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宋内参】反髡军

北朝旧贴 | 赵学浩 | 8/15/2020 | 共 5773 字 | 编辑本页

赵学浩 于 2018-7-5 17:04:02 发表了:

《反髡军》是一部在澳宋伏波军占领南京后,在明朝士子当中广为流传的反澳宋读物。其作者虽使用化名,但据考证为当时著名的反宋人士苟承绚,在广东印刷后,交付至本地的其他反澳士子。该读物发表后,并没有当即得到元老院当局的重视。在大阶梯事件后,澳宋当局才开始着手逮捕作者与相关人士,却反而引发了帝国政治地震。

以下为《反髡军》原文,仅供元老内部参考:


赵学浩 于 2018-7-5 17:04:28 发表了:

扫除髡贼十数年之专制政体,脱去数年种种之奴隶性质,诛绝五百被毛戴角之澳洲种,洗尽数十年残惨虐酷之大耻辱,使华夏大地成干净土,三皇五帝子孙皆尧舜。

吾先叫绝曰:不平哉!不平哉!大名最不平、伤心惨目之事,莫过于戴狼子野心、岛夷贱种、髡贼澳洲人而为君,而我方求富求贵,摇尾乞怜,点头哈腰,酣嬉浓浸于其下,不知自耻,不知自悟。哀哉!我国人无主性!哀哉!

世界只有少数人服从多数人之理,愚顽人服从聪明人之理,使髡贼澳洲人而多数也,则仅五百人,尚不及一乡一所之众,使髡贼澳州人而聪明也,则有口不出半句圣贤文章之执委、主任,唱澳洲小曲为生之元老、少元老。髡贼之中,竟无一二聪明特达之人。哀哉!

一国之朝政,一国之士人共司之。苟士子不能入朝为官、参与国事,不得谓之国,不得谓之国士,此大明之公理,四海亦同然也。今试游汉城、江户、东京之市,执途人而问之曰:“汝国中执政者为同族欤?抑异族欤?”必答曰:“同文同种,岂有异种执吾国政权之理。”又问之曰:“汝国士人有未拜相封侯,而参预朝政者否?”必答曰:“嫠不恤其纬,而忧宗周之陨。缾之罄矣,惟罍之耻。”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亦有责耳!

今试以伪宋官员缺额观之,自主任、科长归化民二缺平列外,如内阁、议员,则各部主事者皆髡人,无一大明人。而伪宋元老,不过五百二十二名。每周《临高时报》中,于职官总目下,只标出元老若干人,而不言其详,殆有不能示天下之隐衷也。各大区府县实缺、又多由元老外放,何怪髡人之为大区、府守者,布满国中也。

若大图书馆、文化科学省。则自相、部长迄主任、教授皆髡人任之,无一“归化民”(即自髡其首而降髡之大明败类也)错其间(司书教化之事,惟髡人能为之,咄咄怪事!)。其余财政省、外务省、法务省、武装力量省、国土交通省、农林水产省、经济产业省、民生劳动省、人民保安省、企划院缺额,未暇细数。出仕之途,以明视髡、不啻霄壤云泥之别焉。故常有髡、大明人同官、同年、同署,大明人则积滞数十载不得迁转,髡人则俄而主任,俄而部长、俄而入阁矣。纵曰,澳洲王气所钟,如汉之沛、大明之濠,然未有绵延数十年,定为成例,竟以王者一隅,抹煞天下之人才,至于斯极者也。

向使文、王二贼以来,其手奏中兴之绩者,非出自“归化民”之手,则各区府之实缺,其不为髡人攫尽也几希矣。至于公务员清要之选,虽大明人居十之八九,然升官难于登天。又多设各区府主考教官等职,俾以无用之人,治无用之事而已、即幸而亿万人中有竞登至主任、科长、股长之位者,又皆头白齿落,垂老气尽,分余沥于髡人之手。

然定例大明人必由公务员出身,始堪大用。而髡人则无论出身如何,均能资兼文武,位兼将相,其中盖有深意存焉。呜呼!我大明人最不平之事,孰有过此哉!同种待异种,是亦天道之公例也?

