~

土耳其继承法吧

哪个孩子爬的高就哪个继承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7-26 11:06:55 发表了:

bart 发表于 2018-7-26 11:01

沈检写个临高版政法笔记呗

太麻烦了 不想写 写了也没人看


bart 于 2018-7-26 11:11:06 发表了:

黑屋里的粗胚 发表于 2018-7-26 11:06

太麻烦了 不想写 写了也没人看

最近同人关注度惨淡啊。。。


圣天使高达 于 2018-7-26 11:20:18 发表了:

你的故事都还没展开,大家咋看咋讨论?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7-26 11:25:13 发表了:

圣天使高达 发表于 2018-7-26 11:20

你的故事都还没展开,大家咋看咋讨论?

各种脑洞都行

比方上面有观众老爷说的沈睿明元老猎艳记,或者之前有人说的波斯女仆实际上是公主之类


圣天使高达 于 2018-7-26 11:31:34 发表了:

黑屋里的粗胚 发表于 2018-7-26 11:25

各种脑洞都行

比方上面有观众老爷说的沈睿明元老猎艳记,或者之前有人说的波斯女仆实际上是公主之类

我还是想看楼主你的法律同人


duyiqun0203 于 2018-7-26 11:35:49 发表了:

随便你了,赶紧写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7-26 11:36:47 发表了:

圣天使高达 发表于 2018-7-26 11:31

我还是想看楼主你的法律同人

写法律的同人好多了,不缺我一个...


繁华烬燃 于 2018-7-26 12:08:52 发表了:

写啥都行,写就行    另外 Q 群太水了,少去灌水,多谢同人


飞翔中的板砖 于 2018-7-26 12:51:51 发表了:

黑屋里的粗胚 发表于 2018-7-26 11:05 土耳其继承法吧

哪个孩子爬的高就哪个继承

自动脑补成 CK2 的游牧继承法 233(哪个男性亲属威望高就继承)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7-26 13:05:56 发表了:

飞翔中的板砖 发表于 2018-7-26 12:51

自动脑补成 CK2 的游牧继承法 233(哪个男性亲属威望高就继承)

土耳其继承法是哪个孩子地盘大就哪个继承 其实差不太多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7-26 17:44:47 发表了:

飞翔的红烧肉 发表于 2018-7-26 09:00

澳洲有公主?

欧洲,,笔误了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7-26 17:48:19 发表了:

黑屋里的粗胚 发表于 2018-7-26 09:31

月光如水。

直到他的 B 级女仆沈馨找了各种借口三次进房暗示“就寝”,沈睿明才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的 ...

什么,我们只是泛泛之交吗,伤心了,走了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7-29 23:18:59 发表了:

第二天一大早,沈睿明与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梁心虎还没来,最近案件数量相比刚入城时少了许多,他的工作积极性也随之回归正常水准。经过巫蛊案以及几次治安强化运动,广州城里新增刑事案件数量显著下降,加上百姓对上衙门打官司始终心存顾虑又闹不明白大宋的规矩,故而民事案件甚为罕见,即使是在原时空,对于“专政机关”的恐惧心理也使百姓直至踏入千禧年后才开始不将走进法院视为畏途。至于行政诉讼,这种被大部分元老视为“异端邪说”的产物并不存在于元老院治下的土地。

事实上风平浪静的只有广州城内而已,即使只是出城几公里路,四乡的状况也明明白白的显示着“法外之地”几个大字。但沈睿明对此也只能表示有心无力——自巫蛊案后,他同最近风头正劲的税务部门一样,忙于培养自己部门的归化民干部。然而不同于税务部门家大业大,由于梁心虎日常主要忙于主持审判工作,培养干部的工作便落在了沈睿明一个人肩上。这几个月来靠着从杜雯处求来的有一定基层工作经验的干部,加上几乎不眠不休的填鸭式教育以及傻瓜式案例处理手册,沈睿明总算是在 1636 年中凑出了将将堪用的几个干部——不多不少,每个县两人,一人充当法官另一人则为检察官。

由于元老院对法律系统“实用化”的态度——有人凑数就行,在临高的几年中司法部门能分到的人力资源少的可怜。不仅如此,法学会内部也存在争议,部分成员认为工作重点应当放在“立法”——其实就是对原时空已有的法律根据本时空的实际情况魔改罢了,虽说这项工作并非不重要,但一来临高的司法案例样本偏少,难以提供全面的“立法”经验,二来法学会内没有实际司法工作经验的“秀才”居多,整天死扣原时空的课本,希望复刻出原时空的司法体系、理念来,乃至有人在办公室为适用“四要素”理论还是“两阶层”理论争执不休。幸好打头的马甲是个有经验的明白人,在沈睿明的建议下,安排法学会成员到广、雷、台、济各地进行巡回审判工作——一方面是协助驻地元老开展司法工作,另一方面也是让“秀才”们多接触下实务。果不其然,经过一段时间的下基层,这些人终于开始“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然而这也就耽搁了“自己人”的培养,致使沈睿明几乎是孤身一人前往广州任职。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其实是很不愿意将刚刚培养出炉的这些人送往各地任职的,且不论他们的司法水平高低 ,这一来一去使他又回到了刚来广州的状态——光杆司令一个。


