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大家针对这段话回复张岱的疑问

北朝旧贴 | 波尔布特 | 8/15/2020 | 共 6928 字 | 编辑本页

波尔布特 于 2018-7-4 16:25:4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8-7-4 20:28 编辑 张岱道:“据余所知,大宋户部每年都要自南洋采购大量的粮食,大宋在琼州府也有大量的军屯。然则此次大宋王师光复广东之时,听闻大部分运往广东的粮食卖给了广州城里的百姓,并未用于军需。如此挪用、浪费粮食,对大宋北伐收复河山似乎颇为不利呀!”


平一指 于 2018-7-4 16:38:51 发表了:

我大宋以功利立国,讲究人人有饭吃有衣穿,不比那饿殍满地的伪明。因此每打下一地就要养活一地人口,这就是最大的仁政。在大髡国看来,人人过上好日子就是最大的仁政,而仁者无敌,仁义的名声传播出去自然是兵不血刃四海归心,何必养那么多兵?何必要那么多军粮?


平一指 于 2018-7-4 16:39:15 发表了:

我大宋以功利立国,讲究人人有饭吃有衣穿,不比那饿殍满地的伪明。因此每打下一地就要养活一地人口,这就是最大的仁政。在大髡国看来,人人过上好日子就是最大的仁政,而仁者无敌,仁义的名声传播出去自然是兵不血刃四海归心,何必养那么多兵?何必要那么多军粮?


平一指 于 2018-7-4 16:41:49 发表了:

我直接附会儒家的说法,张岱信不信随便,暗笑我妇人之仁也无所谓。我本来就不指望彻底说服张岱。


abc950309 于 2018-7-4 17:02:3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abc950309 于 2018-7-4 17:06 编辑

直接说当时的原因就可以吧

1. 保证粮食供应,避免广州物价腾贵,保持社会稳定,维护市场良性发展;

2. (更换新币前)为更换新币做准备、(更换新币后)支撑新币币值。

(又问:为什么要更换新币)

由于贵金属货币无法满足经济发展需要的适当通货膨胀,且浪费大量金属,所以元老院认为信用货币具有革命性的优势。新币虽仍为银本位,但因可超出准备金发放,可部分地完成信用货币的功能,且为货币信用化作铺垫。


cc52333 于 2018-7-4 17:17:12 发表了:

粮食?大宋多得很,不在乎这么点。

这种模糊吹逼回答才真实。

谁特么要跟你讲那么明白


duyiqun0203 于 2018-7-4 17:27:3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duyiqun0203 于 2018-7-4 17:37 编辑

粮食供给百姓不仅仅是平抑物价,更是一个国家稳定的表现,粮价稳定了,国家就稳定,没了百姓的付出和支持,那国家就不稳定,国家不稳定,军队能稳定多久呢,正因为伪明只重士绅不重百姓,才引得民心尽失,百姓揭竿而起,连祖坟都被烧了,我们澳宋不似后金那样残暴嗜杀,也不似伪明那样表面仁义实则视百姓为草芥,自然不会弃百姓而不顾,虽然我们不信孔老二的儒学,只觉得他只能当一门思想道德课,但是他心中的理想社会只能有我们来实现。


朱新城 于 2018-7-4 18:22:37 发表了:

这是以民为本,你们儒家不是提倡民为重嘛,运来粮食保证百姓生活不正是这一精神的正确体现吗?


ぱるる大好き! 于 2018-7-4 18:44:27 发表了:

我大宋军队给用充足,先生毋需担心


天青地白 于 2018-7-4 18:46:07 发表了:

粮食储备是国家战略机密,给他提个大概就好,讲太细没必要。


liutom2 于 2018-7-4 19:06:24 发表了:

这人当自己是什么人了?什么都敢问?


liutom2 于 2018-7-4 19:08:00 发表了:

这人到底是什么人的关系来的?到底以什么样的理由跑到元老院里问东问西的?


Smokey_Days 于 2018-7-4 19:24:50 发表了:

个人认为目前的张岱不会这样问问题。那时候的文人起码还知道孰轻孰重。

军粮是国家机密。


就元老院而言,也可以把张岱拉出去砍头了。谁知道你是不是明廷的奸细?


读者要避免上帝视角,作者也一样啊。


闹临高才过去几年呢,你们都忘了么?忘了么?