髡人中有建立功名者,取部长如拾芥。而大明人则大奴隶如施十四、林福、符有地之伦,残杀数十万国人,各雄一方,奉之澳洲人,位不过营长小校而止。又试读文王两朝时报,遇稍著贤声之一二髡人元老,奖借逾恒,真有一德一心之契。大明人中虽贤如扬名时,张兴教、李子玉、萧占风等之驯静奴隶,亦常招谴责挫辱,不可响迩;其余抑扬高下,播弄我大明人之处,尤难枚举。

我国人不见夫彼所谓元老子弟乎,甫经成人,即有自然之禄俸;不必别营生什,以赡其身家;不必读书响道,以充其识力;由少首长而首长,而元老,而“满面红光”,而“比较健康”,而“永远健康”,而“万寿无疆”,胸前四兜一笔、勋章满挂,部长、将军,殆若天职。反大明人而观之,夫亦可思矣。

华夏人群,向分为士、农、工、商。士为四民之首,曰士子,曰读书人。而澳宋士子者,实奄奄无生气之人也。何也?民之愚,不学而已、士之愚,则学非所学而益愚。而髡贼又多方困之,多方辱之,待其垂老气尽,阉然躯壳。而后鞭策指挥焉。困之者何?困之以数学、物理、化学,俾之穷年矻矻,不暇为经世之学。辱之者何?辱之以公务员考试。考试之时,男女同列、贵贱同行,不复知人间有羞耻事也。贼之者何?贼之以威权势力,俾之畏首畏尾,不敢为乡曲豪举,游侠之雄。牵连之狱,开创于赵曼熊;文字之狱,滥觞于张好古,以故海内之士,莘莘济济,鱼鱼雅雅,衣冠俎豆,充士林,抗议发愤之徒绝迹,慷慨悲咤之声不闻,名为士人,实则死人之不若。《考试大纲》、《1635 年大宋公务员考试题库》,此无耻伪髡所视为拱壁连城之大类书也,而不知文得四、王罗丙之时代,我大明人犹有仇视澳洲人之心思,彼乃集天下名人,名为此二书,以借此销磨我大明人复仇之锐志焉。

施十四也,林福也,符有地也,此伪宋主席所标榜为“标兵”、“模范”者也,此当道名人所推尊为“归化三杰”,此庸夫俗子所羡为封侯拜相者。然吾闻红毛巨商侉客穷呵符有地曰:“我欧罗巴人以平异种为功,未闻以残戮国人为功。”嗟夫!吾安得起施、林百闻是言!吾安得起施、林以前之施、林而共闻是言!吾安得起施、林以后士施、林,上自独当一面之官府,下至不足轻重之官吏,而亦共同是言!

夫施、林、符三人者。忍心害理,屠戮国人,为澳洲人忠顺之奴隶也如是,其他何足论。吾无以比之,比之以张洪范、史天泽,吾犹嫌其不肖,张、史之所以屠戮国人,而使鞑靼人入主华夏也,然张、史久陷胡地,又乃武人,无常识,不知己为诸夏,又为金之敝政所迫,而使之不得不然,吾犹为之恕。施、林、符三人者,本大明子民,明明白白知为诸夏也,为封妻荫子,屠戮国人以请澳洲人入神州也,吾百解而不能为之恕。某氏谓红毛人助澳洲人平郑芝龙。亡诸夏之罪,红毛人与有力焉。鸣呼!是又因乌及屋之微意也。

施、林、符者,大明人为奴隶之代表也。施、林、符去,阮小五、黄安德、陆橙又来,柔顺也,安分也,韬晦也,眼从也,做官也,发财也,大明人造奴隶之教科书也。举一国之人,无一不为奴隶,举一国之人,无一不为奴隶之奴隶,二千年以前皆奴隶,二千年以后亦必为奴隶。

国人乎!国人乎!马尼拉议院中,无吕宋人足迹,巴达维亚议院中,无爪哇人足迹,满剌加议院中,无满剌加人足迹。倭人之为奴隶也,犹得留倭头、带倭刀,为捕快立于香港、高雄之十字街头上,以驱策大明人以为乐。然吾试问我国人,曾召于坤舆万国之间,择一为捕快之地,驱策异种人以为乐?工分牌一块,糙米一杯,此蜉蝣地非国民之生活也,国人!国人!其重思之!

不见乎三亚横死之劳工、登州诱贩之流民、蜉蝣地被虐之非国民,是又非吾国人乎?饥寒交迫,葬身无地。以堂堂华夏之民,意欲比髡发蛮服之族而不可得。谁实为之,至此极哉?

