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广播剧改编】焚楼

北朝旧贴 | bart | 8/15/2020 | 共 2091 字 | 编辑本页

bart 于 2018-7-14 13:19:44 发表了:

这是微信公众号今天推送的广播剧焚楼的剧本,现在发到这边来。=============================================================第一节地点澳宋广州特别市,政治保卫局办公室时间元老院解放广州后不久角色杨草:女,政治保卫局处长,声线冷淡(萧落木配)徐桐:男,侦查科科长,(尚羽配)办事员(姜饼配)正文杨草:淡了,调浓。【取杯声、走动声,开关门声】【一阵沉寂,从椅子上站起声,踱步声】旁白:杨草在木质黑板前,注视着上面用粉笔勾画的关系图良久无言。杨草的目光在纷乱的线索中游移着,最后将目光驻留在了梁存厚的一张黑白照片上。【悬疑 bgm 淡入】巫蛊案的顺利侦破给政保局和杨草个人带来了巨大的荣誉,但在这光芒下确是不完美的遗憾,本地反宋势力的蛰伏让对敌对分子的甄别变得更加困难,从已掌握的资料看巫蛊案中至少有两条线索的指向收束在梁存厚的身上,一条是木石道人作案时和逃跑前似乎曾与当地重要缙绅进行了接触并获得了帮助,而梁存厚有很大嫌疑;另一条是梁存厚对澳宋资料不寻常的大量收集与分析,前些日子公务员考试结束后对录取人员的政审中曾查到一个叫吴佲的生员曾经参加过梁存厚办的玉源社,通过吴佲,掌握了大量玉源社的内情,而玉源社成立宗旨就是对所谓髡学的研究借鉴以及对现阶段澳宋统治架构的漏洞和弱点探究,而社中大量人员均具有潜在反宋分子的特征,两条线索合并分析的结果不言而喻,而在广州市政府内部梁存厚也早已被打入了另册,加强了对其人的调查与监控,但调查总是缺失重要的一环,那就是证据,不论物证还是人证,每次都在即将收线时被悄无声息的掐断。【悬疑 bgm 淡出】杨草从不惧怕疯狂的敌人,频繁的动作代表着失误和线索,行动的疯狂代表着敌人的绝望和无奈,一条鱼在案板上是总是挣扎地最为激烈。但这次的对手非常的谨慎,从不做出应激反应,采取蠕行战术,反抗缓慢而微弱,但却坚定又从不停歇。办事员:【敲门声】报告!杨草:进来!办事员:(小心翼翼的)【开门声】杨处长,您的咖啡。【行走,放杯子倒咖啡声】另外财税局来人说近期的税案调查工作财税局缺少侦缉和执行的经验,希望咱们配合。【短暂停顿】杨草:【坐下声】有公文吗?办事员:有行文,是以财税总局的名义,发临高政保总局后转到广州,赵局长已经批了,电文正在誊抄。杨草:很好,记住,没有公文不要涉及其他单位的工作范畴,不要给人留下政保局四处插手的印象,最近各方对政保局的工作方式有些疑虑,不要留话柄,叫侦查科的人来一下。办事员:是【行走,关门声】【少许停顿,敲门声】徐桐:报告!杨草:进来!【开关门声、走路声】坐!【坐下声】徐桐:杨处长,找我有什么事?杨草:最近对梁府的监控有什么进展?徐桐:这两天梁府似乎在进行什么,但外围侦查员始终无法切入内宅获得确切情报,但根据近期形式和梁府相关方的反应来看,应与近期税务稽查有关,分析应该是处理各类存在问题的账目,逃避打击。【翻页声】三天前梁存厚拜访了商务处的郑主任和紫明楼的裴小姐,之后一天拜访了高举。杨草:见了吗?徐桐:【翻页声】郑主任以参加工商活动为由婉拒了,裴小姐见了他一下,但没有涉及任何实质性问题,因为梁存厚是局里和广州市的重点监控对象,所以商务处和紫明楼都整理了接待记录送了过来,相关礼物也都登记上缴。高举因为是民间人士,与我们没有直接接触所以没有相关反馈。杨草:不要看表象,梁家可能以处理账目为由同时处理反宋活动证据,舍小隐大,断尾求生。他见郑主任等人可能是妄图修复关系,不涉及实质问题可能是投靠前的顾虑,但更可能的是争取时间或对政府态度的试探。我从不对这种石头脑袋的顽固缙绅地主抱有什么幻想,显然这次的税务稽查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他既然要湮灭证据,那恰恰说明相关证据的存在,各部门要加紧行动,让你们进行的仆从人员策反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名单整理了吗?徐桐:整理了。【递文件声、翻页声】总共 42 人,外围、内宅、生意伙伴、同年等都有,【悬疑 bgm 起,逐渐淡入】梁家树大根深,在广州本地经营十数代,内院门户非常严密,名单中的 39 人我们都有了直接或间接的接触,为避免打草惊蛇,我们采取的是从亲友等关系逐步渗透、逐渐侵蚀的方法,通过环环相套,亲亲相连的关系一层层的向内宅核心人员靠拢,通过同事、亲友、同乡等关系拉拢人员获取情报,但这个方法为保证稳妥不能太急进,所以有些慢,还没有大的进展。杨草:【翻页声】嗯,要加快进度,不能再等了,很多关键证据一旦消失就再也无法获取。【递还文件声】把这名单再仔细筛选一遍,缩小范围,对几个重点目标集中攻坚,很多条件都可以直接摆出来谈,不要怕承诺,也不要怕担责,要尽快拿下,打进梁家内部,获取可靠情报来源。徐桐:是!杨草:现在广州城内怀念篡明的世家大族有很多,他们是不甘心自身既得的利益被剥夺的,梁家是个典型,我们需要他。徐桐:好,我回去马上办,明天将筛选结果……杨草:(尤其冷淡的)今晚。徐桐:是,今晚将筛选结果呈报给您。【站起声、走路声、开关门声】杨草:【站起声,踱步声、拉百叶窗声、沉默】(声音较轻而有力)梁存厚,你看到了吗?这就是政保总局的凝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