黄汉民 于 2018-7-4 19:34:5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黄汉民 于 2018-7-4 19:40 编辑

黄汉民微微一笑:“食者,民之本。民者,国之本。”张岱说:“生无乏用,死无转尸。故尧善善至,桀非非来。”

其实,我觉得张岱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这是儒家主流的思想,重民轻兵,不太可能问出这样重兵轻民的问题。


平一指 于 2018-7-4 20:20:12 发表了:

虽说粮食储备是国家机密,但有些数据是在报纸上公开的,大家可以就报纸上公开的数据发表评论。


波尔布特 于 2018-7-4 20:27:37 发表了:

Smokey_Days 发表于 2018-7-4 19:24

个人认为目前的张岱不会这样问问题。那时候的文人起码还知道孰轻孰重。

军粮是国家机密。


粮食的消息是张岱从《临高时报》上看到的,在古代由国家政权直接组织大规模、远距离运输的粮食如漕粮,除了供应首都消费,通常只有一个主要去处——军粮。实际上一直到民国,像 TG 这样为了国民利益而向平民“贱卖粮食”的事都很罕见,通常要么是高价卖粮,要么直接免费发粮收买人心。但就算是“免费发粮”的大顺军,粮食也主要来源于缴获的本地官仓和地主私仓,不会从外地大规模运过来。


duyiqun0203 于 2018-7-4 20:34:02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8-7-4 19:34

黄汉民微微一笑:“食者,民之本。民者,国之本。”张岱说:“生无乏用,死无转尸。故尧善善至,桀非非来。 ...

儒家所谓的重民轻兵只是和平年达的装 13 或者打击武夫的手段而已


LWE001 于 2018-7-4 20:50:00 发表了:

“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请稍等片刻,不要离开这里。一会儿会有政治保卫局的同志过来问您几个问题……不要紧张,如实回答即可。请放心,只要证明了您的清白,就不会对您做任何事。只是恐怕这两年得委屈一下您了。”


皮皮鲁与鲁西西 于 2018-7-4 21:01:49 发表了:

这就是最大的仁政。在大髡国看来,人人过上好日子就是最大的仁政,而仁者无敌,仁义的名声传播出去自然是兵不血刃四海归心,何必养那么多兵?何必要那么多军粮?

其一,古人云:得民心者得天下。君不见历朝每逢灾荒,瘟疫,兵乱,纵是富贵江南也是饿殍满地,人丁减半。 伏波军所过之处皆是我大宋所地,其百姓就是我大宋的子民。所以每打下一地就要养活一地人口,解决每一地的问题。正如之前广州城 的瘟疫,我澳宋就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解决。而历代百姓所求不过吃饱穿暖,日子有盼头,家人平安,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衣食住行”。而古人云:家中有粮心中不慌。

其二,粮草问题是稳定人心的当务之急。伪明空有辽阔疆域,却让百姓流离失所,以至于行成了大量的流民,使得国之不国,让四方蛮夷趁虚而入,这岂不是尤为圣人的教化?

其三,粮食的耕耘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万一某年某月天灾人祸,百姓又到哪里讨日子过?所以国家应当储存以一定的粮食已被不时之需。用我澳宋的话说这叫“粮食储存”。圣人亦曾说过“居安忘危,则危不远矣”。

其四,我澳宋所图的是“万世太平,万民安康”,所图绝非一城一池。所以这一切的战略都得徐徐而图之。我们现在所吨的粮食,不为称王称霸,只为让百姓能够安心定居下来,使民有事做,就像这广州城,等它走上正轨,接下来是开民智,传绝学。若四万神州皆舜尧。那么归顺于澳宋的又何止这伪明的天下。因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会用脚选出自己的未来。

(我,业余历史系的理科生,马良能,希望能写进去,谢谢)


华夏贵胄王保保 于 2018-7-4 21:14:06 发表了:

粮食确实是重要的资源,人口呢?广州人口约 700 万,耕地 2400 万亩。人均才 3 亩多地,亩产百来斤,绝大部分人勉强饿不死而已。若能从广东向可耕地近千万亩的台湾海南移民百万人,可缓解广东人地矛盾,解决疍户瑶乱,土客之争,维护社会安宁,几年后增加台湾海南两个产粮区,并为未来通过移民南洋关东解决汉地十八省人口问题积累经验。当然解决人口问题也可以用高迎祥的办法,裹挟民壮吃大户,一路抢一路吃一路死,生产崩溃,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直到汉地十八省人口降到八千万以下,重新地广人稀为止。用这方法我们只要保存军粮即可。


波尔布特 于 2018-7-4 21:29:4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8-7-4 21:33 编辑

黄汉民 发表于 2018-7-4 19:34

黄汉民微微一笑:“食者,民之本。民者,国之本。”张岱说:“生无乏用,死无转尸。故尧善善至,桀非非来。 ...