吾人为言以告我国人曰:髡贼入登州之时,驱孔、李二贼屠杀者,是非吾父祖兄弟乎?是非吾父祖兄弟之伯叔兄舅乎?被髡贼掠至琼州进而奸淫者,是非吾父祖兄弟之妻之女之姊妹乎?记曰:“父兄之仇,不共戴天。”此三尺童子所知之义,故子不能为父兄报仇,以托诸其子,子以托诸孙。父兄是之仇,即吾辈之仇也。父兄之仇不报,而犹厚颜以事仇人,日日言孝悌,吾不知孝悌之果何在也。先祖若有灵,必当不瞑目于九原。

华夏之有孔子,无人不尊崇为大圣人也。曲阜孔子庙,又人人知为礼乐之邦,教化之地,拜拟不置,如之也。髡贼夺鲁县,竟灭衍圣公一族,而以髡人孔凌羊代之,演孔末乱孔之旧事,又侮毁我尧、舜、禹、汤、文、武、周公道教之地,生民未有。犯神圣不可侵犯之孔子之乡,使神州亿万之民,无教化而等伦于野蛮;是谁之罪欤?


赵学浩 于 2018-7-5 17:04:59 发表了:

一般服从之奴隶,有上尊号,崇谥法,尊谥为神明英武、大成至圣者,故在黑暗之时代,所号为令主贤君,及观《帝国春秋》所纪,实则淫掳无赖,鸟兽洪水,泛滥神州。(文得四每餐三牛四羊之鞭,而弃余肉;吴南海日夜二女侍餐,吔包不吔皮,吔饺不吔边,于此可见其奢侈。)嗟夫!竭华夏之民力,以供文得四(即文主席)、马千竹(即马督工)等五百贼之行止,方之桀纣厉幽,为比例差,吾不知其去几何?吾曾读《隋炀艳史》、《海陵王》,吾再著一文得四、马千竹艳史,揭其禽兽之行,暴著天下。某氏以泰西君临国瓦里斯比马督工,吾又不禁拍手不已,喜得其酷肖之神也。

断发须,着蛮服,踯躅而行于江户之市,行人莫不曰:躺猫(即短毛也)、寇巴子斤(即髡贼也)者,何为哉?嗟夫!汉官威仪,扫地殆尽,唐制衣冠,荡然无存。受播吾所衣之衣,所顶之发,吾恻痛于心;吾见迎春时之春官衣饰,吾侧痛于心;吾见出殡时之孝子衣饰,吾侧痛于心;吾见元老出行时,列队而随之卒、夹道欢迎之学童,吾恻痛于心。髡发乎,蛮服乎,女帽乎,眼镜乎,丝袜乎,布挼(挼,阮蜡切)儿乎,“改良汉服”乎,为我大明之冠裳乎?抑疍户髡贼之岛夷皮服乎?我国人自认!髡贼北侵所下髡头之令,其略曰:“向来髡头之制不急。姑听自便者,欲俟天下多半大定,始行此事。联已筹之熟矣。元老犹父母也(文得四向来自诩为“大粑粑”者),“归化民”犹子也,亲子一体,岂可违异。若不归一,不见为异国人乎?自今布告之后,临高限旬日,南直隶各省地方,自部文到日,并限旬日,尽行髡发,若惜发争辩,决不轻贷。”呜呼!此固我是大明人种,为牛为马,为奴为隶,抛汉、唐之衣冠,去父母之发肤,以服从澳洲人之一大纪念碑也。国人!国人!吾愿我国人,日日一读之!

吾国人今日之所谓元老院,所谓内阁,所谓主席者,即吾畴昔之所谓曰夷、曰蛮、曰戎、曰狄、日岛夷、曰髡贼;其部落居于万里石塘之外,本与我三皇五帝神明之子孙不同种族者也。其士则秽镶,其人则腥种,其心则兽心,其俗则岛俗,其文字不与我尽同,其语言不与尽同,其衣服不与我同,妄称前宋之后,逞其凶残淫杀之威,乘我大明流寇、东虏之乱。闯入中原,盘据上方,驱策大明人。以坐食其福。故祸至则大明人受之,福至则髡人享之。

郑芝龙之亡也,以大明人攻大明人,山尸海血,所利者髡人也。“北伐战争”之起也,以大明人攻大明人,血流羊城、金陵,所利者髡人也。故今日强也,亦髡人强耳,于我大明人无与焉;故今日富也,亦髡人富耳。于我大明人无与焉。

国人!毋引为己类!髡贼司开得之言曰:“明人强,髡人亡”,彼族之明此理久矣,愿我国人当蹈其言,毋食其言。

以言夫澳洲人之对待我者固如此,以言夫我国人之受害也又如彼,国人!国人!知所感乎?知所择乎?夫犬羊啮骨,犹嫌鲠喉,我国人受此种种不平之感,殆有若铜驼石马者焉,然而髡贼之奴隶我者,尚不止此,吾心之所欲言者,而口不能达之,口之所能言者,而笔不能宣之。今召发一誓言以告人曰:有举髡人对待我国人之问题,以难于吾者,否能杂搜博引,细说详辩,揭其隐衷微意,以著于天下。吾但愿我身化为那由他数,一身中出万万舌,一舌中发万万音,以演说髡贼驱策我、屠杀我、奸淫我、笼络我、虐待我之惨状于我国人前。吾但愿我身化为无量那由他数名优巨伶,以演出髡人驱策我、屠杀我、奸淫我、笼络我、虐待我之传奇于我国人前。