黄汉民 于 2018-7-29 23:32:44 发表了:

司法系统没有自己的干部培训班吗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7-30 08:24:38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8-7-29 23:32

司法系统没有自己的干部培训班吗

本来写了个同人培养干部的,吹牛没用,故而就当没有吧


bart 于 2018-7-30 21:14:47 发表了:

为什么看的人这么少。。。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8-6 22:10:27 发表了:

最让他担忧的并非是手下没兵,而是各地驻外元老对司法权的染指,前者不过是个时间问题迟早会有,后者他却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即使已经派出归化民干部的地方,由于学识及经验有限,往往被地方元老牵着鼻子走,即使少数人能力突出,也受制于地方元老军政一把抓,不得不按照元老的意志办事。

“在通讯不发达的总督制度下,中央想要掌握司法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沈睿明喃喃自语。想到这,他从抽屉中拿出一颗水果糖含在嘴里——他不抽烟,心烦意乱的时候一点糖份可以有效地平复心情:“即使是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国家,刺史或者说巡查组也是必不可少——”在沈睿明看来,目前元老院的司法体制有很大的问题,而这种问题的来源是多方面的,包括元老院本身对法律的工具化态度、地方与中央权力的平衡、通讯以及安全条件限制等等。他不认为短期内或者说是有生之年能完全解决这些问题,即使是原时空也达不到这样的高度。至于那些个整天探讨如何按照 97 刑法普及四要件等等犯罪学说的同僚,他只能认为是失了智——下乡活动也救不了。

一个月后。

每次回临高的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这一点无论是元老亦或是归化民都有同样的感觉。由于前线战事不断扩大,往来运粮运兵的船只也愈发繁杂,有时也能见到载满建筑材料的船只——吃水几乎已经靠近船舷,这样的情景恍惚间让他想起了旧时空在长江上见过的情景。那样的场景可以复制,而且还会更好,他这样想。

沈睿明这次回临高当然不是为了放假观光,明面上的理由是他的波斯女仆沈梦玲——波斯原名罗克珊娜,即将生产。即将第一次成为父亲,沈睿明当然不愿意错过长子的降生。虽然省港总医院已经开设了很长时间,各个地方也设置有自己的医疗点,包括元老医生以及元老医生的归化民高足都有在内行医治病,但外派元老们还是更信任原时空的技术——不论是医生还是设备。

沈梦玲是数年前由夸克穷从巴士拉的奴隶贩子手上买来送往临高拍卖的,相比她 S 级的评价,沈睿明觉得相比当初五百七十五流通券的价格,真是捡了一个大便宜。要不是几个色中饿鬼都留着流通券争夺索尼娅-莉莉-夏普尔,沈梦玲的价格能翻上一番。不仅如此,经过生活秘书特别培训之后,她服侍起人来可真是有滋有味,难怪 B 级的沈馨经常感到失宠危机。


奇怪的抓手 于 2018-8-7 06:56:24 发表了:

沈检,我挑个小 bug。

办公厅培养的女仆是真.生活秘书,也就是管家+保姆方向。你说的特别培训,也就是床上功夫,光正伟的办公厅是绝对不会接手的。

萧主任如此油光水滑的人,早就在正文里写明了“办公厅只提供原材料,如何培养由元老本人自

由发挥”

你不如考虑下自己出钱让紫铭楼高级技师来特训?


xuelindiao 于 2018-8-7 07:14:46 发表了:

奇怪的抓手 发表于 2018-8-7 06:56 沈检,我挑个小 bug。

办公厅培养的女仆是真.生活秘书,也就是管家+保姆方向。你说的特别培训,也就是床上功 ...

教点 琴棋书画,辅以心理抚慰技巧才能上档次、高级点。

君不见 真正高级服务从业者 脱颖而出是懂高雅范儿,而不是本行业的本质皮肉技能。

譬如 宝马 X6 与 五菱宏光的区别,不在于跑得多快 拉得多重,而在于运输交通本质不太相关的 品牌定位、有钱人专享的身份象征


奇怪的抓手 于 2018-8-7 08:00:44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8-8-7 07:14

教点 琴棋书画,辅以心理抚慰技巧才能上档次、高级点。

君不见 真正高级服务从业者 脱颖而出是懂高雅范 ...

擢不甜大佬总管女仆进阶培训办公室主任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8-7 08:06:03 发表了:

沈检,你短。。。。


没事乱溜达 于 2018-8-7 08:47:27 发表了:

明明就是 xx 的幸福生活


黑屋里的粗胚 于 2018-8-7 13:14:15 发表了:

奇怪的抓手 发表于 2018-8-7 06:56

沈检,我挑个小 bug。

办公厅培养的女仆是真.生活秘书,也就是管家+保姆方向。你说的特别培训,也就是床上功 ...

王菊想的可比我多多了

咱可是正经人


cc5233 于 2018-8-7 16:36:47 发表了:

奇怪的抓手 发表于 2018-7-26 09:36

元老院公然做胎儿性别鉴定~~另外,妇产科尤其是负责元老或元老配偶生产的是艾贝贝

...

做不做有啥关系。。。谁会打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