儒家根本不存在“重民轻兵”的思维,“重民轻君”倒是孟子一系的儒家提过的。你所谓的“重民轻兵”,应该指得是宋明两朝的“重文轻武”,这其实是阶级斗争与和平懒癌共同作用下发生的问题。

宋代“重文轻武”,原因是开国的那帮军事贵族在赵家皇室的要求下“弃武从文”了,填补军事缺口的新人大多数是为了“维稳”而“收买”的饥民。宋代所谓的“重文轻武”,本质上是地主阶级贵族对因为失地、失业而当兵的平民的压迫。

明代开国的军事贵族倒是大部分没有“弃武从文”,但却被世袭的荣华富贵养废了,和朱明宗室一样安心当米虫,别说文化领域,连军事领域也比不过科举出身的文官,结果就逐渐失势了。明代的“重文轻武”,本质上是新兴地主阶级(文官集团)对地主阶级旧贵族(军事勋贵集团与卫所系统)的夺权。

此外,上层贵族因为和平懒癌而重视文化、荒废武艺也是“重文轻武”的重要原因之一,不过这个不仅宋明两朝有,从汉代一直到清代一直存在。八旗子弟不会骑马、射箭,却精通唱戏、逗鸟或其他文化,这其实也是“重文轻武”的表现。

儒家伦理重的是君权、父权、夫权、族权,跟文武无关。即使是“重文轻武“,比较明显的也只有宋明两朝,你总不能说只有宋明两朝有儒家其他朝代没有儒家。

其实原始儒家本来就是垄断当兵权力的东周军事贵族,怎么可能“重民轻兵”?

就算是明代,喜欢谈军事的儒家文人也不比北朝的军宅少,水太凉就总说自己“饱读兵书”,郑成功截断漕运、进攻南京、吓得顺治帝差点逃回东北老家的长江战役,就是水太凉策划的。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原本作为陆战主力的大西军当时正在内讧,没空参与会攻南京,郑成功的水军陆战又太渣,结果就战败了。

回过来说张岱,我记得当年南明鲁王政权曾经派人找张岱请教过军事问题,张岱也写过一份军事谋略给鲁王政权。不管他的实际水平如何,起码在鲁王君臣的眼里张岱是“知兵”的。张岱可以说是一个编排过战争戏剧、参与过类似军事演习的打猎运动的明末军宅,你觉得这样的人会“轻兵”吗?

反正我不记得历史上的张岱有轻视军事的表现,他对农民军的敌视倒是可以跟“轻民”沾边。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军宅”和“军事家”是两码事,军宅不一定敢上战场,就算敢上战场不实际打上几仗也没办法确定是否是“赵括”的货色。就算同样是“截断漕运”的军事战略,郑成功和大英帝国的表现也是两码事,大西军去不去南京也不是水太凉能决定的。


波尔布特 于 2018-7-4 21:32:0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8-7-4 21:35 编辑

皮皮鲁与鲁西西 发表于 2018-7-4 21:01

这就是最大的仁政。在大髡国看来,人人过上好日子就是最大的仁政,而仁者无敌,仁义的名声传播出去自然是 ...

好的,我会写进去,你这回答算是写得比较好的。


黄汉民 于 2018-7-4 21:34:42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7-4 21:29

儒家根本不存在“重民轻兵”的思维,“重民轻君”倒是孟子一系的儒家提过的。你所谓的“重民轻兵”,应该 ...

重民轻兵和重文轻武是两件事

古代读书人好谈民生,好谈平治天下


黄汉民 于 2018-7-4 21:38:01 发表了:

duyiqun0203 发表于 2018-7-4 20:34

儒家所谓的重民轻兵只是和平年达的装 13 或者打击武夫的手段而已

你颠倒了因果是因为有治国平天下的想法,所以才喜欢压制武夫

认为武夫是天下混乱的根源

一个人生下来,他天生不是书生也天生不是武士

在社会观念下,认为书生是治国的根本,武士是乱国的祸源

所以才越来越多的人抑武扬文


波尔布特 于 2018-7-4 21:40:14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8-7-4 21:34

重民轻兵和重文轻武是两件事

古代读书人好谈民生,好谈平治天下

“平治天下”也是要靠军事的。

好谈民生是和平时期,战乱时期那些读书人也是很喜欢当“键盘军事家”的,至于实际水平如何那是另一回事。


皮皮鲁与鲁西西 于 2018-7-4 21:44:37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7-4 21:32