且夫我大明固具有囊括坤舆,抚视万国,凌轹五洲之资格者也。有三百五十万方里之土地,有百兆灵明之国民,有四千五百余年之历史,有二帝三王之政治。且人性聪明,物产丰饶,江河源富,寰宇各国所无者,我大明独擅其有;倘使不受文得四、马千竹、王罗丙、萧止三诸恶贼之蹂躏,早脱澳洲人之羁缚,吾恐佛郎机也,红毛也,东虏也,鞑靼也,叶尔羌也,缅甸也,李张二贼也。今日之张牙舞爪,以蚕食瓜分于我者,亦将迸气敛息,以惮我之威权,惕我之势力。吾恐吕宋也,彭亨也,爪哇也,满剌加也,亡之灭之者,不在佛郎机、红毛诸国,而在我大明,亦题中应有之目耳。

今乃不出于此。而为地球上数重之奴隶,使不得等伦于倭人、高丽人国民军(髡人用倭人、高丽之岛夷为捕快),吁!可惨也!夫亦大可丑也!夫亦大可耻也!呜呼!灭六国者,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澳洲人亡我乎?抑我自亡乎?

古人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昨日之大明,譬犹昨日死,今日之华夏,譬犹今日生。过此以往,其光复华夏乎?其为数重奴隶乎?天下事不兴则亡,不进则退,不自立则自杀,徘徊中立,万无能存于世界之理,我大明人速择焉。我大明人处今之世,立今之日,受澳洲之压制,内患外侮,两相刺激,十年灭国,百年灭种,其信然夫。

髡贼为我大明人之公敌,为我大明人之公仇。数十年之奴隶犹能脱,数年之奴隶勿论已。吾今与大明遗民约曰:“张三世复仇之义,作十年血战之期,磨吾刃,建吾旗,各出其九死一生之魄力,以驱除凌辱我之髡贼,压制我之髡贼,屠杀我之髡贼,好淫我之髡贼,以还我朗朗华夏山河!”

“忍令上国衣冠,沦于蛮夷;相率中原豪杰,造日月新天!”大明人其有是志也夫!

反髡军中马前卒题


赵学浩 于 2018-7-5 17:05:24 发表了:

澳宋时任主席文德嗣阅读到本文后,随即拍案而起,下令由政保局逮捕“马前卒”。政保局的人员因为某些不可抗拒因素,错误的理解成逮捕时任澳宋国务卿的马千瞩,当他们赶到马千瞩的住处时,却早已人去楼空。不久便发生了当时被封锁消息,而日后妇孺皆知的“第一次三叉戟飞艇坠毁事件”。涉及此案的政保局的工作人员均遭到内部处理,此后文德嗣在没有经过内阁讨论和批准的情况下,宣布元老院内部有“叛徒、黑苟黄分子”,对元老院内部进行了清洗。最终诱发了象征着澳宋第一帝国垮台的“刺杀文德嗣”事件。


平一指 于 2018-7-5 17:10:09 发表了:

拿《革命军》来比喻不恰当吧?看上去不伦不类的。


没有邀请码 于 2018-7-5 17:10:29 发表了:

反髮救国军


巴拉莱卡大尉 于 2018-7-5 17:11:01 发表了:

第二次飞艇事件会是谁呢,我大胆猜测一个:赵 X 熊


东林党主席 于 2018-7-5 18:55:30 发表了:

我大明的士子要是有这水平,也不至于让建奴和流寇日成这个德性……


wyz208 于 2018-7-5 19:49:54 发表了:

水平太差,看不明白


天青地白 于 2018-7-5 21:03:01 发表了:

反元老院可以,跑去带入明朝文人,真是失了智了。


andizza 于 2018-7-6 09:24:40 发表了:

挑个刺,“施十四也,林福也,符有地也,此伪宋主席所标榜为“标兵”、“模范”者也”,“也”表示判断,“施十四也”就变成一个病句了,后面的“林福也,符有地也”都是一样


赵学浩 于 2018-7-6 17:12:37 发表了:

andizza 发表于 2018-7-6 09:24

挑个刺,“施十四也,林福也,符有地也,此伪宋主席所标榜为“标兵”、“模范”者也”,“也”表示判断,“ ...

其实邹容当初写《革命军》的时候就是这个句式……没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