能提供一下人设吗?起码给自己起个名字,否则只能写“某元老”了。

马良能,研究生,主公理科(机械制造)方向。动手能力强,负责过伏波军枪械的升级,与北祎有交情。(前文甜港风云    火烧庙那里,北祎的装备有参与提供)。日后打算前往广州城,利用广州的税金来建立元老院在广州的第一座军事生产基地。业余对历史感兴趣,所以赶回来和张岱见面。目的:了解江南文人的思想,以及他们对于历史的看法。

携带女友来的,姓名:赵春晓。是大学同学。石油专业的。目前在负责机械设备的润滑油的研制。

还需要什么方向的人设吗?


皮皮鲁与鲁西西 于 2018-7-4 21:47:20 发表了:

皮皮鲁与鲁西西 发表于 2018-7-4 21:44

马良能,研究生,主公理科(机械制造)方向。动手能力强,负责过伏波军枪械的升级,与北祎有交情。(前文 ...

名字还是改成马立人吧。谢谢

人送绰号:方丈(言语幽默,寸头,为人和善)

赵春晓:性格豪爽,喜欢别人喊她春晓哥。初期亮相是短发(蘑菇头),长裤。后期才开始扎长辫子,穿裙子。


duyiqun0203 于 2018-7-4 21:52:25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8-7-4 21:38

你颠倒了因果是因为有治国平天下的想法,所以才喜欢压制武夫

认为武夫是天下混乱的根源

一个人生下来,他 ...

在这高谈阔论,你不如把你那个本来完结又开坑的继续写下去


黄汉民 于 2018-7-4 23:44:5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黄汉民 于 2018-7-4 23:47 编辑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7-4 21:40

“平治天下”也是要靠军事的。

好谈民生是和平时期,战乱时期那些读书人也是很喜欢当“键盘军事家”的, ...

你们啊,总喜欢极端化,绝对化

书生好谈边事不假

但是,这个你还是得结合张岱来写

即使真要问为什么狒狒们为什么投入这么多粮食卖给平民,他们更可能是这样问的平粜有益民生,然岱虽未从戎,亦闻粮事,兵之大者。户部这般籴粮所费不小,恐后续军需乏力。

大多数读书人不会那么生硬地讲,放弃百姓,加强军力,养民不会被认为浪费的。最多就是说让小民多忍忍,国家艰难上下共体时艰之类的。

读书人还是很讲脸面的,做事可能不要脸,但说话一定要脸。就跟美国佬一样,我打你是因为我爱你。

否则,老钱也不必还为自己找个理由,水太凉,头皮痒,这样一听就不是理由的理由。


黄汉民 于 2018-7-4 23:46:32 发表了:

duyiqun0203 发表于 2018-7-4 21:52

在这高谈阔论,你不如把你那个本来完结又开坑的继续写下去

高谈阔论这是陶冶情操

填坑是个苦力活

挖的太多,不知道从哪填起


ddike 于 2018-7-5 01:09:43 发表了:

第一,让百姓吃饱穿暖是我们的重要目标,打了半天仗最后物价飞涨百姓挨饿那我们不白打了?

第二,和用钢铁造铁路类似,能这么干是根本上说还是因为粮食够这么干。

第三,限制我们北伐的不是军粮,而是治国人才的缺乏。伪明的人我们可以用,但我们要有可以不用的底气,才不会被挟持,才不会上面换了朝代下面还跟原来的伪明一样。


kid1417 于 2018-7-5 01:30:1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kid1417 于 2018-7-5 01:43 编辑

张先生也是个聪明人,为何会有此一问?我澳宋又非闯贼流寇,似那蝗虫一般,只知裹挟百姓,沿途大掠,全然不顾黎民死活。元老院既要治天下,岂能置民生所需于不顾,况且大军并不缺粮,何怪之有。

(更深的道理没必要和他讲)


wlrj 于 2018-7-5 08:04:45 发表了:

直接回他:国家机密,关你屁事


liutom2 于 2018-7-5 08:34:20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7-4 20:27

粮食的消息是张岱从《临高时报》上看到的,在古代由国家政权直接组织大规模、远距离运输的粮食如漕粮,除 ...

临高时报上不可能有详细的粮食供应消息,尤其是战区的,这是起码的常识。


liutom2 于 2018-7-5 08:35:49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7-4 21:29

儒家根本不存在“重民轻兵”的思维,“重民轻君”倒是孟子一系的儒家提过的。你所谓的“重民轻兵”,应该 ...

赵括可比军宅强的多了,也不看看秦国为了拿下赵括下了多大的本儿。


bart 于 2018-7-5 09:28:23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8-7-5 08:34

临高时报上不可能有详细的粮食供应消息,尤其是战区的,这是起码的常识。

...

真要这样丁丁元老基本就可以撤职了


duyiqun0203 于 2018-7-5 09:30:42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8-7-4 23:46

高谈阔论这是陶冶情操

填坑是个苦力活

挖的太多,不知道从哪填起

张岱游临高同人的同人


波尔布特 于 2018-7-5 09:56:3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8-7-5 10:00 编辑

liutom2 发表于 2018-7-5 08:34 临高时报上不可能有详细的粮食供应消息,尤其是战区的,这是起码的常识。

...

广州城不是战区,那些粮食大部分本来就不是军粮,而是元老院为了稳定广州粮价而运去的商品粮。临高时报上宣传粮食供应信息也是为了稳定粮价,其实就是类似 tg 搞“两白一黑”。

只不过张岱误会那些是被倒卖的“军粮”,或者他认为这些粮食作为军粮用于“招兵买马”更有利于澳宋的军事扩张,所以想劝澳宋把有限的的粮食用于更重要的军事扩张上,而不是贱卖给广州小市民。


平一指 于 2018-7-5 10:34:19 发表了:

粮食储备是国家机密不等于不该有公开的数字,事实上,为了稳定人心,完全应该公布一个数字。至于这个数字是否符合事实,那是另一回事。


平一指 于 2018-7-5 11:00:14 发表了:

至于军粮,更不必担心,大宋的粮砖可支十年。军需官随身携带银元无数,行军作战不用多带粮食,自有百姓主动向我官军贩卖。打起仗来是顿顿吃肉,伙食堪比伪明士绅。


黄汉民 于 2018-7-5 11:02:43 发表了:

duyiqun0203 发表于 2018-7-5 09:30

张岱游临高同人的同人

好吧,又更了一章

不过,现在更的私货太多


duyiqun0203 于 2018-7-5 11:57:42 发表了:

黄汉民 发表于 2018-7-5 11:02

好吧,又更了一章

不过,现在更的私货太多

谁的同人没私货的


liutom2 于 2018-7-5 14:01:01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7-5 09:56

广州城不是战区,那些粮食大部分本来就不是军粮,而是元老院为了稳定广州粮价而运去的商品粮。临高时报上 ...

整个广东都是战区


项天鹰 于 2018-7-6 08:21:55 发表了:

张岱问这个问题的可能性我觉得不大,这都快成打探军事机密了。

真要是这么不开眼问了这个问题,不如直接告诉他大宋的粮食海了去了,澳洲人讲理论是说不过明朝士人的,还是炫耀实力简单。


黄汉民 于 2018-7-6 08:52:37 发表了:

项天鹰 发表于 2018-7-6 08:21

张岱问这个问题的可能性我觉得不大,这都快成打探军事机密了。

真要是这么不开眼问了这个问题,不如直接告 ...

我觉得大波是想借这个问题

向旧知识分子传达民本思想

虽然我也不认为张岱会这么问


波尔布特 于 2018-7-6 09:19:01 发表了:

项天鹰 发表于 2018-7-6 08:21 张岱问这个问题的可能性我觉得不大,这都快成打探军事机密了。

真要是这么不开眼问了这个问题,不如直接告 ...

就是因为《临高时报》告诉他大宋的粮食海了去了,炫耀过实力了,所以张岱有此一问。因为他觉得把这些粮食用于招兵买马而不是“贱卖”可以让澳宋更快的夺取天下。

当然,具体的询问口气,我会根据黄汉民的建议进行修改。


pom 爱 luna 于 2018-7-6 14:38:00 发表了:

一斧子劈死张岱得了


天青地白 于 2018-7-6 17:03:47 发表了:

楼主写张岱表达欲太强了,就像楼里有人说的,都把张岱写蠢了。


liutom2 于 2018-7-6 17:44:41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8-7-6 09:19

就是因为《临高时报》告诉他大宋的粮食海了去了,炫耀过实力了,所以张岱有此一问。因为他觉得把这些粮食 ...

其实根本没必要借着粮食的由头。

直接就问

澳宋兵强炮利,何以不募兵数万乃至十数万,横扫六合改天换地?